评论 食物

今天晚餐,来盘虫子吧!(虫恐慎入)

贝爷吃虫子 吃昆虫 昆虫吃什么 可以吃的昆虫 可吃昆虫 吃昆虫能拯救世界吗 吃昆 食品昆虫 昆虫食品菜单 昆虫记 昆虫图片 法布尔昆虫记 昆虫记读后感 昆虫有哪些 昆虫总动员 上海昆虫博物馆 昆虫学报

amber-tear 发表于  2013-11-20 10:00

一位在泰国品尝了昆虫的游客说,“它们加了酱,咸咸的,嚼起来很脆、嘎吱嘎吱响,感觉像吃薯片一样。”图片摄影:moomoobloo

(文/David J. Tenenbaum)2013年5月13日,联合国粮食与农业组织(FAO)发布了一篇长报告,里面有个特别有趣的结论:对于一个人满为患的星球而言,从昆虫那里获取蛋白质在生态学和经济学层面上都是合理的。这个结论在引人注目的同时,也让大家蹙额皱眉,甚至退避三舍。还有个大概会令一些西方国家作呕的事实,那就是大约1900种昆虫,包括毛毛虫、甲虫、蚱蜢、蜜蜂和蚂蚁等,是至少20亿人的传统食物。

上述结论是以生产效益为前提的:生产1公斤牛肉需要消耗10公斤的饲料,而昆虫只要吃几公斤的饲料就能长出那么多肉。这是因为昆虫是冷血动物,它们不用额外消耗能量来保暖。考虑到人口不断增长,而耕地却越来越少,人们对肉类的需求越来越多,这样的效益就显得尤为重要。昆虫的蛋白质含量变化范围很广,占干物质的13%~77%不等。即使是同一个物种,在生命的不同阶段,昆虫的蛋白质含量也会有所差异。

谋求发展

为了加深昆虫在解决全球粮食问题中的贡献,联合国粮农组织建议:

  • 让更多的人了解吃昆虫的好处并以昆虫为食
  • 让已经有吃昆虫习惯的人顶住压力,不被西方饮食习惯同化
  • 弄清如何可持续、可盈利地养殖、收获昆虫
  • 用昆虫取代传统鱼粉和其他动物类蛋白质饲料来喂养牲畜、家禽和鱼类

现如今,就算你能买到在售的昆虫,它们的价格也是极其昂贵的。在中国的云南省,傣族、哈尼族等一些少数民族以昆虫为食的传统由来已久,“他们并没有觉得有多恶心,吃虫子已经在他们的文化里扎了根。有时昆虫比牛羊肉还贵。”中国林业科学研究院资源昆虫研究所助理研究员陈航说。

再比如,在墨西哥市场上,巨翼蚂蚁的售价高达225美元一磅(换算成人民币超过3000元/千克)。

不同来源蛋白质与生产过程中二氧化碳产生量、能量消耗及土地利用柱状图。图示从甲虫幼虫、牛奶、猪肉、鸡肉和牛肉中获取1kg蛋白质对应的温室气体产生量(全球气候变暖潜力)、能量消耗和土地利用面积的生产关系。灰色条柱与深绿色条柱分别代表文献资料中能查阅到的最小值和最大值。本图改编自联合国粮农组织原始图表。
 

晚餐吃什么?

提到世界上形形色色可食用的昆虫,联合国粮农组织(FAO)重点推荐了以下几种:

  • 体型较大的大白蚁属(Macrotermes)。这类昆虫会在旱季结束、第一场雨来临后出动。非洲人会在白蚁丘附近敲击地面,模拟大雨时雨水对白蚁丘的冲击,诱使白蚁出现。在亚马逊地区被食用的最大型白蚁属为聚白蚁属(Syntermes)。人们把棕榈叶主脉捅进蚁巢,以此来收集这类白蚁:当兵蚁出动、啃食棕榈叶的时候,人们便能趁机把它们掏出来。
  • 棕榈象甲属(Rynchophorous)的昆虫幼虫。在亚洲、非洲和拉丁美洲,这些幼虫是常见的烧烤菜式。这些昆虫的宿主是棕榈树,因而在棕榈生长的热带地区,一年到头都能看到它们的身影。当地的土著居民大多都对棕榈象甲的生态习性十分了解,因而知道如何人为地增加它们的产量。人们常用洋葱、胡椒和盐来给这类高脂幼虫调味。
  • 印度黄脊蝗(Patanga succincta)。印度黄脊蝗生活在泰国的玉米地里。对这个喜食昆虫的国家来说,油炸蝗虫是最有名、最受欢迎的菜肴之一。农民们种植玉米甚至不是为了拿去卖,而是为了用来喂养这些蝗虫。
  • 龙舌兰虫(Maguey worms)。龙舌兰蠕虫主要指两类寄生于龙舌兰的昆虫:红龙舌兰虫,一种蛾(Comadia redtenbacheri) 的幼虫;和白龙舌兰虫,一种蝶(Aegiale hesperiaris)的幼虫。在墨西哥中部,这两种昆虫非常常见。这些高营养的毛毛虫经过油炸或油焖后佐以辣酱,那可真是一大美味!在梅斯卡尔酒的酒瓶中也能发现红龙舌兰虫的踪影。这种毛毛虫太受欢迎了,以至于梅斯卡尔酒的生产商在雨季的时候还会加派保安到龙舌兰田里以防偷捕者。
  • 可乐豆木毛虫(Mopane caterpillars)。可乐豆木虫是一种蛾(Imbrasia belina)的幼虫,每年从安哥拉、博茨瓦纳、莫桑比克、纳米比亚、南非、赞比亚、津巴布韦的可乐豆林中采集到的可乐豆木毛虫大约有95亿条。刚果民主共和国首都金沙萨的800万人口中有70%食用这种昆虫。这类毛虫主要靠人手采集,去掉内脏后用盐水煮,然后晒干。在偏远地区,收集、出售可乐豆木毛虫创造的收入可能比种植传统作物的收益还多。

 

左:中国云南省会昆明小摊上的傣族美食小吃油炸蚱蜢和竹虫。傣族是中国的一个少数民族,与泰国人和老挝人关系密切。摄影师说:“竹虫和蚱蜢都被油炸得脆脆的实在太可惜了。我依稀能够品尝出竹虫的甜味儿,但是蚱蜢尝起来就没什么味道,只是比较脆的零食罢了。”图片摄影:Alpha

中:龙舌兰虫。红龙舌兰虫是墨西哥的美味佳肴。

右:可乐豆木毛虫。可乐豆木虫是非洲中、南、东部的主食。图片摄影:NH53

 

发展潜能

即使你能够接受昆虫可食用这个观念,新的问题又来了:怎么获得够做一顿饭的昆虫呢?已故威斯康辛大学麦迪逊分校的昆虫学家吉恩·德福莱特(Gene Defoliart)是最早在西方提倡昆虫可以食用的学者之一,他以前在学校的同事菲利普·皮利特瑞(Phillip Pellitteri)说:“(吉恩)着眼于那些通常大量存在的昆虫,如日本金龟子和黏虫等,这样就根本不需要饲养它们,只要大批量收集它们就可以了。”

在某些地区,“蝗虫大量繁殖,铺天盖地长达两英里”,皮利特瑞道,“在《圣经》里也有过人们吃蝗虫的记载,但如何收集它们?难道用大型真空吸尘器?”

皮利特瑞指出,蝗虫和蚱蜢也有灾年和丰年之分。此外他还补充道,那些具有厚重外壳的昆虫并不是好的选择,构成硬壳的几丁质是很难消化的。“硬壳甲虫看上去就没有甲虫幼虫那样可口诱人,幼虫更加柔软,不过也更容易让人恶心。”


Agoro采集器。图示部分包括灯,接收盆和支架。在肯尼亚西部,白蚁是一道美食,但是它们很难被收集。三个这种简易的光捕捉器能够收集4.5千克的白蚁。其他类型的陷阱会因土壤、蚂蚁、和危险的蛇而造成采集损失,而使用这种光捕捉器可以避免这些损失。图片来源:肯尼亚邦多Jaramogi Oginga 科技大学莫妮卡(Monica Ayieko)

 

存在隐患

尽管联合国粮农组织估算全球大约有20亿人在吃昆虫,但这其中的大部分都是少数民族,而且他们正逐渐融入几乎不怎么吃昆虫的西方工业社会。因而,即使国际专家们建议更多的人投入到食用昆虫的队伍中去,实际吃昆虫的人数也有可能会不断减少。阻碍这种行为的另一因素来自昆虫学本身——传统意义上,这门科学更注重如何消灭昆虫,而不是吃掉它们。

官方记载不同国家可食用昆虫的物种数分布。中国和墨西哥是可食用昆虫的两个热点国家。图片来源:联合国粮农组织(FAO)。

施用杀虫剂不仅会杀死昆虫使昆虫数量大量减少,还会让那些侥幸逃过此劫的昆虫具有毒性,来自蒙大拿州立大学的弗洛伦斯·邓克尔(Florence Dunkel)在西非马里的一个村庄经过多年调查研究得出此结论。她的美国学生以“文化昆虫学家”的身份在当地研究村民们关心的难题,其中一个便是恶性营养不良(Kwashiorkor),一种因蛋白质缺乏引起的致命饥饿病症。

自从当地居民对有关蛋白质的科学知识有了一定的了解,恶性营养不良的病情开始有所缓解,他们的饮食中也开始增添越来越多的昆虫,“(昆虫成了当地人)最喜爱的零食,”邓克尔说。但从2009年开始加大对棉花作物施用杀虫剂的力度后,大人们就开始告诫小孩不要吃蚱蜢了。

昆虫学研究的意义在于保护农作物不被毁坏,但在保护作物的同时,我们也在毒害天然高蛋白食物来源,这实在是件自相矛盾的事情。在这个问题上,“我们中的很多人花了很长时间才因为职业道德而鼓起勇气说出我们所意识到的这一点。”邓克尔说。

针对墨西哥普埃布拉雷耶斯米特桑德拉(Los Reyes Metzontla)地区波波洛卡人的可食用昆虫、野生植物和自给作物的时间效应曲线图。尽管和其他动物一样,昆虫的生活习性随季节发生变化,但在传统作物不生长的季节,它们的数量还是充裕的。图片来源:联合国粮农组织(FAO)

 

描述厌恶

我们还是直奔问题核心吧!事实就是我们压根儿就不想吃昆虫。在西方文化里,“昆虫意味着肮脏,不卫生,即便这些判断对头虱而言并不是对的,但这种联想就在那,之后才会有吃虫子的想法。”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的昆虫学教师皮利特瑞说道:“不过,这也是种习得行为。”

在寻求认同的过程中,昆虫食用倡导者们指出,被西方国家认为是美食的虾蟹与昆虫其实是有关联的。此外他们还提到,生鱼片—也叫寿司—在过去二三十年间已经成为西方饮食中的美味佳肴。

尽管称谓不咋地,“吃虫”(Entomophagy)这种行为在一些潮流风向标一样的场所逐渐流行起来。例如,艺术设计师莫妮卡·马丁尼兹(Monica Martinez)在旧金山经营着一家名叫“Don Bugito西班牙风情小吃(Don Bugito Prehispanic Snackeria)”的食品店,出售诸如巧克力蛐蛐儿和香辣超级蠕虫之类的食品。

在旧金山的Don Bugito食品店,蠕虫为墨西哥卷饼增添了食趣,当然也让看到的人禁不住打颤。图片来源:Don Bugito

尽管如此,回想起鸟儿因吃了以杨柳为食的甲虫而死掉的情形,皮利特瑞说:“有些东西我是永远也不会吃的。杨柳含有水杨酸,与阿司匹林(一种抗凝血剂)类似,甲虫食用后就会在体内富集。这个典型案例告诉我们,对自己所吃的东西一定要万分小心。”

恋上幼虫

油炸蜜蜂幼虫,“基本上跟小奇多差不多,脂肪高。如果你一开始并不知道它们是昆虫,只是品尝它们的味道,你会觉得有些‘菜肴’的滋味还是很有意思的。但我不会想要开一家菜单主打昆虫菜品的餐厅,我想要是你们也不会这么想的吧。”

根据邓克尔的观察,北美对食用昆虫的反感情绪并不是最近才有的事。19世纪,“在大盐湖的拓荒者因为干旱、蚱蜢和其他昆虫对农作物的破坏而没有收成,他们向犹特人(美洲印第安人的一种)寻求食物。犹特人做了营养相当丰富的传统草原饼干给他们,拓荒者们得以存活下来,但当他们知道饼干里面含有蝈蝈儿(现被命名为摩门螽斯),就再也没有碰过那些食物了。可见,对食用昆虫的厌恶从那个时候起就已经深入欧美人心了。”
昆虫的风味也是个由来已久的问题。由邓克尔在蒙大拿州筹划的一年一度的昆虫自助餐会上,新人们都会被介绍去尝尝这些节肢动物。

一些人吃第一口的时候会觉得“超级恶心,他们神情古怪地一口吞下,内心呼喊着‘天哪天哪’,然后等待着什么可怕的事情发生。”长期提倡食用昆虫的邓克尔描述道。另一些人则只是安静地品尝,他们的脸上往往会露出惊奇的表情, “在他们看来,‘味道真心不错,口感还挺熟悉的’,一点都不觉得吃昆虫是种折磨。”她补充道,“我们做菜的时候,他们听得到昆虫在黄油里劈啪作响的声音,闻得到黄油的香味,一切看上去都很正常,所以他们敢放心尝试。”

养殖超级苍蝇!

有一个办法可以不那么叫人恶心,那就是给动物喂食虫子。毕竟,鸡和鱼永远不会知道其中的差别。在俄亥俄州的耶洛斯普林斯,EnviroFlight公司饲养了成千上万的黑水虻幼虫,并向水产养殖业出售幼虫和蛀屑(一种排泄产物)。

黑色水虻原产于俄亥俄州等地的鸡舍、堆肥堆和腐肉,生命周期短暂,因其幼虫以白酒或啤酒厂的废弃产物为食而多产。EnviroFlight公司饲养成千上万的苍蝇以生产蛋白质作为鱼类的食物。图片来源:EnviroFlight

今年是该公司进行商业化生产的第二年,销售对象是12家俄亥俄州的养虾场,当然,他们还瞄准了其他水产养殖市场。公司用酿酒厂废弃的谷物喂养昆虫,这些昆虫通过分泌酶类分解、提取营养素。Courtright说:“昆虫将糖类、脂肪和矿物质吸收,只留下它们的排泄物。然后我们就可以利用这些原料,使它们稳定化,或对它们进行转化。我们通过具有社会效应的方式重新利用这些养分,筛选出成年昆虫等比较大块的东西,剩下的就只有植物养分或者说以植物为基础的蛋白质养分。”

在一个3英尺高5英尺长的水槽中,EnviroFlight公司能在12天之内生产出250磅具有营养的饲料原料,Courtright说,“我们可以通过调节喂养方式来控制它们生产氨基酸、脂肪酸的水平,这样对我们每个人来说它们都更有价值了。”在这点上,EnviroFlight的产品是“公认安全的”,现在公司正在对黄鲈鱼进行饲养试验。“我们离成功已经很接近了,在商业化的过程中也经历了很多挫折障碍。现在我们有了一定的工程和实践基础,所以在尝试将公司发展成工业规模,”Courtright说。

鉴于联合国粮农组织和昆虫食用先驱者们正想方设法对持有怀疑态度的公众推广食用昆虫,Courtright说EnviroFlight有个核心优势:“公众并不会觉得鱼类吃虫子是个问题。”

附记:
吉恩·德福莱特(Gene Defoliart):吃昆虫的男人。

昆虫学家吉恩·德福莱特以前主要研究蚊介疾病。当他主动提及食用昆虫的时候,他发现自己有了影响他余生的新热情。图片来源:吉恩的家人。

吉恩·德福莱特(1925-2013)是最早动员人类以昆虫为食的研究员之一。他是一个安静乐观的威斯康辛大学麦迪逊分校昆虫学教授,从1974年开始着迷于这个想法。德福莱特对食用昆虫的推动作用是不可磨灭的,联合国粮农组织专门作了一篇报告向他致敬。

1974年,在某次会议上未能找到志同道合的专家一起研究讨论昆虫作为新的蛋白质来源的课题后,德福莱特只身投入到这个主题中来。1988年,他一手创办了《食品昆虫时事通讯》(the Food Insects Newsletter)。

“在他六七十岁的时候,(这本杂志)开拓了一个巨大的、全新的研究领域,”现任该杂志主编、来自蒙大拿州立大学的弗洛伦斯·邓克尔说,“这原本不是他的研究领域,但作为一个具有社会意识的昆虫学家,他了解这方面的研究有多重要。”

她在时事通讯中写道:“他把教授、群众、厨师和在博物馆和动物园接待公众的人员联系在了一起。吉恩十分低调,一点也不前卫,很安静,但私下里他还是会为此而感到十分激动。”

德福莱特其中一个女儿莎伦(Sharon Defoliart)评价他的父亲是个很有决心的人,而且考虑周全,“他十分关注环保问题,他认为‘既然我们已经有资源了,就没必要再砍伐树木,食物来源在许多地区都自然存在,在墨西哥和中国就很有市场。’”

就算约翰尼·卡森(Johnny Carson)在深夜喜剧里嘲笑他的想法(“服务生,我的苍蝇里有汤!”),德福莱特也从未动摇过。“我从没听他说过,‘这个点子坚持不下去了,我想放弃’,”莎伦说:“他一直在挖掘新的信息,搜寻可以谈论此的新场所。哪怕是在他去世那天,他脑子里也还是想的这事儿。”

  • 本文编译自UN recommends eating more bugs!
  • 原创人员:编辑/Terry Devitt; 设计、制图/ S.V. Medaris; 项目助理/彭一郎; 专题作家/David J. Tenenbaum; 内容开发/Amy Toburen

   本文由 Whyfiles.org 授权果壳网(guokr.com)编译发表,未经书面许可严禁转载。
   THE WHY FILES © 2013 UNIVERSITY OF WISCONSIN BOARD OF REGENTS

 

文章图片:全部来自英文原文 whyfiles.org

扩展阅读:别跟人说你没吃过虫子!

 

相关的果壳网小组

热门评论

  • 2013-11-20 10:56 kasatka

    我觉得拿规模化生产的虫饲料去喂速生鸡会是个很不错的选择,鸡的饲料够多,人也不用直接吃虫,鸡肉的产出率本身也不错。

    [35] 评论
  • 2013-11-20 12:01 霜天蛾

    还是那个观点,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磨成粉加到食物里给我吃就行,否则就是如下反应

    [25] 评论
  • 2013-11-20 14:29 无轨列车

    文章鼓吹的观点是不是先把世界上那些光消耗能量不长肉的动物干掉?

    [8] 评论

显示所有评论

全部评论(138)
  • 1楼
    2013-11-20 10:24 wuou 果壳网副主编

    所以吃知了、蚕蛹都弱爆了,是吗?

    [1] 评论
  • 2楼
    2013-11-20 10:56 kasatka

    我觉得拿规模化生产的虫饲料去喂速生鸡会是个很不错的选择,鸡的饲料够多,人也不用直接吃虫,鸡肉的产出率本身也不错。

    [35] 评论
  • 3楼
    2013-11-20 11:03 ritsupan

    只要别叫我吃小强就好。。。。其他还好 【负子xx的什么的别提。】

    引用文章内容:基本上跟小奇多差不多

    我爱奇多。。。

    [1] 评论
  • 4楼
    2013-11-20 11:07 红柳烤肉要大串

    吃货拯救世界理论之证明

    [2] 评论
  • 5楼
    2013-11-20 11:11 掏空

    志乃的虫子是苍蝇么?

    [1] 评论
  • 6楼
    2013-11-20 11:17 苏四


    蚂蚱超级好吃的

    [2] 评论
  • 7楼
    2013-11-20 11:20 蜃良辰

    蠕虫类感觉还是油炸的好 其他做法 持保守态度·但是甲壳种无论怎么吃都超喜欢!

    [1] 评论
  • 8楼
    2013-11-20 11:30 Metaverse 录音爱好者,万有青年养成计划入围选手

    在云南吃过烤竹虫,跟虾条差不多,但没什么味道……蝉和蜻蜓之类带壳的或者像蚕蛹那样气味超浓的就免了,吐。。。

    [1] 评论
  • 9楼
    2013-11-20 11:40 无名蓝
    引用文章内容:生产1公斤牛肉需要消耗10公斤的饲料,而昆虫只要吃几公斤的饲料就能长出那么多肉


    有那么夸张的料肉比吗?

    http://baike.baidu.com/picview/2278387/2278387/0/1c950a7b02087bf45ac1b131f2d3572c11dfcf3d.html#albumindex=0&picindex=0

    [0] 评论
  • 10楼
    2013-11-20 12:01 霜天蛾

    还是那个观点,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磨成粉加到食物里给我吃就行,否则就是如下反应

    [25] 评论
  • 11楼
    2013-11-20 12:33 阿里二世

    嘎嘣脆,鸡肉味

    [3] 评论
  • 12楼
    2013-11-20 12:36 怪兽张敬莉

    表示柞蚕蛹的味道不错。 糙米和豌豆里起的那些小甲虫就品不出什么味道来。

    [1] 评论
  • 13楼
    2013-11-20 12:47 国产零零七


    对于我来说,
    只要可以吃,一般都是不放过的。。。

    [1] 评论
  • 14楼
    2013-11-20 12:56 hueylee

    看起来好好吃的样子!

    [0] 评论
  • 15楼
    2013-11-20 13:06 子隐于斯

    虽然我很怕蟑螂,但样子长得差不多的龙虱却吃得很欢。和味龙虱,油炸蚕蛹,椒盐蜂蛹,禾虫蒸蛋,想起来都流口水啊。

    [2] 评论
  • 16楼
    2013-11-20 13:14 None

    还是提取出昆虫里的肉做成食品比较靠谱一点
    直接吃昆虫身体,宁愿饿死吧...

    [0] 评论
  • 17楼
    2013-11-20 13:39 monkey猴

    但是作为土生土长的中国人,一年里,吃到昆虫的次数也是屈指可数的啊~

    [1] 评论
  • 18楼
    2013-11-20 14:29 无轨列车

    文章鼓吹的观点是不是先把世界上那些光消耗能量不长肉的动物干掉?

    [8] 评论
  • 19楼
    2013-11-20 16:06 0__o__oo__o

    炸虫子下酒最棒了好吗

    [0] 评论
  • 20楼
    2013-11-20 16:27 覃拈

    小时候各种吃,美味。现在饭店卖的昆虫都很贵。

    [0] 评论
  • 21楼
    2013-11-20 16:54 AI油泳的鹰 勘查技术与工程专业,编程爱好者

    看上去吃省摇身一变成为引领饮食风向标了?

    [1] 评论
  • 22楼
    2013-11-20 16:56 史军 植物学博士,科学松鼠会成员

    超喜欢竹虫和蝉蛹!!

    [1] 评论
  • 23楼
    2013-11-20 17:12 _小样菌

    第一张吃虫子的图片看起来怪怪的。

    话说牙齿下面的那是什么呀、

    [1] 评论
  • 24楼
    2013-11-20 18:11 似奶流年

    鸡肉味?

    [0] 评论
  • 25楼
    2013-11-20 18:35 回归自然
    引用@monkey猴 的话:但是作为土生土长的中国人,一年里,吃到昆虫的次数也是屈指可数的啊~

    虾呢

    [0] 评论
  • 26楼
    2013-11-20 18:38 PEKP嘻嘻

    豁然相信了嘎嘣脆,以后似乎可以把炸虫子当干脆面吃····~\(≧▽≦)/~啦啦啦

    [0] 评论
  • 27楼
    2013-11-20 19:01 whyisveryme 法理学硕士

    没有北方的柞蚕蛹,这不科学。。。

    [3] 评论
  • 28楼
    2013-11-20 19:23 axiang

    蛴螬的成虫也很好吃啊,夏天晚上在玉米叶子上很多,提小桶,里面装半桶水,抓了甲虫就甩进去,第二天掐翅、爪,葱花爆锅,爆炒,太香啦……和蚕蛹差不多。

    [0] 评论
  • 29楼
    2013-11-20 19:34 半个葫芦

    擦。。。其实我感觉养虫子对自然的污染更大。东北的柞蚕场,打农药,杀蟾蜍,拉挂网。然后万山空寂静....

    [1] 评论
  • 30楼
    2013-11-20 21:21 爱错你521

    其中有些吃过的,味道不错

    来自果壳精选

    [0] 评论

显示所有评论

你的评论

登录 发表评论

作者的其他文章

更多科研事,扫码早知道

x 下载
关于我们 加入果壳 媒体报道 帮助中心 果壳活动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移动版 移动应用

©2017果壳网    京ICP证100430号    京网文[2015] 0609-239号    新出发京零字东15000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713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jubao@guokr.com    举报电话:134886749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