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沿 生物

【论文故事】投鼠忌器:击退入侵物种面临的困境

入侵物种 生物入侵 防治生物入侵 小龙虾 水葫芦 巴西龟 牛蛙 大蜗牛 为什么不要随便放生 如何处理生物入侵 如何消灭入侵物种

Paradoxian 发表于  2014-06-04 14:11

不必多说,处理入侵物种的办法必然是将其清除。可是,如果某些濒危物种已经对入侵种产生了依赖,那么就面临”除则损濒危,不除则害整个生态系统”的困境,这时我们应该怎么处理?美国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的科学家们根据野外数据构建模型,提出了针对旧金山湾区杂交米草(Spartina)的合理解决方案,为相关政策的制定提供了良策。这一成果发表在5月30日的《科学》杂志上。果壳网就此对其通讯作者亚当·兰珀特(Adam Lampert)进行了专访。

“这个案例里,两个保护性措施,即入侵种的清除和濒危种的保护,是相互冲突的。”兰珀特介绍道,“首先,这独特在两个措施的目的都是生态保护——不是经典的‘生态保护vs经济用途’之间的冲突,而是保护加州长嘴秧鸡(Rallus longirostris obsoletus)和保护其他物种的冲突。其次,我们认为,同期只着眼于一个目标是不够的;相反,重要的是着眼整个生态系统,用基于整个生态系统的方法来开展保护。”

米草(Spartina spp.)是臭名昭著的入侵植物之一。它原产欧洲,生长在沿海滩涂,由于人为引进而入侵了各地,包括北美和中国沿岸。 上世纪70年代中期,美国陆军工程兵团为了加固滩涂,引入互花米草(Spartina alterniflora)到旧金山湾区。它和本地米草杂交后,后代适应性极强,大规模入侵了沿海的滩涂,对原本的生态系统造成了破坏。

美国在旧金山湾区引进的互花米草(Spartina alterniflora),这种米草和本地米草的杂交后代适应力极强,对当地生态造成了严重破坏。图片来源:wikipedia

2005年,美国政府开展了入侵米草清除计划,从那之后,旧金山湾区约92%的杂交米草都被清除。然而,在清除的过程中,当地特有的加州长嘴秧鸡数量在6年减少了一半——这种鸟类依赖米草觅食、筑巢,而米草种群的骤减对它们来说就是一场噩梦。美国渔业与野生动物局不得不中止了该计划,转而从2012年开始努力恢复本地米草的种群。然而入侵物种毕竟更顽劣,很容易卷土重来。如何在这两种保护需求间博弈协调成为了一个难题。“对入侵米草的清除计划可能有意想不到的负面效果,”兰珀特评论说,“而规避这些效果可能需要额外的时间和预算。更进一步说,关于不同管理目标的相对重要程度的争议是无法避免的。”

依赖米草觅食和筑巢的加州长嘴秧鸡Rallus longirostris obsoletus),清除入侵物种的行动会对这种鸟类的生存产生极大威胁。图片来源:berkeley.edu

研究人员分析了该清除计划几年来的野外数据。他们发现,要协调好生态系统中各物种的生存率,保护计划得分三个阶段进行:首先,用大量的预算尽可能多地除掉入侵米草,直至长嘴秧鸡的栖息地开始受到威胁,减少其卷土重来的可能;随后,在入侵种被完全清除的地方大力恢复本地米草的种群,直到它们能够支持长嘴秧鸡的生存;最后,慢慢清除剩下的入侵米草,并等待本地米草长成气候——一旦长成气候,立马清除剩下的入侵米草。

 

生态合理的保护办法概念图:先尽可能多地移除入侵种的单株和草甸,然后再在裸地上恢复原生米草种群,期间尽可能避免危及长嘴秧鸡的栖息地。图片来源:研究论文

和过去的方法相比,生态合理的方法在时间和预算上都更高。图片来源:研究论文

生态合理的方案在这里也无法避免地会遇到实践上的阻力。研究组发现,这种模型下,时间和预算都会比过去简单粗暴的方法要高,并且预算需要能够依从计划的进行阶段灵活变动。“处理矛盾目标的经济有效的管理方法可能很耗时,这要求开支的时间要灵活,而这和现行的联邦政策相冲突。”兰珀特介绍道,“我相信,(将我们的成果付诸实践的)主要挑战在于,怎样制定能够弥补差距,达到有效管理的政策。”

“人们应该意识到,恢复(栖息地)需要时间和耐心。”兰珀特忧心地说,“我们不能指望保护措施立竿见影。我们能够通过积极地保护来加速或诱导自然过程,但不能强迫自然立马变为我们想要的样子。”

不止米草和长嘴秧鸡这一例,类似的保护困境在其他国家地区也有发生。兰珀特告诉果壳网:“还有一个是入侵植物红荆。在某些地方,它为濒危鸟类西南柳树鹟(Empidonax traillii extimus)提供了筑巢地点,人们不得不取消对它的清除计划。还有一例是香樟(Cinnamomum camphora),它为澳洲的果食性鸟类提供了栖息地,尽管同时也是破坏性的入侵树种。”

“因为全球变化,管理措施变得越来越复杂;我相信,越来越多的案例会采用我们的结果,因为经济上有效的管理办法需要更长的时间跨度,也需要更灵活的预算开支时间。”他表示,“我的未来目标之一是,开发出经济有效的战略来管理复杂的生态系统,同时为解决这些管理冲突提供合适的政策建议。”(编辑:球藻怪

信息来源:EurekAlert! When eradicating invasive species threatens endangered species recovery 

参考文献

  1. A. Lampert, A. Hastings, E. D. Grosholz, S. L. Jardine, J. N. Sanchirico. Optimal approaches for balancing invasive species eradication and endangered species management. Science, 2014; 344 (6187): 1028 DOI:10.1126/science.1250763

果壳网相关内容

非本土物种:好还是坏?

该不该一棒子打死入侵物种?

果壳网相关小组

热门评论

  • 2014-06-04 21:17 IVV万岁

    楼上没有技术含量的杀,如同外来入侵物种一样刺眼。。。

    [6] 评论

显示所有评论

全部评论(10)
  • 1楼
    2014-06-04 16:23 坤啊兽

    [1] 评论
  • 2楼
    2014-06-04 21:17 IVV万岁

    楼上没有技术含量的杀,如同外来入侵物种一样刺眼。。。

    [6] 评论
  • 3楼
    2014-06-05 05:47 Paradoxian

    大米草在中国也是一个头疼的问题,八十年代的时候某大学一伙人引入来固定滩涂,头几年种群建立不起来还不辞劳苦的多次引种各种操心=_=…………结果人家突破瓶颈了之后现在整个东海岸线基本上都有它的身影,上海不少海滩的生态就被这货给蹂躏了……

    那伙人也因此发了不少论文倒是……

    [1] 评论
  • 4楼
    2014-06-05 09:31 东方隐月

    那些 “杀” 有什么含义么?没有的话继续举报啦

    [1] 评论
  • 5楼
    2014-06-06 16:19 鸢尾藤

    总觉得咱们在生态系统上了解的还是太少 总会有考虑不到的因素

    [0] 评论
  • 6楼
    2014-11-08 10:03 坤啊兽


    引用@东方隐月 的话:那些 “杀” 有什么含义么?没有的话继续举报啦
    这种事你也想有什么深刻见解我也是醉了
    [0] 评论
  • 7楼
    2015-09-04 19:55 薛定谔的锤子
    引用@Paradoxian 的话:大米草在中国也是一个头疼的问题,八十年代的时候某大学一伙人引入来固定滩涂,头几年种群建立不起来还不辞劳苦的多次引种各种操心=_=…………结果人家突破瓶颈了之后现在整个东海岸线基本上都有它的身影,上海不...

    当时谁也不知道后果啊

    [0] 评论
  • 8楼
    2015-09-04 23:54 Paradoxian
    引用@薛定谔的锤子 的话:当时谁也不知道后果啊

    这种可能性完全可以预见,只能说当时谁也没有防范物种入侵的意识。

    [0] 评论
  • 9楼
    2015-09-05 11:21 薛定谔的锤子
    引用@Paradoxian 的话:这种可能性完全可以预见,只能说当时谁也没有防范物种入侵的意识。

    南大60年代引种大米草,70年代末期引种互花米草,出发点是好的,目前在局部造成了一定的生态后果,但这是时代和认识所限。至于“完全可以预见”,不敢苟同。



    [0] 评论
  • 10楼
    2015-09-08 02:23 Paradoxian
    引用@薛定谔的锤子 的话:南大60年代引种大米草,70年代末期引种互花米草,出发点是好的,目前在局部造成了一定的生态后果,但这是时代和认识所限。至于“完全可以预见”,不敢苟同。

    只能说这是没有防范物种入侵的意识。

    [0] 评论

显示所有评论

你的评论

登录 发表评论

作者的其他文章

更多科研事,扫码早知道

关于我们 加入果壳 媒体报道 帮助中心 果壳活动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移动版 移动应用

©2017果壳网    京ICP证100430号    京网文[2015] 0609-239号    新出发京零字东15000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713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jubao@guokr.com    举报电话:134886749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