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 生物

一头抹香鲸的最后74小时

鸟人桃之妖妖 发表于  2017-03-16 21:28

2017年3月12日,三天前,一头抹香鲸出现在大亚湾海域,浑身缠满了废弃的渔网。在过去的三天里,来自深圳潜爱大鹏和追浪潜水中心的志愿者、来自深圳和惠州的渔政工作人员、来自中山大学、中科院深海所等科研机构的鲸豚研究人员以及来自香港海洋公园保育基金会的兽医们组成的救援团队不间断地守护着这头抹香鲸,并作出了各种救助尝试。然而,这头抹香鲸的身体太过虚弱,它终于还是在15日的早晨离开了我们。

抹香鲸于3月15日16:20离开大海。图片来源:读创深圳

这头抹香鲸的搁浅得到了空前的关注,深圳读创对此进行了详细的跟踪报道(详情请看链接:一张图读懂营救抹香鲸74小时)。在此,我想从研究人员的角度,讲述一下这最后的74小时里,救助者作出的种种努力。

解除渔网

3月12日早晨,大亚湾的渔民发现了这头被渔网缠绕的抹香鲸,立即联系了追浪潜水俱乐部。追浪随即派出三名潜水员,在短短数十分钟内赶到现场,使用干衣潜入水中,用割线器为抹香鲸解除了身上缠绕的渔网。

解除渔网,是救援志愿者采取的第一个非常果断有效的救助措施。随着海洋中废弃渔具的增多,渔具缠绕成为威胁海洋哺乳动物的一个全球性的问题,每年都会导致成百甚至上千头鲸豚以及海豹的死亡[1]。

通常,这样的缠绕并不会立即致命,然而不是所有的救助都能成功。当鲸豚被漂浮的小型渔具缠绕时,往往还能自行游动,难以接近并解除渔具;珠江口生活的白海豚也有不少身上有渔具缠绕或留下渔具缠绕造成的伤痕,目前并没有很好的办法解决。当鲸豚被大量的渔具缠绕时,有可能本身已经受伤或虚弱,留给救助的时间可能并不多。

体型巨大的鲸鱼经常缠入捕鱼用具中。 图片来源:WHALE & DOLPHIN MAGAZINE

解除十几米长的大型鲸类身上缠绕的渔网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大型鲸类的一个翻身或一个摆尾,都可能导致救助人员受伤。在解除渔网的过程中如果不慎被渔网缠住,或鲸鱼突然下潜,也会威胁到救助人员的安全。在任何的救助过程中,救援人员的人身安全都是首要的考虑因素。美国海洋与大气管理局(NOAA)鲸豚搁浅网络建议,在解除渔网前,先用浮筒将鲸鱼固定在水面,防止其加速游动或下潜,再从船上用特制的长柄刀具切断缠绕物。通过这种方法,NOAA的阿拉斯加救助团队在1998到2013年成功救助了超过40头被渔具缠绕的大型鲸类[2]。在没有上述适合装置或渔具严重缠绕的情况下,如果能保证自身的安全,潜水操作也是一个可行的方法。

阿拉斯加救助团队在执行救援任务。 图片来源:https://alaskafisheries.noaa.gov/

大亚湾的渔民发现受困抹香鲸后,意识到需要施救并迅速找到当时最能提供施救的人员,这一点非常难得。深圳的三位潜水员,冒着寒冷和危险,做出了救助行动重要的第一步。

声学驱赶与诱导

据下水的其中一名潜水员孙子童描述,在解除渔网时,抹香鲸的游动情况已经不正常,身体偏向左侧转着游动。渔网彻底解除后,抹香鲸依然一直在浅海徘徊,当晚进入了惠州海域。3月13日上午,抹香鲸已经游到了离岸边只有几十米的地方。如此大型的鲸类,一旦搁浅,救助将会变得非常困难。为促使它向深海方向游动,防止搁浅,现场研究人员采用了声学驱赶的方式。

潜水员查看抹香鲸的健康状况,并试图引导其回到深海。图片来源:潜爱大鹏

声学驱赶和诱导,是鲸豚在浅海即将搁浅时通常采用的救助方法。在水中,视野会受到能见度等因素的限制,齿鲸类更多地采用回声定位的方法来探测环境和寻找食物,因此它们对水下的声音较为敏感。声学驱赶通常会采用敲击竹竿、钢管,或利用船只本身的噪声,在鲸与岸之前制造声墙。这种噪声会促使它们避开这一区域,游离海岸,避免搁浅,而不会对它们造成伤害。声学诱导则是用特殊的水下播放器回放同类的声音来诱使它们游向深海方向。但在很多情况下,搁浅鲸豚的回声定位系统可能已经存在损伤[3],游离海岸后无法对环境作出正确的判断,很可能会再次搁浅。

声学驱赶实施后,起到了一定的效果,抹香鲸游离了海岸。但当它到达虎头门海域后,又停了下来。半个小时后,它再次回到了惠州海域。

次日下午,研究人员对这头抹香鲸进行了声音诱导的尝试。根据现场研究人员观察,抹香鲸对同类声音有反应,但仅动了几下,并未能向声音方向游动。

等待自然死亡

14日下午,抹香鲸已完全搁浅,呼吸出现紊乱,现场兽医与研究人员评估情况后,认为下已经几乎没有成功的希望。在这一个阶段,如何减轻动物在临终前的痛苦成为首要考虑,不应该再采取任何可能延长或增加动物痛苦的行动[4]。这个时候,他们作出了放弃救助尝试的决定,让动物在一个尽量安静没有干扰的环境下度过了它最后的时间。

在鲸豚救助中,决定何时干预何时终止,需要对鲸豚的行为习性、生理特征等有深入的了解,并对当前动物的状况和其所在的环境有准确的评估。终止救助,是一个艰难的决定,也容易造成公众的误解。那么,在什么情况下应该终止救助呢?

搁浅海洋哺乳动物救助指南“Marine Mammal Ashore: A Field Guide for Strandings”中的这张决策图(图1)给出了这样的建议:当动物搁浅时间长、健康状况差、年龄大,或动物体型过大无法控制时,建议终止救助。如果对是否能控制动物存在疑问,首先应该考虑的是动物的利益和参与者的安全。

活体鲸豚搁浅救助中的决策指南。图片来源:Marine mammals ashore : a field guide for strandings

在终止救助的决策作出后,关心抹香鲸的人们都揪起了心,也开始尝试寻找更多的救助方法。有网友提出,希望能尝试这一网站中提及的方法进行救助。遗憾的是,这只是一个理论物理专业的鲸豚爱好者提出的一个针对3吨左右中型鲸类的救助想法[5],并未正式实施,也未证实可行。

网站中提出的救助想法。图片来源:http://mb-soft.com/public/whales.html

实际上,在动物体型过大的情况下,如果强行将动物拖入海中,对动物及救助人员都可能造成无法逆转的伤害。救助指南建议,拖动动物唯一可行的情况,是人力或机器能够将动物抬离地面。在试图移动动物时,应当使用适当的装置(如图3)并采取头部朝前的方式。尾部朝前的拖拽方式可能会损伤尾鳍甚至造成脊椎脱臼,如果因救助过程不当造成二次伤害,即使动物到了深海,其生存几率也会大大降低。

一种拖动搁浅鲸豚的方法。图片来源:Marine mammals ashore : a field guide for strandings

在这头抹香鲸已经十分虚弱、无法正常游动并几次重复搁浅的情况下,做出终止救助的决定,或许是当下对动物最好的选择。

安乐死,冷酷的仁慈

人类不是万能的救世主,不能拯救每一条搁浅鲸豚的生命。在终止救助的过程中,除了等待动物自然死亡,还面临着另一种选择:安乐死。目前,国内的鲸豚搁浅救助尚未出现过进行安乐死的案例。

鲸豚的身体结构适应其在水中的生活,一旦搁浅,皮肤会干燥失水,内脏和骨骼也无法承受自身体重的压迫,可能会发生内脏破裂或骨折。这个时候,死亡对于动物来说,是一个痛苦而漫长的过程。如果动物反复搁浅,无有效救助方法和治疗场所,身体情况的恶化已经无法逆转,那么更多的尝试只会延长动物的痛苦。在能获得所需设备和材料,且有符合资质的人士的情况下,安乐死也许是一种更为人道的选择[4]。

目前,安乐死的方法主要有四种:通过鳍肢静脉注射镇静剂、止痛剂及其他安乐死药物,在鲸类头部放置定向爆破物瞬间破坏脑组织,使用大口径枪枝射击头部或心脏,以及麻醉放血法。但是,这些方式都并不容易。

使用注射药物方式为搁浅的鲸鱼实施安乐死。 图片来源:http://wunc.org

对大型鲸类,用注射药物的方法实施安乐死很可能会失败,且使用量大,费用昂贵。如果尸体无法得到妥善处置,药物进入环境中可能会其他野生动物造成伤害。2011年的一个案例报道了一只澳洲牧羊犬在吃了使用戊巴比妥安乐死的鲸肉之后陷入了昏迷,最终经历两次洗胃,在三天后才终于苏醒。美国的规定禁止在无法处理尸体的时候使用巴比妥类药物。2014年研究者报道了麻醉后心脏注射氯化钾的方式,这一方法理论上是安全的,但需要专门制造的长达1米、直径2厘米的巨型针头才能抵达心脏,如果没有事先准备,面对突如其来的搁浅也是无法使用的。

对于较小型的鲸类,美国兽医学会允许使用枪械射击的方式,但是需要使用.50或者.577这样的大口径猎枪,准确地垂直穿透枕骨,才能有效破坏脑干,立即致死。这不但对执行者的枪法有要求,还需要他极为熟悉鲸的解剖结构,判断内部器官的位置。然而,抹香鲸不但体型庞大,头部还有特殊结构储存了大量的鲸脑油,这使得枪支射击也无法成为选择。

麻醉放血法,因动物死亡过程较慢,通常在其他方法无法实施的时候才会选择。2004年的一例露脊鲸安乐死使用了一支35厘米长的针头在眼后注射了共计445毫升的不同麻醉药物,然后切开了尾部大血管。流血1小时又4分钟之后,鲸才终于死亡。

相比之下,当有爆破专业人士提供协助的时候,定向爆破可能是一种最为人道的大型鲸类安乐死方法。虽然听起来似乎很残忍,执行也并不容易,但是如果操作得当,爆破可以在不损伤其它身体部位的情况下使动物在瞬间死亡,极大地减少动物遭受的痛苦。

安乐死是一个很有争议性的话题,在鲸豚救助的过程中往往有多方参与,也可能会受到公众意见的影响,做出这个选择要求决策者有丰富的经验和冷静的判断。但有时,最冷酷的决定,也许是最仁慈——毕竟,我们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减少伤害而已。(编辑:Ent)

参考文献

  1. https://alaskafisheries.noaa.gov/pr/entanglement-whales
  2. Jensen, Aleria. Case Study: Multi-Faceted Response to an Entangled Humpback Whale in Southeast Alaska, August 23-September 5, 2013.
  3. Mann, David A., et al. "Hearing loss in stranded odontocete dolphins and whales." PLOS ONE 5.11 (2010).
  4. Geraci, Joseph R. and Lounsbury, Valerie J. Sea Grant College Program, Texas A&M University (1993)
  5. http://mb-soft.com/public/whales.html
全部评论(68)
  • 61楼
    2017-03-25 12:04 拉普拉斯妖之夜葬
    引用@阴月 的话: 请注意这条鲸不是个例。但凡是被发现搁浅的鲸豚类,总是会大费周章的地去救。鲨鱼怕是鲜有这么好的待遇。

    [0] 评论
  • 62楼
    2017-03-25 12:04 拉普拉斯妖之夜葬
    引用@5美金 的话: 最后被分而食之

    这就对了

    [0] 评论
  • 63楼
    2017-03-25 12:08 拉普拉斯妖之夜葬
    引用@枫织邂逅 的话: 没必要救,浪费资源。我的同情心不多,需要全部留给人类。

    我同情心不多,只能留给自己。

    [0] 评论
  • 64楼
    2017-03-25 12:16 拉普拉斯妖之夜葬
    引用@王程鹏 的话: 人当然不是万能的,但是人可以防止渔网扔进海里

    那渔业如何发展?

    [0] 评论
  • 65楼
    2017-03-25 12:19 拉普拉斯妖之夜葬
    引用@阴月 的话: 不好意思,这是您自己思考局限性的问题。第一,我不是英语国家的人,英语正误问题跟我没关系。第二,英语国家的人也有这么用的,至少我就是跟他们学的。语言运用里无视语法的场合多得是,纠结OK和Okay的大概也…

    我就很赞同你的观点,没与你开站

    [0] 评论
  • 66楼
    2017-03-27 09:12 枫织邂逅
    引用@拉普拉斯妖之夜葬 的话:我同情心不多,只能留给自己。

    你这样说也没错啦

    [0] 评论
  • 67楼
    2017-04-01 18:42 绚丽色彩

    为什么会这样

    [0] 评论
  • 68楼
    2017-04-08 00:19 天宇会长
    引用文章内容:在鲸类头部放置定向爆破物瞬间破坏脑组织,使用大口径枪枝射击头部或心脏,以及麻醉放血法

    这。。。是安乐死?好可怕

    [0] 评论

显示所有评论

你的评论

登录 发表评论

鸟人桃之妖妖
鸟人桃之妖妖 海洋生物学本科生,鲸豚控

作者的其他文章

更多科研事,扫码早知道

关于我们 加入果壳 媒体报道 帮助中心 果壳活动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移动版 移动应用

©2017果壳网    京ICP证100430号    京网文[2015] 0609-239号    新出发京零字东15000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713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jubao@guokr.com    举报电话:134886749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