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 评论 传播

民科网红为什么会诞生?社交自媒体时代的科学异动

贾鹤鹏 发表于  2017-05-08 13:13

早晨起来,发现自己加入的几个微信群都在转载“云南大学的一名科学家发现电荷并不存在,将改写教科书” 的消息被“刷屏”。随后不久,就看到了凤凰网上转载的对这位云南“民科” 凡伟的“打假”报道,以及云南大学声称本校没有凡伟其人和剑桥大学卡文迪许实验室否认其对凡伟的研究做过同行评议的消息。媒体也报道了其实不仅没有学术期刊刊登过凡伟的研究,甚至没有正规新闻单位对其进行报道。有关凡伟研究的所有凭据,其实都来自论文已经预先发表在中科院的科技论文预发布平“ChinaXiv”这句话。

本来事情可以快速地到此为止,不过随后收到果壳网同仁的几个有关为何民科总在物理学领域、如何看待ChinaXiv发布凡伟文章等问题,倒是勾起了我从科学体制上对此进行探究的欲望。

难为物理学?

有关“电荷并不存在”这种说法,我既没有资格判断,相信有资格判断的物理学家们也对此做了很多透彻的解释说明。但何以在物理学领域这样的大胆声明很多呢?

的确,大家都能记得,在去年LIGO宣布探测出引力波引发的一波媒体报道中,被称为“诺贝尔哥”的郭英森也着实红了一把。再早,笔者作为一线记者,也收到不少要推翻相对论的邮件。不仅中国如此,20多年来根据引力波研究而做出大量有关科学体制的社会建构研究的英国著名社会学家柯林斯也在一篇论文中报道了一位多次被专家拒之门外的民间引力波研究者,居然投文到柯林斯这位社会学家那里,请后者代为推荐。

不过这些也并不能表明只有物理学就是重灾区。君不见在数学领域,声称破解哥德巴赫猜想者大有人在?在生物学领域,试图对进化论另起炉灶或重新建立微观生命体系的声明也不新鲜。

何以如此呢?首先因为这些领域都事关重大,可以成为现代科学甚至人类社会生存的根基。还记得刘慈欣的《三体》吗?三体人为了苦心积虑地征服地球,不去干涉你的技术,只是锁死你的物理学高能加速器,从而封死人类科学的进步和技术的飞跃。

对于需要通过重大“科学原创”来证明自身价值的人们来说,只有在这些根本性的大领域声称自己的诺奖潜能才更加“过瘾”。当然,这里没有贬低这些执着的探索者的意思。他们的探索精神,不论方向对错,仍然值得钦佩。

不仅如此。在现代科学中,恰恰是这些最为重大的基础性领域, 科学家们才不总是需要进行实验和精密观测来获得结论,至少在外行看来如此。无疑,现代科学实验和观测所需的条件,都是这些科研体制之外的民科们无法获得的。可以说,在表面上看起来,这些领域在一定程度上可以不借助实验数据来“发挥”。

但实际上, 这种完全不借助于实验或观测数据情况,仅仅靠纸笔和执着做出重大科研的情况已经很少了。理论物理学家或理论生物学家们的确不一定自己做实验,但他们需要经常利用其他人的实验或观测数据来验证本领域的理论模型,当这些数据不好用时,就要提出新的观测和实验方向。虽然不直接生产数据,但这并不等于理论研究可以信马由缰或者依靠灵感来冥想。理论研究同样要遵循自己的规范,像其他学科一样,这些包括同行评议在内的规范也逐渐形成了自己学科的门槛。

预印本数据库惹了谁?

无疑,体现科学规范的门槛之一就是通过同行评议的期刊发表论文。但同行评议的过程很漫长,而且还有要命的一点,同行是冤家,如果评议的同行窃取了我的数据或是研究想法如何?如果说在科学上,同行评议和重复研究这两点构成了用来判断科研成果是否成立的下限的话,那学术追求的上限则是首先发现权。可以说,有了现代科学,就有了首发权之争。 漫长的期刊发表过程除了可能丧失首发权的风险外,也会让一些人类急需的知识的传播被耽误。当然,发表之后还需要付费阅读,这也可能把很多知识的需要者拦在门外。

正是因为这些情况,科学界从1980年代甚至更早就开始酝酿开放科学运动,这一运动可以宽泛地包括开放获取出版(open access publishing)、可开放访问的机构知识库、以及同样可以开放进入的学科预印本存储库。如今位于康奈尔大学图书馆但早期完全是由一些康奈尔和其他机构物理学家自发建立起来的arXiv就是学科预印本存储库的代表。这个存储库原来主要是覆盖高能物理领域,符合一定格式规范的论文都可以由作者存储进来。如果涉及到首发权之争,同行早就默认,arXiv的存档是最主要的判断依据。

但既然是谁都可以存储,那如何杜绝赝品或者我们常说的伪科学产物呢?理论上讲arXiv是无法杜绝的。随着时间的发展,arXiv的存档有了一些规矩,就是由一些类似于我们互联网版主一样的义工来进行判断,而工作人员(早期也都是义工)则主要从格式上判断。但很显然,这种义工的防火墙作用很有限。

既然如此,arXiv岂不应该是假论文泛滥?事实上并非如此。这取决于arXiv自身的功能,它主要提供的是学术交流的空间,不能用作考核或评估。用通俗的话讲,叫存储在arXiv上的论文不算“工分”。虽然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NSF)的一些学部近年来允许基金申请者提交arXiv预存档的论文做参考,而且要说明这些是投稿还没有来得及发表。但那也只是做参考。

在这种情况下,arXiv预存档的论文对于存档者可以说无利可图,自然,对于大多数人来讲,也就没有把假论文放进去的动力了。毕竟,造假论文也是有时间成本的。当然,以颠覆现有科学世界三观为主要目的的狂热的民间科学爱好者可能仍然有这个动力,这一点我们一会儿再说。

让arXiv预存档没有成为假论文泛滥地的另一个原因还在于科学家们“爱面子”。虽然看门不严格,但里面的东西如果被发现有造假,尤其是在利用arXiv最多的物理学领域,那这辈子在同行面前恐怕就再也抬不起头来了。甚至,这比发表在同行评议期刊上的掺水论文被发现后果更加恶劣,因为很多期刊即便小同行也不会认真看,但据笔者了解,有学术追求的物理学家,每天必备的一件事情,就是要到arXiv中,在本领域的目录中扫一眼有啥新东西。不过,像上面arXiv预存档论文评价不算数不能阻挡热情的民间科学爱好者一样,这点颜面扫地对于他们可能也不算什么。

既然arXiv的这些自卫机制拦不住执着的民间科学爱好者们,那何以我们在过去这么多年很少听说arXiv冒出丑闻呢?难道是arXiv可信,而这次成为众矢之的的被凡伟“大师”“发表”自己论文的中科院科技论文预发布平台ChinaXiv把关不严?

非也!

首先,如上所述,arXiv也没有那么严格的把关,而2016年刚刚启动的ChinaXiv在管理机制上努力模仿arXiv,也就谈不上有更严格的把关。 科技论文预发布平台的目的是促进学术交流,捍卫首发权,杜绝假论文(姑且称本文中涉及的大师的论文属于这个范畴),本来就不是科技论文预发布平台的核心使命。如果说,ChinaXiv与arXiv有什么区别,那也主要是前者有中文论文上传(arXiv并不禁止任何语言,只是因为主要考虑跨越国境的同行交流,英语成了必然选择)而已。

其次,公众可能不知道,ChinaXiv虽然刚刚发布,但实际上是凝聚了中科院差不多一代文献管理专家(从中科院2003年签署《柏林开放科学宣言》算起)的努力。而在ChinaXiv登场之前,中国已经有不少无需同行评议就可以发布论文的互联网平台。据一些专家估计,这些平台上的赝品应该不在少数。

社交自媒体时代的科学异动

但何以这些门槛较低的平台以前没有引发什么波澜呢?因为,维护科学权威性的社会机制,实际上并不局限在科学界。例如,由于arXiv预存档的论文在原则上已经被认为没有发表,所以面向媒体发布科研新闻稿时,不论是科研机构还是科学家个人,一般都不会把arXiv预存档的论文做成新闻稿或者新闻由头。在如今知识爆炸的年代,靠记者自身去学术论文原文中寻找重大科学发现已经越来越不可能。

不仅如此,媒体在报道科学时,似乎也默认了最多将该数据库中的成果当作参考,甚至大多数科学记者根本就没有访问过arXiv(笔者是直到转型为科学传播学者后,因为教学和研究需要才访问该网站)。何况,arxiv预存档数据库的界面并不好用,检索也不方便,小同行对里面的分类门清,而媒体或科研管理人员如果去串门,里面的路并不好走。

在这次对凡伟事件的媒体报道中,有同行专门提到过,凡伟的“成果“不仅没有在同行评议的期刊上发表,也没有被正规媒体报道过。这个看似一笔带过的事实,实际上代表着媒体也越来越需要正规科学期刊发表等科学的体制性手段来确保科研成果的可靠性了。相对于1980-1990年代气功大师和不少科学大师可以登上重要科技媒体的情况,这无疑是一个进步。

也正因为如此,在2000年代中期以后,能在包括媒体在内的公共舞台活跃的“科学大师”们也越来越少。当然,年龄也是一个因素。北师大田松博士的研究表明,1970年代中晚期的国家最高领导人号召人们像陈景润那样探索科学高峰,这种“造星运动” 让一批当年20出头不到30的50后热情地投身科学探索。但他们最终因为没有得到系统训练而成为科学的门外汉。而这批有执着追求的热血青年很快发现他们被越来越正规化、体制化的科研机构排斥在外。随后,越来越讲究证据和专业化的媒体也与他们渐行渐远,只有在出现大地震等当今科学无法应对的事件时,这批执著的50后才有机会“感动中国”。

自然,在这种情况下,在ChinaXiv平台上发布一篇论文,也很难成为报道的由头。但是,互联网的发展,尤其是不需要审核(或者只考虑政治正确性的审核)的微信公众号和相应的社交媒体的兴盛,让新一代的狂热科学爱好者看到了曙光。也正是在这种情况下,在经历年龄断层后,新一代的“民间科学家”看到了新的造星机制的可能性。他们发现可以通过营造可被人们认知的科学高大上形象,而成为新一代网红。这次被刷屏的凡伟的“成果“恰恰体现着这种新的网红诞生机制。如果云南大学的更正和卡文迪许实验室的辟谣是真实的,那么我们可以从据信为凡伟本人运营的公信号“青年传媒”上发布的信息中看到,这次的网络造星,像其他领域一样,颇多刻意包装。

当然,在社交自媒体兴盛的这个时代,这样的人已经大大少于40年前由于社会价值单一所造就的执着的50后一代“民间科学家”了,因为社交自媒体的蓬勃发展带来的“网红”制造业,更多发生在与人们口味更接近的娱乐、文化甚至是心理诊疗领域,而通常不会是理论科学。

但既然是缺乏审核,既然是大众文化,社交自媒体快速在理论科学领域制造网红,在一定的舆论氛围下就不是不可能。笔者没有经过严格考证,但想来最近几天认为中国自造的C919大飞机缺乏原创性的网上舆论,似乎正好可以为包装 “即将获得诺奖”、“改写教科书”的凡伟成果的传播提供温床。是否如此,还需要进一步调查。

当然,大部分网红注定是短命,这次的“科学明星”网红估计也难以持久。如果凡伟“成果”没有如此被短时间集中“打假”,其影响应该也不会持久。这其中,除了网络经济时代人们的健忘外,体制化的科学的自我防范机制仍然会发挥主要的作用。也就是说,完全可以预言,不论广大网民如何不吝惜赞扬和流量,它们都难以让科学界接受这位新生的“明星”。(编辑:吴欧)

热门评论

  • 2017-05-09 17:16 在雨夜
    引用@天降龙虾 的话:始终想不明白,“电荷不存在”这种说法怎么可能让人相信??????赶明俺制造一篇“质量不存在,存在的只有重量”的论文,是不是也能当一回网红了??????

    不能。

    你不能在放在物理前几课的东西上动手脚,因为即使是最不爱学习的人当年这一课也注意听了,几天后好奇心散去·······

    [5] 评论
  • 2017-05-08 21:23 舞水端cmf

    密立根表示我弄得一手油都白忙活了!!

    [5] 评论
  • 2017-05-11 20:36 Lastkeyword
    引用@慧人使者 的话:也许,我们不能一味地责怪凡伟。凡伟应该反思,国人更应反省。为什么,有头衔的人就可以发论文,而民科则不可以,或许更没有人去关注论文的本身。国内唯身份论愈演愈烈,连科学探索都出现了身份限制,这是令人遗憾的...

    听着好像挺有道理的,直到发现我还真不敢坐连驾照都不考、凭想象以及100小时赛车游戏经验声称自己可以去开F1的人开的车,才庆幸自己没上当。

    什么身份限制啊头衔啊听起来好像有种偏见歧视的感觉,但是仔细想想人有这个热情搞研究,却没热情去获得一个证明自己获得系统训练学习的证明,是高傲还是逃避,我觉得只有当事人自己知道...

    [4] 评论

显示所有评论

全部评论(20)
  • 1楼
    2017-05-08 15:54 天降龙虾

    始终想不明白,“电荷不存在”这种说法怎么可能让人相信??????赶明俺制造一篇“质量不存在,存在的只有重量”的论文,是不是也能当一回网红了??????

    [2] 评论
  • 2楼
    2017-05-08 18:30 隔壁的王叔

    想起一句类似的话:本来以为互联时代谣言将无处藏身,毕竟获取到信息的渠道更加多样、门槛也更低了,结果却是谣言却更加无处不在,因为获取信息的渠道更加多样、门槛也更低了。

    [1] 评论
  • 3楼
    2017-05-08 21:23 舞水端cmf

    密立根表示我弄得一手油都白忙活了!!

    [5] 评论
  • 4楼
    2017-05-09 17:16 在雨夜
    引用@天降龙虾 的话:始终想不明白,“电荷不存在”这种说法怎么可能让人相信??????赶明俺制造一篇“质量不存在,存在的只有重量”的论文,是不是也能当一回网红了??????

    不能。

    你不能在放在物理前几课的东西上动手脚,因为即使是最不爱学习的人当年这一课也注意听了,几天后好奇心散去·······

    [5] 评论
  • 5楼
    2017-05-09 23:19 盖革的计数器
    引用@在雨夜 的话:不能。你不能在放在物理前几课的东西上动手脚,因为即使是最不爱...

    我好像听明白了,民科定义是不是还有学渣这一项……

    [0] 评论
  • 6楼
    2017-05-10 09:05 臭虫慌慌张张

    其实就是再刷存在感,背后可能有些许的利益相关。

    造政治的谣风险太大,造化学的谣没什么创新,造生物的谣这两年谣言格式已经定型。

    所以就造物理的谣吧,收益快,风险小。胡言乱语一通,知根知底的只能呵呵傻逼,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还真能信了他的邪。

    [1] 评论
  • 7楼
    2017-05-10 11:20 Metaverse 录音爱好者,万有青年养成计划入围选手
    引用@隔壁的王叔 的话:想起一句类似的话:本来以为互联时代谣言将无处藏身,毕竟获取到信息的渠道更加多样、门槛也更低了,结果却是谣言却更加无处不在,因为获取信息的渠道更加多样、门槛也更低了。

    #全频带阻塞干扰#

    [0] 评论
  • 8楼
    2017-05-10 14:20 天降龙虾
    引用@在雨夜 的话:不能。你不能在放在物理前几课的东西上动手脚,因为即使是最不爱学习的人当年这一课也注意听了,几天后好奇心散去·······

    有道理。。。。看来俺真的没有当网红的潜质。。。。

    [0] 评论
  • 9楼
    2017-05-10 16:12 在雨夜
    引用@盖革的计数器 的话:我好像听明白了,民科定义是不是还有学渣这一项……
    引用@天降龙虾 的话:有道理。。。。看来俺真的没有当网红的潜质。。。。

    不是说民科是学渣,而是说做民科首先要有个准确的受众定位,就像是当骗子骗钱的时候你要先确定准备骗谁。

    如果说民科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我可不信,骗子怎么会不知道自己的骗局是怎么回事呢?作为一个民科,你首先要知道真正的科学在讲什么,是怎么一回事,准确的定义是什么,然后再开动脑筋精心设计,不是寻找漏洞,而是寻找需要仔细琢磨,准确定义的节点,然后悄悄的进行似是而非的修改,去骗那些懒得动脑子的人。

    我有个不成熟的想法:让民科用拉丁文和希腊文重新论述一遍。我觉得用自己不熟悉的语言来论述的话很难玩弄文字游戏。

    如果那物理书最前面的几课,或者说拿小学里就学到的某些科学知识开搞,这不是民科,这是邪教。这个世界上信邪教的比信民科的多得多,更有前途啊,我看好你。

    [0] 评论
  • 10楼
    2017-05-11 13:21 天降龙虾
    引用@在雨夜 的话:不是说民科是学渣,而是说做民科首先要有个准确的受众定位,就像是当骗子骗钱的时候你要先确定准备骗谁。如果说民科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我可不信,骗子怎么会不知道自己的骗局是怎么回事呢?作为一个民科,你首先要...

    邪教么。。。也好。。可以骗些蠢萌的清纯MM。。。。啊呸!搞民科不犯法,搞邪教是要坐牢的,有个屁的前途啊。。。。

    [0] 评论
  • 11楼
    2017-05-11 19:12 慧人使者

    也许,我们不能一味地责怪凡伟。凡伟应该反思,国人更应反省。为什么,有头衔的人就可以发论文,而民科则不可以,或许更没有人去关注论文的本身。国内唯身份论愈演愈烈,连科学探索都出现了身份限制,这是令人遗憾的。

    [0] 评论
  • 12楼
    2017-05-11 19:16 慧人使者

    也许凡伟身份造假令人遗憾,但是,我们不能因为个别人的行为进而否认所有的民科。

    民科的路真的很难走,也许只有民科才能了解其中之心醉。不得不提及,去年初,我只是向科学网提点建议,敬请在设置发贴开博的权限时,不要太在意学历职称,想不到的是,科学网的工作人员立即封了我的IP地址,并随即删除了几年来本人发表在科学网上的所有贴子。

    敬请关注本人新写的博文

    ”关注一个圈外的另类的人脑探索者-致全国脑科研工作者的公开信“

    ”莫为浮云遮望眼 于无声处听惊雷“

    慧人使者-郁东新浪博客

    [0] 评论
  • 13楼
    2017-05-11 20:36 Lastkeyword
    引用@慧人使者 的话:也许,我们不能一味地责怪凡伟。凡伟应该反思,国人更应反省。为什么,有头衔的人就可以发论文,而民科则不可以,或许更没有人去关注论文的本身。国内唯身份论愈演愈烈,连科学探索都出现了身份限制,这是令人遗憾的...

    听着好像挺有道理的,直到发现我还真不敢坐连驾照都不考、凭想象以及100小时赛车游戏经验声称自己可以去开F1的人开的车,才庆幸自己没上当。

    什么身份限制啊头衔啊听起来好像有种偏见歧视的感觉,但是仔细想想人有这个热情搞研究,却没热情去获得一个证明自己获得系统训练学习的证明,是高傲还是逃避,我觉得只有当事人自己知道...

    [4] 评论
  • 14楼
    2017-05-12 18:10 慧人使者
    引用@Lastkeyword 的话:听着好像挺有道理的,直到发现我还真不敢坐连驾照都不考、凭想象以及100小时赛车游戏经验声称自己可以去开F1的人开的车,才庆幸自己没上当。什么身份限制啊头衔啊听起来好像有种偏见歧视的感觉,但是仔细想想人...


    不是所有的人有机会上大学,也不是所有的人有机会获得相关专业的工作,有时甚至可以说与个人的努力无关。

    也不是有了高学历,有了相关专业的工作机会,就一定可以出成果。现在圈内的精英多了去了,又取得了几个说得上的科技成就?!

    或许,就拿赛车而言,是先产生了赛车游戏,还是先出现赛车手资格照?


    [0] 评论
  • 15楼
    2017-05-12 21:47 請勿忘記我的

    民科為什麼基本沒有弄化學的???

    是因為他們沒錢嗎?

    還是他們不愛做實驗?

    [0] 评论
  • 16楼
    2017-05-14 00:34 Lastkeyword
    引用@慧人使者 的话: 不是所有的人有机会上大学,也不是所有的人有机会获得相关专业的工作,有时甚至可以说与个人的努力无关。也不是有了高学历,有了相关专业的工作机会,就一定可以出成果。现在圈内的精英多了去了,又取得了几个说得...

    神逻辑,祝你顺利,按照你这种思路,其实科学探索不需要知识积累和系统训练,缺乏的只是运气和灵感罢了,什么学历努力都可以不是关键,反正验证什么的都是别人的事,自己只管发表就行了,加油,我看好你。

    不过还是给你一句忠告,做任何事,发表任何意见之前,多做做准备工作,多思考一下,再去做,不会对你有什么坏处的。

    [1] 评论
  • 17楼
    2017-05-14 16:26 Aditrc
    引用@慧人使者 的话:也许,我们不能一味地责怪凡伟。凡伟应该反思,国人更应反省。为什么,有头衔的人就可以发论文,而民科则不可以,或许更没有人去关注论文的本身。国内唯身份论愈演愈烈,连科学探索都出现了身份限制,这是令人遗憾的...

    头衔不是必须的,许可证是必须的

    [0] 评论
  • 18楼
    2017-05-14 19:33 阴月
    引用@慧人使者 的话: 不是所有的人有机会上大学,也不是所有的人有机会获得相关专业的工作,有时甚至可以说与个人的努力无关。也不是有了高学历,有了相关专业的工作机会,就一定可以出成果。现在圈内的精英多了去了,又取得了几个说得...

    这不是花了30年发现自己有两个肛门的某大智慧民科么?

    我好心提醒你一下那个不叫左侧肛门,叫肛瘘。

    [1] 评论
  • 19楼
    2017-05-16 11:52 馒头老妖 有机化学博士,法学学士
    引用@在雨夜 的话:不是说民科是学渣,而是说做民科首先要有个准确的受众定位,就像是当骗子骗钱的时候你要先确定准备骗谁。如果说民科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我可不信,骗子怎么会不知道自己的骗局是怎么回事呢?作为一个民科,你首先要...

    是的,很多民科最爱做的事情,就是用汉字的丰富意项,制造只有他自己才懂得的词汇,比如万有斥力、弹体定律……如果翻译成其他语言,首先就得解释这个名词的定义,很可能就无法自圆其说了,要么概念彼此矛盾,要么范围大而无当。

    [1] 评论
  • 20楼
    2017-05-16 23:29 括号-
    引用@慧人使者 的话: 不是所有的人有机会上大学,也不是所有的人有机会获得相关专业的工作,有时甚至可以说与个人的努力无关。也不是有了高学历,有了相关专业的工作机会,就一定可以出成果。现在圈内的精英多了去了,又取得了几个说得...

    恕我直言,现在取得成就的那个不是圈内的精英有那个取得成就的民科

    [0] 评论

显示所有评论

你的评论

登录 发表评论

贾鹤鹏
贾鹤鹏 科学评论学者

作者的其他文章

更多科研事,扫码早知道

x 下载
关于我们 加入果壳 媒体报道 帮助中心 果壳活动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移动版 移动应用

©2017果壳网    京ICP证100430号    京网文[2015] 0609-239号    新出发京零字东15000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713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jubao@guokr.com    举报电话:134886749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