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沿 生物

大新闻:我们发现了一只琥珀里的远古鸟!

邢立达 发表于  2017-06-08 10:42

琥珀封住一只小昆虫不是什么稀奇的事儿,但你见过琥珀里藏着一只鸟吗?

现在,有史以来第一件琥珀中的雏鸟标本进入了人们的视线。

这只远古毛鸡蛋,哦不,是古鸟类琥珀,长这样:

邢立达团队发现的古鸟类琥珀。图片来源:邢立达

没错,发现它的人,又是中国地质大学(北京)副教授邢立达和他的古生物学家伙伴们。“我们在2015年便发现了数个更完整的古鸟类琥珀,尽管骨骼的三维重建耗费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但结果令人非常震撼。”邢立达说。今天,他们将对这块古鸟类琥珀的研究结果发表在了国际知名地学刊物《冈瓦纳研究》[1]上。

缅甸琥珀中最完整的古鸟类化石

这件标本来自著名的琥珀产区之一——缅甸北部克钦邦胡康河谷。此地的琥珀距今约9900万年前,属于白垩纪中期的诺曼森阶。琥珀中保存的是一只出生仅仅几周的反鸟类雏鸟。“这只小鸟体型娇小,从吻部到尾巴末端的长度约6厘米。”邢立达介绍道,“当时它生活在缅甸北部潮湿的热带环境中,不幸被柏类或南洋杉类针叶树所流下的树脂包裹,在漫长的地质年代中形成琥珀,并一直保存至今。”

数千万年过去,这只小鸟的时运不济却成就古生物学家们的好运气。一般而言,琥珀的优势在于能为古生物提供无与伦比的保存状态。但同时,琥珀也有一个缺陷:它所能容纳的包裹物大小受到严格限制,因此琥珀中完整的大个体脊椎动物极为罕见。

好在,这次邢立达团队发现的古鸟类琥珀珀体很大。“它约9厘米长,容纳了接近完整的一只古鸟类的头部、颈椎、翅膀、脚部和尾部,以及大量相关的软组织和皮肤结构。”论文的作者之一,美国洛杉矶自然史博物馆恐龙研究院院长路易斯·恰普(Luis M. Chiappe)教授说,“这些保存下来的软组织除了各种形态的羽毛之外,还包括了裸露的耳朵、眼睑,以及跗骨上极具细节的鳞片,这为古鸟类研究提供了千载难逢的机会。”

琥珀中保存的鸟爪的特写。图片来源:白明

前所未见的古鸟类细节

琥珀中的古鸟标本保存极为完好,尤其是约2厘米长的金黄色鸟足特别醒目。“上面的鳞片,丝状羽栩栩如生,有很锋利的爪子,当时当地人都以为是蜥蜴爪,但我意识到这个标本尤其特殊,更像鸟类的足部,”标本的拥有方,腾冲虎魄阁博物馆馆长陈光先生回忆道,“我们后来选择了与中国地质大学(北京)的邢立达团队合作研究,邢立达副教授目前也是腾冲市琥珀研究中心副主任,为腾冲琥珀产业出谋划策。邢立达确认了我的猜测,这确实是鸟足!而我的爱人则给这件标本起了一个昵称,叫‘比龙’,这是缅甸一种琥珀色小鸟(小云雀)的当地读音。”

比龙标本的足部细节。图片来源:白明

中国科学院动物所副研究员白明博士和中国科学院高能物理研究所副研究员黎刚博士对记者表示,获取标本之后,研究团队开始只是注意到了一对非常精美的鸟足,之后采用显微CT等无损设备来成像和分析标本之后,才发现了琥珀内部还隐藏着头骨、脊椎等重要信息,通过对CT数据的重建、分割和融合,最终无损得到了所有骨骼的高清3D形态。

标本整体的CT重建数据。图片来源:白明

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的外籍研究员邹晶梅(Jingmai O’Connor)表示,比龙标本的头骨有明显的牙齿,其椎体等其它骨骼形态一致表明,它属于典型的反鸟类。反鸟类是白垩纪出现的一类相对原始的鸟类,其肩带骨骼的关节组合与现生鸟类的相反,因此得名。反鸟类和今鸟类是鸟类演化的两个主要的谱系,并在早白垩世出现了较大的生态分化和辐射,它们有着较强的飞行能力,拇趾与其他三趾对握,适宜树栖,但最终在晚白垩世末期与恐龙一道完全绝灭。

古鸟类的羽毛形态也是本次研究的重点之一。加拿大萨斯喀彻温省皇家博物馆瑞安·麦凯勒(Ryan C. McKellar)说:“比龙标本保留着迄今最为完整的古鸟幼鸟羽毛和皮肤,这在白垩纪的标本中尚属首次,这些细节包括羽序、羽毛的结构和色素特征等。”

比龙标本的羽毛细节。图片来源:白明

比龙标本的羽毛形态学细节非常精致,幼鸟被树脂包裹时,正处于稚羽发育的最初阶段,这些稚羽同样可以与其他标本的羽毛印痕或缅甸琥珀中的孤立羽毛相对比。不过,不同于任何现生新孵出的雏鸟,比龙标本的羽毛同时具备了不同寻常的早熟性和晚熟性相混合的特征,同时存在着功能性飞羽和零散的体羽。此外,比龙标本的腿部、足部和尾部的羽毛形态亦不寻常,暗示着与现生鸟类的相比,反鸟类的雏绒羽可能更接近于现生鸟类的廓羽。不过,这些区域也保存着丝状羽,似乎类似于更原始的兽脚类的原始羽毛。“所有这些细节都是此前我们一无所知的。”

这只鸟死前一刻在做什么?

“与此前发现的恐龙琥珀不同,基于比龙标本的羽毛和骨骼状态,我们确认这只反鸟类雏鸟正处在生命最初几周中。”台北市立大学的曾国维教授表示。

它可能是在做什么的时候死的呢?“比龙标本没有明显挣扎的迹象,其整体姿态呈现一种酷似捕猎的姿态,身体扬起,爪子和嘴巴张开,翅膀后掠,非常的生动。”曾国维表示,“它的死因确实令人浮想联翩,是不是恰好在捕猎的时候被从天而降的树脂粘住呢?”

比龙标本中古鸟类的形态复原图。图片来源:Cheung Chung Tat

无论如何,这滴树脂立了大功。琥珀的特异性使其保存了人类历史上最丰富的雏鸟骨学与软组织细节,为我们了解反鸟类和今鸟类在发育上的显著差异提供了新的证据。

(编辑:Calo)

参考文献:

  1. Lida Xing, Jingmai K. O'Connor, Ryan C. McKellar, Luis M. Chiappe, Kuowei Tseng, Gang Li, Ming Bai , A mid-Cretaceous enantiornithine (Aves) hatchling preserved in Burmese amber with unusual plumage, (2017), doi: 10.1016/ j.gr.2017.06.001

热门评论

  • 2017-06-08 16:37 已注销用户
    引用@大仙_16960 的话:自己写文章吹捧自己,也是醉了

    果壳本身就是一个科技信息网站,人家把自己的研究成果放上来有什么问题,还有谁比他们更清楚这个项目,非得吃二手饭才过瘾?

    [124] 评论
  • 2017-06-08 16:55 响当当的排骨
    引用@ghk 的话:果壳本身就是一个科技信息网站,人家把自己的研究成果放上来有什么问题,还有谁比他们更清楚这个项目,非得吃二手饭才过瘾?

    专门登录来顶一下

    [37] 评论
  • 2017-06-08 11:37 光-0430

    说不定以后能找到包裹一只小恐龙的琥珀

    [11] 评论

显示所有评论

全部评论(60)
  • 1楼
    2017-06-08 10:57 有人

    无价之宝

    [2] 评论
  • 2楼
    2017-06-08 11:37 光-0430

    说不定以后能找到包裹一只小恐龙的琥珀

    [11] 评论
  • 3楼
    2017-06-08 13:09 蓑雨吟
    引用@大仙_16960 的话:自己写文章吹捧自己,也是醉了

    哈哈哈

    [0] 评论
  • 4楼
    2017-06-08 13:22 q68257962

    树脂表示存在感为零。

    [4] 评论
  • 5楼
    2017-06-08 13:56 天降龙虾
    引用@阴月 的话:雏鸟怎么捕猎…翻过来就是挣扎了

    挣扎的话,琥珀上应该有运动纹理。。。当然,也许是一滴树脂直接包裹头部,窒息之后又慢慢被滴落的树脂全部裹起来的。。。毕竟9厘米一大坨树脂瞬间落下,可能性不大吧。。。。。

    [6] 评论
  • 6楼
    2017-06-08 14:37 罗小黑嘿咻
    引用@阴月 的话:雏鸟怎么捕猎…翻过来就是挣扎了

    别瞎说,当心你被琥珀黏住。

    [1] 评论
  • 7楼
    2017-06-08 15:05 天龙的小六

    以后会发现长颈鹿琥珀。。。

    [2] 评论
  • 8楼
    2017-06-08 15:25 Karlson

    复原图好萌啊,好想要一只

    [0] 评论
  • 9楼
    2017-06-08 15:55 路小艾

    这还真是大发现!太罕见了。

    [0] 评论
  • 10楼
    2017-06-08 16:14 路小艾
    引用@大仙_16960 的话:自己写文章吹捧自己,也是醉了

    hahaha!!!确实……但是这个确实也是大发现,不一般啊!吹一下也不过分啊。

    [0] 评论
  • 11楼
    2017-06-08 16:27 上条大雄
    引用@天龙的小六 的话:以后会发现长颈鹿琥珀。。。

    [4] 评论
  • 12楼
    2017-06-08 16:37 已注销用户
    引用@大仙_16960 的话:自己写文章吹捧自己,也是醉了

    果壳本身就是一个科技信息网站,人家把自己的研究成果放上来有什么问题,还有谁比他们更清楚这个项目,非得吃二手饭才过瘾?

    [124] 评论
  • 13楼
    2017-06-08 16:55 响当当的排骨
    引用@ghk 的话:果壳本身就是一个科技信息网站,人家把自己的研究成果放上来有什么问题,还有谁比他们更清楚这个项目,非得吃二手饭才过瘾?

    专门登录来顶一下

    [37] 评论
  • 14楼
    2017-06-08 17:56 ba5rw007

    腾冲的朋友寄了一堆琥珀给我,打磨之后里边只有泥巴,其他的什么都没有。怎么判断未打磨的琥珀里边有生物呢?

    [0] 评论
  • 15楼
    2017-06-08 18:02 yy2080

    什么时候能从里面弄点DNA出来,我要去侏罗纪公园玩儿

    [0] 评论
  • 16楼
    2017-06-08 18:18 在雨夜

    如果民科能有类似的发现,可就不是写一片文章的事儿了,估计所有能发帖的网站都会有民科发的帖子。

    炫耀下自己的发现又有什么错误吗?如果是我,我恨不得全世界的人都通知一遍呢。呵呵。

    [0] 评论
  • 17楼
    2017-06-08 20:47 Jugia
    引用@响当当的排骨 的话:专门登录来顶一下

    我也登陆来顶一下

    [1] 评论
  • 18楼
    2017-06-09 00:21 hyll
    引用@大仙_16960 的话:自己写文章吹捧自己,也是醉了

    自己怎么不能写文章吹捧自己了?自己都不想吹捧的成果,还会有人有兴趣看吗。。

    [1] 评论
  • 19楼
    2017-06-09 00:27 hyll
    曾国维表示,“它的死因确实令人浮想联翩,是不是恰好在捕猎的时候被从天而降的树脂粘住呢?”

    这个。。。不是才几周大的雏鸟吗?浮想联翩也要遵循基本规律呀。其实这只鸟并不一定要是活着的时候被琥珀包裹住的吧。不知道进一步的研究会不会还发现体表寄生虫。

    [1] 评论
  • 20楼
    2017-06-09 03:27 雲追月丶

    这样的形态,却偏偏没有身体,看上去也没有挣扎痕迹,难道是被捕食现场?

    [1] 评论
  • 21楼
    2017-06-09 08:49 lyukki
    引用@天龙的小六 的话:以后会发现长颈鹿琥珀。。。
    于谦老师家里有O(∩_∩)O哈!
    [0] 评论
  • 22楼
    2017-06-09 08:54 zzzhu
    容纳了接近完整的一只古鸟类的头部、颈椎、翅膀、脚部和尾部

    缺少的部分到哪里去了,是烂掉了没有了吗?

    [0] 评论
  • 23楼
    2017-06-09 09:02 zzzhu
    引用@hyll 的话:这个。。。不是才几周大的雏鸟吗?浮想联翩也要遵循基本规律呀。其实这只鸟并不一定要是活着的时候被琥珀包裹住的吧。不知道进一步的研究会不会还发现体表寄生虫。

    比如小鸡好像很小就能捉虫子吃吧,雏鸟捕猎不一定就不行啊。

    [1] 评论
  • 24楼
    2017-06-09 09:08 科技时代的小白

    的确稀罕,数千万年过去,这只小鸟的时运不济却成就古生物学家们的好运气。

    科技真是重要,琥珀是缅甸发现,他们却未成为伯乐,看来还是需要慧眼识珠啊。

    雏鸟应该不是在捕猎吧,只是被封成那个样子而已。如果是被松汁粘着摔下到有可能,然后被后续的松汁封住了,虽挣扎了,可是流动的松汁把运动痕迹抹去了,用蜂蜜试试你搅几下,要多大力才能搞出痕迹呀,也可能摔下来就死掉了,也可能反正在流动性好的时候就死掉了。翅膀不对称式样,明显不是飞,一支应该是被压在身下,另一支被展开,更像蜘蛛网上的昆虫,挣扎后翅膀被粘得更远更开一样。感觉是在树上一大滴松汁粘住了左翅更得本来飞行能力就弱的雏鸟承受不起一起坠落,直接坠死亡,也可能在下面挣扎了几下被后来的松滴窒息,所以鸟喙张得大大的。

    我有个疑问,为什么琥珀中的组织没有被微生物吃掉?难道松汁有灭菌作用,厌氧的也一样被灭?总之不可能 是无菌环境吧。应该也不是死掉多久,不然有可能有苍蝇之类一同被粘着或是体内被产卵。


    [1] 评论
  • 25楼
    2017-06-09 10:58 钛钢具足虫

    有本事自己搞个大新闻,怎么吹我都服气。

    [1] 评论
  • 26楼
    2017-06-09 10:58 钛钢具足虫

    这凤爪还真新鲜。。。

    [1] 评论
  • 27楼
    2017-06-09 11:40 天降龙虾
    引用@阴月 的话:你觉得一只雏鸟如何在一大坨树脂里挣扎?其实你可以试试跳进一缸玉米糊里。

    你是想学司马光砸缸救俺么?????

    [0] 评论
  • 28楼
    2017-06-09 11:54 大头米少

    最爱看复原图了,每次看都能刷出点穿越感

    [0] 评论
  • 29楼
    2017-06-09 13:28 弦动我心_61854

    植物珀,虫珀,鸟珀,齐了

    [0] 评论
  • 30楼
    2017-06-09 14:59 tyrl

    呵呵,松香用了蛮多哦。

    [0] 评论

显示所有评论

你的评论

登录 发表评论

邢立达
邢立达 古生物学者,科普作家

作者的其他文章

更多科研事,扫码早知道

关于我们 加入果壳 媒体报道 帮助中心 果壳活动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移动版 移动应用

©2017果壳网    京ICP证100430号    京网文[2015] 0609-239号    新出发京零字东15000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713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jubao@guokr.com    举报电话:13691127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