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物

讲真,男人为什么比女人活得短?

Richard G. Bribiescas 发表于  2017-07-08 11:29

(本文由 Nautilus 授权转载,姜Zn/译)在年轻男性,尤其是20岁左右的小伙子中,意外和危险行为导致的死亡事件比在其他人群中多得多——这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顺带一提,保险公司们也深谙这一点。另外,不论生活环境或生活方式如何,男性都更容易比女性死得早,也更容易在早年间得心脏病或某些类型的癌症。实际上,在导致美国人死亡的原因中,对于前15条中的大部分,男性面临的风险都更高,而这15条原因导致的死亡占到了总死亡数的80%。

这显然是有进化方面的原因的,而我们需要解决的问题是“为什么”。为什么自然选择把男人弄成了这样?这当然是个很引人入胜的学术问题,不过鉴于我现在已经50多岁了,我得承认我每长一根白头发,变老这个问题和我的关系就更密切了一点。

图片来源:Slightly Viral

事实上,在很多物种中,雄性都有着更短的生命周期和更高的死亡率。自然选择不是一定会偏袒那些通常和健康、活力或长寿联系在一起的性状。自然选择喜欢的是更高的繁殖成功率;用进化生物学的术语说,就是“适合度”。如果适合度提高带来的益处强过了寿命缩减或健康恶化带来的弊端,那么生物学就会优先选择提升了适合度的性状。本质上说,啪啪啪比生日蛋糕上的蜡烛重要。

长寿与生育之间的权衡在女性中非常明显:怀孕,生产和泌乳都很费力劳神。有研究表明,女性生的孩子的越多,体内的氧化压力就越大;这可能会导致更年期后的衰老加速[1]。比方说,一项2006年的历史研究表明,对于生活在乡下的波兰女性,孩子越多,更年期后的寿命就越短[2]。虽然这个问题还需要更多的研究,但是看起来生育真的会削减你不少寿命。

但是对男性来说呢?尽管他们显然不用承受怀孕之苦,但他们还是要把大量的能量花在提高繁殖的几率上,而这也将在日后对他们自己产生不良影响。进行高风险行为以及提升体重(尤其指那些只有男性才有的,肩膀、后背以及手臂上的骨骼肌的额外重量),都是对这种“繁殖效力”的体现。 一生中,男性为了维持这些肌肉而消耗在新陈代谢上的能量和女性在怀孕和哺乳上的消耗在同一级别上;不过,这种能量消耗以及它们带来的健康风险,对身体来说都是可操控的。人体各种功能的需求往往互相矛盾,需要进行能量权衡;而不管怎么说,进化出操控这种权衡的生理机制都是个不错的主意。最重要的操控机制之一就是激素。对男性来说,睾酮就负责调节身体对肌肉和生殖行为的投入;但是和其它所有东西一样,它也有随之而来的代价。

睾酮经常被描述为“雄性激素”。女性也会产生睾酮,但是比男性的要少得多。它的作用包括造成一些性别差异,比如刺激胡须生长和使声音更低沉;除此之外,它还是一种重要的合成代谢激素,对男性的能量消耗有着至关重要的影响。也就是说,它能促进合成代谢,也就是“增肌”,并且能促进新陈代谢,也就是肌肉消耗卡路里的速度。睾酮也能促进对脂肪组织的消耗。以及,没错,它还能提升性欲和情绪水平。总之,睾酮能干很多听起来很健康的事情——但是它可是把双刃剑。

消耗脂肪可能有些好处,比如让你在镜子里显得好看一些。但是在野外,体脂少意味着你更容易受到食物短缺和疾病感染的影响。这在很多生物身上都有体现:它们猛增的睾酮水平标志着它们花更多努力去繁殖,这使得其它的、和健康有关的生理需求受到挑战。澳洲袋鼬(Dasyurus hallucatus,一种生活在澳大利亚的、中等体型的有袋动物)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雄性袋鼬会经历一次惊人的睾酮水平上升,造成极其强烈的交配冲动——和很高的死亡率,原因是雄性之间的剧烈冲突,以及脂肪的消耗。雌性袋鼬能活到3岁,而雄性袋鼬能活满一年就很走运了。生态学家杰米·海耐哲(Jaime Heiniger)相当传神地描述道:“它们[雄性]很有可能就是把自己给啪死的。”[3]

致命的吸引:雄性袋鼬会经历一次惊人的睾酮水平上升,造成极其强烈的交配冲动——和很高的死亡率。图片来源:Nautilus

睾酮对人类寿命和衰老的影响要更细微,也更难评判。但是,既然我们知道男性的寿命更短了,那么我们就可以做一些对比分析。由于“以实验的手段控制男性的睾酮水平以测定睾酮对寿命的影响”这种实验是反伦理的,科学家们只能去寻找更微妙的线索——通常得到历史资料里去找。比如说,在19世纪晚期的中国和奥斯曼帝国,隶属某些宗教教派的男性接受的不但是阉割,直接就是生殖器完全切除,包括阴茎和阴囊[4]。在工业时代之前的朝鲜皇宫里,太监相当常见;而在17至18世纪的欧洲,男童合唱团里也有阉伶歌手的存在[5]。虽然还有其他关于阉割的民族志记载,但上述的几例独特在,它们对这些人的寿命有所记录。在中国和欧洲男童合唱团的记载中,阉人的寿命和普通男人无异;而对朝鲜的研究则显示,太监的寿命更长。科学就是这样。即使这几项研究的结果一致,它们提供的证据也不足以支撑一个确凿的结论。这是因为有些其它的因素,如营养水平和社会经济地位,都能影响人的寿命,而它们与睾酮的作用无关。

因此,为了更好地理解这个问题,科学家们需要研究一下睾酮的增加对“完整”的雄性动物的影响。 鸟类学家发现,在通过实验手段提升了雄鸟的睾酮水平之后,它们往往能筑更多的巢,赶跑更多的竞争者,以及抚养更多后代[6]。此外,天生睾酮水平高的雄鸟也具有上述的优势。如果睾酮对生殖适合度有如此大的帮助,那为什么不是所有雄性都把睾酮水平维持在这么高?还是那个原因:想得到好处,是要付出代价的。一方面,那些睾酮水平被提高的雄鸟的生殖适合度更强了;另一方面,它们的生存率降低了。这些雄鸟储备的脂肪更少;对它们来说,撑过繁殖期也更困难。

鸟类之后,我们再来看看人类。健康的男性补充睾酮的行为越发普遍了,而这正能帮助我们理解繁殖效力与寿命之间此消彼长的关系。虽然现在断定“在补充睾酮的男性的寿命更短”还太早,但是一些证据已经浮现了出来。一项2014年的研究发现,对于那些接受了补充睾酮的治疗的老年男性,与接受治疗前相比,他们在第一次治疗后的90天内出现非致命的急性心肌梗死的可能性更高[7]。高睾酮水平倒是能促进肌肉增长,但是老年男性的其它器官可能承受不了提高的新陈代谢带来的负担。不过,显然在这方面我们还需要进行更多的研究。

维持肌肉可是要付出代价的。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睾酮可不仅仅能改变新陈代谢:在男性的一生中,睾酮对免疫系统也有显著的影响。用耶鲁大学的一位进化生物学家斯蒂芬·斯特恩(Stephen Stearns)的话来说,“大男子气会让你得病。”确实,男性在对抗感染这方面不如女性。这种差别有几个潜在的原因。也许,男性只是接触感染源的机会更多。或者,在对抗感染的时候,男性在化学上处于不利地位——而支持这个假设的证据正在增加。

睾酮会抑制免疫系统的功能,而雌二醇,主要的女性类固醇,能增强免疫力。(不过,后者会提高女性患自体免疫性疾病的风险——再次强调,鉴于雌二醇对繁殖有好处,大自然是愿意做出这种妥协的。)在野生鸟类、爬行动物和哺乳动物中,睾酮都被发现会降低免疫力、提高感染的严重程度,结果是提高死亡率。这一点在人类身上是否适用还未可知,但是对于那些居住在感染高危地区的男性,这个发现似乎符合科学家收集到的数据。2005年,科研人员在洪都拉斯进行的一项研究表明,感染了疟疾的男性体内的睾酮水平比未感染的男性(控制组)的低。而当疟疾被治愈后,这些男性的睾酮回到了和控制组相同的水平[8]。

而感染并不是男性需要担心的唯一一种疾病。睾酮和其它性激素也与更高的癌症风险有关,尤其是前列腺癌。比如说,睾酮水平更高的男性群体中,前列腺癌的发生率也更高[9]。再重复一次:啪啪啪比蜡烛重要。

那么,雄性为什么得承受睾酮带来的负面影响呢?达尔文主义的解释是,相对于雌性,对雄性哺乳动物来说,潜在的繁殖回报是巨大的。交配机会是对雄性适合度的一个重要约束。理论上,一个雄性如果在一年中和100个不同的雌性交配过,那么它就有潜质成为100个及以上后代的父亲。但是对雌性来说则并不是这样。一夫多妻制在哺乳动物、其它灵长类及许多人类社会中都能见到,这显示出了雌性与雄性之间适合度约束的差异所带来的影响。女性也可以通过获得更多交配机会来来提高适合度,而不是通过生育更多孩子。雄性哺乳动物之所以愿意动用代价高昂的激素(如睾酮),投资于高能耗的身体,以及进行高风险的行为,其本质的原因都是:潜在的适合度回报真的太高了。

如果你是个生活在几百万年前的更新世的原始人类,这个理论对你来说还有些道理。但是它和当今世界的男人有关系吗?也许吧。虽然文化对人类的影响极其深重,但是自然选择的条款——性状变异,性状遗传力,以及差异繁殖成功率——都是很难逃避的。

然而,这并不意味着男人没法进化出其它的繁殖策略。在“参与高风险行为”和“搭载高能耗、削减寿命的物理特征”之外,男人还进化出了另一种形式的繁殖效力:“父方投入”,即“父爱”。这在灵长类,甚至哺乳动物中都是很罕见的。要进化父爱,男性们首先得保证自己活得足够长,能照顾自己的后代。换句话说,实践父爱的能力意味着健康水平提升以及可能的寿命延长。在这种投资面前,高风险的行为和高能耗的身体组织都只能让路。确实,当男人成为父亲并参与带孩子的时候,他们的睾酮水平可能会下降,体重可能会上升[10, 11]。那么,也许父亲的身份有助于健康。

父爱有益于健康。图片来源:ICELIA

我不认为在男人(或人类整体)身上,自然选择的过程已经结束了。由于我们进化的历史,男人可能还得接着承受短命以及身体不好之苦;但是进化的核心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发生改变”。在本质上,人类的可塑性是非常强的。这种可塑性背后的生理特性也许能解释为何我们进化出了下述这些特征,而这些特征正是人类这一物种的独特所在:又大又耗能的大脑;很长的生命周期;很长的儿童期;需要很多照料的后代。它也许也能解释为什么地球上有超过70亿个人类:这可是很高的繁殖适合度。人类进化出了与众不同的繁殖策略(比如说父爱),而这些策略可能是我们进化上的成功的原因之一。但这并不能改变一个事实:想要繁殖,男人还是需要睾酮。他们可能永远也摆脱不了与睾酮联系在一起的、寿命与健康的代价——话虽这么说,但这总比当一只澳洲袋鼬强多了。虽说那种死法绝对爽上天吧。(编辑:姜Zn)

本文由Nautilus授权果壳网(guokr.com)编译发表,严禁转载。

题图来源:Latest In Photos

参考文献

  1. Ziomkiewicz, A., et al. Evidence for the cost of reproduction in humans: High lifetime reproductive effort is associated with greater oxidative stress in post-menopausal women. PLoS One 11, p. e0145753 (2016).
  2. Jasienska, G., Nenko, I., & Jasienski, M. Daughters increase longevity of fathers, but daughters and sons equally reduce longevity of mothers. American Journal of Human Biology 18, 422-425 (2006).
  3. Dunlevie, J. & Daly, N. Sex life of northern quolls: Reproduction rituals on Groote Eylandt exposed. www.abc.net (2014).
  4. Wilson, J.D. & Roehrborn, C. Long-term consequences of castration in men: Lessons from the Skoptzy and the eunuchs of the Chinese and Ottoman courts. Journal of Clinical Endocrinology & Metabolism 84, 4324-4331 (1999).
  5. Min, K.J., Lee, C.K., & Park, H.N. The lifespan of Korean eunuchs. Current Biology 22, R792-793 (2012).
  6. Reed, W.L., et al. Physiological effects on demography: A long-term experimental study of testosterone’s effects on fitness. The American Naturalist 167, 665-681 (2006).
  7. Finkle, W.D., et al. Increased risk of non-fatal myocardial infarction following testosterone therapy prescription in men. PLoS One 9, e85805 (2014).
  8. Muehlenbein, M.P., Alger, J., Cogswell, F., James, M., & Krogstad, D. The reproductive endocrine response to Plasmodium vivax infection in Hondurans. The American Journal of Tropical Medicine and Hygiene 73, 178-187 (2005).
  9. Calistro Alvarado, L. Population differences in the testosterone levels of young men are associated with prostate cancer disparities in older men. American Journal of Human Biology 22, 449-455 (2010).
  10. Garfield, C.F., et al. Longitudinal Study of Body Mass Index in Young Males and the Transition to Fatherhood. American Journal of Men’s Health 10, NP158-NP167 (2015).
  11. Gettler, L.T., McDade, T.W., Feranil, A.B., & Kuzawa, C.W. Longitudinal evidence that fatherhood decreases testosterone in human males. 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of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108, 16194-16199 (2011).

编译来源

Nautilus, Why Men Don’t Live as Long as Women

热门评论

  • 2017-07-08 15:07 盖革的计数器
    引用@毛骡 的话:那么问题来了,我应该找比我小多少岁的老婆才能确保我俩预计离世...

    你应该找比你大的。。。。

    [48] 评论
  • 2017-07-08 21:46 张家界一枝花

    然而有个男人是永生的。

    [28] 评论
  • 2017-07-11 09:12 咪姆

    通篇我只看到了睾酮带来的好处,坏处只是在人类还是“野生动物”的时候才存在。文中睾酮第一个坏处就是体脂率低容易饿死,现在社会不存在这种情况,第二个坏处就是免疫系统的问题,抗感染能力差,现在社会抗生素泛滥到这种地步,抗感染早就交给药物了,谁会自己发炎等死呢?第三个是前列腺癌,稍微了解癌症知识的人,都知道这是一种相对柔和,发生率很低的癌症,许多医疗工作者甚至都不认为他是癌症。多发于老人。前列腺基本用不上了,切除就完了。所以文章并没有说明为什么男人在生理上为什么会比女人短寿。

    我倒是很好奇,有没有人做过统计:除去所以自己作死的意外情况,男人和女人的寿命差距是多少呢?

    [11] 评论

显示所有评论

全部评论(57)
  • 1楼
    2017-07-08 11:33 5美金

    为了给单身狗创造接盘的机会(有利于社会稳定和谐)。

    [2] 评论
  • 2楼
    2017-07-08 11:40 蓑雨吟

    药娘。。

    [1] 评论
  • 3楼
    2017-07-08 12:51 partigiano

    简单说,就是自私的基因说的,演化的单位是基因而不是个体。虽然雄性个体付出了代价,但是基因的繁殖更加有利了。

    [1] 评论
  • 4楼
    2017-07-08 13:35 天降龙虾

    嗯,大自然歧视雄性????

    [1] 评论
  • 5楼
    2017-07-08 14:01 毛骡 金属材料学博士

    那么问题来了,我应该找比我小多少岁的老婆才能确保我俩预计离世时间基本相同。

    [1] 评论
  • 6楼
    2017-07-08 15:07 盖革的计数器
    引用@毛骡 的话:那么问题来了,我应该找比我小多少岁的老婆才能确保我俩预计离世...

    你应该找比你大的。。。。

    [48] 评论
  • 7楼
    2017-07-08 16:10 天体的方程

    所以,伪娘父亲的寿命应该很长,比如小仓朝日。。。

    [4] 评论
  • 8楼
    2017-07-08 18:08 太空骑师弗兰肯斯坦

    天降大任于男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也许,这注定了男人的命运。

    [0] 评论
  • 9楼
    2017-07-08 18:54 毛骡 金属材料学博士
    引用@盖革的计数器 的话:你应该找比你大的。。。。

    哈哈,是哦。

    [0] 评论
  • 10楼
    2017-07-08 19:10 可心树懒

    人的寿命,象容貌一样,生来就不平等。

    [0] 评论
  • 11楼
    2017-07-08 19:20 mmdjklswd

    女粉丝们把时间转移给虵,会减小这种差距

    [0] 评论
  • 12楼
    2017-07-08 19:30 可心树懒

    人可以选择生死,但历史没有选择。

    [0] 评论
  • 13楼
    2017-07-08 21:46 张家界一枝花

    然而有个男人是永生的。

    [28] 评论
  • 14楼
    2017-07-09 01:45 Yehowah
    引用@张家界一枝花 的话:然而有个男人是永生的。

    独力拉平男女平均寿命?


    一切能够被讨论的都应该被讨论,除非讨论的过程会影响讨论的对象。
    [0] 评论
  • 15楼
    2017-07-09 06:42 张家界一枝花
    引用@Yehowah 的话:独力拉平男女平均寿命?

    拉不了,因为续命需要有人支付时间,所以总时间守恒。

    [2] 评论
  • 16楼
    2017-07-09 10:25 Yehowah
    引用@张家界一枝花 的话:拉不了,因为续命需要有人支付时间,所以总时间守恒。

    续命不分性别啊(吧?)


    一切能够被讨论的都应该被讨论,除非讨论的过程会影响讨论的对象。
    [0] 评论
  • 17楼
    2017-07-09 11:09 张家界一枝花
    引用@Yehowah 的话:续命不分性别啊(吧?)

    嗯,女方也有一个永生者。

    [0] 评论
  • 18楼
    2017-07-09 16:09 可心树懒

    这个文章有点谎言成份,男人实际上干了很多危险工作,军队,警员,伐木工,矿工,建筑工,多数都是男性。

    [0] 评论
  • 19楼
    2017-07-09 16:09 可心树懒

    这个文章有点谎言成份,男人实际上干了很多危险工作,军队,警员,伐木工,矿工,建筑工,多数都是男性。

    [0] 评论
  • 20楼
    2017-07-10 09:02 改昵称是个技术活

    所以说, 你在吹生日蜡烛时, 要感谢的不是你的父母, 而是你家里那个坑爹的货

    如果你家的熊孩子有独立生存能力, 不是嗷嗷待哺让你持续搬砖, 你就会失去价值, 啪啪后就可以去死了.

    [7] 评论
  • 21楼
    2017-07-10 10:51 冬日下午茶

    觉得还是自己为了挑战嘬死的更多一些吧

    [0] 评论
  • 22楼
    2017-07-10 11:24 大头米少

    这是要研究作死的生理机制?

    [0] 评论
  • 23楼
    2017-07-10 11:37 ykokia

    肌肉练太多也不行吗

    [0] 评论
  • 24楼
    2017-07-10 12:34 布拉德雷祭司的马甲
    引用@可心树懒 的话:这个文章有点谎言成份,男人实际上干了很多危险工作,军队,警员,伐木工,矿工,建筑工,多数都是男性。

    这其实就是“为啥男人可以通知世界超过7000年”喽。
    当然,女权主义者是不会承认这一点的


    来自 果壳的壳
    [2] 评论
  • 25楼
    2017-07-10 14:13 枫织邂逅

    州长好帅

    [0] 评论
  • 26楼
    2017-07-10 20:32 汉尼拔wang

    我既没啥肌肉又常生病,特么将来一定是冤死的😂

    [0] 评论
  • 27楼
    2017-07-11 07:57 爱抚

    基因一直提高男人的交配欲望,但现在社会要求压制这种欲望,所以只剩下作死了,不如阉了长寿哦,反正你也找不到女朋友

    [1] 评论
  • 28楼
    2017-07-11 09:12 咪姆

    通篇我只看到了睾酮带来的好处,坏处只是在人类还是“野生动物”的时候才存在。文中睾酮第一个坏处就是体脂率低容易饿死,现在社会不存在这种情况,第二个坏处就是免疫系统的问题,抗感染能力差,现在社会抗生素泛滥到这种地步,抗感染早就交给药物了,谁会自己发炎等死呢?第三个是前列腺癌,稍微了解癌症知识的人,都知道这是一种相对柔和,发生率很低的癌症,许多医疗工作者甚至都不认为他是癌症。多发于老人。前列腺基本用不上了,切除就完了。所以文章并没有说明为什么男人在生理上为什么会比女人短寿。

    我倒是很好奇,有没有人做过统计:除去所以自己作死的意外情况,男人和女人的寿命差距是多少呢?

    [11] 评论
  • 29楼
    2017-07-11 18:18 touch月光
    引用@毛骡 的话:那么问题来了,我应该找比我小多少岁的老婆才能确保我俩预计离世时间基本相同。

    这句话让我想起,大一的个人理财课的老师就说,从人的寿命来说,男性普遍比女性寿命短,所以找大一点的才更好,因为在一起的时间更长,并且大一点的女性更成熟能更好的照顾关心男性,在死的时间也相差不多,这样就不会有一个人孤独的等死。所以这也是一个理财的方面,发现老师好犀利,我至今都记得这个,却不记得理财╮(╯▽╰)╭。

    [0] 评论
  • 30楼
    2017-07-11 23:05 李狼牙

    讲真,男人保护后代的欲望强一点,还是寻找情妇的欲望强一点?我一直很好奇这个。

    [0] 评论

显示所有评论

你的评论

登录 发表评论

Richard G. Bribiescas
Richard G. Bribiescas Richard G. Bribiescas是耶鲁大学人类学和生态与进化生物学的教授。

更多科研事,扫码早知道

关于我们 加入果壳 媒体报道 帮助中心 果壳活动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移动版 移动应用

©2017果壳网    京ICP证100430号    京网文[2015] 0609-239号    新出发京零字东15000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713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jubao@guokr.com    举报电话:13691127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