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荷味香烟对公众健康的影响

看到“健康朝九晚五”发了关于烟草的文章,于是从曾经编译的爪文之中找了几篇类似的与烟草宣战的文章,与各位共享,欢迎探讨指正。

美国烟草制品顾问委员会(TPSAC)近期发表了其有关“薄荷味香烟对公众健康影响”的研究报告,发现“市场上薄荷香烟的销售将导致吸烟率的上升以及戒烟率的下降”。委员会向美国食品及药物管理局(FDA)提出建议:“如果市场上不再销售薄荷香烟,那美国公众健康将因此收益”。该报告一出,美国各界对其褒贬不一,现在我们就来看看本期NEJM上两篇文章对于该报告的评价吧。


清凉薄荷烟

薄荷在我们生活中十分常见,其关键物质薄荷醇是一种自然界就存在的单环萜烯醇。它味道清凉芳香,并且能清热止痛,因此人类很早就开始使用薄荷(醇),并将之添加于食品或药物之中。上世纪20年代,人们就意外地发现了薄荷能显著改善烟草的口感,从而使得薄荷味香烟成为烟草市场中炙手可热的一分子。

美国烟草制品顾问委员会(TPSAC)是联邦政府2009年成立的一个组织,是FDA下属的一个主要负责烟草商品的部门。该委员会主要研究烟草对于公共安全的影响,并对FDA提交报告及建议。

委员会于今年3月23日向FDA提交了有关薄荷味香烟对公众健康影响的研究报告。称有明确的证据表明,市场上薄荷香烟的销售导致吸烟率的上升、以及戒烟率的下降,尤其在美国黑人中该现象尤为明显。调查发现,青年烟民比老年烟民更偏爱薄荷香烟;刚开始抽烟的新烟民也比老烟枪们更爱选择薄荷香烟。事实上,对这样的结果我们可以从薄荷的生物特性上予以解释:薄荷带来的清凉舒爽的感受能够降低烟雾对新烟民的刺激,从而更促使其对烟草产生依赖。

在美国黑人群体中,吸薄荷口味香烟的人要比吸非薄荷口味的人更难戒除烟瘾:薄荷香烟的销售导致了戒烟成功率的下降。报告中明确指出了上述结论,但该结论是否能推广应用于其他人种尚需要更多实验支持。但更令人担心的是,有部分消费者,特别是黑人消费者,他们认为薄荷口味的香烟相对而言可能对身体还有一定的好处,因而进一步增加了他们戒烟的难度。


薄荷=健康?荒谬!

很显然,这种认为薄荷香烟新鲜、健康的印象在某些烟民中已经根深蒂固,特别是黑人烟民。TPSAC还发现,很多人,特别是年轻人在开始吸烟时,烟草的强烈刺激性气味并不是那么令人享受,它们实在是很“呛”。但薄荷口味的香烟却能够通过其清凉舒爽的感觉弥补烟草本身的气味,令人更容易中意于烟草。因此这一方面可能导致更多人出于好奇心而尝试吸烟,另一方面也使得老烟枪们吸烟的量增加。

尽管在毒理、生物标记物、传染病学等多方面研究的结论发现,薄荷香烟同其它类型香烟相比,并没有增加吸烟者的疾病危险。但总体而言,薄荷香烟对于美国公共健康有着显著的负面影响。除了上述的各种害处,薄荷香烟相比其他口味的香烟,没有任何相对的益处。

美国公众健康错失良机

Siegel医生在本期NEJM中撰文批评了TPSAC所提交报告的软弱性。

他认为,尽管一些公众健康组织声称FDA的TPSAC所提交的有关薄荷香烟的报告是一次公共健康的胜利,但是如果进一步仔细研究一下这份报告的话就会发现,这实际上并非公众健康的胜利,而是Lorillard烟草公司(全美最大的薄荷香烟生产商)的胜利;相反的,对于美国黑人的健康而言,事实上这是一次令人失望的挫折。

他认为除了报告本身的结论之外,这篇软弱的报告并没有建议FDA禁止市场上薄荷口味香烟的销售。“如果市场上不再销售薄荷香烟,那美国公众健康将因此收益”──这就是文中表达的所谓“建议”,但它其实根本称不上什么建议,因为它并没有为FDA提供确实具体的行动方案。

禁止薄荷香烟的销售的益处是非常显著的:美国约有一半的人在刚开始吸烟时都吸过薄荷口味香烟。如果薄荷香烟被禁止销售的话,那么他们当中定有相当一部分会因为烟草那“令人不快”的气味而放弃吸烟,从而避免成瘾──这无疑对公众健康而言是有着巨大的益处。

事实上,国会深知禁止薄荷香烟的销售对于公众健康是有益的,因此政治家们往往都赞成抑制薄荷香烟的销售。但这仅仅停留在口头层面,在真正的操作过程中,由于其他组织的影响与干预,薄荷香烟难以真正进入禁止销售的名单。

例如,“无烟青少年运动”组织并不赞成薄荷香烟禁令。他们警告称,如果盲目禁止薄荷香烟在正规市场上销售,可能会导致薄荷香烟销售转入地下,走私与黑市可能会因此形成──类似的言论Lorillard烟草公司也曾表达过。


软弱的报告

更令人遗憾的是,上述所谓的“警告”竟然也得到了TPSAC的认可,并在其报告中几乎一字不差的引用了Lorillard及其顾问团的上述言论──这样的论调与其说是告诉FDA薄荷香烟的害处有多大,还不如说是警告FDA“禁止”薄荷香烟的害处有多大。


那么究竟这份报告是在为公众健康着想?还是为Lorillard公司说话呢?它究竟是增加、还是降低了“薄荷香烟禁令”实施的可能性呢?这一系列问题很快就通过事实得到了解答:该报告发布后仅仅几个小时,Lorillard的股价就飙升八个百分点。

Siegel医生认为,禁令难以实现,这其中有许多政治因素的作用。首先,在目前医疗保险改革进展并不顺利、舆论批评不断的情况下,禁止薄荷香烟恐怕是奥巴马政府当下最不愿意涉足的事情了。其次,国会已经表明过目前无意禁止薄荷香烟销售,即使TPSAC或FDA极力要求禁令实施,恐怕也难以得到政策上的支持。

但是以上原因能被当做理由和借口么?如果TPSAC能够在报告中强有力的建议FDA为保护公共健康而禁止薄荷香烟的销售,无疑能够对FDA施加压力,让它重新思考对于该项禁令实施的可能性和必要性。但是现在,FDA却通过“可能形成黑市”这样的话语向他们的反对者们献媚。

更重要的是,由于对于所谓“黑市”的担惊受怕,TPSAC的这份报告着实束缚住了FDA的手脚,让其不得不为分析黑市的影响大小而付出更多的力量。否则,任何禁令的推出都会被指责。

令人匪夷所思的是,为何美国已经禁止了诸如巧克力、草莓、香蕉、猕猴桃等多种口味的烟草,但对于他们已经发现并确认的真正罪魁祸首——薄荷香烟——却无动于衷……更为讽刺的是,正是因为禁止薄荷香烟能够真正的有益于公共健康,并显著减少烟草销售,所以联邦政府将其列入“允许”行列。禁止巧克力或是草莓口味的香烟毫无政治上的危险,因为现在生产这些烟草的公司少之又少,并且即使禁止它们,对于烟草销量也不会有太大影响。但是,薄荷口味的香烟,由于它让人更容易开始吸烟,并且难以解除烟瘾,因此它受到了这样一个害怕与大财团大公司闹别扭的联邦政府的“庇佑”。

职能有限,TPSAC已尽职尽责

与上述Siegel医生的观点不同,Benowitz医生和Samet医生在本期NEJM中仍对于该委员会提出的报告予以肯定。

他们认为,尽管TPSAC因为没有给FDA提供直接确切的证据而饱受批评,但是应当认识到,就TPSAC的责任本身而言,其已经完成了“评估薄荷味香烟对于公共健康的影响”的任务,并且为FDA进一步采取措施打好基础。TPSAC本身并不是同FDA一样的管理机构,并无制定政策的权利,同样也没有同时间、专业去研究政策可能导致的影响──特别是可能导致走私与黑市等严重后果的政策。

该项报告总体而言已经向FDA及社会大众提供了明确的信息:薄荷味香烟对公众健康造成了显著的危害。并且相信TPSAC也已经做好了准备,时刻为FDA在更多管理工作中遇到的问题提供科学真实的参考信息。

来源:《新英格兰医学杂志》2011-6-9 评论
A Lost Opportunity for Public Health — The FDA Advisory Committee Report on Menthol.Michael Siegel, M.D., M.P.H. N Engl J Med 2011; 364:2177-2179
The Threat of Menthol Cigarettes to U.S. Public Health.Neal L. Benowitz, M.D., and Jonathan M. Samet, M.D. N Engl J Med 2011; 364:2179-2181

本文由林竹萧萧授权(果壳网)发表,文章著作权为原作者所有。
推荐
5条评论

  • 1楼
    2011-10-24 11:15 白日夢遊

    第一次尝试吸烟就是选了薄荷味,凉凉的,淡淡的,觉得没那么难闻,不过那味道也没能吸引我,搞不懂怎么那么多人爱抽烟呢。真的是像那句话说的么,抽的不是烟,是寂寞?

    评论
  • 2楼
    2011-11-29 18:13 大烟枪好姑娘

    我就抽的薄荷烟(囧

    评论
  • 3楼
    2012-04-23 00:38 核桃没有壳

    20了 还没开始抽烟

    评论
  • 4楼
    2012-09-07 16:46 xingyun

    想自残的时候才去抽烟

    评论
  • 5楼
    2012-10-05 21:48 Dunward

    小时候好奇抽过几支,现在原则是酒可以小喝,烟断不可抽(你以为你抽的真是寂寞?)

    评论

你的评论

回复请先登录
林竹萧萧 外科学博士生 林竹萧萧的新浪微博 林竹萧萧的豆瓣 发表于 2011-08-14 17:16

©2017果壳网    京ICP证100430号    京网文[2015] 0609-239号    新出发京零字东15000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713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jubao@guokr.com    举报电话:134886749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