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胜”与“理胜”

公孙龙(前320年-前250年)是中国战国时期赵国著名的诡辩家,也是战国四公子之一平原君的门客。所谓“诡辩”,其实就是故意颠倒是非黑白、哗众取宠的狡辩。

除了“白马非马”,公孙龙另一“代表性演出”就是“臧三耳”。出自《孔丛子•公孙龙篇》,原文如下:

公孙龙又与子高记论于平原君所,辨理至於臧三耳。公孙龙言臧之三耳甚辩析。子高弗应。俄而辞出。明日复见。平原君曰:“畴昔公孙之言信辩也。先生实以为何如?” 答曰:“然几能臧三耳矣。虽然实难,仆愿得又问於君。今为臧三耳,甚难而实非也,谓臧两耳,甚易而实是也。不知君将从易而是者乎,亦从难而非者乎?”平原君弗能应。明日谓公孙龙曰:“公无复与孔子高辨事也。其人理胜於辞,公辞胜於理,辞胜於理。终必受诎。”

“子高”是孔穿的字。孔穿(前312年-前245年),孔子的七代孙,是与公孙龙同时期鲁国的一位贤者。他受家乡人重托,前往赵国与公孙龙辩论“白马非马”,没想到反被公孙龙叫板。

原文中“臧”有奴婢、佣人的意思,也有后人把它理解为人名。“臧三耳”这个辩题简单来说就是“人有三个耳朵”。公孙龙的诡辩思路就是在“人都有两个耳朵”的常识上硬加了一个“臧耳”这个集合的概念(其实是“臧耳”这个集合包括了两个元素,即两个耳朵),两个元素加一个集合,就成了“臧三耳”,人就有三个耳朵了。本文不讨论这个辩题,有感兴趣的可以上网自行查阅。

“臧三耳”原文大致翻译: 公孙龙与孔穿在平原君居所辩论“臧三耳”。公孙龙辩解得很透彻,孔穿无言答对就只好告退了。第二天平原君问孔穿:“我觉得公孙龙辨得很给力,您觉得呢?”孔穿回答说:“人怎么可能有三个耳朵呢,太不靠谱了。我问您,公孙龙说人有三个耳朵,明显是硬扯出来的又不符合实际,我说人有两个耳朵是显而易见又符合实际的,您是相信扯淡而不符合实际的呢,还是相信显而易见又符合实际的呢?”平原君无语。又过了一天,平原君找到公孙龙对他说:“您别跟孔老师辩论了吧。人家是道理胜过词句,您是词句胜过道理。词句终究是不可能战胜道理的。”

这就是辩论中的“词胜”与“理胜”之分。平原君没有包庇自己的门客,而是与孔穿一起坚持正常人的思维和逻辑,批评、指责了公孙龙的强词夺理。

后来三国时期魏国人刘劭在其《人物志》中进一步阐明了“词胜”与“理胜”:

夫辩有理胜,有词胜。理胜者正白黑以广论,释微妙而通之。词胜者破正理以求异,求异则正失矣。

《庄子•天下》篇中也有批评公孙龙诡辩的段落,指出了诡辩者的惯用伎俩与内伤:

桓团、公孙龙辩者之徒,饰人之心(蒙蔽人心),易人之意(偷换概念),能胜人之口,不能服人之心,辩者之囿(局限性)也。

词胜不仅不能服人之心,反而只能陷自己于众叛亲离的境地。“臧三耳”辩论过后不久,公孙龙与战国时期另一位学者邹衍(约公元前305年-公元前240年,阴阳家学派创始者,齐国人)在赵国再次辩论“白马非马”,终于不敌,被平原君下定决心驱逐,后潦倒而死。

推荐阅读
《墨者的智慧:墨子说粹》 孙中原 著,三联书店

本文由D-Horse授权(果壳网)发表,文章著作权为原作者所有。
推荐
0条评论

你的评论

回复请先登录
D-Horse 生物信息学硕士生 D-Horse的新浪微博 发表于 2011-09-05 01:53

©2017果壳网    京ICP证100430号    京网文[2015] 0609-239号    新出发京零字东15000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713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jubao@guokr.com    举报电话:134886749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