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控
1171612人加入此小组
发新帖

【2017年物种日历】1月10日 狮

读图模式

去年日历娘找到我,说没有人写的动物您来写吧;我欣然应允。2015年我仅贡献了一篇“东亚伏翼”;2016年毫无贡献;2017年答应了之后,发现第一篇竟然是“狮子”。“狮子”居然没有人写?难道是因为它太过为人熟知反而无人问津?


南非-克鲁格狮子打哈欠。摄影:张劲硕

诚然,“狮子”“非洲狮”,是几乎不会被鉴定错误的物种。然而,关于这一物种,似乎还有许多令人疑惑,甚至需要质疑的地方。

亚洲也有狮!

在书面表达中,应使用规范的中文名。而说到Panthera leo这一物种,它的中文正规名是——“”!“狮子”“非洲狮”“大狮子”……统统得算“俗名”。


肯尼亚-马赛马拉,数数有几只狮子?摄影:吴海峰

“非洲狮”不是听着很“正统”吗?然而,今天,最后的“亚洲狮”种群仍然存活于印度吉尔森林国家公园内(Gir Forest National Park)。2015年第14次亚洲狮种群数量调查显示,这里有523头狮,其中成年雄性109头,成年雌性201头,另有213头幼体或亚成体,与10年前即2005年的调查数据(359头)相比,种群数量增加了46%。既然“亚洲狮”还存在,且涨势喜人,这个物种更不可只叫做“非洲狮”,而忽略亚洲也有狮的事实。


一头吉尔森林公园的“亚洲狮”。图片:wikimedia commons


印度的森林国家公园,红色圈出的是吉尔。图片:Shoor Safaris India

中国也有狮!

接下来的问题是,中国历史上有没有狮?这甚至是很多历史学家感兴趣的话题。


除了石狮子,中国历史上有没有狮?这是中山公园社稷坛南门外的石狮子。图片:wikipedia

《汉书》较早地记载了狮在中国的出现,例如西汉皇家苑囿中就有豢养狮。参见吉林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尚永琪先生的报告可知,东汉章帝章和元年(公元87年),安息国(今属伊朗)国王遣使进贡狮子,是史书中明确记载的中国皇家与狮的第一次接触;汉和帝永元十三年(公元101年),安息王满屈再次献狮;汉顺帝阳嘉二年(公元133年),疏勒国(西域古国,今属新疆)又献来狮和犎[fēng]牛(应为人工培育的瘤牛,尚先生说是犀牛,我觉得值得商榷)。

又,《东观记》:“疏勒王遣使文时诣阙,献狮子。似虎,正黄,有髯耏(音同“耐”),尾端茸毛大如斗。”《正字通》:“狮,牡者有耏髯,尾大如斗。”《玉篇》《尔雅》也多有对狮的记载。


这样的景象,曾经能在中国见到?图片:Discover Events Happening in Your City

现在一般认为狮是由丝绸之路或佛教文化两种途径传入中国,中国对狮的记载也大多源于此。另外,古人更早臆想或“创造”了像狮一样的动物,作为文化符号传承下来。


藏族雪狮舞,原型很有可能是白化的藏獒,各地的舞狮大多应来自于人们见到的圈养的狮。中国文化中的狮,还渗入了各地不同的文化元素。图片:wikipedia

但从自然史的角度看,狮既然可以分布在印度,它在历史上分布在中国境内也是有可能的——就像中国历史上同样有印度犀、马来貘那样。虽然国内目前没有现代狮的化石记录——尽管有现代狮的近缘种洞狮、杨氏虎的存在——但我们也有理由估计,狮在中国境内可能有自然分布,虽然范围可能很小。这是个值得继续研究的有趣话题。

狮与虎,谁是百兽之王?

印度吉尔既然有狮,那么在那里有没有虎呢?狮子与老虎谁更厉害,这一直是很多人关心的问题。换句话说,狮与虎在自然中真的会相遇,会打架吗?打起来谁会赢?


头发长,打不赢?绘图:翼狼Elang

今天,吉尔国家公园里,大型猫科动物只有狮和豹,虎的身影已经消失。然而在历史上,从土耳其到阿拉伯半岛周边,经伊朗、阿富汗,延续到印度大部分地区,都有狮的分布;与此同时,这些地方也是虎的家园。狮虎同域分布,且互相激烈竞争是可以想见的。其最终的竞争结果是,有狮无虎,有虎无狮。<点这里,看现今雪豹和金钱豹的同域分布>


狮的分布,红色为历史分布区,蓝色为现在的分布区.图片:wikipedia

狮与虎一定是经历过激烈的打斗,才有今天的格局,即生态位的分化。相对应的文化现象是,西方一般尊崇狮为百兽之王,而东方则通常视虎为百兽之王

狮的确看起来威猛,特别是雄性的鬃毛使其更加雄壮、飒爽。然而,你如果把狮鬃剃光了,再和虎放在一起,你的感受也许就不一样了。有记载的最大的虎亚种是东北虎,体长3.5米以上,体重约310公斤;而有记载的最大的狮亚种是已经灭绝的北非狮,体长3.3米,体重约250公斤。从现存的两个物种的平均体长和体重综合比较,虎要大于狮。


一头生活在纽约动物园、名叫Sultan的北非狮,Nelson Robinson摄于1897年。图片:wikipedia


狮子的祖先穴狮捕食披毛犀的科学绘画。图片:Carnivora

狮是唯一群居的猫科动物,它们依靠团队、协作取胜,其团队合作能力绝对高于我们误认为很有团队精神的狼。而虎是独行侠,靠自己的力量、技能捕猎。一个善于单打独斗的硬汉,和一个靠其他朋友,甚至老婆才能吃上“软饭”的哥们儿相比,即使从平均水平来预测,也应该是狮略逊虎一筹。


肯尼亚-内罗毕国家博物馆中来自察沃的短鬃狮。摄影:吴海峰

所以,从“长”计议的话,狮“百兽之王”的地位是很容易被动摇的。

一方水土养一方狮

最后,想谈一点儿自己的感受。我有幸前往非洲12次,亲眼目睹过肯尼亚的狮子、坦桑尼亚的狮子、南非的狮子。虽然看过不少野生狮子,但确实还不如在纪录片中看得清楚和明白——在野外,需要更长的时间观察才会有与众不同的发现


肯尼亚-纳库鲁雄狮上树。摄影:张劲硕

但我印象最深的一点是,狮生活在不同地方,形成了不同的行为,甚至文化。比如,在肯尼亚马赛马拉的狮子,它们通常在稀树草原的低矮灌丛下休息,狮群非常小,甚至看不到真正意义的狮群,我在奥肯耶私人保护区内见过26只的大狮群,这已经很罕见了;在肯尼亚的纳库鲁的狮子,却喜欢爬树,因为那里潮湿、多水,那里的狮子更喜欢找干燥的树上呆着;坦桑尼亚的狮子,喜欢趴在“荣耀岩”上休息,因为这里的火山石很多;到了南非,像克鲁格这样的地方,灌丛茂密,且植株都比较高大,它们则喜欢藏在灌丛里面,不容易被发现。


坦桑尼亚-荣耀岩上的狮子。摄影:张劲硕


肯尼亚-马赛马拉,狮子喜欢在低矮灌丛下休息。摄影:张劲硕

一方水土养一方“狮”,不同地方的狮子适应了那个地方的环境,一代代延续下来,形成了自己独特的行为与文化。<如果觉得意外,不妨戳这里,你会知道鸟类其实也有丰富的情感>


参考文献:
Bauer, H.; Packer, C.; Funston, P.F.; Henschel, P.; Nowell, K. (2016). "Panthera leo". IUCN Red List of Threatened Species. Version 2016.2. International Union for Conservation of Nature.
Black, S. A.; Fellous, A.; Yamaguchi, N.; Roberts, D. L. (2013). Examining the Extinction of the Barbary Lion and Its Implications for Felid Conservation. PLoS ONE. 8 (4): e60174.
Sludskii, A. A.; Bannikov, A. G.; (1992). Mammals of the Soviet Union. Volume II, Part 2: Carnivora (Hyaenas and Cats). Smithsonian Institution and the National Science Foundation, Washington DC). Pp. 95–202.
Wozencraft, W.C. (2005). "Order Carnivora". In Wilson, D.E.; Reeder, D.M. Mammal Species of the World: A Taxonomic and Geographic Reference (3rd ed.). Johns Hopkins University Press. pp. 532–628.
汉语大词典编纂处(编).2007, 2015. 康熙字典(标点整理本).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
http://deshgujarat.com/2015/05/10/asiatic-lion-population-up-from-411-to-523-in-five-years/

----------------------------------- 百兽之王的分割线 -----------------------------------

有萌自远方来,不亦乐乎?2017年《物种日历》,每日零点,萌动你的世界。

>>>>> 目录帖 <<<<<

关注微信公众号“物种日历”(GuokrPac),还有更多精彩内容!

收藏 |
发表评论 11

评论 (27) 只看楼主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小组最新帖子

关于我们 加入果壳 媒体报道 帮助中心 果壳活动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移动版 移动应用

©2017果壳网    京ICP证100430号    京网文[2015] 0609-239号    新出发京零字东15000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713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jubao@guokr.com    举报电话:134886749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