谋杀 现场 法医
1064818人加入此小组
发新帖

【凝望深渊】露营的孩子们

读图模式

#凝望深渊#是我在2017年新开的故事系列,每周五更新,不定期加推。这个系列主要深度介绍一些比较著名的案件,包括一些尚未破获的悬案,所有内容均为非虚构作品。这是本系列的第39篇文章。

(这篇本来该昨天推的,但后来觉得那个案子还是放在#缠斗恶龙#下更适合,加上疑似撞选题的事情比较心烦,所以昨天就没推,今天重新写了一个案子。)

---------------------------------------------------

  我们都知道,露营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特别是三五好友一起,在星光下、篝火旁畅谈人生,纵情高歌,真真是不负少年时。不过,露营还是得注意人身安全,毕竟有些露营都是在尚未完全开发的郊外,而且帐篷也不比房子,真有野兽或歹人要进来,可没那么好挡住。

  比如今天要讲的这个案子,就和露营有很大关系…


悬案提示

〇本案至今仍无结论〇


  本案,于1960年6月5日,发生在芬兰的埃斯珀附近的伯登湖畔(Lake Bodom,Espoo,FI )。(嗯,这儿是一个三联的地名,我比较喜欢用的表达方式)

  案子的主角一共有4个,两男两女,都是豆蔻年华:女孩玛丽亚·易梅·伯克伦德(Maila Irmeli Björklund, 以下简称易梅),安雅·图里基·玛琪(Anja Tuulikki Mäki,以下简称安雅),时年都是15岁;她们各自的男友赛博·安图罗·博伊斯曼(Seppo Antero Boisman,以下简称赛博,是安雅的男友)和尼尔斯·威利姆·古斯塔夫松(Nils Wilhelm Gustafsson,以下简称尼尔斯,是易梅的男友),时年都是18岁。


提示

◎本案受害人中,有未成年人◎

  换句话说,就是两对小情侣嘛,摆脱父母的唠叨,一起和心爱的人儿去看星星吹夜风,湖光山色,窃窃私语……可以想见,他们曾经度过了非常甜蜜的时光。

  夜深人静,当然是要睡觉咯。不过,他们只带了一个帐篷。呃,虽然男女混杂挤在一起,是有些不方便,但考虑到他们之间的关系,再考虑到野外的条件所限,大概也是能够理解的吧……四个人挤进了帐篷里,和星星互道晚安~

  清晨,太阳慢慢探出头来,露珠慢慢退去……中午11点的时候,一个当地居民在附近走过,惊讶的看到了可怕的一幕:

  帐篷已经塌了,地上躺着四个人,一动不动,浑身是血。

  接到报警后,警方速度赶到现场。一看,四个人中,两女一男都已经硬了(尸僵),但另一个男孩还有呼吸,遂将他立即送医治疗。同时,对现场进行了勘察。


提示

◇下有现场照片◇









图:三名被害人遇害现场

  确切的说,现场情况是这样的:帐篷已经坍塌,一名女子躺在帐篷的篷布上,腰部以下没有穿衣服;一男一女并排躺在帐篷里;受伤但还活着的那个男孩,也躺在帐篷的篷布上。

  法医很快确认,死去的3名受害人,身上都有两种致命伤:胸、腹部都被捅了数刀,头部还有被某种不规则的钝器(可能是石头?)砸过的痕迹,很难判断哪一种在前、哪一种在后。受害人身上都没有束缚过的痕迹,也就是说,凶手并没有把他们先绑起来再杀害。法医还认为,易梅有被性侵过的痕迹。

  作为凶器的刀子和钝器,警方都没有找到。财物方面,4个人的钱包都不见了,还有一些衣服和小物件也被偷走。

  这两个被害的女孩,当然就是我们之前介绍过的易梅和安雅;而那个被害的男孩,就是赛博。三个孩子,就在这如花的年龄,一夜间骤然凋谢了……

图:本案受害人

(左:玛丽亚·易梅;中:安雅·玛琪;右:赛博·博伊斯曼)

  如此丧心病狂的犯罪,还是发生在风景如画的伯登湖畔,当然引发了当地居民的高度关注。而要抓获罪犯,最重要的线索和证人,当然就是那个凶案的幸存者尼尔斯了。

图:警方在复原现场

  万幸的是,经过一番紧急的治疗,尼尔斯很快摆脱了生命危险。不过,他的伤也不轻:下颚和左边颧骨严重骨折,额头和脸颊被严重擦伤。

图:正在接受治疗的尼尔斯

  在彻底回复清醒之后,尼尔斯接受了警方的询问。他说,当时四个人都睡了,迷迷糊糊之中,突然觉得眼前亮了,然后就看到一个成年男子站在眼前。他还来不及反抗,脸上就被重重的打了一下,接着是第二下、第三下……他很快就晕倒了。等他醒来,已经身在医院;但没想到昨晚还挤在一起的三个小伙伴,居然就已经阴阳相隔……

  警方又问,你还记得那个人长啥模样不?尼尔斯摇摇头,太突然了……只恍惚记得,那是个非洲裔人士,眼睛闪着红光!

  呃,似乎这个证词没啥用……不过,警方还是耐心的听取了他的证词,并先后画出了多个版本的凶手模拟画像

图:尼尔斯所描绘的凶手

  随着调查的进行,警方有了两条线索,却让案情更加扑朔迷离:

  第一个,是目击者的证词:两个观鸟的小孩,当天早晨大约6点多钟,从附近的小路经过。虽然隔着一段距离,但他们还是清楚的看到那顶帐篷已经塌了,所以觉得非常奇怪。这时,一个白人女子正背对着帐篷走开。

  第二个,是一些衣物:这些衣物,被人随手丢弃在林中,距离案发的帐篷大概有500米远。经过辨认,正是四个受害人被盗物品的一部分,其中包括一件上衣(女式)、两条裤子和一双鞋(鞋子属于尼尔斯)。既然凶手偷走了衣服,为啥又把它们扔掉呢?需要强调的是,另一些被盗衣物,比如赛博的夹克衫,虽然经过了警方的反复搜索,依然没有找到。

  这两条线索加在一起,让警方开始觉得尼尔斯有点可疑了:尽管他受伤也不轻,但只有脸部被钝器击伤,颅顶、后脑等关键部位却没有中招,更没有被凶手用刀刺伤——而另外三名受害人都身中数刀、被钝器砸了脑袋好多下,特别是易梅,脑袋被砸的血肉模糊,几乎辨认不出来,为什么对他就这么客气呢?

  而那两个观鸟的小孩,看到的“白人女子”,完全可能是看错了——从身形来看,或许那实际上就是尼尔斯?

  如果真的是他,那案子的定性就完全变了:四人因为某种原因起了争执,比如尼尔斯向易梅求欢被拒,恼羞成怒之下,失手将其杀死;为了逃避法律制裁,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干脆将另外两人也一块做掉了,伪造现场,处理掉凶器,然后自伤,躺在现场等待被人发现……而那双在500米外发现的“被盗”鞋子,就是他来不及完全藏匿的证物嘛。

  然而,这种怀疑也有致命的缺陷:证据呢?

  眼看舆论高涨,人民群众强烈要求严惩凶手,警方一咬牙:捞!

图:当时的报纸报道

  于是,那年夏天,当地警方耗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把伯登湖好好的打捞了一遍,但很遗憾的是,没有找到任何有价值的物证。因此,尽管当时也有人怀疑是尼尔斯自导自演出了这出惨案,但警方并未对他提出任何指控。

图:伤愈出院的尼尔斯

  警方列出了本案几名可能的嫌疑人,但都没有可靠证据。倒是有一个名叫喷嚏·索你嫩( Pennti Soininen )的男子,主动告诉警方,人是我杀的!但一来没有证据,二来此人是个精神病患者,三来说不清现场的具体情况,警方也就没理他。随后,1969年6月5日,也就是本案发生9周年的日子,此人在家中自杀,就更加死无对证了。

  时光飞逝,这个案子渐渐的也被大众所遗忘了……然而,芬兰警方可没忘记这事,一直在努力追查。2004年,芬兰国家调查局(FNBI)突然宣布,他们逮捕了尼尔斯·古斯塔夫松,指控他就是44年那场血案的真凶!

  呃,这倒不是因为芬兰警方的反射弧太长,而是因为他们重启此案调查,通过DNA比对技术,发现了新的物证:易梅留在现场的衣服上,沾有尼尔斯的DNA。检方重新搬出了当年的推测,认为就是尼尔斯“求欢不成,愤然杀人;波及无辜,自伤蒙混。”

  然而,这个指控依然非常缺乏证据。辩护人指出,首先,易梅和尼尔斯本来就是情侣,又都是青春妙龄,在露营的环境下,发生身体接触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谁没有年轻过呢?其次,以一敌三,很难确保受害人的惨叫不会惊醒其他受害人,而这三个受害人似乎都是在没有反抗的情况下遇害,用“都是睡梦中遇害”很难解释。

图:尼尔斯出庭受审

  这场庭审,获得了媒体的高度关注。检方甚至把当年那顶见证过血案的帐篷又重新撑了起来,摆到法庭上展示。

图:案发地的帐篷(本案证物)

  2005年10月7日,经过漫长的审理,法庭最终裁定:检方的各项指控,均缺乏证据支持,依法予以驳回;被告人尼尔斯·古斯塔夫松无罪,当庭释放!

  于是,这个案子又回到了原点:没有嫌疑人,没有线索……

  此外,该案还有个小花絮:庭审期间,有人在网上发出了一张照片,据说是在本案受害人的葬礼上拍下来的。当时送葬的亲属很多,估计也有凑热闹的人士,所以场面相当拥挤,但人群中有一个男子,却在多年后引起了注意:

图:葬礼上的奇怪男子

  还记得警方根据尼尔斯的描述,画出的凶手的模拟画像吗?对照着看看,上图中白圈标出的这个男子,是不是很像啊?

  遗憾的是,事情过去了几十年,警方几乎不可能知道这名男子的身份了。警方也请曾经参加过葬礼的受害人亲属进行辨认,但没有任何人认识他。当然,这张照片可能是伪造的;又或许,这只是一个巧合而已吧……

  嗯,以上,就是“伯登湖帐篷惨案”的介绍了。时至今日,本案的谜底仍未揭开。

====================================

馒头妖曰:自由和安全,往往总是需要权衡取舍的……

参考来源:

维基百科

(馒头老妖 编译)

更多凝望深渊系列的帖子,请点此获取目录

收藏 |
发表评论 2

评论 (25) 只看楼主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小组最新帖子

知识青年文艺范儿

关于我们 加入果壳 媒体报道 帮助中心 果壳活动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移动版 移动应用

©2017果壳网    京ICP证100430号    京网文[2015] 0609-239号    新出发京零字东15000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713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jubao@guokr.com    举报电话:134886749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