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季人”是古文吗?

2009年,台湾大学曾仕强教授在百家讲坛《易经的奥秘》系列节目中说“以前我看到那些不讲理的人我会生气,现在我不会了,我心里这样想,三季人,我就没事了

子贡问时

朝,子贡事洒扫,客至,问曰:“夫子乎?”曰:“何劳先生?”曰:“问时也。”子贡见之曰:“知也。”客曰:“年之季其几也?”笑答:“四季也。”客曰:“三季。”遂讨论不止,过午未休。子闻声而出,子贡问之,夫子初不答,察然后言:“三季也。”客乐而乐也,笑辞夫子。子贡问时,子曰:“四季也。”子贡异色。子曰:“此时非彼时,客碧服苍颜,田间蚱尔,生于春而亡于秋,何见冬也?子与之论时,三日不绝也。”子贡以为然。

推荐  (0) |
收藏 |
12人关注关注
12个答案
56 0

啊,没注意问答上有问了。转载一下我公众号上的文章。

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I5OTIzNDYyMQ==&mid=2247483759&idx=1&sn=2ebc3cc0568d393ad2f128edf84beac1&chksm=ec98e53ddbef6c2be8669e88993a382d248d07075756c3db54f7b8b062c8216e325d219fe916#rd


古籍中真的有这个孔子与“三季人”的故事吗?


这则故事是真的。想当年孔子周游列国十四载,去往西天拜佛求经。在路过周的时候,他碰到了太上老君,相谈甚欢。太上老君送别他的时候说:“吾闻富贵者送人以财,仁人者送人以言。吾不能富贵,窃仁人之号,送子入丹炉。”然后就把孔子塞到八卦炉里,烤了七七四十九天。孔子入炉后,钻进巽宫位下,炼成了能一眼看破妖怪的火眼金睛。之后,便有了这则故事。

故事中孔子虽然有看破蚱蜢怪的火眼金睛,但不知昆虫学学得怎么样。其实,古文中的“蚱”兼指蝗科许多不同种类的昆虫,其中颇有一部分本来就是以成虫越冬的,这与常以若虫或卵越冬的蟪蛄(蝉)并不一样。先秦时代气候较热,可以成虫越冬的“蚱”即使在北方应该也不罕见。此外,这个“蚱”都已经成精了,要是连个冬都越不了,这样费力修仙似乎也太不值得了吧?

遗憾的是,这位曾教授讲的这个孔子见妖怪的故事,虽然看起来特别真,其出处却是个谜。我回忆再三,也想不到这个故事出自哪部古籍。我在几种专业的古代文献语料库检索了二三十亿字的传世古代文献,也完全没找到这则故事的任何痕迹。

在古籍中找来找去也不到,我只好转到现代图书资料库中去检索一下。终于,我在西安交通大学出版社所出的一本所谓《中国哲学经典著作导读》中,找到了这则故事所谓的“原文”。不过,这则“原文”读下来,好像有点奇怪的感觉。

子贡问时
朝,子贡事洒扫,客至,问曰:“夫子乎?”曰:“何劳先生?”曰:“问时也。”子贡见之曰:“知也。”客曰:“年之季其几也?”笑答:“四季也。”客曰:“三季。”遂讨论不止,过午未休。子闻声而出,子贡问之,夫子初不答,察然后言:“三季也。”客乐而乐也,笑辞夫子。子贡问时,子曰:“四季也。”子贡异色。子曰:“此时非彼时,客碧服苍颜,田间蚱尔,生于春而亡于秋,何见冬也?子与之论时,三日不绝也。”子贡以为然。

这段古文,怎么通篇都有点不对?这是用某种我们尚未见过的古代方言写的吗?“夫子乎”、“何劳先生也”、“知也”都是什么鬼?两个人面对面聊了好几句了,为啥突然又说“子贡见之曰”呢?初读时,我还觉得文中“客乐而乐也”这个表达虽然文法不通,表意不明,但是看起来莫名地觉得特别喜庆,是我眼中全文唯一的“亮点”。后来@玛雅蓝 提示我说“乐而乐”可能是“笑了笑”的翻译,喜庆的感觉荡然无存,唯一的亮点也消失了……

事实上,从传世文献看,历史上的孔子似乎并不主张“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他的三条交友原则(“益者三友”)中,第一条就是“直”。他曾说“巧言、令色,鲜矣仁”,“巧言、令色、足恭,左丘明耻之,丘亦耻之”,认为喜欢顺着别人的“乡愿”是“德之贼”。面对朋友的错误,就应该“忠告而善道之”。就算对方不听劝,孔子给出的方案B也不过只是“不可则止”,根本没有顺着人家胡说八道的道理。


我们为什么不要读鸡汤?


世界上大部分的道理,都存在正反两个方向的解读。随便用“坚持”举个例子吧。众所周知,人应该懂得坚持,但坚持过甚则为执拗;反过来,人也应该懂得放弃,但是遇事就放弃也行不通。人们要想很好地解决问题,重点不是知道要坚持,不是知道要放弃,也不是知道遇事要把握坚持与放弃的“度”。以上三者,对于智力正常的小学生而言尚且是废话,对心智比较成熟的一般人而言更没有任何的指导意义。这就好像做数学题。“你把结果算大了不行,算小了也不行,必须得到正确数值才能得分。”上面这一句话无疑是正确的,却对你做数学题起不到任何帮助。而这样的废话,却是各种打着国学、管理学、心理学、成功学等旗号的鸡汤师们讲来讲去不变的主题。这些东西其实毫不“管用”,更不可能让你“多活十年”。如果真有人拿鸡汤中给出的一个意见当一切相关问题的通解一以贯之,吃亏上当的只能是自己。

显然,对于正常人而言,真正有意义的,是如何把握那个恰到好处中的度,有什么办法可以在遇到问题时尽可能准确地寻找那个度。这恰恰是鸡汤师们蹩脚的寓言,各种或白日见鬼,或白日做梦的故事不可能告诉你的。

这位曾教授的这个段子,恰好就是一个白日见鬼的蹩脚故事。如果真有此事,坚持真理的子贡白白磕头受辱,以及蚱蜢精找孔子求教却失去了一次学习的机会事情尚小,如果蚱蜢精转身以学术权威孔子认证的旗号宣传三季的理论,更可能造成社会上更多的困惑。故事中认为蚱蜢精的生命周期只有三个季节,它不可能理解无法亲眼看到的世界。而这,显然不符合常识。大部分人生年不满百,说大,看不清银河系的样子;说小,看不到费米子和玻色子;说远,看不到宇宙爆炸,恐龙称霸,看不到自己出生前任何一天中人类社会的样子;说近,连一秒钟后发生的事情都尚未看到。然而,总会有很多人,甘愿付出巨大的努力,去增进对宏观微观、过去未来的一切事物的了解。有句话说“一切类比皆不当”,但“不当”之前也有差异。有一些类比,显得尤其拙劣。

视频截图中建议以谁的“讲话声音最大”来判断谁最“不懂”,这样无聊的“窍门”与视频中体现的不考虑真伪对错的轻浮态度一样,都是馊鸡汤的典型标志。自己不去付出努力,认真地了解相关问题,就想有能力判断出讨论双方谁更有道理。这么自欺欺人的想法,我个人觉得还是少有为妙吧。

根据曾教授的标准,一句顶一万句的天降伟马Fluttershy。图片来自http://mlp.wikia.com/wiki/Fluttershy

2 0
支持者: 申伯君 堃之

这个故事编的不与时俱进,差评!现在应该编:马云说过:“三季人不可理会”,这才符合互联网时代的鸡汤特征。诶,不过为了让国学粉和互联网创业大潮鸡汤粉都能接受,这个故事可以改编为:孔子教导马云,马云顿悟。

嗯,如是修改甚好!

1 0

小姜不辣兴趣广泛的现役死程

2017-06-01 22:49
支持者: 申伯君

这篇所谓的古文像现代人瞎编的。

1 0
支持者: 申伯君

编的,不过是想传达一个道理认知有局限性,至于孔子的回答引申出做人的问题又是另外一个问题了。

1 0
支持者: 申伯君

“三季人”是古代人编的还是现代人编的我不敢确定……

但可以确定的事:

1.这事没发生在孔子身上,是后人赴会上去的。因为关于孔子的可靠记载有限,就那么几本先秦两汉的古籍,查对不难……

2.这段文字是编的。从文本自身就能看出来。

1 0

失魂鱼业余BB摄影师兼后期制作者

2017-06-07 08:32
支持者: 申伯君

我用的是4G,不知道用3G的算不算古人了。

1 0

壳中黍熟工学学士 不猥琐会死星人

2017-06-07 15:09
支持者: 申伯君

真不是郭德纲编的吗?

1 0
支持者: 申伯君

三季和四季的这个故事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但是确实有一个很类似的故事,主角也是孔子及其弟子,说孔子差弟子去问人要水(也有的版本是要食物),对方拿出一个字来问这是什么字,第一个去的子直说“这是真字”,对方不给;第二个去的子贡说“这是直八两个字”,对方于是很高兴,给了他水。故事的主旨和这篇文章里面的主旨也是非常相近的

但是关键是,这篇故事应该并不是出自论语,而是一个古代笑话,大概是出自笑林广记还是哪本类似的书……

3 4
支持者: 申伯君 奇叔 八索
事实上,从传世文献看,历史上的孔子似乎并不主张“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他的三条交友原则(“益者三友”)中,第一条就是“直”。他曾说“巧言、令色,鲜矣仁”,“巧言、令色、足恭,左丘明耻之,丘亦耻之”,认为喜欢顺着别人的“乡愿”是“德之贼”。面对朋友的错误,就应该“忠告而善道之”。就算对方不听劝,孔子给出的方案B也不过只是“不可则止”,根本没有顺着人家胡说八道的道理。

子路问:“闻斯行诸?”子曰:“有父兄在,如之何其闻斯行之?”冉有问:“闻斯行诸?”子曰:“闻斯行之。”公西华曰:“由也问闻斯行诸,子曰‘有父兄在’;求也问闻斯行诸,子曰‘闻斯行之’。赤也惑,敢问。”子曰:“求也退,故进之;由也兼人,故退之。”

2 7
支持者: 申伯君 堃之

“三体人”是古文吗?

所以“三季人”应该也不是。。。。

查看更多

添加回答

登录 后回答问题,你也可以用以下帐号直接登录

相关问答

关于我们 加入果壳 媒体报道 帮助中心 果壳活动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移动版 移动应用

©2017果壳网    京ICP证100430号    京网文[2015] 0609-239号    新出发京零字东15000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713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jubao@guokr.com    举报电话:134886749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