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43
需用时 02:41
27
62
419,不单是男人怕意外
/gkimage/q1/p7/ce/q1p7ce.png

啊,为什么反过来了?

有一次,在高邮路的泰式酒吧“花马天堂”,我的闺中男蜜BEAST喝高了,就忍不住给大家透露了一段难忘经历。大约在半年前,这位老兄随老板参与了一次商业谈判,方式很有趣——在大型游轮上进行,直接开到了公海,兜了大约半个月。

短短十来天时间,原是用来和大海亲近、涤荡心灵、感受神明召唤的。“我不希望有任何事情发生,”直到今日,他还在用发誓的语气向我们陈述这个没法考证的心愿,“我已经很老了,也已经很疲惫了。”他说这些话时,表情非常无辜,我勉强地相信了一下。

可不幸地,如大家都期待的那样,无辜的男主角在享受清净旅程过半时神差鬼使地遇见了一位发牌女郎,然后一个不慎,通过某几种荷尔蒙的通力作用,发酵出了一夜温存。“绝对是个美女,难得地知书达理,不是轻薄女子,简直让我惊喜。”BEAST仍是一脸神往。

第二日清晨醒来,佳人已悄然离去,BEAST独个儿恍惚而又甜蜜地来到了甲板上,吹了十分钟的海风之后终于理清楚了思路,遂去餐厅寻觅。然而可怕的是,当他找到了目标并且满脸笑容迎上前,以为会得到延续自昨夜浪漫的回应时,对面走来的发牌女郎却像款著名日本产仿生人Actroid-DER一般面无表情从身边穿插而过。

接下来的整整一星期,她把他处理为空气成分之一,从来视而不见。他开始是震惊,继而气恼,再则不解。于是好好的度假型公差变成了一场纠结,天天忍不住要去追逐那个身影,看她在做什么,看她和什么人说话,看她有没有半分注意自己。结果发现“她对人基本上显得和善可亲,完成本职工作以外行为相当规矩,未曾见得与任何男人过从甚密”。直至靠岸那一天为止,他们没有再说过一句话,哪怕简单问候。

回到家中痛定思痛,BEAST把这当作了生平最大耻辱和谜团,觉得怎么也想不明白,关于一夜情,传统模式不是得手的男人志得圆满,而女人则若有所失,有的还不定发展出死缠烂打的么?“你且说说,为什么我这个故事里,角色地位完全倒了过来?”

无法自已要来一下

我向BEAST指出了他认识上的一个误区。不少人会想当然认为,女性天生死爱浪漫,经常把一夕风流当作一段轰轰烈烈乃至长久恋情的前奏,这和男性追求短暂刺激的目的相去甚远,这种差异导致了诸多坊间流传的苦情事件。在我看来,周慧敏的情敌就是这种苦情主角的当代较典型代表。

而事实上,这些年来社会学家经过调查发现,大多数有过一夜情经验的女性并未曾抱着人们口中所谓不切合实际的幻想,她们头脑之所以发热,很可能和酒精还有来自对方的献媚有关,“突然间觉得被赞美了,受宠若惊。”而在事后,她们会立刻醒悟到“被利用了”。据英国达勒姆大学的演化心理学家安妮•坎贝尔(Anne Campbell)的一项调查,8成以上的男性对一夜情经验“感觉良好”,而女性中有这种感觉的只有一半。

BEAST的发牌女郎未必属于另外的一半,只不过,她也许是个自我保护意识特别强的姑娘,也许有过非常糟糕的经历,不希望类似情节重演而已。BEAST由此生不逢时地成为了炮灰。

更不济的情况是有人可能生而携带“一夜情基因”的,据纽约州立大学宾汉姆顿大学研究者贾斯汀•加西亚(Justin Garcia)推测,一种多巴胺受体基因DRD4与此关联非常大,他观察到DRD4基因发生某些变异的人,无论男女,发生一夜情的频率都明显高于平均水平,而他们甚至坦言“有一种无法自己”的冲动去这么做。面对此情此景,还真不好怎么评判。

对于BEAST来说,其实没什么必要沮丧,愿赌服输吧我说,说不定那姑娘只是还在不停地骑驴找马。要知道,“我们女人的身体里,不仅有忠贞的基因,也有冒险的基因。”如果说雄性是为了最大化地传播后代而不断地追,那么雌性则完全可能为了得到最优的后代而不断地试,世界,就是这么延续的。

下载知性APP 你可以做得更好

更多相关讨论,点我访问知性社区(原果壳性情)

The End

发布于2011-04-19, 本文版权属于果壳网(guokr.com),禁止转载。如有需要,请联系果壳

我的评论

唐纳薇

《上海壹周》科学情爱专栏作家,科技图书策划

p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