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3
需用时 02:23
1
5
“上帝粒子”:被命名模糊的真相

编者按:瑞典皇家科学院于2013年10月8日斯德哥尔摩当地时间18:45分,授予弗朗索瓦·恩格勒(François Englert)和彼得·希格斯(Peter W. Higgs)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奖原因是他们预测了希格斯机制。

(文/Claire L.Evans)让我们来谈谈“上帝粒子”。

人们将Higgs粒子称为“上帝粒子”,正如有些人称iPhone为“上帝”手机一样,我突然想到一个可能遭到无视的问题,那就是这个前缀意味着什么。考虑到当下激烈的文化冲撞,这个绰号之流行倾向显得有些莫名其妙。难道是为了给大众呈现一个抽象粒子的常规解释吗?还是人们对宗教的人道主义妥协?倘如此,那么宗教文化真的会因这透明策略而被动摇吗?——你知道,Higgs玻色子就是像上帝一样,造就了质量。

据我所知,“上帝粒子”的称呼主要是媒体的掺和,来源于Leon M. Lederman的一部同名科普读物,但是,让很多科学家不爽的是,他在书中过分抬高了Higgs粒子的重要性。Lederman 自己也在书中交待了“上帝粒子”怎样一步步被科学家推出,成为揭示自然之神秘的一种多姿多彩的表述,而非仅限字面上的理解。爱因斯坦作为享誉全球的科学家而非斯宾诺莎学派人士,曾说:“我们作为斯宾诺莎的追随者在现实中可以看到上帝所创造出的协调、有序的世界。”“上帝”一词被广泛应用并不少见,但是在后智能设计科学领域,这个惯用手法略显苍白。然而当我们试图去寻找一个新的,更为适合的隐喻来形容这个“躲避我们视野,宏伟、壮观的宇宙”时,却发现上帝竟依旧指引着。

利用类似的神学词汇来标注一个令人费解的亚原子粒子,似乎是为了触怒那些反科学的宗教人士,或至少使他们游离于科学之外。这使我不禁想到了加加林在1961年完成第一次载人航天飞行时说:“我看了又看,却没有看见上帝。”难道他的一句话就能说明创世者并不存在于外层空间,就能打破亘古长久的神学吗?当然不可能。如果你相信神本就是一种超现实的存在(正如天主教会的信徒),那么加加林的话就会变得无关紧要。对Higgs玻色子的探究是为了从深层意义上揭示宇宙的组成,而不是探究谁像上帝一样操控着宇宙的组成。因此,一个尖锐的问题显现出来,我们之所以称Higgs粒子为“上帝粒子”,难道它是对宗教的一种阐述吗,还是它会成为上帝创世的最终证据(仅从字面理解)?最重要的,这两种解释,哪一种是最普遍的?

当《纽约时报》不假思索的用“上帝粒子”作为标题的时候,这一名词的意义会给它的读者带来何种影响?这种影响不得而知,却鞭策了我。语言本身有种催眠和累积的效应:一个词汇当它被用于新的文本中时,它原本的词义很难客观的呈现出来。“上帝粒子”已经成为Higgs 玻色子的一种别称,然而它却既非物理也非神的意志,却对两方面产生了影响。物理上它的意义很容易被还原,但对于宗教人士,Higgs粒子将对他们认识世界产生各种影响。

“上帝粒子”是一种廉价的称呼,忽略了一切问题。它在称呼上无疑抓住了人们的关注点,然而它的意思却是那样含糊,真正内容很难被人们洞悉。最好的结果是,这种称呼暗示了Higgs粒子的重要性,最坏的结果是,它把Higgs粒子简化至面目模糊。

原文看这里

博主介绍: Claire L. Evans 从事科普写作五年来,被非著名周刊Willamette Week誉为“青年文化传播新星”,被著名说唱歌手Kanye West 赞为“一位有成就的科普作家”。Claire不仅涉及科普写作(主要方向为宇宙学),还是一位科幻小说评论家,以文字犀利,思想深刻,逻辑严密见长。她曾说,从事宇宙科普写作五年来,仍然不知该如何描述宇宙。(吐槽:估计是因为宇宙过于浩瀚,喜爱尤甚,因此不知该如何描述)

The End

发布于2010-10-21, 本文版权属于果壳网(guokr.com),禁止转载。如有需要,请联系果壳

我的评论

居尚

物理达人

p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