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64
需用时 05:07
10
59
自闭症比原来更流行了吗?

今年三月,美国疾病预防与控制中心(CDC)发表了最新的全美8岁儿童自闭症现状调查。标题宣称“自闭症大流行:每88人中就有一个”。这种制造恐慌的论调让不少激进的民众染上了日渐盛行的“化学恐惧症”,将自闭症和“毒素”或其它无关问题扯到一起。有些人因此开始兜售他们的研究、著作以及所谓的“对症良方”。另一方面,一些研究者认为,这只是对自闭症的认识不断加深,诊断标准和分类不断完善的结果。

自闭症,一直在变的诊断

尽管当今的媒体和社会对自闭症有广泛讨论和关注,普通大众乃至某些专门人士仍然对几个基本问题一知半解:什么是自闭症?我们如何能够识别自闭症并进行统计?仔细分析就会发现,人们对这两个问题的不解足以解释这份报告所得出的“自闭症大流行”。实际上,自闭症患者的人数并没有大规模增加,只不过我们找到了更好更精确的识别方法。

自闭症是由美国的精神病学家列昂•卡那于1944年首次描述的。在此之前,自闭症对临床医生来说并不存在,其患病率自然也就等于零。实际上,当时自闭症的患者不是不存在,只是在被当做精神病对待。卡那在1965年发表的一篇论文中记载,在他定义了自闭症后,“全国好像一夜之间多出了成百上千的自闭症儿童”。他还提到,别的国家里也能观察到同样的趋势。

根据卡那的记载,1951年时,“最大的问题”就是应该将继续自闭症诊断为精神分裂症,还是应该将它作为一种单独的病征考虑。到了1953年,才由一位自闭症专家发出了有关“滥用自闭症诊断”的警告,因为它有“变得流行的危险”。60年后,仍然有许多人宣称自闭症和多动症一样,只不过是一种常用的“万金油”诊断,是家长和医生用来解释许多经典的不良行为的借口。

图片来自blogs.discovermagazine.com

图片来自blogs.discovermagazine.com

阿斯伯格综合征(Asperger's syndrome)是自闭症的一种,有时也被称为“小老师综合征”。这也是一种被发现后才确定存在的病征。1981年,英国著名自闭症研究者温罗娜将奥地利人汉斯•阿斯伯格1944年的论文翻译成英文,并重新引起医学界的重视。这篇论文中,阿斯伯格将它描述为不同于卡那的自闭综合征的另一种病征。但由于发表于二战期间,阿斯伯格的论文一直未受到同盟国医学界的重视。因此,即使在近40年前就有人定义出了这种病征,阿斯伯格综合征在1981年以前一直无法得到正确的诊断。同自闭症一样,在医学界接受阿斯伯格综合症之前,它的官方患病率自然也是零。

现在我们已经说到2种70年前尚不存在的病征了(也许还要再加上一个:非典型自闭症),尽管这些病征的患者自古以来一直存在。CDC的新数据表明,美国的八岁儿童中每88人就有一个人符合以上3种病征之一,而2006年的数据是每110人中才有一个。这个变化是如某些人所说,是某种潜藏的环境“毒素”增加所致?抑或是如同当初自闭症从精神分裂症中分离出来一样,是诊断的变化和重新分配的结果?

证据证明,自闭症患病率并未改变

对大部分研究自闭症及其流行状况的专家来说,造成自闭症患者人数爆发式增长的最大因素是不断改变的自闭症的定义和对病越来越多的关注。引入自闭症作为诊断的数十年之后,研究者发现医生在实践中仍然会有“替代诊断”的现象:将本来该归类于其他疾病(如心理发育迟缓或语言障碍)的归类到自闭症的范畴。比如在最近的一项研究中,美国加州大学的研究者重新对1980年代曾经生活在犹他州的489名儿童进行了检查。这些儿童曾经在1990年接受检查,当时有108名儿童被归为“有缺陷的”(即今天所说的智力障碍者),而没有被归为自闭症患者。调查者用现今的自闭症患病标准对这108名儿童的档案重新评估,发现按照现今的标准,其中64名儿童不仅有智力障碍,还患有自闭症。

发展神经心理学家多罗西•毕晓普等人完成的一项研究为自闭症定义变化提供了更多证据。这项研究中对一些曾在儿童时期被确诊为“发展性语言障碍”的成人进行了重新评估。运用两种不同的诊断工具进行评估后,毕晓普发现,尽管以往没有被诊断为自闭症,这些人中有1/5符合自闭症的诊断标准。

另一个反驳自闭症大流行威胁论的强有力证据,是各个国家的自闭症患病率十分接近,不同世代之间亦然。2011年英国进行了一项对大规模人群进行的研究,发现成人患有自闭症的比例保持在1%左右,“与英国儿童的患病率相当”,同样的结论对美国儿童也成立。也就是说,患有自闭症的成人和儿童“一样多”,这表明不同世代的自闭症患病率是保持稳定的。

早在1996年,温罗娜(翻译阿斯伯格的论文的那位自闭症专家)曾经根据1956年到1983年出生的儿童的资料,大致估计自闭症谱群病症的患病率是0.91%。这个数值和如今研究中常见的1%患病率差别并不大。

韩国的一项研究发现了明显高于其它研究的患病率,但它使用的评估方法和人群都不同于其他研究。事实上,韩国的这项研究中,最具备和其他研究之可比性的部分得出的患病率是0.8%,与别的国家的研究结果也很接近。

跨代稳定不变的患病率、符合自闭症标准而未被确诊的人群、替代诊断的存在,这三者加起来已经足以解释如今美国“自闭症大流行”的表面现象。随着对自闭症的更多关注,以及不同诊断工具的灵活使用,许多以往没有确诊为自闭症或确诊为其它疾病的人现在都被诊断为自闭症了。

自闭症诊断将会更严格

今天,自闭症发病率在经过了70年的高峰后,也许会迎来快速的滑落,但这和环境因素无关。现今最常用来进行精神疾病诊断的医学手册《精神疾病诊断与统计手册第四版》(常常被称为精神病学的圣经)正在进行“版本升级”。而据某些研究表示,在第五版中,诊断自闭症的标准将会降低其确诊率,阿斯伯格综合征和非典型自闭症这两个诊断都会消失。如果这个预测为真,新标准下确诊为自闭症的人数将会减少,我们是否又要匆匆忙忙去寻找使得患病率骤降的环境因素呢?显然不是。

然而,这些显然的解释并不能阻止大批的人利用“自闭症流行论”,到处兜售所谓的研究、著作和“根治方法”。据格林菲尔德教授的说法,这些案例中的手法基本都如出一辙:指出某个有关问题的上升趋势,再指出自闭症患病率的增长,最后旁敲侧击地暗示一下两者的关联。不过,在这种误导性的乱拉关系上关注太多,就会导致两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与自闭症团体有关。虽然我们现在对自闭症的患病率有了更深的认识,但正如英国的研究指出的,我们尚未关注到同样数量的成年自闭症患者的存在。很多成年的自闭症患者已经将自闭当成是自身的一部分,他们可能不会追求所谓治愈自闭症的良方,但成年自闭症团体可能会花费不必要的精力和资源,朝错误的方向努力,为所谓的“自闭症大流行”寻找一个单一的原因。

第二个问题则是和理解自闭症的成因相关。自闭症的成因是许多人探究的课题。如果我们直接将研究重点放在最近较热门的环境因素上,就会忽略那些长期存在的,影响了自闭症形成的真正因素。自闭症是否和环境因素有关,例如父母的年龄,胚胎时期各种因素的交互作用?并非不可能。可这些因素是否出现了增长,以印证和自闭症的关联?答案是否定的。我们不应当被“流行病”或“毒素”这样令人害怕的词语干扰,而应当看看研究数据到底说明了什么。如果自闭症患病率真的有增长,其幅度也会是微小的。

数据表明,不论确诊与否,自闭症的患者们一直都在我们身边。

本文编译自《发现杂志》网站文章:Is Autism an “Epidemic” or Are We Just Noticing More People Who Have It?

The End

发布于2012-08-07, 本文版权属于果壳网(guokr.com),禁止转载。如有需要,请联系果壳

我的评论

Snorri

应用数学硕士,维基百科编辑

p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