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35
需用时 02:40
注射死刑,让美国病患无麻醉药可用
美国密苏里州的罪犯艾伦•尼克拉森(Allen Nicklasson)本该在10月23日被注射死刑,行刑却被延缓了——并不是因为案件本身还有疑点,而是因为原本打算用于注射的药物——丙泊酚(propofol)——出了问题。
 

暂且偷生的死刑犯

作为美国最常见的手术麻醉药之一,丙泊酚在美国每年使用高达5000万次。不过它还从未“染指”过行刑界。注射死刑是美国最常见的处决方式,但麻醉药一直供不应求。最近美国数州试图将丙泊酚纳入行刑麻醉药之列,此举却带来了麻烦——不是给罪犯,而是威胁到了成千上万的病人。
 
由于联邦法规的限制,在美国国内生产丙泊酚有诸多困难,因此美国多使用进口产品,其中90%都来自一家德国公司。该德国公司受欧盟管制,而欧盟有规定如果生产的药物或设备被用于死刑,该药物将被限制出口。这意味着如果美国将丙泊酚用于行刑,很快美国的病人们会无药可用。该德国公司自然也不欢迎这一举措,2012年它要求美国的分销商不许给监狱提供药物。
 
正是丙泊酚这一正处在风口浪尖的药物让艾伦侥幸多活了数日。除了艾伦,另一名本定在11月20日行刑的罪犯也“受惠”于此,刑期被推迟。密苏里州正在寻找丙泊酚的替代品。
 

接二连三的麻醉药风波

欧盟反对死刑的主张给美国带来的麻烦不止这一次。硫喷妥钠(sodium thiopental)是美国注射死刑里的常用麻醉剂,可是硫喷妥钠生产工艺困难,成本高昂,从2011年就开始缺货。美国公司Hospira本打算在意大利的工厂里生产这种药,却因不得用于死刑的规定导致计划泡汤。
 
欧盟在硫喷妥钠上显示的态度和决心,表明他们反对死刑并不是说着玩儿的。如果美国坚持将丙泊酚用于死刑,罪犯是可以处决了,许多无辜病人的手术却没法做。当年没有了硫喷妥钠,还有丙泊酚可以替代,但要是丙泊酚也保不住的话,麻烦就大了。目前,丙泊酚还没有其他的替代品,它见效快,不会引起呕吐,对气管插管的病人而言是最佳麻醉药。
 
此次受麻醉药风波影响的有35个州,罪犯排着队等待着死刑却无药可用。无奈之下各州只好四处寻找替代品。之前注射死刑的流程是先用硫喷妥钠麻醉罪犯,再注射肌松剂溴化双呱雄双酯(pancuronium bromide)让其肌肉松弛呼吸停止,最后再用氯化钾给予最后一击,停止心跳,这也是整个过程中最疼的一步(如果没被充分麻醉的话)。
 
但2009年-2010年硫喷妥钠供应量持续低迷,许多州开始囤积另一种麻醉剂戊巴比妥(pentobarbital)。该药的生产商位于哥本哈根,在2011年,因为丹麦和欧盟的人权法律,该公司禁止戊巴比妥用于死刑。因为戊巴比妥在手术麻醉上并没那么重要,所以它的短缺并未对病人造成太大影响。
 
弗罗里达州的戊巴比妥用完后,在10月15号处决一名犯人时他们尝试了从未用于行刑的咪达唑仑(midazolam)。据媒体报道,注射好几分钟过去后,犯人还在眨眼摆头。此药不算好的麻醉剂,没准罪犯在最后还是会感到疼痛。这种将犯人当试验品的做法也饱受诟病。不过咪达唑仑也有其优点,尽管被用于行刑,却不会牵连到医院的供应。Hospira公司是该药的生产商之一,尽管公司发言人没有透露生产地,不过表示欧盟的规定还管不到那里。
 

备受争议的注射死刑

其实不仅麻醉药的风波不断,注射死刑这一方式本身就备受争议。尽管它的出现是为了替代另一种更不人道的行刑方式——电椅,不过不少研究指出,在用硫喷妥钠麻醉的行刑过程中,有43%的罪犯并未被充分麻醉,仍能感受渐渐不能呼吸的痛苦以及最后一针的致命疼痛。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麻醉需要专业人士操作,而奉希波克拉底誓词为圭臬的医生们,几乎没人愿意参与这一过程。他们不愿违背誓言,将救人的技艺用来帮助杀人,许多医生也明确反对死刑。美国医学会也禁止其成员协助注射死刑。
 
死刑是否该废止?如果不废止,如何采取更人道的方式?如何获取注射行刑的麻醉药?一切还悬而未决。
 

参考资料:

  • Bid to Use Common Anesthetic for Executions Threatens U.S. Patients,, Scientific American, 23 October, 2013
  • Will medics' qualms kill the death penalty? Nature 441, 8-9 (4 May 2006)

 

果壳网相关小组:

The End

发布于2013-12-02, 本文版权属于果壳网(guokr.com),禁止转载。如有需要,请联系果壳

我的评论

苏木七

肿瘤基因组学博士生,法医迷

p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