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94
需用时 02:59
29
122
怎么写笔记效率高?别用电脑,用手写

(文/Robinson Meyer)心理学导论就要开始了,但是帕姆·穆勒(Pam Mueller)把笔记本电脑忘在家里了。这可不光是损失了刷Facebook的时间。作为一个普林斯顿的心理学研究生,穆勒是班上的助教之一。在课上记好笔记对她来说很重要。通常她习惯用电脑记笔记,但是,没了电脑,她不得不依靠更传统的方法。 

于是她拿出了纸笔——然后她发现了一些意想不到的事情。 

整个听讲的感觉都变好了。“我觉得那天课上我学到的东西多了好多。”她说。于是她跟教这门课程的丹尼尔·奥本海默(Daniel Oppenheimer)教授分享了这个故事。 

“‘我在另外某天的教师会议上也有类似的经历。’”穆勒记得自己当时这么回答。“然后我们都直觉觉得把东西写下来会有些不同的地方。” 

事实证明,确实如此。 

tankingnote01.jpg图片为译者@莘莘深手绘,下同。

一项由穆勒和奥本海默主持的新研究发现,比起打字,手写记笔记的人对课堂内容记得更牢。 

并且,知道电脑笔记怎么不好、为什么不好,似乎也无法提高其质量。哪怕你提前警告用电脑记笔记的人,也不会有什么不同。对于某些事情来说,手写似乎就是更好。 

这项研究可谓是应运而生。教育工作者还在就应不应该允许学生将电脑带入课堂争论。研究者们已经发现了课上使用电脑往往会分散注意力——使用电脑的学生不仅是学业上表现得不好,也对他们接受到的教育不怎么满意;但穆勒和奥本海默的研究是第一个尝试对不联网的电脑跟老式纸笔做定量比较的研究。 

这项研究包括三部分。在每个部分的开始,学生们要观看一段讲座或TED演讲的视频,同时用普通手写笔记(非速记)或者电脑记笔记。 

学生们看完视频,完成30分钟的高难度的智力任务,然后再接受关于视频内容的测验。在第一轮,手写笔记者的测验成绩要优于电脑记笔记者。分析学生的笔记表明,用电脑记笔记的人往往一字不差地转录演讲者的话。穆勒和奥本海默怀疑这是因为打字的人会倾向于照抄课堂内容,而没有理解它们。这点说得通:如果你打字够快的话,一字一句地记录是有可能(完成)的,然而手写通常没法捕捉到每个词。 

takingnotes_bla.jpg

所以,第二轮实验的学生会收到警告。在使用电脑的学生观看演讲或者记笔记之前。研究管理员会告诉他们其中的某些人: 

在课堂上用电脑记笔记的人,如果知道他们将要就课堂内容接受测验的话,会倾向于原句抄录听到的内容而不多加思考。今天在做笔记的时候请尽量避免这一点。用你自己的话记笔记,不要只是逐字逐句地记演讲人说了什么。 

警告似乎没有任何作用。测验表明,手写笔记者还是比用电脑的人对课堂内容记得更牢。分析用电脑的人的笔记之后,两位作者承认:“虽然我们指示他们不要逐字逐句记录,但这指示完全没有产生效果。” 

最后一轮的学生在观看讲座录像整整一周之后接受测验考试。其中的一些学生被允许在测验前花10分钟复习他们的笔记。在这最后一轮实验,有时间复习的手写笔记者的考得比其他所有人都更好。无论哪种手写笔记的学生,事实上,都要比用电脑记笔记的学生考得好。 

另外,用电脑逐字逐句做笔记的那些人,复习笔记似乎反而会妨碍他们考试。 

总而言之,用电脑做笔记会导致逐字原样记录,这会让复习变得困难。同时就算你警告了用电脑的人、不让他们逐字记录,也没用。 

“现在我们手写不如打字那么快,但是打字的人就会倾向于一字一句抄录讲座的大部分内容。”穆勒说,“用电脑做笔记的人不需要清楚地知道他们写下了什么。” 

她认为这可能是这一现象的关键:手写笔记的话, 你不得不在写下来之前进行信息处理。这种初步选择性导致了长期理解。 

“我不认为我们有必要号召更多的人回归纸和笔。”穆勒说,“触屏式平板电脑看起来两边好处都占了——你必须选择要记什么,但同时你也会有电子版的记录。” 

顺便说,这两位研究者准备接下来探寻平板电脑的效果。(他们没有将平板纳入本次研究的范围内。)不过,他们在这项研究之外的科研日程非常繁忙,因为两个人都不是专攻教育心理学的。穆勒的研究课题是关于法律和道德,而奥本海默侧重于决策制定和民主心理学研究。 

但是他们两个都很喜欢这次关于笔记的“跑题”研究,因为这是一个源于真实生活问题的研究 。“我认为,”穆勒说,“现实生活中的问题才是顶尖研究的来源,因为这些问题会在人们中产生共鸣。” 

 

编译自 The Atlantic: To Remember a Lecture Better, Take Notes by Hand

 

 

The End

发布于2014-05-08, 本文版权属于果壳网(guokr.com),禁止转载。如有需要,请联系果壳

我的评论

莘莘深

果壳作者

p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