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12
需用时 03:01
【论文故事】美国总统:不管你爱与不爱,都是历史的尘埃

人们对于重大历史事件的铭记是一种集体反应。拿我们这一代人来说,没有人会不知道汶川地震或南京大屠杀这样充满伤痛的历史。然而正如我们中的很多人对嘉定三屠和扬州十日毫无概念,也叫不出过往朝代许多的帝王一样,一些人们当时以为会将被永远铭记的历史,可能最终都被淹没在历史的尘埃中。这个过程会持续多久,会有这样的集体遗忘吗?来自美国华盛顿大学的心理学家们对此进行了研究,结果发表在最近一期《科学》杂志上。

华盛顿大学心理学系的亨利·罗迪格(H. L. Roediger)教授和学生安德鲁·德索托(K. A. DeSoto)研究了美国人对历任总统的记忆程度。“一个国家的领导最容易被公民所记忆。但是对于大部分领导人来说,人们对他们的记忆都会以一种可预见的方式消逝。”罗迪格告诉果壳网科学人。

这项研究始于20世纪70年代。在1974年,1991年和2009年,各有一批当时的在校大学生参与了相关实验。在实验中,参与者被要求对美国历任总统的名字和所在的总统位次进行回忆和描述。在第一部分称为“位次记忆”的实验中,参与者被要求回忆并给出自己所记得的总统名字及位次。而在另一部分被称为“自由回忆”的实验中,参与者仅仅被要求写下自己能够记起的总统名字即可。

2009年实验时的一名参与者提交的总统回忆列表。图片来源:研究论文

参与者的记忆表现出了极其相似的特征:位次记忆实验中,参与者能很好地记住乔治·华盛顿(首任美国总统),托马斯·杰斐逊(第三任美国总统),亚伯拉罕·林肯(第十六任美国总统),以及距离时任总统3-4任的总统。而在自由回忆实验中,罗斯福、尼克森、肯尼迪等几位任期内发生重大事件的总统也被频频记起。至于另外几十位总统的名字,则随时间的推移而被淡忘了。

为了确保实验的严谨性,研究人员招募了另一批与三代人当前年龄相仿的被试进行了实验,也得到的类似的结果。相对而言,由于是在同一年代同一社会背景下进行的测试,三组被试的记忆曲线出现了更高的一致性。

罗迪格教授认为,左右人们“记忆”和“遗忘”的主要因素是人们接受信息的频率。作为美国的开国元勋,华盛顿是美国每一个孩子在美国历史中学到的第一课。而废除了奴隶制度并终结了南北内战的亚伯拉罕·林肯也因其特殊的贡献被人们频繁提起。人们对他们的印象被大量的信息反复强化,最终导致难以忘记。

自由回忆实验中,各组参与者回忆起某一总统的概率。图A:1974、1991、2009三代不同大学生的数据;图B:2014年选取的三个不同年代出生的成年人的数据。图片来源:研究论文

利用这些数据,研究人员模拟出了总统们的“遗忘曲线”。模拟结果显示,也许在未来的一百年内,福特和艾森豪威尔这样曾经妇孺皆知的名字就会淡出人们的脑海。

利用三代大学生数据模拟出的“遗忘曲线”对六位前总统被遗忘的趋势进行了预测。图片来源:研究论文

罗迪格猜测,这样的集体记忆方式可能是跨文化的。每一个文化群体中都会有值得被记住的历史事件,而其他的人物或事件则会以规律的形式被遗忘。“要深入了解人群的集体记忆,我们先需要对他们所属的文化有深刻的理解。”罗迪格教授说。

然而,在调查持续的三十多年中,人们接受信息的方式经历了剧变:互联网的出现使得大量信息简单地涌入人们的生活。这样的变革是否会对集体记忆和集体遗忘的方式产生影响?罗迪格教授认为在得到更多地证据之前不能够简单地下论断,他对果壳网科学人说:“从积极的角度看,对于有电脑、能上网的人们来说,许多问题的答案通过简单的鼠标点击就能获得。但反过来说,媒体的多样化也使人们会更关注自己感兴趣的东西。在美国只有寥寥几个电视台的时候,大多数人都看同样的节目,新闻也以同样的方式呈现,人们的圈子可能更大,共同点也更多。现在早就不是这样了。”

“人们接受同种信息越频繁就越难遗忘该信息”似乎是个很理所应当的结论,但罗迪格和同事经由科学系统的方法证明,人们能够对某一群体的集体记忆进行实证研究。而对集体记忆的研究,又会使得对这一集体中认同感和符号的研究成为可能,从而为社会学研究提供新的参考。罗迪格希望其他国家的心理学家能开始做相似的集体记忆研究。“一旦我们发现相似的记忆模式,我们就可能弄清这种集体遗忘背后的机制。”他说。(编辑:Calo)

参考文献:

  1. H. L. Roediger III, K. A. DeSoto. Forgetting the presidents. 2014. Science, 346 (6213): 1106-1109

文章题图:jewishbusinessnews.com

 
 
 
 
The End

发布于2014-11-30, 本文版权属于果壳网(guokr.com),禁止转载。如有需要,请联系果壳

我的评论

S.西尔维希耶

果壳作者

p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