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壳有意思
  • 注册
  • 下载客户端
  • 手机扫码下载
    全新果壳APP
2198
需用时 04:23
“食物宝贝”:为民请命还是散布恐慌?

橡胶万岁/译)在这个消费者对加工食品的怀疑日益加深的年代,对于任何希望向Big Food这样的食品公司进行问责的人来说,网络都是个强有力的平台。

在新出现的一批“食品斗士”中,其中一个最知名的就是瓦尼·哈利(Vani Hari)——人们更熟悉的是她的网名,“食物宝贝”。她的胜利事迹包括发起请愿活动促使卡夫食品公司在通心粉和奶酪中禁用人工橙色色素,以及强调面包添加剂偶氮二甲酰胺也是生产瑜伽垫的原料,使得赛百味不再使用这种常用的面包添加剂。

“食物宝贝”瓦尼·哈利在赛百味店前抱持瑜伽垫。图片来源:.abcnews.com

对于“食物宝贝军”——那些关注她的网站以及社交媒体账号的人来说,哈利是个英雄。通过出版书籍和电视宣传,她的影响力正在迅速扩大。

但是她的高调也惹来了更多关于她做事方法的批评。很多批评家来自学术界。批评家们认为,她是为了获得公众的注意而煽动人们关于食物的恐惧感——没有事实根据的恐惧感。其中,耶鲁大学的神经科学家,著名的反伪科学斗士,史蒂文·诺维拉(Steve Novella)称呼哈利为“食物界的珍妮·麦卡锡”。珍妮·麦卡锡全力支持疫苗导致自闭症的观点。

哈利自封为健康饮食领域的消费者权益保护者和顾问。她的网站FoodBabe.com向人们提供食谱、旅行时的健康饮食小贴士、以及每月收费17.99美元,包含食谱、配餐方案和采购清单的“饮食指南”。然而,使她声名大噪的却是她的食品调查中最热门,那些写着她自认为可疑的食物成分的帖子,在社交媒体上被频繁转载。

例如,哈利在一项运动中极力主张啤酒生产商公开他们的酿造配方。哈利担心丙二醇在其中的使用——这种物质通常被用来生产防冻液。但是肿瘤外科医生和博主大卫·戈尔斯基(David Gorski)表示,在一些啤酒中用于使稳定啤酒泡沫的其实是提取自海藻的藻酸丙二醇酯(propylene glycol alginate)。“这是与丙二醇不一样的化学物质,一点都不相似。这不是防冻液。”他写道。

哈利竭力反对的另一种啤酒成分是鱼胶,也就是干的鱼鳔。这听起来似乎很腥,但是一个多世纪来,鱼胶都用来使啤酒变得澄清。哈利挑起的论战吸引了《雄心酿造:美国啤酒的故事》(Ambitious Brew: The Story of American Beer)的作者,历史学家莫林·奥格尔(Maureen Ogle)。他在自己网站上发表题为《你的啤酒里有什么?兼议愚蠢的危害》(What's In YOUR Beer? Or, The Dangers of Dumbassery)的帖子,逐条剖析了哈利的观点。

哈利利用了消费者对大食品公司的不信任,消费者对他们所不熟悉的,听起来像工业原料的配料的不信任,以及消费者对于监管者能力的不信任。有些化学物质和添加剂可能的确可疑。但是在食品科学家看来,这些几乎都是安全的。所以,如果食品企业没有内幕,它们为什么要回应哈利的要求呢?

因为“公众的认知决定企业的生死。与尝试抵抗或者通过教育大众来拨乱反正相比,满足哈利这种敲诈者的要求明显是更加简单的选择。”戈尔斯基写道。

批评家强调,哈利并没有营养学或者食品科学方面的资历。她学习过计算机科学,曾经是一名咨询顾问。哈利拒绝就本文接受采访。她通过工作人员告诉国家公共广播电台,直到二月份她的新书出版之前,她不会接受媒体采访。但是,当《夏洛特观察报》(Charlotte Observer)问及那些批评时,哈利答道:“我从来没有自称是营养学家。我是一名调查员。”

佛罗里达大学的园艺科学教授凯文·佛尔达(Kevin Folta)在网上对哈利批评说,缺乏专业训练使哈利经常误读经过同行评议的研究,也对食品化学、营养和健康的技术细节产生误解。他说:“她其实是在搅和科学。”

佛尔达说:“总之,她制造了更多对食品的困惑,以及对化学品和添加剂作用的困惑。”

正如我们曾报道的,哈利最近就星巴克的南瓜拿铁咖啡里没有南瓜一事发起了攻击。此事促使食品技术学会(Institute of Food Technologists)发布了一个解释化学物质如何在咖啡中复原南瓜味的视频。

卡文·斯内帕西(Kavin Senapathy)是一位反对伪科学的博主,他经常驳斥哈利的帖子。“她的所作所为是在利用粉丝在科学上的无知和恐惧。我们中的很多人都认为这做法不能被接受。”她说。

斯内帕西和其他网络批评者注册了诸如“科学宝贝”(Science Babe)、“吃东西宝贝”(Chow Babe)、“食物猛男”(Food Hunk)等网名。他们打入推特和脸书,形成合力,与哈利的粉丝互动,反驳哈利给粉丝灌输的内容。

卡文·斯内帕西以“科学宝贝”的名号在网上与“食物宝贝”针锋相对。图片来源:twitter.com

那么,为什么不能简单地忽略哈利呢?因为她的影响力正在扩大:上个月,她的专栏成为了《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辩论板块的话题;10月,她登上了健康健身杂志《体验生活》(Experience Life)的封面。这迅速招来了文诛笔伐。该杂志在亚马逊上只得到一星评价,因为他们让“一个没受过正规教育,整天制造恐惧的人”登上了封面。

今年秋天,在佛罗里达大学为新生提供的系列讲座“优质食物革命”(The Good Food Revolution)中,哈利也发表了演讲。她的演讲很快让佛尔达在博客上发表了一篇尖锐的文章,指责她“不敢与科学和学者打交道”。

她的演讲没有给出提问时间,这让佛尔达很恼火。他本来想在提问时间挑战她的一些科学论断。佛尔达表示,“有人自诩专家,而事实上,她更像一个名人,而不是科学家。我们在努力向学生传授科学知识,而她这么做的效果就是给我们帮倒忙。”

最后,佛尔达表示,他认为哈利的出发点是好的。“她看起来确实真诚地希望人们能考虑健康和食物的选择,”但他补充道,“可这是个科学问题啊。”

其他批评者就不这么仁慈了,他们认为哈利不仅仅是让人们警惕食品添加剂。据《广告时代》(Advertising Age)报道,哈利还通过一些相关的营销伙伴关系,把她的网站读者导向一些有机和非转基因的食物品牌,并从中获利。她的“食物宝贝”品牌是一家已注册的有限公司,这也的确是哈利的全职工作,而哈利也从演讲中赚取收入。

耶鲁大学的诺维拉(Novella)在他的博客中写道,“不幸的是,网上充斥着给出‘权威建议’的人,但他们其实根本不知道自己都在说些什么。他们的建议往往受到特定思潮或者商业利益的影响。食物宝贝就是这种现象的代表人物。”

哈利回应了这些针对她的动机和科学素养的质疑。她告诉《观察家报》:“我知道我所做的是对的。我正试图帮助大家理解那些没有被说出来的事情。”

然而,宾州的食品科学家约翰·库珀兰(John Coupland)在一封写给“盐博客”的电子邮件中表示,哈利的活动最后都能归结为“他们给我食物里加的这些神秘有毒物质让我恶心”。

谈及食物系统,库珀兰表示:“我个人认为,这在很大程度上将人们的视线从真正应该关心的问题上转移开了”。他说,那些问题包括针对儿童的广告、食物生产对环境的影响、食物浪费,以及饥饿。(编辑:Calo)

文章题图:abcnews.go.com

 
 
 
The End

发布于2014-12-13, 本文版权属于果壳网(guokr.com),禁止转载。如有需要,请联系果壳

我的评论

Maria Godoy

美国国家公共广播电台通讯记者

p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