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 评论 心理

秀才翻身,三年不成:衡水模式的无尽循环

衡水二中 衡水二中防跳楼 衡水二中铁栏防学生跳楼 衡水二中防跳楼新闻 衡水二中防护栏 衡水二中防护栏照片 衡水二中首页 衡水市第二中学 衡水中学 衡水二中学生跳楼 衡水二中家校互联

李松蔚 发表于  2015-05-01 09:00

持续看到网友爆料衡水二中的“军事化管理”:五点半起床,卡着点儿如厕洗漱;睡觉时不敢把被子摊散,怕第二天叠不成豆腐块;更有甚者连衣服也不脱;五点四十就开始跑操,边跑边喊口号,气势如虹;跑操时如果掉了鞋,就要光着脚跑完;每天学习的时间有将近十六个时;吃饭也要用百米冲刺的速度;教室里装备了360度的摄像头监控……2015年3月,一名不堪重负的学生跳楼自杀,和教学楼随后装上的“铁窗”,将这所学校推到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衡水二中装上“铁窗”。图片来源:udn.com

就在媒体和公众正有意无意地将衡水二中指为“血泪工厂”,“人间炼狱”的同时,学生和家长却对学校表现出了格外的理解和宽容。他们视若无睹地狂奔在原定的轨道上,无论是同学夭亡,还是外界如潮水一般的议论声,都不曾让他们停下一分钟的脚步。这一来,倒显得旁观者大惊小怪,多管闲事。

衡水模式的大前提:不满现实,渴望“翻身”

有人用斯德哥尔摩症候群解释学生和家长的心态:受虐者对施虐者产生认同。然而衡水二中的情况还不尽如此。集体认同的核心,谁都知道是一张未来的巨大画饼:“进清华,与主席总理称兄道弟;入北大,同大家巨匠论道谈经”。在衡水二中挂出的这幅标语,堪称“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的现代版。背后的逻辑昭然若揭:今天各位忍受的痛苦,都是为了有一天翻身做主。“能吃苦苦三年,不能吃苦苦一辈子”。可以说,学生和家长都是做足心理准备的。

批判这种学习心态——无论有多么充足的证据表明它会扼杀人的创造力和主观幸福感——都必须冒着被骂“饱汉子不知饿汉饥”的风险。“社会现实就是这样,谁管它科学不科学?我们要翻身,只能玩了命地拼高考。错过了这次机会,我们这辈子都没希望再踏入上流社会。”这句话的意思是说,高中学习不是学习,只是历经煎熬,换来一张上流社会入场券的交易。这三年再怎么苦,学生和家长都甘之如饴。说什么“何必把人逼成这样”,都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我上学的时候,老师就教给我们“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我们邻近的一个县城有一所中学,校门口摆着一双皮鞋和一双草鞋的雕塑,意为“你将来穿哪双鞋,全看你在学校里的表现了”。诱惑加警告,每一位老师都心领神会,并把它作为天经地义的道理传授学生:“你难道不想离开这个地方,过更有尊严的生活么?念书吧!错过这三年,就毁了你一家翻身的希望!”

因此,以衡水二中为代表的这一类教育模式必须有一个前提:学生及家长对现实的生活心怀不满,乃至于厌憎。与此同时,他们对大城市的发展机遇、教育资源、生活水准梦寐以求。立足县城,仰望北上广,仿佛下层阶级仰望特权阶级:既渴望加入,又生怕被拒之门外——有一种混杂着艳羡的自卑。

这种自卑感越强,通过高考一朝翻身的动机才越充分。因此,衡水教育模式的核心是有政治诉求的:它宣示着下层阶级对现有社会格局发起的挑战,是平民鱼跃龙门,跻身上流社会的重要渠道。尽管名额稀少,但亲测有效。

“撑过高考就解放”的迷思

数据显示,目前中国的人口流动大多数仍为省内流动,省际流出的比例基本低于10%,而省际的净流入人口集中在北京、上海、天津、广东、浙江、福建六省市——全都是经济文化发达的地区。即使不看数据我们也知道,这些地方总会有饱和的一天:房价高企,买车摇号,办户口一年比一年更难。

很显然,船票越来越少。输出省市的平民,必然要为这些仅余的席位争抢得头破血流。他们梦想着一个金碧辉煌的世界。“与主席总理称兄道弟”,这种愿景对于每一个还没有完全丧失野心的家庭来说,都是莫大的诱惑。没有人愿意屈从命运的安排。“读书改变命运”。衡水的逻辑,就是这样的背水一战。

“能吃苦苦三年,不能吃苦苦一辈子”,毕“翻身”之功于高考一役的想法,在许多学生和学生家庭中根深蒂固。图片来源:wordpress.com

说它是洗脑也好,社会现实也好,这种观念确实成功影响了绝大多数学生和家庭,让他们情愿为三年的压抑煎熬买单。劝他们放弃这个想法,就等于劝他们接受屈辱的现实,当然是痴人说梦。而作为一个大学老师,我倒想从另一个方面提醒,最好把这理念扩展为:“能吃苦苦七年,不能吃苦苦一辈子。”——要知道,大学这四年也很关键啊!以为高考总算修成正果了,可以享福了,就到大学里来找乐子,那还是要掉队。拿了名牌大学文凭又怎么样?不值钱。多少优秀毕业生都想留在大城市里,抢一个好饭碗呢?何况还不见得能拿到文凭。

因为工作原因,我每年就要接触很多这样的学生:挂科的,延期的,肄业的,学分不够转大专的……原因当然多种多样,其中最令人扼腕的,就是那些想改变命运的,来自三四线城市、县城、农村的学生,因为误信了“苦三年”这张空头支票,在大学里松懈了斗志,导致功亏一篑。连带高中的三年辛苦也失去了意义。只有继续按衡水的方式坚持四年,我想,似乎才可以保证翻身有望?

但我这样的说法,也不过是一孔之见。社会残酷,就算一等一的本科毕业生,也难保不被淘汰。读研究生的辛苦更甚本科,这就不必说了。就算找到好工作,头几年也绝不会轻松。初出茅庐的学生,谁又敢说已经别无所求呢?又没有父母家业可以指望,不还得一刀一枪继续拼么?一不留神,仍不免“逃离北上广”的结局。真要想翻身,不如还是做好“苦十年”的准备比较保险。

再这么想下去,十年也未必够用。“与主席总理称兄道弟”自然是玩笑话,但要在任何一个高位上坐稳,买车买房,结婚生子,甚至还想把父母接来享福,又岂是可以一劳永逸达成的目标?北京一套房,每天一睁眼就欠银行多少贷款?打江山容易,守江山难。今年的业绩指标比去年又涨了20%,形势还比去年差,新来的人年富力强,背景又好……想到这些,如何还有松口气的一天?“能吃苦的苦到退休,不能吃苦的苦一辈子”罢了。或者累,或者穷,永世没有两全其美。

压迫感的恶性循环

我并非讥讽,只是在讨论一个心理意义上的行为模式:

只要一个人卷入了“翻身”的战争,除非他甘愿放弃到手的胜利果实,否则就很难再从中脱身。尽管可以骗自己说“三年”,最后往往是三年之后又三年,三年之后又三年的无间道。永远不堪重负,又永远觉得还远远不够,至死方休。

在《阶段性胜利》一文中,我用认知治疗的观点做过解释:

不是因为他不肯歇息,而是因为在他内心深处,“这里”仍然是一个充满了风险和不安,被敌人环伺的所在。这些敌人——姑且承认在一开始是客观存在的吧——目前藏身于何处呢?我胜利了,于是看不见。但我在战斗,这一事实本身又警示我:它们确实应该存在。我战胜了它,暂时还算安全,但也正因为我战胜了它,所以我必须战斗下去。胜利驱退了威胁感,一边又巩固了威胁感的存在。

这个模式里,隐藏着一个挥之不去的幽灵,那就是我们原以为已经通过高考,抛之脑后的“自卑”——源自于幼年时就植入我们内心的被压迫感。

我们从“东亚病夫”的课文里植入了这种被压迫感;被“劳心者治人”植入了这种被压迫感;在皮鞋和草鞋中植入了这种被压迫感;在被父母责骂时植入了这种被压迫感;从我们对于上层阶级的向往中——翻身也好,鱼跃龙门也好——植入了这种被压迫感。这种感觉,带着一股辛辣的幽怨之气,让我们自觉渺小而脆弱,让我们看待他人的目光充满敌意,让最平常的生活也面目可憎。

而衡水二中这类模式的教育,正是在利用这种被压迫感,同时又巩固了被压迫感。对于一个教育资源不算发达的学校,要想追求超高的升学率,就只能指望精神上的战斗力加成。现成的燃料,正是每一个学生内心的屈辱,和投射在外的,对于现状的厌憎:“我们一直被欺压被鄙视,我们的人生一无足取,我们与上层阶级存在着等级的鸿沟。”

在衡水二中这样的学校,这种负面情结必然会受到呵护与鼓励。“不想再过这种日子?那就拼命啊!”——我们是如此盼望摆脱这种屈辱,只好拿出三年的生命作为献祭。而献上了祭品,反而使心里那一只幽灵越发强壮,于是“三年三年又三年”,永无休止,再传给我们的后代。

深植于学生内心的压迫感,既在衡水模式中被消费,也在衡水模式中被加剧。图片来源:sina.com.cn

每一分“翻身”或“逃离”的努力都加剧了原有的不平衡

写到这里,我本人也颇感无能为力,就像自己也深陷于这个难以自拔的漩涡。我还想要指出一个可能的误解。我绝不会以为,等级论仅仅是唯心主义的产物,“只要你不这么想,它就不会存在”。恰恰相反,我知道它客观真实地存在着:小城市的凋敝、人心的彷徨、无处不在的歧视、丧失殆尽的尊严……但它又属于心理学中“自我实现的预言”。我们相信自己不体面,我们就真的不梳头不洗脸;我们相信高考至关重要,我们的一生就真的会毁于高考落榜;我们相信除北上广之外没有未来,我们当中最有干劲的人就真的没有动力建设家乡。

每一分“翻身”或“逃离”的努力,都加剧了原有的不平衡。

作为个体,我们几乎不能改变什么,只好一拥而上,希望自己成为被选中的幸运儿。同时,也就把自己送上了修罗道,和众多的竞争者们打一场无限升级的军备竞赛。所有参赛者都注定会以悲剧收场:心力交瘁的少数胜者,和大多数人的陆续出局。正如知乎网友说出的真相:“用不了多久,就会有更廉价,更年轻,更高效的劳动力,把你们从自己曾经熟悉的地方,彻底赶出去。”

种下等级论的种子,长出的就是屈辱不甘的芽,而盛开相互倾轧的恶之花。衡水二中的教育模式,不过是稍显夸张的一个缩影。我们利用了人心里的不甘,人心里的不甘也就会利用我们。最终不管愿意与否,谁都没办法独善其身。不止是衡水。这是一个时代无法摆脱的宿命:治人,或治于人。

托尔斯泰在《复活》开篇的一段感叹,可以看作这种宿命的注解:”花草树木也好,鸟雀昆虫也好,儿童也好,全都欢欢喜喜,生气蓬勃。唯独人,唯独成年人,却一直在自欺欺人,折磨自己,也折磨别人。他们认为神圣而重要的,不是这春色迷人的早晨,不是上帝为造福众生所创造的人间的美,那种使万物趋向和平、协调、互爱的美;他们认为神圣而重要的,是他们自己发明的统治别人的种种手段。”

(编辑:Calo)

文章题图:ifeng.com

 
 
 

热门评论

  • 2015-05-01 09:48 云中叶

    “人上人”告诉我,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于是我和七十多个“人下人”挤在一个长方形里,不能走动不能说话,三小时二十分钟。(晚自习)

    若干年后,这七十多个“人下人”真的有人成为了“人上人”,他们告诉那时的“人下人”,“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哦。”

    于是历史重演。

    难道人生就是一群人上下下下互相践踏虐待的过程?

    呸。


    ---一个普通的高二生.

    [211] 评论
  • 2015-05-01 09:51 天朝科学进步党

    我们学校贴了衡中模式的优点的海报来给我们洗脑,立刻被我撕了。

    2333333

    中国教育最大的误区就是:

    把学习理解为应试。

    说得很好听,努力学习,其实都TM是考试做题。

    [157] 评论
  • 2015-05-01 10:13 馒头老妖 有机化学博士,法学学士

    红舞鞋,穿上就停不下来。


    [113] 评论

显示所有评论

全部评论(530)
  • 1楼
    2015-05-01 09:15 NashLegend

    来自 果壳的壳
    [2] 评论
  • 2楼
    2015-05-01 09:17 NashLegend

    看过他们的作息时间,说实话,我们学校跟他们是一样的,这样作息的高中在山东很多的~

    来自 果壳的壳
    [26] 评论
  • 3楼
    2015-05-01 09:21 D00弟

    虽然分数会很高、但衡水只会永远产出一个个毫无特色的产品、它只是中国流水线教育的极致化工厂!

    [41] 评论
  • 4楼
    2015-05-01 09:23 小小人wei

    当初差点去了衡水二中复读。。。。

    [3] 评论
  • 5楼
    2015-05-01 09:24 流氓神猫

    这样的行为不合理也不科学,真正的战斗不是这样的。

    [8] 评论
  • 6楼
    2015-05-01 09:25 lianglmr

    这个现象之下原因及其复杂面既有发展的不平衡、又有高等教育的不平衡还有人本身的往上爬的心理,作为一个非专业人士,我还是希望以后这种情况可以少一些,甚至消失。

    [11] 评论
  • 7楼
    2015-05-01 09:40 jswxdzc

    真的没意思

    [2] 评论
  • 8楼
    2015-05-01 09:46 千年老妖

    @玮玮吧 @歪楼狂魔双料黑客 这种学校只能教出心理有问题的学生。送自己子女上这种学校的爹妈都是脑残!

    [8] 评论
  • 9楼
    2015-05-01 09:47 六块

    也不能全部冠以这种怨念满天的感觉吧。有的孩子,满怀自己的梦想,有的可能现在沉浸于这种洗脑中,但人总是会改变的。他们现在的环境,精神是狭小的,压迫的。但过了这三年是一个广阔的世界,经历过一些事后,思想可能会转变的。虽然不得不承认,这种毒害真的很可怕

    来自山寨果壳.wp
    [15] 评论
  • 10楼
    2015-05-01 09:48 云中叶

    “人上人”告诉我,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于是我和七十多个“人下人”挤在一个长方形里,不能走动不能说话,三小时二十分钟。(晚自习)

    若干年后,这七十多个“人下人”真的有人成为了“人上人”,他们告诉那时的“人下人”,“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哦。”

    于是历史重演。

    难道人生就是一群人上下下下互相践踏虐待的过程?

    呸。


    ---一个普通的高二生.

    [211] 评论
  • 11楼
    2015-05-01 09:51 天朝科学进步党

    我们学校贴了衡中模式的优点的海报来给我们洗脑,立刻被我撕了。

    2333333

    中国教育最大的误区就是:

    把学习理解为应试。

    说得很好听,努力学习,其实都TM是考试做题。

    [157] 评论
  • 12楼
    2015-05-01 09:52 sharexll

    我在现实中遇到的更多是读书不好却挣大钱开跑车的,学霸多半月收入不过5000。

    [11] 评论
  • 13楼
    2015-05-01 10:04 我是米大熊

    文章写了很多,但还有很多没有写出来。

    [5] 评论
  • 14楼
    2015-05-01 10:06 阿尔吉农

    送孩子进入这样学校的家长不一定脑残,他们不过是希望自己的孩子通过这种方式,提高自己的社会阶级——即使其中的过程艰辛而且压迫人性。你可以批判这样的学校这样的家长,但是只要这些人还抱着这样的希望,这样的高考集中营依然会存在。

    等到哪一天孩子的父母发现,哪怕是如此压迫人性,他们的孩子也无法和那些高中没上完就出国留学或者保送清北的那些privileged few竞争了,这样的高考集中营自然会消失。

    这样的日子不远了。

    学霸高中仅21人高考 295人被海外名校录取

    [27] 评论
  • 15楼
    2015-05-01 10:08 sser-CinquainLam

    楼上那些你们有想到一线城市对教育资源以及入学资格的垄断吗,以我看到的,广州那些所谓全省前几的学校,中上段(考上中大)的相比我老家的重点中学人数差不多,但是尖子生分数有加分(校长推荐)(而且加分后人数也不比我老家多),后进生可以出国,他们有更好的资源保证自己不失败,于是他们也就有更多的资本让他们发展其他能力而不被高考淘汰了。这种人自然不必以衡水模式,但是一些其他省市呢?貌似外省人招生人数一直都是不如本省的吧,不是北京都曾经有过34百分就能上北大的吗?

    不过原文我有一点不同意,我倒觉得苦确实要苦一生,但是这点哪里都一样,而衡水等地确实比大省苦的就只有高三三年了,苦三年没有说错

    [34] 评论
  • 16楼
    2015-05-01 10:13 馒头老妖 有机化学博士,法学学士

    红舞鞋,穿上就停不下来。


    [113] 评论
  • 17楼
    2015-05-01 10:14 酒后飞行员
    引用文章内容:他们认为神圣而重要的,是他们自己发明的统治别人的种种手段。

    也就是这种独一无二的意识形态,使得人类的生产力横扫一切其他物种

    [3] 评论
  • 18楼
    2015-05-01 10:15 无奈的小青蛙
    引用@六块 的话:也不能全部冠以这种怨念满天的感觉吧。有的孩子,满怀自己的梦想,有的可能现在沉浸于这种洗脑中,但人总是会改变的。他们现在的环境,精神是狭小的,压迫的。但过了这三年是一个广阔的世界,经历过一些事后,思想可...

    嗯,人总是会改变的。

    [0] 评论
  • 19楼
    2015-05-01 10:16 千里追风

    还真是有很多饱汉不知饿汉饥

    [10] 评论
  • 20楼
    2015-05-01 10:17 yuyuche

    我觉得,人家的学生不但是理解支持学校的管理模式,而且他们的精神生活也很丰富。不过我说的是衡水中学,不知道和二中有没有什么区别。其实以前更多是提到衡水中学,二中是这次有人自杀才被炒热。

    [3] 评论
  • 21楼
    2015-05-01 10:21 sser-CinquainLam

    或许他们的儿子必须牺牲自己的人生,但是到了儿子的儿子,他们便有了机会去进行真正的教育而非洗脑了,而若是不努力,回家种田的人有创造力和没创造力有什么区别呢?

    那些举学渣成富人的,你确定他们出生在那些衡水一地?他们父母是穷人?他们的智力是常人水准?即使你是确定的回答,那他们的努力只能是比衡水更多,耗费的时间更长,而且创业时的心理压力更高,风险成本更大(那些没成功的都不见了)。而学霸至少降低风险,创业失败也有后路,这也是你们只看到高成就的学渣和中上成就的学霸的原因吧,学霸若是成功必有极高成就,学渣若是失败便是咸鱼,这两类人都不是你的圈子里的,自然没能看到

    [17] 评论
  • 22楼
    2015-05-01 10:27 炸鱼薯条德里克

    要是在美国,政府绝对会干涉的

    [9] 评论
  • 23楼
    2015-05-01 10:32 enbuger

    学历至上社会中的必然现象吧,不过从大趋势看现在学历的含金量是越来越低了,衡水这种状况应该不会持续太久吧。

    [3] 评论
  • 24楼
    2015-05-01 10:33 王尼玛II

    重点不是这个。

    一个省的高考名额是限定好的,本来河北省大家共居一省,都走正常路线,哪知突然冒出衡水这个开挂的,结果就走上了恶性循环,大家相互拼命,透支未来。

    [20] 评论
  • 25楼
    2015-05-01 10:44 走走_31352

    我是河北的学生,也是这样的经历考上了大学。并没有觉得不好,外人看来的很辛苦,当时确实也很累,但并不是没有欢笑的,而且过去之后也是段美好的记忆。这个苦不苦累不累,难道当兵就不苦不累吗?当兵就没有意义吗?练几百个俯卧撑锻炼出的心里意志,做几百张卷子也锻炼出来了,都是枯燥无味的活。就是要乐观自己安慰鼓励。笔者确实说出的问题所在,但却并没有解决,我看这篇文章更像是吐槽。有些地区确实教育资源有缺失,没有优秀的老师,好的老师讲半个小时能讲的明白透彻,我们可能老师讲一个小时然后自己再做题琢磨一个小时才行。让学生有特色个性的成长,不是一个学校的事情,没有钱没有好的环境,都是空谈。更不要谈地域之间教育的不平衡,若是河北和北京的教育都是一样的,我们何苦要挤北上广。这样论起来,拼命考雅思托福出国的人不都是一样?

    [34] 评论
  • 26楼
    2015-05-01 10:44 kevin161810

    上品无寒门,等家长能明白这句话的时候就能改观了

    来自山寨果壳.wp
    [11] 评论
  • 27楼
    2015-05-01 10:47 爆炸爆炸
    引用@NashLegend 的话:看过他们的作息时间,说实话,我们学校跟他们是一样的,这样作息...

    我日照实验比较松 七点以前到校早读就行 中午时间宽裕的很

    [0] 评论
  • 28楼
    2015-05-01 10:47 红烧清蒸麻辣打卤面

    中国13亿人,你不想干,我来!

    家境好,享受着高质量的教育资源,刻苦努力的人大把大把的。你没有那么好的教育资源,还不愿意付出翻倍的努力,却幻想和前者有相同的结果,走开!

    [13] 评论
  • 29楼
    2015-05-01 10:52 微爆米花

    能吃苦苦六十年,不能吃苦苦一辈子。虽然可能一辈子都不足六十年

    [1] 评论
  • 30楼
    2015-05-01 10:52 四叶喵kube

    衡一值得称为名校了,衡二是给人考上二本的机会。

    会出现这种情况,根本原因在于这个国家的阶层是在流动的——只不过在渐渐变成一潭死水了。直到如美国一般彻底死寂下来时,衡中衡二自然会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南外雅礼101人大附。河北省里,承德唐山张家口保定石家庄沧州邢台邯郸,也都是有不那么“衡中”,在市内口碑也还不错的中学的,但是呢,一本率能有30就很不错了,而且还在一本率还在连年下降。当然不只是河北,全国I卷省都是这样的。

    还有人说到了大学不学一样完蛋,这纯粹是站说不疼。有些人吃着火锅唱着歌就能出国的人,自然会认为月薪5k是“完蛋”,殊不知月薪5k在我大全国I卷殖民区的很多地方,这就已经是“人上人”了。

    我想,月薪5k的工作,还是一张毕业证就可以换来的吧?退一步说,你若想一步步考研出国,在I卷殖民区里,不衡中三年,连一本都考不上,更何谈考研出国。

    I卷殖民区的学生们何尝不希望“全面发展”,但除了读圣贤书,还有什么是不花大价钱,只靠自己的意志便可有所成就呢?当然,或许100每时的价格对很多人不算多。现在你大概明白I卷殖民区的经济能力大概是怎样的水平了吧。

    [24] 评论

显示所有评论

你的评论

登录 发表评论

李松蔚
李松蔚 临床心理学博士

作者的其他文章

更多科研事,扫码早知道

关于我们 加入果壳 媒体报道 帮助中心 果壳活动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移动版 移动应用

©2017果壳网    京ICP证100430号    京网文[2015] 0609-239号    新出发京零字东15000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713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jubao@guokr.com    举报电话:13691127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