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06
需用时 04:24
蓝妹妹和黑寡妇的困惑:男人堆里唯一的女性,就得是荡妇吗?

Amaranth/编译)在2001年的电影《死亡幻觉》中,一群十几岁的男孩正在喝着酒开着枪,这时话题的主题自然而然地转到了女人身上。“我们得找个蓝妹妹(译注:《蓝精灵》里的女性角色)。”其中一个人说。

“蓝妹妹?”他的朋友问道。

“嗯……就是个翘屁股的妞……一个可爱的金发小美妞……可以和男人们搞上的那种。就像蓝妹妹。”

“蓝妹妹又没和男人搞上。”杰克·吉伦哈尔所扮演的角色反驳道。

“胡扯,蓝妹妹和所有的蓝精灵都搞过。”

蓝精灵们与蓝妹妹。图片来源:zenfs.com

在看到杰瑞米·雷纳(Jeremy Renner,电影《复仇者联盟》中“鹰眼”的扮演者)在“柯南秀”里称“黑寡妇”为“荡妇”时(slut),上面这段对白浮现在我的脑海里。几周前他也开过类似的玩笑,之后,他向那些感到被冒犯的人道歉。但他显然并不认为自己的笑话很恶劣,他觉得这只是个误会。

“如果你和6个复仇者中的4个人睡过,不管你玩得有多开心,你就是一个荡妇。如果我这样,我也是个‘荡妇’。”他说。

黑寡妇只是黑寡妇

姑勿论作为男性四处评论一位女性的性生活作为玩笑是否合适,也暂且不提“荡妇”是否是个性别中性的词,雷纳的说法本身就有误。

因为“黑寡妇”并没有和4个复仇者发生过关系,她没有和任何一个复仇者有过性行为。

(剧透预警)在《复仇者联盟2:奥创纪元》中,“黑寡妇”与一个角色发生了明确的恋情,这个角色就是布鲁斯·班纳(绿巨人)。电影中,在没有企图施行种族灭绝的机器人出场的少数珍贵时刻,出现了“黑寡妇”挑逗、思念、恳求布鲁斯·班纳的场景。

(再次剧透预警)在一个场景中她向绿巨人透露,她和他一样,不能生孩子。他被她吸引,但是他们的关系并没有进展,因为他害怕伤害她。

他们之间也没有发生性关系。“黑寡妇”是一群超级英雄中唯一的女性,不代表她有跟其他男英雄睡觉。

“黑寡妇”娜塔莎·罗曼诺夫和布鲁斯·班纳。图片来源:wordpress.com

那么,为什么有人会觉得她到处和男人睡觉呢?撰稿人大和仁(Jen Yamato)在《每日野兽》(The Daily Beast)上的文章指出,实际上,漫威在用“黑寡妇”这个角色来与不同电影里的不同角色调情——部分原因在于她是唯一的女复仇者:在《钢铁侠2》中,她是一名卧底助理律师,在展示出自己的战斗技巧之前,钢铁侠托尼·斯塔克还公开挑逗她;在《复仇者联盟1》中,她是鹰眼的红颜知己,但是在《奥创纪元》中他们显然只是朋友;在《美国队长2》里,她调情般地逗弄美国队长,而且他们还因为职业原因接吻了。既然当代流行文化产品的粉丝们可以把有一星半点火花的两个角色凑成一对,所以《复仇者联盟》的观众把黑寡妇和她的各个队友搭配似乎也不奇怪。

但雷纳的玩笑并不只是同人配对的例子。这个玩笑与《死亡幻觉》里的男孩们开的一样——黑寡妇也好,蓝妹妹也罢,他们只看到在一个男性为主的队伍里的唯一女性成员的性别,以及她的性生活。

影视作品中的“蓝妹妹原则”

这种现象还真有个专门的名字——它被叫做“蓝妹妹原则”(The Smurfette Principle)。这个词早在1991年就诞生了,卡塔·波利特(Katha Pollitt)在她发表在《纽约时报》的一篇文章上创造了这个词。用来形容那些“用一个刻板的女性角色突出一群男性角色(的节目)。”

波利特说:当代节目的角色要么全是男性,比如《加菲猫》,要么就是“蓝妹妹原则”:一群男性角色被一个刻板的女性角色突出。在那些最糟糕的动画片里(那些能与动画麦片广告无缝连接的烂片),这个女性角色一般是小妹妹的类型,比如一群冒险的熊和獾里有一只穿着粉红色裙子系着丝带的兔子什么的。甚至在一些更精心制作的节目中,“蓝妹妹原则”也有出现,其中就包括《小熊维尼》《忍者神龟》《布偶娃娃》等等。

这些节目所传达的信息很明确:男孩是常态,女孩是反常;男孩是中心,女孩是边缘;男孩是个人,女孩是种类;男孩定义他们所在的群体、他们的故事和价值观,而女孩只能存在在男孩的故事里。

这样的性别歧视,在儿童文化中同时扭曲着男孩与女孩。小女孩们一边通过男孩角色来过滤她们的梦想和抱负,一边羡慕着公主的漂亮衣服。拥有更多特权和更勇敢的女孩可以梦想着在男性的世界里成为杰出的女性——“蓝妹妹”,而其他人被教导要接受更普遍的命运。至于男孩们,他们很少遇到男性只是边缘角色的故事,于是学到了一个简单的道理:女孩们没那么重要。

纽约城市大学哲学教授琳达·奥尔科夫(Linda Martin Alcoff)说,如果你觉得蓝妹妹的故事背景很眼熟,那是因为它确实很常见。“一些人会用‘处女'与‘妓女’、‘灰姑娘’与‘邪恶老巫婆’的二分法对女性分类。”撰写了大量关于女性主义理论论文的奥尔科夫说,“他们会觉得她会利用她的女性欺骗技巧来挑拨离间。这也是对《创世纪》故事的一种理解——她本身的女性气质就会产生嫉妒。”

性别刻板印象的困局

20多年过去,像“黑寡妇”和“蓝妹妹”这样的角色设定仍在继续。波利特在2011年的一次访谈中强调,“蓝妹妹原则”依旧普遍,没有什么大的变化。

她提到,电影《超级八》(Super 8)的主要角色也是一群男孩与唯一的女孩。“问题不仅仅在于性别比例的失衡,更在于用这个女孩代表女性气质这件事,”她说,“她的角色就只有这个用处。其他人各自代表了不同类型的角色,而她只作为一切女性气质的象征。”

雷纳的玩笑也正指向一个事实:如果这个团队里只有一个女性,那么这部电影就只是一个糟糕故事而已。这会让整个故事的设定变得很牵强——编剧会让她成为多个男性角色的潜在对象,而这样的设定会鼓励人们开始说一些奇怪的、带性别偏见的话:不管她做了什么,这个角色的最突出的特征都只还是她的性别而已。

在波利特提出“蓝妹妹原则”24年后的今天,世界上最大的动作电影公司依旧保持着这一“传统”。奥尔科夫表示,现在的年轻女权主义者相信,为了体现两性平等,电影里需要两个或以上的有名字的女性人物,而且她们之间会交谈——谈男人之外的事情。回忆一下,你所喜欢的影视作品,有多少能通过这个“贝氏测试”(Bechdel test)?“我认为他们应该先描绘出一个更现实的社会或社区,然后再去展现各种各样的女性角色的好与坏。”奥尔科夫说。

作为银幕上唯一的一个女性超级英雄(这点直到最近才改变),“黑寡妇”却在玩具货架上被边缘化,也没有关于自己的独立电影,漫威电影宇宙的批评者曾就此进行过抗议。呼吁超级英雄更加多样化的行动,在某种程度上也说明漫威的粉丝越来越多样化——他们渴求并且值得这样的变化。

值得高兴的是,在《奥创纪元》的最后,另一位女性加入了主人公小队。而在接下来的一年,迪士尼也计划推出一部关于“惊奇女士”的电影。

(编辑:Calo)

文章题图:wallpaperest.com

 
 
 
 
The End

发布于2015-05-13, 本文版权属于果壳网(guokr.com),禁止转载。如有需要,请联系果壳

我的评论

Spencer Kornhaber

《大西洋周刊》撰稿人

p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