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64
需用时 05:19
在游戏里考古的考古学家?不仅玩游戏,而且做学术!

安德鲁·莱茵哈德(Andrew Reinhard)是一个考古学家。他曾拿着小铲和小刷去全世界挖掘遗迹,但现在他的项目并不需要铲子和刷子了,现在他手里的是游戏手柄。

安德鲁自称为一个在游走在学术边缘的“朋克”考古学家。安德鲁毕业于密苏里大学考古系,他在那里拿到了考古学的硕士学位。然后他跑去希腊和意大利从事了好多年的考古学工作。不过古代遗址并非他唯一的兴趣。他曾经在一个巨大的垃圾堆里寻找雅达利公司(一个著名游戏公司)辉煌过去的遗物1,也曾在北达科塔州的巴肯油田考察人类的迁徙。不过最近,他醉心于考古学和电子游戏的结合。

安德鲁在新墨西哥州挖掘雅达利公司的过去。图片来源:coinworld.com

2010年,《魔兽世界》“大灾变”版本更新之后,安德鲁发现《魔兽世界》里有了“考古学”这项技能。他意识到,这给了自己把真实的考古学带入游戏的机会:如何测量新的地貌、怎样映射旧时代的废墟,以及如何研究游戏里不同的种族和不同游戏物品的历史演化。两年前,他开始写一个博客,讨论如何用电子游戏进行考古学的教学、以及《上古卷轴》里的古钱币有着怎样的演变史2。安德鲁把他的这些工作称为“游戏考古学”(Archaeogaming)。多年来,这个想法正逐渐开花结果,并从一种极客范儿的消遣转变成了学术上的追求。

“我一直都对失落的文明很感兴趣,并不是对人民本身,而是对他们所留下的遗产。”安德鲁说道,“如果把这些和科幻与冒险故事糅合起来,我想就是我正在干的‘游戏考古学’了。

“我的考古铲已经饥渴难耐”

作为一个70后,安德鲁孩童时期就是在各种那个年代的游戏里长大的。他自称在大学的时候是一个硬核游戏玩家,那时候玩的是《重返德军总部》或者《毁灭战士》这类游戏里。“我应该是一个忠实的玩家,从1978年开始了我的游戏历程。”安德鲁对果壳科学人说道,“当我玩多人在线游戏的时候,我总是对里面的文化很好奇,还有那些寺庙,甚至游戏里的陶器。我开始觉得游戏就是一种现实的文物。”

安德鲁说,有着丰富而悠远的文化背景的游戏是他的最爱。他一般会选择有“考古学家”的职业或者有考古学技能的游戏进行研究,比如《魔兽世界》、《上古卷轴》和《命运》等等。他也对游戏开发商和游戏玩家如何看待“考古学者”这种职业很感兴趣。

 《魔兽世界》里,人类、精灵、矮人等等的种族也会考古,不过他们不用铲子……而用的是这玩意儿。图片来源:《魔兽世界》

“从考古学的眼光来看,电子游戏也是人类创造的,所以它们也能算是一种文物。而且游戏本身就包含了丰富的故事与多样的物品,这本身就是考古学家想要追寻的。”他说道。从考古学的角度切入,他曾试图探讨血精灵与暗夜精灵的区别,并且通过追踪墓穴里发现的不同物品寻找两种精灵的联系。安德鲁同样研究了挖掘出来的物品与文物是如何在游戏的拍卖行被出售的,他希望以此发现这些对游戏与真实世界经济的影响。后来,他开始更深入的走入《上古卷轴·天际》的世界,研究天际省的盔甲样式变化、古钱币发展等等。

“这些‘游戏考古学’的早期行动更加偏向概念化,有些缺乏系统性,”安德鲁说道。“我更希望游戏考古学能回答和现实考古学一样的问题。”

“不同的环境,不同的规则”,但都是人类创造的

在现实世界里,考古学家会对铭文和古文写作进行研究,而安德鲁表示游戏考古学里,这些对应的对象是代码。他希望未来游戏考古学所作出的挖掘是代码层面上的,从这个层面探究游戏所内含的特别DNA。“这么说吧,你可以观察生物的身体,也可以研究它的DNA,游戏也是。你可以看它的内容,也可以看它的代码。当然开发商会让你签一份保密协议啦。这和考古学者需要学习古代语言没什么不同。”安德鲁表示。

于是,他把游戏内容分为了三个层次:第一个是它所产生的宏大历史,第二层是玩家的游戏体验,第三层则是代码:“这些综合起来的东西不仅仅只是讲述了一个故事,而是关乎于游戏的文化与内在的历史。”

不过安德鲁也表示,游戏考古学的方法和方向可能是多种多样的,而且相互之间可能有很大的不同。某些挖掘者也许更看重虚拟文化的发展与演变,另一些则对考古学和考古学家对游戏的看法更好奇。“我觉得考古学家也可以把头从黄沙中抬起,进入游戏的硅基世界里。”安德鲁说道,“这个世界和人类创造的真实的历史一样丰富。”

《上古卷轴》的许多任务都是关于追寻那些沉睡在遗迹里的历史秘密——也就是说,这些都是“考古”任务。虽然和现实不同的是,探索这些废墟和遗迹或多或少都需要打败一些怪物。图片来源:《上古卷轴》

最近“开放世界”类型的游戏层出不穷。那里的世界有些是程序自动产生的,在安德鲁看来,这些代码或者算法生成的建筑或者文物十分吸引他。

安德鲁对果壳科学人说道:“我坚持一个有些人或许会认为是疯子的说法:真实的文明和虚拟环境里的文明没有区别。想想看吧,它们都是人为设计的,只不过真正的区别在于时间。真实的文明也许需要上千年的发展与积淀,但对于一个游戏世界,也许只需要几年。如今科技光速发展,所以几年内创造的文化肯定和几千年发展出来的有所不同。这就是我所好奇的地方。”

他希望自己的研究能够为未来的游戏研究打下基础——也许是诺德人在天际省的陶器艺术(《上古卷轴·天际》的游戏内容),也许是追踪《魔兽世界》这种大型多人在线游戏的历史事件——从而研究它们是如何影响游戏世界的经济与政治的。

“我想看到更大的世界”

很快,他和其他的游戏考古学者们将面临他们目前为止最大,又最激动人心的挑战:

他们把目标定在了《无人之空》(No Man's Sky)上。这个游戏目前的设定是“程序产生的无限宇宙”。这意味着这个宇宙会借由程序不断产生并演化新的世界与生物,来让玩家不断地发现新的世界。玩家们当然兴奋不已地要展开冒险,而安德鲁则希望以此来研究这些机器运算产生的文明。“我们将会探索从未见过的文明,我们之前甚至从未想过的文明。”他解释到,“我们将对它们进行定位并分类,看看我们能不能得到一些普世的关于机器创造或者AI创造的文化特点,并将这些文化与我们所知的真实的文化比较。”安德鲁告诉果壳科学人,他想开发一套工具,然后在虚拟世界里创造一种考古学方法。

 由程序创造的“文明”与“历史”,和真实的会有怎样的不同?它们是如何相互影响的?这也许是游戏考古学希望回答的问题。图片来源:《无人之空》

游戏的发售日还没确定,不过安德鲁等不及要展开他的研究了。他希望《无人之空》成为游戏考古学的一个特征案例,来拓宽这个领域的接受度。现在,开发人员会越来越多地依赖于用户社区的反馈,来不断的更新游戏,创造新的历史。安德鲁则迫不及待地想要去探究人类的文化如何影响游戏的设计和文化——即使游戏中的种族依然是“人类”。他希望观察到真实的玩家的文化与游戏文化如何重叠,他甚至想要看到开发商与考古学家合作,用一些手段——比如创造保护文物的“成就”——来改变游戏里掠夺文物的行为。

“我想走出去,看没人看过的广阔世界,做没人做过的奇妙事情。”他说道。“现在世界的新环境也许可以让你在舒适的椅子上就办到这些。”安德鲁并不是唯一一个这么做的人,但他一定是先驱者之一。“我们能够从游戏的历史演变里吸取什么样的教训,又如何在现实世界里使用它?这些都是游戏考古学可以帮助回答的重要问题。”他对果壳科学人说道。

现在,安德鲁把他的研究与热情带到了新的高度。今年,他接受了英国约克大学考古系的“数字文物保护计划”,并将在2016年开始这方面的研究。这个项目的重点是利用数字工具和方法,来了解二十一世纪的考古学。

“ 这将和游戏考古学无比契合!”他说道。(编辑:Jerrusalem

封面来源:digitalarchaeology.msu.edu

参考文献 

  1.  Andrew Reinhard, Excavating Atari: Where the Media was the Archaeology
  2.  Andrew Reinhard, A Numismatic Primer for Video Games
The End

发布于2015-09-01, 本文版权属于果壳网(guokr.com),禁止转载。如有需要,请联系果壳

我的评论

邮菜菜

译者

p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