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25
需用时 15:27
像尤达大师一样说话,你能!

尤达大师无疑是整个《星球大战》系列中最让人难忘的角色之一了,尽管身高不过两英尺,看起来像一只年迈的蜥蜴人,他却拥有无可比拟的经验、智慧、洞察力和战斗力,是最为德高望重的绝地大师。或许地球上的我们无法像他那样手持光剑英勇战斗,或者为了探索原力在银河间漫游,但是他有一种能力,我们倒是可以试着学会,甚至学得有模有样,那就是他独特的说话技巧。

说到这,熟悉《星球大战》的朋友们一定会想起剧中尤达大师那令人印象深刻的台词。这位睿智的绝地大师似乎自带特殊的说话技巧,常常把一本正经地把一句说得前后颠倒,比如

“带你去见他,我会。”
(Take you to him I will.)

或者

“当900岁,你到达时,好看的样貌,你不会再有。”
(When 900 hundred years old you reach, look as good you will not.)

等等诸如此类。这种语序颠三倒四的古怪语言是如此特别,以至于被星战迷们称为“尤达语”(Yodish)。

那么,这种尤达语真的可以学会么?当然可以!不过既然要开始学习,就让我们首先试着从他说的句子中找到一些规律吧。我们从《帝国反击战》(1980)、《绝地归来》(1983)、《魅影危机》(1999)、《克隆人的进攻》(2002)和《西斯的复仇》(2005)这五部电影中尽可能多地收集了尤达大师所说的台词,经过一番分析和归纳,我们就会发现,尤达大师那看似游移不定的语序,其实并非完全没有规律可循,下面我们就来仔细说道说道。

尤达语学习指南

尤达大师的所有台词按照语法特点可以分为两类,一类和我们所熟知的正常的英语语法相差无几(不过还是带有一些自己的小怪僻);另一类则明显不符合正常的英语语法,尤其是语序,主语、宾语和动词这三者的顺序往往会被重新排列。尤达大师的语言其实就是这两类的混合体。

基础篇:第一类句式

先来说说第一类。这一类语言基本上和正常的英语没有什么差别,所说的句子不论是在用词上还是在语法结构上,对于会说英语的地球人来说大概都是可以理解、可以接受的。这类句子在全部台词中大约占据了三分之一至一半的比例。不过,即使是在这样“正常”说话的时候,尤达的语言风格依然有些特别之处。

基本规则一:尤达似乎特别热衷于省略句子中的某些内容。

比如说,他可以省略句子的主语:

(You) Cannot get your ship out? (1980)
没法把你的飞船弄出来?

或者省略句子的动词(主要是be动词)

Yoda (is) not far. (1980)
尤达不远。
Senator Amidala, your tragedy on the landing platform (is) terrible. (2002)
艾米达拉议员,你在停机坪上经历的悲剧可怕的。

又或者同时省略主语和动词:

(It is) Difficult to see. (1980)
很难看清。
(There is) Much anger in him like his father. (1980)
他怒气太盛,像他父亲一样。

而在疑问句中,尤达更是把省略发挥到极致,往往只剩下一个单词:

Looking?
找?
You?
你?
Ugly?
丑?
Here?
这?

基本规则二:正好与第一点相反,在表达强调的时候,尤达更喜欢重复句子中的某些部分(通常是宾语)。

比如:

Yoda, you seek Yoda. (1980)
尤达,你要寻找尤达。
Control, control, you must learn control! (1980)
控制,控制,你必须学会控制!
Vader. You must confront Vader. (1983)
维德,你必须直面维德。

不过如果一个词带有限定成分(领属、形容词或介词短语等等)时,它在重复出现时往往会被替换成代词:

Your weapons, you will not need them. (1980)
你的武器,你将不需要它们。

基本规则三:虽然尤达喜欢简短地说话,他却从来不使用缩略的动词形式。

比如说“I am”绝不说成“I'm”,“can not”绝不说成“can't”,“do not”绝不说成“don't”等等。

基本规则四:尤达在说话的时候还特别喜欢使用诸如 “aww”、“hmm”、“ohh”以及“yes yes”之类的语气词。

综合以上说的四点,如果你能够在说话时不时地应用上面说的特点,省略句子中不重要的内容,重复需要强调的内容,还不停滴念叨着口头禅般的语气词,噢,是的,你,就像尤达,说起话来就像尤达,嗯哼……

进阶篇:第二类句式

接下来我们来说说第二类尤达说的话。这一类大概才算得上是真正的尤达语,尤达大师的语言技巧——语序的灵活变化——也正是在这一类语言中体现出来的。和前一类相比,似乎这种在我们地球人看来“不正常”甚至“错误”的语言反而是尤达更自然更习惯的表达方式。想要学会这种真正的尤达语?好,我们还是从那五部电影中尤达的台词入手,看看究竟有什么规则可循。

简单来讲,我们可以按照以下五条规则进行语序的转换:

进阶规则一:当整个句子只有一个动词时,把本该在动词之后的成分放到句首去(即“我吃饭”变成“饭我吃”)。

例如:

Friends you have there. (1980)
朋友,在那里你有。

规则一有个例外,如果句中的动词是be动词,那么除了本来在动词之后的成分被放在句首,主语和动词的顺序也可以调换(即“我是卢克”变成“卢克我是”或者“卢克是我”都行)。例如:

Your father he is. (1983)
你的父亲,他是。
Reckless is he. (1980)
不计后果,是你。

进阶规则二:当句子中的动词是复合动词,即助动词+普通动词(“will come”、“can say”、“have seen”等)复合动词需要拆开,助动词之后的成分(包括一个普通动词和它的宾语)一块放到句首去(即“我想看书”变成“看书我想”)。

例如:

Help you I can. (1980)
帮你,我能。

规则二也有个例外,如果如果助动词是must,或者助动词后面的普通动词是be动词,那么只有第二个动词之后的成分被放到句首,其余顺序不变(即“我必须吃饭”变成“饭我必须吃”;“你将是一个英雄”变成“一个英雄你将是”)。例如:

Great care we must take. (2005)
十分注意,我们必须。
Then, only then, a Jedi will you be. (1983)
到那时,只有到那时,绝地武士,你才会成为。

进阶规则三:表示强调时,句子中的副词或用作状语的介词短语放在句首。

例如:

Away put your weapon. (1980)
拿开,把你的武器。
To the forward command center take me. (2002)
到前进指挥中心,带我去。

进阶规则四:要否定一个句子时,直接在动词后加not。

例如:

A Jedi craves not these things. (1980)
绝地武士追求不是这些东西。

进阶规则五:表示疑问时,只需调换主语和动词的顺序,无需添加助动词。

例如:

Look I so old to young eyes? (1983)  (而不是Do I look so old to young eyes?)
看起来我很老了么,对于年轻人来说?

上面列举的这五条规则(及其例外)虽然只是尤达语语法规则的粗略概括,在电影中具体应用时其实还有很多细节的差异和不规则之处。不过即使如此,只要灵活运用这些规则,如果我们能够,像尤达一样说话,我们就可以!

小贴士:何时使用第一类句式,何时使用第二类?
显然,尤达本人对于正确的英语语法应当是非常清楚并且完全掌握了的。为什么尤达并不总是愿意这样“正常地”说话,而是时不时要使用语序改变的第二类句子呢?
仔细考察尤达的这些台词,我们隐约可以感受到,什么样的场合该说什么样的英语,他似乎是心里有数的。比如说,当他在回答卢克的提问时(显然卢克说的是正常的英语),他一般会倾向于用正常的英语的回答;当他想要对其他人强调某件事情或表达某些重要的想法时,他也会优先选择正常的英语(例如“A Jedi uses Force for knowledge and defense, never for attack./绝地武士使用原力来求知和自卫,绝不用来攻击。”、“You must unlearn what you have learned./你要忘掉从前所学。”、“Fear is the path to the dark side./恐惧乃是通向黑暗之路”等等)。似乎在这种时候,由于某种特别的原因,尤达会尤其在意和他谈话的对象(以及银幕前的观众)对其谈话内容的准确理解,为此他会刻意地使用正常的英语来说话。
虽然这种差别并不显著,而且由于材料有限,这个猜想不一定对,但是除此之外,似乎没有什么其他理由能够解释这种语言风格的突然切换了。

高级篇:尤氏语序详解

尤达语的语法在实际的应用过程中其实比上面提到的五条规则要复杂得多,而不规则之处也比比皆是。因此为了更清楚地说明尤达语的特点,需要更加深入的讨论。

警告:信息量巨大,语言学原力未觉醒者勿入。

我们根据句子结构和类型的不同,尤达的台词分成以下五种分别进行讨论。

第一种情况:句子的谓语只包含一个动词、且该动词是be动词。
此时,句子的主要成分包含一个主语(Subject),一个表语(Predicate)以及一个连接他们的be动词(Verb)。在正常的英语中,这种句子的语序应该是SVP(例如“I am your father.”),而在尤达语中,其语序既可以是PVS(表语+动词+主语),也可以是PSV(表语+主语+动词),也就是说本应在动词后面的成分始终被放置在主语和动词之前。
规则1a(PVS),表语前置,be动词在主语之前:
Always in motion is the future. (1980)
永不止息的是那未来。
Strong is Vader. (1980)
很强大,维德。
Anger, fear, aggression; the dark side of the Force are they. (1980)
愤怒,恐惧,侵略,原力的黑暗面就是它们。
…incomplete was your training. (1983)
……尚未完成你的训练
Ah, strong am I with the Force, but not that strong. (1983)
啊,很强大,当我与原力同在时,但没有强到那种地步。
Disturbing is this move by Chancellor Palpatine. (2005)
令人不安,帕尔帕廷议长的这个行动。
规则1b(PSV),表语前置,主语在be动词之前:
A domain of evil it is. (1980)
邪恶之境,它就是。
Your father he is. (1983)
你的父亲,他是。
Hard to see the dark side is. (1999)
难以为人所见,那黑暗面。
Always two there are, no more, no less. (1999)
总是有两个,不多不少。
Impossible to see the future is. (2002)
无法预见的,那未来是。
Truly wonderful the mind of a child is. (2002)
真是太棒了,孩子的想法真是。
The shadow of greed that is. (2005)
贪婪的阴影,那就是。
1a和1b这两个规则还可以在一个句子中同时出现:
At an end your rule is, and not short enough was it. (2005)
到末日了,你的统治,它已经够长了。
从这些材料来看,这两种语序在使用上似乎并没有什么显著差别,不过根据每句台词的来源我们还是会发现,第一种语序(PVS)在《星战》系列初期更加常见,而到了后期则几乎只剩下第二种语序(PSV)了,所以我们不妨假设随着时间的推移,尤达大师的语言习惯也发生着渐变,而第二种语序(PSV)则是最终阶段的尤达语所偏好的基本语序。
此类句子变为疑问句时语序也是PVS。看起来我们既可以把这种语序的出现理解为符合规则1a,也可以理解为构成疑问句时需要在1b的语序基础上调换主语和动词的顺序。由于在正常英语中,be动词前置是构成疑问句的一般规则,所以后一种解释似乎更加合理。例句如下:
Ready are you? (1980)
准备好了么,你?
Afraid are you? (1999)
害怕么,你?
同时我们发现规则1b在从句同样适用:
I hope right you are. (2005)
我希望对的你是。
If so powerful you are, why leave? (2005)
如果如此强大了你是,为什么要离开?
在被动语态的结构中也适用规则1b:
Revealed your opinion is. (1999)
昭然若揭,你的想法。
Until caught this killer is, our judgment she must respect. (2002)
直到这个杀手被抓住,我们的判决,她必须尊重。

第二种情况和第一种类似,只不过句子的谓语动词由助动词加be动词共同组成。
此时,句子的主要成分包含一个主语(Subject),一个表语(Predicate)以及连接他们的助动词(Verb1)和be动词(Verb2)。在正常的英语中,此类句子的语序应该是SV1V2P(例如“I will be a Jedi.”)。而在尤达语中,这类句子的语序变成了PV1SV2(表语+第一个动词+主语+第二个动词),也就是说和正常英语相比,表语仍然会放置于主语和谓语之前,但谓语中的两个动词会被拆开,助动词(V1)提前到主语之前,be动词(V2)位置不变仍在主语之后,这就是规则2(PV1SV2):
Then, only then, a Jedi will you be. (1983)
到那时,只有到那时,绝地武士,你才会成为。
Luke, when gone am I, the last of the Jedi will you be. (1983)
卢克,当我离世之后,最后一位绝地,你将是。
少数例子中,系动词be换成become时也符合该规则:
Sick have I become, old and weak... (1983)
病了,我已经变得,老迈而虚弱……
不过更多时候,become作为系动词使用时遵循的规则是个例外,表语同样前置,但主语和两个动词位置不变(PS V1V2):
Powerful you have become, Dooku, the dark side I sense in you. (2002)
强大,你已经变得,杜库,黑暗那面,在你身上我感受到了。
Twisted by the Dark Side, young Skywalker has become. (2005)
被黑暗面扭曲了,年轻的天行者已经变得。
而且当助动词是must的时候,其结构也符合这个例外:
Stopped they must be; … (1980)
阻止,他们必须被;……
Clear your mind must be, if you are to discover the real villains behind this plot. (2002)
保持清醒,你的头脑必须要,如果你打算要找出这个阴谋背后的真凶。
Careful you must be when sensing the future Anakin. (2005)
小心,你必须要,当感受到未来的阿纳金时。

第三种情况:句子的谓语动词只包含一个普通行为动词(非be动词)。
此时,句子的主要成分包括一个主语(Subject),一个谓语动词(Verb)和一个宾语(Object)。在正常的英语中,这种句子的语序应该是SVO(例如“I see you.”)。而在尤达语中,语序变成了OSV(宾语+主语+动词),也就是主语和动词的顺序不变,宾语则被置于主语和动词之前,这就是规则3(OSV):
Friends you have there. (1980)
朋友,在那里你有。
Qui-Gon's defiance I sense in you. (1999)
魁刚般的反抗,我感受到了,在你里面。
Much to learn you still have. (2002)
很多要学习的东西,你依然有。
Good relations with the Wookies I have. (2005)
和伍基族的良好关系,我有。
当这类句子作为从句出现时,规则3依然适用:
I hear a new apprentice you have, Emperor. (2005)
我听说一个新徒弟你有了,皇帝。
值得注意的是,此类句子变为疑问句时无需像正常的英语那样添加助动词“do”,而是直接把动词置于主语之前。例如在一般疑问句中:
Hear you nothing that I say? (1980)
我说的话你一点也没有听到么?
Look I so old to young eyes? (1983)
看起来我很老了么,对于年轻人来说?
More to say have you? (1999)
更多要说的,你还有么?
在特殊疑问句中:
What know you of ready? (1980)
你知道些什么,关于准备?
Why wish you become Jedi? (1980)
你为什么想成为绝地武士?
How feel you? (1999)
你感觉如何?
而在否定句的构成中,则有两种方法,第一种方法同样不需要助动词“do”,而是直接在需要否定的动词后加“not”,例如:
A Jedi craves not these things. (1980)
绝地武士追求的不是这些东西。
Size matters not. (1980)
大小并不重要。
No. Try not. Do or do not. There is no try. (1980)
不,不要尝试。要么去做要么不做。没有尝试这回事。
不过也有例外:
Wars not make one great. (1980)
战争不会让人伟大。
构成否定句的另一种方法则是添加助动词“do”,然后在正常英语语序的基础上把“do not”之后的动词和宾语一起置于句首。例如:
Need that you do not! (1999)
需要那个,你并不。
Allow this appointment lightly, the council does not. (2005)
轻易允许这个任命,议会不会。
Mourn them do not. Miss them do not. (2005)
哀悼他们,请不要。思念他们,请不要。

第四种情况:句子的谓语动词由助动词加行为动词组成。
此时,句子的主要成分包含一个主语(Subject),一个宾语(Object)以及连接他们的助动词(Verb1)和行为动词(Verb2)。在正常的英语中,这种句子的语序应该是SV1V2O(例如“I have done it.”),而在尤达语中,句子的语序变成了V2OSV1(宾语+第一个动词+主语+第二个动词),也就是说谓语中的两个动词会被拆开,第二个动词及其后的宾语一块被置于主语和第一个动词之前,这样就得出了规则4a(V2OSV1):
Help you I can. (1980)
帮你,我能。
…consume you it will, as it did Obi-Wan's apprentice. (1980)
吞噬你,它会,就像吞噬欧比旺的徒弟一样。
Earned it I have. (1983)
得到它了,我已经。
See through you we can. (1999)
看穿你,我们可以。
Yes, miss you I will, Chewbacca. (2005)
是的,想你,我将会,楚巴卡。
不过和规则2的例外类似,当助动词是must时,谓语的两个动词同样不可分开(OSV1V2):
Great care we must take. (2005)
十分注意,我们必须。
Destroy the Sith we must. (2005)
消灭西斯,我们必须。
但是这个例外本身也有例外:
Track down this bounty hunter you must, Obi-Wan. (2002)
追踪这个赏金猎人,你必须,欧比旺。
当动词不及物时,直接去掉宾语即可,主语和动词的顺序依然符合规则4a(V2SV1):
If informed the senate is, multiply our adversaries will. (2002)
如果议员也得到了消息,加倍,我们的敌人将会。
Begun the Clone War has. (2002)
已经打响了,克隆人之战。
Failed I have. (2005)
失败了,我已经。
如果需要表示否定,通常只需要在助动词后面添加“not”即可:
When nine hundred years old you reach, look as good you will not, hmm? (1983)
当900岁,你到达时,好看的样貌,你不会再有,嗯?
第四种情况中还可能出现另一种差别较大的规则,特别是句子中的宾语需要被着重强调时,宾语会被置于句首,主语则被置于助动词和行为动词之间,就是规则4b(OV1SV2):
My own counsel will I keep on who is to be trained. (1980)
我自己的意见,我将会坚持,关于谁将被训练。
No more training do you require. (1983)
更多的训练,你不需要了。
If into the security recordings you go, only pain will you find. (2005)
如果深入这些安全记录之中,只有痛苦,你将发现。
当然,除此之外我们仍然能找到一些不符合规则的例外。例如:
Soon will I rest, yes, forever sleep. (1983)
很快我就将休息了,是的,永远睡去。
For eight hundred years have I trained Jedi. (1980)
八百年来我一直在训练绝地武士。
Once you start down the dark path, forever will it dominate your destiny. (1983)
一旦你开始步入黑暗之路,永远它都将只配你的命运。
Blind we are, of creation of this clone army we could not see. (2002)
我们都被蒙蔽了双眼,对这支克隆人军队的创造我没无法看见。
从上面这四种情况所列出的规则可以发现,尤达语总是倾向于把宾语(以及其他动词之后的成分)前置。不过,当好几个宾语并列出现时,通常只有一个宾语会放在句首,剩下的则并列出现在句末,例如:
Sick have I become, old and weak... (1983)
病了,我已经,老迈而虚弱……
Unexpected this is, and unfortunate. (1983)
出乎意料,这是,而且十分不幸。
当然,和前面一样,例外也总是会出现:
Dangerous and disturbing this puzzle is. (2002)
危险又令人苦恼,这个困局。

最后来说说第五种情况。和前面四种略有不同,它的语序变化主要针对副词或用做状语、表语和补语的介词短语,而主语、动词和宾语的顺序则和正常的英语并无二致。
这种语序的变化通常都是在需要表示强调的时候使用的(英语中也有类似的用法,比如印在美元钞票上的“In God We Trust”),看看下面的例子:
Away put your weapon. (1980)
拿开,把你的武器。
In you must go. (1980)
到里面,你必须去。
But for certain, Senator, in grave danger you are. (2002)
但有一点是肯定的,议员,在巨大的危险中,你正处于。
To the forward command center take me. (2002)
到前进指挥中心,带我去。
To a dark place this line of thought will carry us. (2005)
到一个黑暗的地方,这条思想之线将带着我们去。
Into exile, I must go. (2005)
流亡,我必须去。
除了上面这些规则,我们在讨论尤达的第一类语言时说到的省略、重复、语气词等等小怪僻在尤达语中同样很普遍,例如:
Afraid to lose her I think, hmm? (1999)
害怕失去她,我想,对么?
Powerful Jedi was he. Powerful Jedi. (1980)
强大的绝地武士是他。强大的绝地武士。
Rest I need. Yes. Rest. (1983)
休息我需要。是的,休息。
The boy you trained, gone he is. (2005)
那个男孩,你训练过的,走了,他已经。

回到地球:自然语言中的语序

实际上,上面列出的种种看似复杂的语序规则,其中最主要的部分常常被人们归纳为“XSV结构”,比如“宾-主-谓”这样的顺序。

其实X可以代表很多成分。
严格说,X指的可以是任何直接跟在动词后面的成分,可以是表语(Your father he is.)、宾语(Rest I need. / Great care we must take.)、复合谓语中的第二个动词及其宾语(Help you I can.)、介词短语(…of creation of this clone army we could not see)甚至副词(In you must go.)。而剩下的诸如PV1SV2、OSV1V2和OV1SV2等也都可以视为XSV的变体。

尤达语对这种结构的偏爱让我们不禁好奇,在人类生活的地球上,是否也会有真正的自然语言使用这种语序呢?编剧在设计尤达语时否又从此得到了启发呢?

我们不妨先来简单地了解一下语序的基本类型。

通常来说,一种语言的句子中包含三个主要成分,主语(Subject)、动词(Verb)和宾语(Object),一种语言的基本语序也是由这三者所决定的。通过排列,这三个主要成分理论上可以呈现出六种不同的基本语序,分别是:主语-宾语-动词(SOV)、主语-动词-宾语(SVO)、动词-主语-宾语(VSO)、动词-宾语-主语(VOS)、宾语-动词-主语(OVS)和宾语-主语-动词(OSV)。

而令人惊讶的是,按照目前我们对于人类数千种语言的有限了解,这六种基本语序在自然语言中全部都真实地存在!

对于我们来说,SVO语序实在是再自然不过了,汉语、英语、法语、俄语都是如此,根据统计,这种语序的语言大约占全世界语言总数的42%。但这并不是比例最高的语序,如果熟悉日语的话,对于SOV语序也不会陌生,朝鲜语、蒙古语、藏语、土耳其语等等也都会把动词放在句末,这类语言所占的比例比前一种甚至更高,达到了45%。接下来是VSO语序,动词放到了句首,对我们而言这似乎已经有点不寻常了,不过它所占全球语言总数的比例约为9%,虽然远少于前两者,但也不是小数目,其代表性的语言有古典阿拉伯语、威尔士语和玛雅语等等。采用这三种语序的语言加起来一共占据了全球语言总数的96%。

而剩下三种语序就十分罕见了,VOS结构的语言包括斐济语、马拉加斯语(Malagasy,马达加斯加)等,所占比例约为3%;OVS结构的语言包括阿帕莱语(Apalai,巴西)和希卡利亚纳语(Hixkaryana,巴西),占比例为约1%;而OSV结构更是凤毛麟角,所占比例恐怕只有千分之三,包括阿布里那语(Apurinã,巴西)、瓦劳语(Warao,委内瑞拉)和沙万提语(Xavante,巴西)。就此看来,尤达大师选择的XSV语序如果算是OSV的变体的话,还真是超级冷门呢。

进一步了解语序
实际上,一种语言的语序并不总是固定的,有些与可能会有多种语序,比如在德语的主句中通常采用的都是SVO语序,而在从句中则会采用SOV语序(比较“Ich wasche das Auto jeden Sonntag / 我每周日洗车”和“Er weiß, dass ich jeden Sonntag das Auto wasch / 他知道我每周日洗车”这两句话);而在法语中,当直接宾语是代词时,语序则会从SVO变成SOV(比较“Je lisais un livre / 我那时在读书”和“Je le lisais / 我那时在读它”这两句话);有些语言的语序十分灵活,甚至可以在这六种语序中任意任意变换而不会引起歧义,例如在拉丁语中,以下六种“女孩爱玫瑰”的说法都是正确的:
Puella amat rosam. 女孩-爱-玫瑰。
Amat puella rosam. 爱-女孩-玫瑰。
Amat rosam puella. 爱-玫瑰-女孩。
Rosam puella amat. 玫瑰-女孩-爱。
Rosam amat puella. 玫瑰-爱-女孩。
但是不论语序多么灵活,一种语言通常还是会倾向于采用某种(或某两种)语序作为最常用的基本语序。因此,语言学家们在考察一种语言的基本语序时,为了尽可能地排除各种变量的干扰,制定了一些判断的标准,比如说,只考量陈述性的主句,主语和宾语必须是名词性成分,以及没有任何强调的意味(语用中性)等等。依据这些标准,我们就可以明确地说,德语的基本语序是SVO;而就算是以语序灵活(尤其在诗歌中)而著称的拉丁语,在一般的文体中也明显偏好SOV语序(所以“Puella rosam amat”才算是最常用的顺序)。由于在语言中语序的特征相对比较明显而且稳定,语序也因此成为语言类型学和跨语言比较的重要研究对象。
除了上面提到的这些判断语言语序的学术标准,在各种语言的实际应用中,语序其实会有很多丰富多彩的变化。这种变化被称为语用语序(Pragmatic Word Order),往往是为了表示特别的强调意义。在英语中,倒装的结构就常常用来表示强调,比如“I hate oranges, but apples I’ll eat(我讨厌橘子,但是苹果我会吃。)”和“Never have I done that(我绝对没有干过这事)”,以及最有名的例子,那句用在婚礼上的“With this ring, I thee wed(用这枚戒指,我和你结婚)”;日语虽然是SOV语序,但也可以让宾语成为话题中心构造出OSV结构,例如“そのりんごは私が食べました(这个苹果我吃了)”。就算是作为分析语的汉语,本身的语法功能很大程度依赖于严格的语序实现,也可以通过语序的灵活变化表达细微的差别。所以,除了标准的SVO语序,还可以有:
SOV语序:“我把饭吃完了”
OSV语序:“那本书我看过了”
OVS语序:“作业做完了么你”
VOS语序:“该吃药了吧你”
感受一下,显然不同的语序背后,想要强调的内容和表达的感情色彩也是不一样的。

正是由于不同语言的语序规则各不相同,当尤达大师的电影台词翻译成其他语言时,如何在尽可能符合本地语言语法规则的同时,充分地传达出原文的神韵,可是让各国译者费了不少脑筋。在大多数国家中,尤达台词的译文往往遵循尤达语本身OSV的特点。比如在土耳其语中,正常的语序一般是SOV,而OSV却常用在奥斯曼帝国时期的古典诗歌中,这也让尤达的台词显得更加古老而充满智慧。而在意大利,虽然标准语用的是SVO语序,但撒丁岛的人们却更喜欢用OSV语序,尤达也因此被意大利人称为“撒丁尼亚人(Sardinian)”。在日本,尤达的日语台词在语序上和标准日语的SOV并没有什么不同,不过特意使用了很多古语的词汇,也是为了表现出尤达的年迈和睿智。

大师为什么要这样说话?

首先,尤达大师所说的英语算不算是正确的英语呢?毫无疑问,尤达大师所说的语言至少还是英语。他所用的完全是英语的词汇和短语,也完全遵守基本的词法规则,比如名词的单复数变化、动词的时态和人称变化等等,作为观众我们也并不会在理解上存在什么困难。至于是否正确,那就要看我们对“正确”的定义了。如果我们把这个“正确与否”理解成“尤氏英语在句法上的特殊处理从现代英语标准语法的角度来看是否可以接受”,那么答案显然是“否”,如果你在六级考试的作文中尤达附体,你的得分一定会惨不忍睹;但是如果这个问题指的仅仅是“尤氏英语是否符合某种固定的句法规则”,那么根据前文的分析,我们还是可以回答“是的”,尤达语多多少少是有语法可依的。

那么大师为什么要这样说话呢?可别忘了,尤达大师他,不!是!地!球!人!啊!英语不是他的母语啊!对地球人来说,学习同一个星球上的另一种语言都困难重重,相比之下尤达大师的英语已经算得上是非常好的了。也许在他那不为人知的出生地,他和他的种族所说的语言采用的正是OSV语序,而使他在学习英语的时候不知不觉受到了影响呢?又或者是尤达在探索宇宙的历程中,发现这样说话能给人带来深刻的印象或者增加自己的高深莫测,于是刻意培养的呢?我们无法考证,毕竟大师已经900岁啦,以尤达大师的威望,在那数百年间大概也不会有机会被人当面指出语法上的错误吧!

不过,在剧情之外,我们还能找到关于这个问题的另一些线索。根据官方发布的幕后花絮,尤达的古怪语法一开始并不是以某种自然语言作参考而专门设计的。本来,导演卢卡斯仅仅只是想胡乱地变动尤达台词的语序,试图让人们对这个角色留下深刻的印象。不过这可难为了编剧厄文·克什纳(Irvin Kershner)和时任尤达的木偶操纵员与配音员的弗兰克·奥兹(Frank Oz),因为这样的台词实在是又难读又难懂,于是经过一番商议和调整,最终尤达语的语法规则才渐渐成型。这也是为什么有些规则在《星战》系列的前期和后期并不尽一致的原因,而在规则应用过程中,也难免会有些疏误,从而总是会有不合规则的例外出现。这也从另个角度说明,这种不合常规的语言风格大概非常符合一般人心目中对于想象中外星人的主观感受——别忘了,《星际迷航》中的克林贡语同样也是以那种罕见而古怪的OVS语序著称的。

总而言之,尽管混乱和例外依然存在,尤达语作为一种英语的变体已经初具雏形,绝不再是把单词随意打乱胡说一气的结果。而且,随着众多官方和非官方创作的兴起,尤达语的语法规则应当会更加明确而完善,使之足以支撑起一种特殊的语言风格,让星战迷们能够在生活中时时刻刻地运用起来。通过这篇文章对尤达语语法规则的介绍,学会尤达大师的说法技巧对你来说已经不是难事了吧?或者我该这么说,没错,像尤达大师一样说话,你能,嗯!

P.S. 但是千万不要忘乎所以矫枉过正,不然……

原漫画作者:Jim Benton

(编辑:Ent)

参考资料

  1. http://www.yodajeff.com/pages/talk/yodish.shtml
  2. http://itre.cis.upenn.edu/~myl/languagelog/archives/002173.html
  3. http://www.ethnologue.com
  4. https://en.wikipedia.org/wiki/Word_order
  5. https://zh.wikipedia.org/wiki/尤達
The End

发布于2016-01-11, 本文版权属于果壳网(guokr.com),禁止转载。如有需要,请联系果壳

我的评论

Cosmodox

语言控

p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