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56
需用时 05:54
科技如何改变了《火影忍者》的世界?

《火影忍者》作为一部青少年热血动漫早期积累了大量的人气,虽然后期有烂尾的嫌疑,但最新剧场版《博人传》一出来还是点燃了观众数十年的激情。但我们也应该看到,这个下一代的故事,和当年已经不太一样了。

十几年前你和鸣人一样还是暗恋班花的毛头小子,现在他真的已经成了火影还家庭幸福,当年的我们也像鸣人一样长大,呵护着自己的博人了。当然,也有人依然……这大概也是为什么很多人喜欢看柯南的原因吧(误)。

虽然很多人吐槽《火影》烂尾,但那仍然是许多人的青春。如今年轻一代的忍者们生活在“现代化”的时代,他们又会带来怎样的故事?图片来源:《火影忍者:漩涡博人传》

《火影》更大的变化在于:整个时代背景变得“现代”了:互联网、电子产品,甚至于——“科技忍具”。而科技对忍者村带来的影响,也映射了现实里“科技”对“传统”的冲击。

古老传统的解体

我们都知道,不少日本动漫都有其故事蓝本,比如《圣斗士星矢》借鉴了古希腊、古罗马等地的神话。德谟克利特大概是首个将小宇宙(microcosm)用于人的希腊学者,这也是漫画里“燃烧吧我的小宇宙”的思想基础。

《火影忍者》则受中国传统文化较深,其起源都来自于民间的三教九流,与行伍、门派紧密相关,遵循着工匠传统。而工匠传统具有极强的封闭性,我们经常在电视剧中看到传男不传女、传长不传幼、传嫡不传庶就是一些艺术加工后的规则。这些在《火影》中也多少有些体现。

《火影》里的忍术的设定是分为S, A, B, C, D, E一系列等级的,从上往下有着严格的等级制度,比如E级是忍者学校级别,D级是下忍,以此类推。此外“血继界限”只能靠血缘遗传下去(当然也并不严格,比如卡卡西就得到了带土的写轮眼)。

所以当木叶丸使出本来只有奈良一族才能够使用的忍术时,戏里戏外都惊呆了。这意味着这个以传统血缘和家族为结构的社会可能面临解体的危险。想一想下忍可以使出上忍才会的高级忍术,平民可以使出少数家族才会的血继界限,将会对这个社会产生多大的影响。

鸣人的招牌忍术之一螺旋丸,其实可以算做是鸣人他们家的家传秘技。图片来源:anime.005.tv

在现实社会,我们回首近代科学的起源,不正是牛顿的万有引力打破了亚里士多德月上区与月下区的界限吗?不仅所有天体都要遵循同样的规则,甚至无论贵族还是平民也如此,这也成为后来启蒙运动的一条思想脉络。

依靠“科技”,忍者还是忍者吗?

在电影里,木叶丸这条打破传统的线果然成为影片反转的条件之一。影片里那个科技忍具组的科学怪人为了实现自己的理想在博人身上做起来买卖。博人在“中忍考试”里使用了这一类忍具,因为不遵守忍者世界的规则而被开除。不过我们细细思考,忍术和科学能共存吗?

要讨论这个问题, 我们不妨先思考一下:依靠科技忍具的忍术,还是忍术吗?使用科技忍具打败敌人,是忍者“变强”了吗?如果不是,那怎么才能成为最强忍者?关于前两个问题,可以参考一下魔术的发展历史。而关于最后一个问题,《火影》也许自己就给出了答案——血缘。

正如很多观众吐槽的那样,《火影》越来越不像一个热血漫画而像一个拼爹漫画了。博人的师父是三代火影的孙子木叶丸;木叶丸的的老师是博人父亲、七代火影鸣人;鸣人的父亲是四代火影水门,师父是六代火影卡卡西和三忍之一自来也。往下看,鸣人的儿子博人和佐助的女儿莎拉娜也一样。一方面他们互相继承了对方父亲的火之意志,满足了CP党们的愿望;另一方面也使得“我想成为火影的男人”有了更丰富的内涵。

这种传统的血缘家族社会是忍术出现的时代背景,所以我们可以想见,博人与莎拉娜的孩子不仅必将当上火影,而且继承了鸣人和佐助的优秀基因的他/她也必然成为史上最厉害的忍者,(比如博人学习螺旋丸就比鸣人快多了,这就是杂种优势吧:-D)这就是传统社会的必然结局。

鸣人的儿子博人和佐助的女儿莎拉娜的孩子,会成为史上最厉害的忍者吗?图片来源:《火影忍者:漩涡博人传》

从电影里也可以看到,忍者们追求的是最大限度地挖掘利用自己的身体和自己的“查克拉”(也就是能量),他们无法接受依靠外物的“科技忍具”。所以,一个传统忍者的上限实际是由其基因决定的——那也就是血缘了。但是仔细想想,“继承不同的优秀基因产生的更好后代”,这不是在说“杂交水稻”么?那么为什么不允许大蛇丸使用“基因工程”呢?

作为对比,美漫的蝙蝠侠、钢铁侠这样能力基本靠装备堆出来的超级英雄,在传统东方文化中就很少见到。我们也就不难理解蝙蝠侠大战超人时东方观众心中对蝙蝠侠的疑窦会多一些了。

《火影剧场版》中并没有足够的篇幅将这个问题展开,但是我们还是可以想想,为什么继承父母自身的基因就理所当然,而使用“作为身体的延伸”的科学技术就不那么理所应当呢?为什么使用手里剑等忍具是理所当然,而使用枪支和收纳了忍术的高科技武器就不那么理所当然了呢?

“科学狂人”大蛇丸

提起火影里的“科学家”,大家肯定第一个想到大蛇丸。大蛇丸做了什么呢?第一是打破禁忌研究禁书,而被视为叛忍;第二是做了很多实验特别是人体实验,某一集里甚至说他是查阅了很多文献的牛人;第三是一直在追求忍术的改进和人体的长生。

这三点里前两点在火影的设定里是绝对不允许的。一个家族或者部落的禁忌是不允许被打破的,除非为了所谓更高层次的目标。而人体实验涉及到个体与集体的荣誉,何况生命本身就是很宝贵的。但是这并不是大蛇丸被大家排挤的主要原因,大蛇丸在漫画里不被大家接受的原因在于,他为了追求长生和转生而不断的改造自己的身体。

这一改造就要命了——因为它不符合东方传统的“身体观”。

剧场版的彩蛋里,大蛇丸儿子三月和莎拉娜、博人一个组。当三月问另外两人能否接受自己父亲大蛇丸时,莎拉娜表现的很吃惊,而博人则问大蛇丸是他爸爸还是他妈妈。哈哈哈的剧情背后是更多的尴尬与辛酸:大蛇丸的确被看做怪胎。而这里面的本质是东方传统文化的身体观与西方身体观的碰撞。

大蛇丸的身体实际是“基因工程”改造后的结果么?图片来源:wikipedia.org

“科技”和“传统身体观”的矛盾

我们做个类比:现实中,我们可以让近视眼带上眼镜,做视力矫正;我们对适当的化妆也普遍接受——但是,我们可能对于整容就变得表面不说什么而心里总感觉怪怪的,同时很多人对于基因工程则存在强大的抵触心理。

古代中国和古代西方的身体观念是不一样的,有人将之简化成西方是“我有一个身体”,中国是“我就是身体”。西方讲究身心二元论,而在中国,虽然也有修身养性的说法,但身与性其实是等价的,其本质仍是心。这种对身体的视而不见(准确的说是隐藏起来)不仅影响了审美也影响了医学。中国古代,可以说怎么调理身体就是怎么看待自然与社会。

这种关系折射到动画中就表现为,《火影》中忍者和武士的存在就带有了东亚无法逃避的中华文化圈的传统观念。这决定了大蛇丸从他打算利用“基因工程”或者其他技术改造自己的身体时,他就必然与传统忍者社会脱节,必然不为文化所接受。

当然并不能因为大蛇丸追求的是“科学”就享有特殊的权力替他洗白。何况所有民科都觉得自己追求的是科学的梦想,能够搞个科学大新闻呢。

我们也可以思考这么几个问题:科学研究该不该设立禁区?人体实验和动物实验的伦理道德界限该如何划分?科学的目的到底是科学本身呢,还是正如目前学界对此作出的反思一样,科学的目的仍应该回归到人本身?

科学现代性如何影响着我们?

现代性所揭示的是,身体本身并不是中性的,它不只是个人的肉体,也是社会化的表征,是政治意识的体现。所以影片中凯坐在轮椅上被推出来的一瞬间最让人感动:凯和他班上的学生小李、宁次、天天是最为传统,最为刻苦认真的形象,但他们的努力却终究成为了鲜艳的火之战袍穿在了别人身上。这是传统社会对于人和人身体最大的嘲弄。而我爱罗则代表了另一个维度的思考,尾兽从他身体抽离不仅没有打垮他,反而让他获得了新生。

现代科学依旧面临“传统和科学现代性的矛盾”这个问题。这个问题伴随着物种演化贯穿始终,是无可避免的。处理不好这个问题,甚至会导致漫画《整容液》这样的悲剧。在人们用现代科学技术改造身体和世界的时候,必须意识到选择什么样的工具就意味着选择了如何改造自身。

传统与科学现代性的思考也必将继续下去。无论地域还是时间怎么变化,人们总希望身体是健康的,无论健康的定义是如何建构出来的。(编辑:Jerrusalem)

The End

发布于2016-02-23, 本文版权属于果壳网(guokr.com),禁止转载。如有需要,请联系果壳

我的评论

科幻戴一

材料物理学专业,科幻与科技史爱好者

p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