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壳有意思
  • 注册
  • 下载客户端
  • 手机扫码下载
    全新果壳APP
2105
需用时 04:12
【论文故事】史前岩画上的“手”是谁的?

在奥斯卡最佳影片《英国病人》中,凄美的爱情之花在撒哈拉的滚滚黄沙中迎风绽放,又最终在冰冷的岩洞中无悔凋零。在电影中,男主人公意外发现的山洞贯穿剧情始终,那是他的事业,是爱人的等待,是他无法忘怀的牵挂。这个布满精妙岩画的山洞也确实存在——电影男主人公的历史原型,匈牙利探险家拉兹罗·艾马殊(László Almásy)在1933年发现了它。由于其中别具一格的游泳姿势壁画,它被命名为“游泳者洞窟”(Cave of Swimmers, Wadi Sūra I)。

而到2002年,就在著名的游泳者洞窟附近,马西莫·福吉尼和雅各布·福吉尼(Massimo and Jacopo Foggini)又发现了一座宽达20米,高达8米的巨大洞窟,里面同样有着丰富的岩画作品——只是其特色主题变成了野兽的画像,因此得名“野兽洞窟”(Cave of Beasts, Wadi Sūra II)。野兽洞窟是一处岩荫遗迹,洞中除了野兽画像,还有着大量的手、脚印画(hand /foot stencils),其绘制方式是通过把手/脚掌放置在墙壁上,再向墙壁喷射颜料,最终形成一个手/脚的轮廓印记。

野兽洞窟壁画图。图中可以看到野兽画像、人物素描及手印画。图片来源:Clemens Schmillen/wikipedia.org

神秘的掌印

在约900个手印中,有13个手印特别细小。这些小手印画引起了埃曼纽尔·奥诺雷(Emmanuelle Honoré)的注意。“2006年我第一次来到野兽洞窟。尽管岩荫的墙壁上有着数千种不同的画作,我却瞬间被那些最小的手印深深吸引。”奥诺雷对科学人说,“当时我便有一种强烈的直觉:跟大的画作相比,这些小手印可能反而蕴藏着更大的秘密。”

小手印画展示。在最下方的特写图中,在一双大手内刻印的小手似乎意味着某种亲密的关系。图片来源:参考文献[1]

“一位叫让-洛伊克(Jean-Loïc Le Quellec)的法国同行在他出版的书中称这些手印来自人类婴儿。而我一开始就直觉地认为它们不会是人类的手印,因为这些手印的大小、比例和形状有些奇怪。”奥诺雷回忆说“不过这个想法在当时太骇人听闻,所以我暂时把它按下。但这个念头还是时时在我心头萦绕,所以几年之后,我决定验证我的猜想。”

“那些小手印不是人的!”这样的一声猜想无疑就足以吸引目光制造悬念,但要证明它,就需要严密的推理和严谨的甄别。“这称得上是某种侦探故事吧!”奥诺雷说。

奥诺雷在“野兽洞窟”。图片来源:Serge Sibert/COSMOS

“这不会是人的手。”

为了印证自己的猜想,奥诺雷首先要做的是反证——假设印出小掌印的就是人手。他和同事将壁画中的手印与正常出生的新生婴儿(怀孕后37-41周出生)的手进行比对,比对项目包含食指宽度、中指长度、手掌宽度等7项参数。在统计后,他们发现新生儿的手掌全长(约62.01mm)远大于壁画中的手掌印长度(约45.33mm)。

尽管新生儿的手掌都已经太长,奥诺雷也并没有急于得出结论:他又试图选一些理论上可能更小的手——早产(怀孕后26-36周出生)婴儿的手来进行比对。

衡量手掌大小、比例和形状的7项参数。其中,Wi代表食指中间指骨的宽度;Wt代表拇指第一指骨的宽度;Rt代表大拇指的全长(掌根至拇指尖);Lm代表中指的全长(中指根至指尖);Lp代表掌心的长度(中指根至掌根);Lh代表手掌全长(中指尖至掌根,相当于Lm+Lp);Wh代表掌心的宽度。图片来源:参考文献[1]

奥诺雷对科学人说:“当知道我们必须去测量早产儿的手时,我们真的很担心家长们可能会抗拒参与这项研究,毕竟涉及到早产儿这种敏感问题。好在,出乎我们意料,家长们都很热情。他们对我们的研究目的很好奇,也对我们展示的壁画图片颇感兴趣,因此大家都同意了我们对他们孩子的手进行测量。” 结果显示,早产儿的手掌其实和正常婴儿相差无几,同样都比壁画的手印更大。

在证明了早产儿的手掌都太大之后,是否就能得出壁画的手不来自人类的结论呢?不,证据还不够充分——壁画的作者们已经作古7000余年之多,在这段时间里,万一人类手掌发生了什么巨大的变化呢?

为了排除这一可能,奥诺雷设计了一组新的比对——比对墙壁上的成人手印画与现代成人的手。结果显示,二者之间的偏差不超过5.5%,这个数值要远小于现代婴儿的手与壁画上的小手印之间的偏差。这意味着演化并不能解释如此巨大的差异。

此外,我们的考古侦探还发现了一些值得注意的细节:壁画中的小手印的大拇指长度相对偏短,而且大拇指的指根非常靠近掌骨;而人类的大拇指则与其他手指相距较远。

“在排除所有可能性之后,剩下的无论多么不可思议,也只能是真相。”至此,通过手掌大小和形态、比例的多项对比,奥诺雷终于可以得出信服的结论:这些小手印绝不是用人类的手掌弄出来的。

不是人的,是谁的?

一个疑问刚有定论,另一个更具诡异气息的疑问又扑面而来:如果不是人手,这些壁画究竟是什么的印记?奥诺雷首先排除了人工仿制手/爪的可能:画中的手指和指骨符合功能形态学和生物力学的标准,具备明显的关节结构,提示着这些手/爪来自生物。而从形态学来看,爬行动物是最可能的候选者,尤其是巨蜥或者鳄鱼的前爪。

一些“手掌”的测量结果。(a)图为新生人类婴儿的手掌;(b)图为一只四岁的鳄鱼的爪,来自以色列特拉维夫大学动物园;(c)图为成年野生荒漠巨蜥的爪;(d)图为来自莫斯科动物园的成年沙漠巨蜥的爪,手掌长度为25mm。图片来源:参考文献[1]

结合当地的地理分布,奥诺雷认为荒漠巨蜥(varanus griseus)是可能性最高的“嫌犯”物种,这种巨蜥在撒哈拉地区还具备强烈的象征意义——利比亚人认为巨蜥是一种神圣的生物,代表着“保护”、“辟邪”等众多意象,它的肢体会被当地的图阿雷格人当做护身符佩戴。因此,原始人们绘制巨蜥的爪印是非常可能的。

此外,不可忽视的是,尽管尼罗鳄已经不再存在于“野兽洞窟”附近的区域,但是现存的岩画艺术及化石可以证明它们曾在撒哈拉地区生活。鳄鱼同样与一些古已有之的信仰,如创造、毁灭、重生等等有关,而年幼的尼罗鳄的前肢,也有可能是小爪印的来源。

因此,奥诺雷目前还无法得出定论,但总之,这些手印并不来自人类,而可能是7000多年前的原始人们用某种爬行动物的爪子印画而成的。他和同事将现有的证据撰写成论文[1],近日发表到了《考古科学杂志:报告》(Journal of Archaeological Science: Reports)上。

“我们目前还在进行爬行动物的比较形态学研究,来进一步那到底是什么物种的爪子。此外,找出当时的人们为什么要这么干也是一大挑战。小手印的故事还没有终结呢!” 奥诺雷说。

(编辑:Calo)

参考文献:

  1. First identification of non-human stencil hands at Wadi Sūra II (Egypt): A morphometric study for new insights into rock art symbolism

文章题图:参考文献[1]

 

The End

发布于2016-03-11, 本文版权属于果壳网(guokr.com),禁止转载。如有需要,请联系果壳

我的评论

Lucorta92

生物医学博士后

p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