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物理

劳伦斯·克劳斯:物理学需要哲学,但不需要哲学家

劳伦斯·克劳斯 物理学 哲学

Michael segal 发表于  2016-07-20 13:54

(翻译:红猪;校对: Sheldon )

劳伦斯·克劳斯(Lawrence M. Krauss)是个稀有动物。


劳伦斯·克劳斯。图片来源:krauss.faculty.asu.edu

他是物理学家,成就卓越,曾预言宇宙的大部分能量都储存在真空中。他写过九本畅销书,第十本即将出版,包括大受欢迎的《星际迷航的物理学》(The Physics of Star Trek)——我读了这本书才知道,企业号需要燃烧自身质量81倍的燃料才能加速到光速的一半。

克劳斯说话从不掩饰。

他谈论哲学——“物理学需要哲学,不需要哲学家”。他也谈论宗教,给《纽约客》撰文的题目是《科学家都应该是战斗的无神论者》。他总是有话直说,偶尔还引起争论。

在对话中,我明显能感到他喜欢说些直接或不敬的话。不过更重要的,是他对科学的爱,以及他对科学方法的看法。他认为,科学方法不仅仅是一件实用的工具,更具有文化的价值,需要我们的传播和辩护,哪怕会引发论战。

以下是他在俄勒冈的家中和Nautilus的对谈。

问:为什么将引力和自然界的其他力统一会那么困难?

答:其他作用力的理论都具有一些美好的特征:虽然(无限多个)量子涨落从理论上看会产生无穷大的贡献,使你无法用那些理论来做计算。但是这些理论中还存在一种对称性,使我们得以驯服那些无穷大的贡献。你可以把无限大的贡献都忽略掉,并得出行之有效的预言。

但是在广义相对论中,它的数学公式使你不能忽略这些无穷大。在某些水平上,量子力学对广义相对论的贡献是无法驯服的,计算结果没有意义。这是因为广义相对论的数学本质使然,这是它的一个特征。另一个问题是概念层面的:如果空间和时间是广义相对论的变量(它们的确是),那么从概念上说,提出一个描述时间和空间的量子理论将是非常复杂的。

但现在看来,这并不是问题的关键。问题的关键还是在数学层面――你得保证引力场在微小尺度上的无限多涨落不会毁掉广义相对论,而现在它们确实在毁掉这个理论。正因为如此,我们才确信广义相对论还不足以完全解答引力问题。当你研究的尺度越来越小时,这个理论就和其他所有理论一样,需要修正。

现在有两种可能:一是用一种本身依赖于尺度的量子理论来修正广义相对论。二是用类似弦论的东西来修正广义相对论,得到一个最终理论,可以在从零以上的各个尺度上解释宇宙。我说的不是弦景观(landscape)。在大约是10^-30厘米的尺度时,引力就会体现明显的量子效应。于是我们讨论的就是,你是否能找到一个从10^-30厘米到0的尺度上描述宇宙的理论。我的朋友弗兰克·韦尔切克(Frank Wilczek)说过,弦论并不是一个关于万事万物的理论(a theory of everything),它是一个关于近乎虚无的理论(a theory of almost nothing)。

问:我们要怎么知道引力能够量子化呢?

答:弗里曼·戴森(Freeman Dyson)是一位富有才华的物理学家,也是个异见分子。他已经90岁了,但近年来依然做了一些研究。我们在新加坡参加一次会议时他指出了一件事:我们并不能确定引力能够量子化。电磁波可以量子化,因为我们知道世上存在组成电磁波的量子:光子。此刻它们正朝我们飞来,照在我的脸上,也钻进记录这次访问的摄像机里,我们还能测量到它们。自然界中所有的作用力都存在对应的量子。如果引力也是一个量子理论,那么一定有一种传递引力的量子在发生相互交换,我们把它们称为“引力子”(gravitons)。它们是引力波的量子化的结果,就像光子是电磁波的量子化结果。但是弗里曼指出,我们还没法在地球上开展实验测量引力子。他可以证明为什么办不到:要做到这一点,你必须聚集巨大的质量,还没来得及实验,就会塌缩成一个黑洞。所以他说,我们根本不可能测出引力子,也不可能知道引力是不是一个量子理论。

我对这个问题的理解都在我和弗兰克联名的论文里写清楚了:我认为宇宙的行为仿佛一台引力子探测器,早期宇宙的一些物理过程会产生一种我们今天可以观测到的现象,即引力波。然而只有量子引力存在,这些事情才有可能发生。如果引力无法量子化,我们就无法观测到这些来自极早期宇宙的引力波了――BICEP(宇宙泛星系偏振背景成像实验)的研究者所宣称的发现。现在我们知道,BICEP发现的未必就是极早期宇宙的引力波。但如果极早期宇宙确实发生过所谓的“暴胀”(inflation)、也确实产生过引力波,那么我们就能断定引力是一种量子理论了。因此,量子引力的方方面面,未来的理论物理学家都必须做出解答——假如未来几代的理论物理学家都能保住工作的话。

问:引力波的发现会带来什么结果?

答:结果会是21世纪的新的天体物理学。我们正在制造的引力波探测器就是为了达到这个目标,有了这些探测器,我们就能看到黑洞形成的一瞬间以及黑洞相撞的情景。也许这些微弱的引力波会不受阻挠地从极早宇宙传播到现在,使我们了解宇宙诞生10亿亿亿亿分之一秒时的样子,而那个时刻已经很离大爆炸很近了。

我们将会看到黑洞的形成,看到中子星相撞。我们甚至不知道自己还会看到什么。那都是大量物质参与的大毁灭事件,爆炸或塌缩伴也会产生引力波。如果广义相对论是正确的,那么一个黑洞在形成的最后阶段就会以引力波的形式放出巨大能量,而我们或许就能看见这些波动。当两个黑洞撞击并结合成一个更大的黑洞,或者当两枚中子星撞击形成一个大型黑洞,也会产生大量引力波――我们应该能够见证这一点,我们还会了解广义相对论的性质和强引力的规律,还有黑洞的许多性质,以及我们平时无法看见的宇宙中的其他天体。

问:你还在钱包里带一张卡片、向别人证明大爆炸确实发生过吗?

答:是的,当然。我之所以要这么做,就是因为像你这样的人会问我这个问题。大爆炸真的发生过。我希望有一天能向本·卡森(Ben Carson)解释,但我觉得他不会懂。(译注:本·卡森,美国总统候选人,曾说过大爆炸是一个童话。)

我的卡片比较了从大爆炸出发预言的各种轻元素的含量――氢、氦和锂。我们预言它们的丰度相差10个数量级,比如宇宙的25%是氦,还有100亿分之一是锂。你如果对比观测数据、也就是这里的一条细线,就会发现它们和预测完全吻合。我们从大爆炸出发对轻元素丰度的预测,和观测的结果是相吻合的。在我看来,这是说明理论正确的最有力证据。

问:大众对科学的认识还有哪些缺陷?

答:在我们生活的这个社会,大众对基础科学没有任何文化上的欣赏。我们关于宇宙的发现是人类最奇妙的成就,可是有的人却对真相如此畏惧,因为真相可能违背他们既有的信仰,他们就此对真相闭目塞听,这是很令人担忧的。如果这仅仅是关于大爆炸的,我还不会在意。怕就怕越过了这一步,人类就会一路滑坡,直到不相信演化论、不接受世界的本来面目、反而根据2000年前铁器时代农民的所谓智慧来制定愚蠢的法律……

我认为这是我们这个文化在许多方面中体现出来的一个病征:你可以随便说谎而不受处罚,人们宁愿相信自己想要相信的东西、而不是接受对自己不利的现实,无论在意识形态还是宗教上,都是如此。就像戈尔所说的那样,真相有时是令人难堪的。面对真相,许多人宁愿埋头在沙子里――或许很快就要埋头到水里了吧。科学传播已经有很长的历史了,但是在我看来,传播科学成果的需求在这些年里变得越发迫切了,这个时代,全世界的人类都在危害地球,我们再也不能无视科学结果了,因为那样会让我们遭殃。

问:你在年轻求学的时候遇见过大物理学家理查·费曼。他对你有什么影响?

答:当年我还是个年轻的大学生,在加拿大参加了一个物理学本科生的组织,费曼到我们的会议上发表了一次讲话。我带着女朋友一起去听讲了,她是那里少有的几位女性之一,于是费曼花了许多时间与我交谈――还有她。我整个周末都在和费曼说话。他还教我怎么跳舞。这对于一个年轻人是一次奇妙的经历。欣赏他的谈吐,阅读他的文字,对我真的影响重大。我当然不是受他熏陶的唯一一个,但是我要说:他在谈论科学时传达的那份喜悦,也是我想在谈论科学时传达的。除了喜悦,还有勇敢——是的,他的勇敢同样重要。他鼓励我多冒险,我也真的那样尝试了。

我有幸写出这本书有一个原因:许多年后,在哈佛任教的我在加州理工学院发表了一次讲话,费曼在研讨会上问了我一个问题,事后还走上来和我交谈。我急着要告诉他我就是当年的那个年轻人,但有个讨人厌的年轻助理教授老是缠着我,后来费曼走了,我想,好吧,下次见面再说。可后来他就死了,我再也没能和他说上话。错过这个机会,真是可惜。我写这本书,也可以说是在向他道谢,因为我没机会当面跟他道谢。

“费曼大神,我是你的死忠粉啊!”-“朕知道了。”图片来源:lh4.ggpht.com

问:说说你和哲学家大卫·阿尔伯特(David Albert)的交流吧。

答:我和他从未有过交流。我写了一本关于宇宙学的书。而他写了一篇评论,评的是他希望我写的一本关于宇宙学的书。在我看来,这两本书压根不是一码事。他的书评写得刻薄,但是他并不理解我实际写了什么,就连“宇宙学”这个词都没有提起。这篇书评引起了一些轰动,但我觉得很平庸。如果他是个英语系学生,我会给他打C-。要写书评,那就应该围绕着一本书来写。据我的记忆,他真正评论的是只有理查德·道金斯给我写的跋。那部分也写得不好,如果我是英语系教授,也会给他不及格的。

问:物理学需要哲学吗?

答:每个人都在从事哲学,科学家当然也不例外。哲学就是批判推理、逻辑推理和分析。在这个意义上,物理学当然需要哲学。

问题是:物理学家需要哲学家吗?我看已经不怎么需要了。以前是要的。早先的物理学家自己就是哲学家。当问题界定不清时,哲学是很要紧的,于是从自然哲学中产生了物理学。但是物理学已经摆脱了哲学。现在,就连科学哲学家的工作也已经和物理学家的工作没有多少关系了。物理学当然需要哲学,只是不需要哲学家罢了。

物理学家自己就在从事哲学,只是没有文凭。他们提出问题、批判分析、区分不同的假说、运用逻辑――这些都是重要的哲学活动。所以我不是要贬低哲学,因为这是我们切切实实从事着的工作,而且哲学在生活的许多方面都很有用处。我最近在讲台上和诺姆·乔姆斯基(Noam Chomsky)长谈了一次哲学,这个月还要和我的朋友、著名哲学家彼得·辛格(Peter Singer)对谈一次。他们提出的问题对人类活动的许多方面都饶有趣味。只是对物理学没有影响。

问:在你的著作《虚无中产生的宇宙》中,你问了“无”中是如何产生“有”的,你自己的回答是,“无”并不是我们想象的那种无。这是在逃避问题吗?

答:不,我只是变换了问题,这没有什么不对,科学里常这么干!我的意思是,这就是我们所说的“学习”,有的人因为我们改变了“虚无”的意思而生气,但我们同样改变过“光”的意思,因为我们发现了光是由光子构成的。学习就是这么一回事。

我们现在知道,“虚无(nothing)”是一个非常微妙的概念。我的意思是,它从来就没有过一个较好的定义。有宗教人士反对我对虚无的定义,但他们大多数人自己也没给它下过定义。他们定义的虚无是这样的:虚无就是只有上帝能创造万物的状态。这个定义是毫无用处的。《圣经》里所谓的虚无,其实应该叫做“真空”,而且是永恒的真空――许多人认为,我们的宇宙大部分都是如此,在100年前,这是主流的看法。当时认为,宇宙就是一个银河系加上周围的无限黑暗的虚空,并且那片虚空是很简单的。实际上,那个“无”中时刻创造着“有”,因为基本粒子随时在这样的虚空中产生、湮灭――它们称为“虚粒子”。所以说,那些批评我们的虚无定义的人,他们自己也从来没有好好地定义过它。

你可能会说,虚无就是不存在,可是你说的是什么东西的不存在呢?我在说到诞生宇宙的虚无时,我指的是彻底的虚无,不仅没有粒子和辐射,而且没有时间和空间,这一切都是从虚无从产生的。你可能要问,那么还有别的什么存在吗?我会说,这个问题在很大程度上是一个文字游戏、或许根本是个没有意义的问题,因为你也可以说还有别的东西存在,比如有一只驮着一只的乌龟、有别的宇宙,比如我们的宇宙是从一个多重宇宙中产生的之类;不过也可能真的什么都不存在,没有时间空间,时间空间都是忽然产生的。

说宇宙从无到有产生或许会使一些人困扰。可是,说一个光子从一盏电灯中产生,这就不使人困扰了。也许我们的宇宙就是那个光子的量子版本,有人觉得困惑,是因为这不符合他们的日常经验、不符合他们对于虚无的经典观念。又或者他们是在担心因果之类的问题:要是时间和空间都是大爆炸之后才产生的,那么整套关于因果的概念就该抛到窗外去了。如果没有了“之前”,你就无法在这个意义上询问因果了,这多使人困惑了!不过这也没什么,科学就是要使人困惑的,有人困惑就说明我们想得还不对。如果你觉得困惑了,就应该做点什么来解惑。

问:科学家会认为科学方法是神圣的吗?

答:不,它们不是神圣的。我们奉行科学方法是因为这些方法有用。如果它们不再有用,我们就抛弃它们!我们科学家不觉得有什么神圣的东西,用哲学的话说,我们是功利主义者(utilitarians)。一样东西如果没用,我们就不会再留意它;如果有用,我们就接着用它。你可以管这叫“神圣”,但我们只采纳有用的东西,而科学方法是有用的,神启没用。就这么简单!


“忘了耶稣吧,你之所以能在此,是因为恒星们死去了。”——劳伦斯·M·克劳斯。图片来源:read.html5.qq.com

问:你怎么看待信教的科学家?

答:人类是可以同时相信两套完全抵触的观念的。有地质学家研究古代岩石,发表的讲话和写的论文都是关于几亿年前发生的现象,但他们又自称相信地球的历史只有短短6000年。他们究竟是怎么做到的呢?我是不明白,但就是有人做得到。

显然,从事科学而同时信仰宗教是可能的,因为的确有科学家信仰宗教。但是我也说过,对于那些科学家,宗教并不干预科学,因为他们关心宇宙的实际运行原理,只是在背地里会说:也许这一切都是上帝造就的吧。可是一旦思考宇宙的原理,他们就像著名生物学家J·B·S·霍尔丹(Haldane)所说的那样,并不会认为有什么上帝或者天使在摆弄试验设备的指针。霍尔丹还说,既然在实验室里是个无神论者,那么到了实验室外何不也做个无神论者呢?

问:你是因为科幻作品才从事科学的吗?

答:这是个鸡生蛋还是蛋生鸡的问题,很难回答。我小时候是因为喜欢科学才喜欢上了科幻?还是因为喜欢科幻才喜欢上了科学?我觉得这两样是相辅相成的。科幻是好东西,因为它突破了许多人不愿谈论科学的禁忌。我好像在《星际迷航的科学》里写过这么一段话:你在聚会上告诉别人你是物理学家,他们会先应付你两句,但是当你开始谈论时间旅行和曲率引擎之类,他们就兴奋起来了!科幻使人了解那些激动人心的科学问题、又不至于让人背上智力的包袱。有些人会到这里为止,感叹几句这真是一个有趣的问题、一个有趣的故事就完了。另一些人会开始好奇,比如我,会想知道真实宇宙的运行原理。这就是我写《星际迷航的科学》的原因,因为真实的宇宙比任何人写出的任何科幻小说都有意思。

问:如果你不是科学家,你会做什么?

答:我母亲想让我做医生,所以如果不做科学家,我可能从事医学。我还想过当电影明星,现在真的演了电影,我想我是两边的好处都占了。

请在下面这群无神论者里找出本文主角Lawrence Krauss~图片来源:dakiniland.files.wordpress.com

(编辑:游识猷)

编译来源:nautil.us ;Ingenious: Lawrence M. Krauss

热门评论

  • 2016-07-20 23:30 jamaicarum
    引用@天降龙虾 的话:战斗的无神论者路过,虽然不是科学家,但好在也不是哲学家。。。 此文唯一令人感到不爽的一点是:居然瞧不起农民。。。嗯,他要是哲学系学生的话,也会不及格的。。。

    他看不起的是两千年前铁器时代的农民,这虽然有些居高临下的意味,但公道地讲,人类科技发展了整整两千年,如果在认识世界上不能俯视两千年前的文盲,那也太羞耻了hhhh

    [20] 评论
  • 2016-07-20 20:48 Metaverse 录音爱好者,万有青年养成计划入围选手

    当数学大规模挺进一门科学时,哲学家的历史使命就差不多完成并准备退散了,这标志着这门学科开始成熟……

    [12] 评论
  • 2016-07-20 14:35 大头米少
    引用文章内容:他认为,科学方法不仅仅是一件实用的工具,更具有文化的价值,需要我们的传播和辩护,哪怕会引发论战。

    这态度怎么让人感觉那么爽呢!

    [12] 评论

显示所有评论

全部评论(45)
  • 1楼
    2016-07-20 14:27 partigiano

    好像作者对于utilitarianism 含义的理解有点问题……

    [3] 评论
  • 2楼
    2016-07-20 14:35 大头米少
    引用文章内容:他认为,科学方法不仅仅是一件实用的工具,更具有文化的价值,需要我们的传播和辩护,哪怕会引发论战。

    这态度怎么让人感觉那么爽呢!

    [12] 评论
  • 3楼
    2016-07-20 14:37 大头米少
    引用@partigiano 的话:好像作者对于utilitarianism 含义的理解有点问题……

    能具体说说吗?

    [0] 评论
  • 4楼
    2016-07-20 14:48 负离子.吹风机

    所以在猎魔人的高魔法科技世界中,帝国关闭了学院,学生要以一技之长服务帝国军队,哲学系除掉

    [1] 评论
  • 5楼
    2016-07-20 15:02 夏月夜
    引用文章内容:包括大受欢迎的《星际迷航的物理学》(The Physics of Star Trek)

    这本书中译版好像评价很不好。

    [0] 评论
  • 6楼
    2016-07-20 16:39 天降龙虾

    战斗的无神论者路过,虽然不是科学家,但好在也不是哲学家。。。


    引用文章内容:怕就怕越过了这一步,人类就会一路滑坡,直到不相信演化论、不接受世界的本来面目、反而根据2000年前铁器时代农民的所谓智慧来制定愚蠢的法律……

    此文唯一令人感到不爽的一点是:居然瞧不起农民。。。

    引用@partigiano 的话:好像作者对于utilitarianism 含义的理解有点问题……

    嗯,他要是哲学系学生的话,也会不及格的。。。

    [5] 评论
  • 7楼
    2016-07-20 16:48 蓑雨吟

    那我用类似的话评论下好了。
    我不讨厌科学 我讨厌某些科学家。

    来自 果壳的壳
    [2] 评论
  • 8楼
    2016-07-20 16:53 天降龙虾
    引用@大头米少 的话:能具体说说吗?

    应该是实用主义,功利主义的重点在于“追求幸福感”,只要上帝能让人感觉满足,就算不存在,功利主义也会认为是值得相信的。。但实用主义要求对现实行为的影响,即只要上帝的存在与否无法对你的行为产生真实的影响,那么他就是不存在的。

    当然,严格说来实用主义也不反对神学,毕竟宗教对人的行为还是可以产生影响的,只要有影响,实用主义就会确认其存在价值。反神学反得最彻底的,是唯物主义,不过在西方的环境中,经常把唯物主义挂嘴边上,估计会被当成疯子或极端分子的。。。。

    无神论并不等于唯物主义,毕竟还有二元论等说法。。。

    [4] 评论
  • 9楼
    2016-07-20 16:55 天降龙虾
    引用@蓑雨吟 的话:那我用类似的话评论下好了。我不讨厌科学 我讨厌某些科学家。

    嗯,哲学需要科学,但不需要科学家。。。

    [6] 评论
  • 10楼
    2016-07-20 19:56 5美金

    [4] 评论
  • 11楼
    2016-07-20 20:48 Metaverse 录音爱好者,万有青年养成计划入围选手

    当数学大规模挺进一门科学时,哲学家的历史使命就差不多完成并准备退散了,这标志着这门学科开始成熟……

    [12] 评论
  • 12楼
    2016-07-20 20:53 梦游侠

    如果相对论是对的,引力子肯定不能存在

    来自 广告位招租
    [0] 评论
  • 13楼
    2016-07-20 20:57 梦游侠
    引用@Metaverse 的话:当数学大规模挺进一门科学时,哲学家的历史使命就差不多完成并准备退散了,这标志着这门学科开始成熟……

    一个真实存在的系统,无论再复杂,它都是可以量化的,量化它的标尺即是数学

    来自 广告位招租
    [3] 评论
  • 14楼
    2016-07-20 23:30 jamaicarum
    引用@天降龙虾 的话:战斗的无神论者路过,虽然不是科学家,但好在也不是哲学家。。。 此文唯一令人感到不爽的一点是:居然瞧不起农民。。。嗯,他要是哲学系学生的话,也会不及格的。。。

    他看不起的是两千年前铁器时代的农民,这虽然有些居高临下的意味,但公道地讲,人类科技发展了整整两千年,如果在认识世界上不能俯视两千年前的文盲,那也太羞耻了hhhh

    [20] 评论
  • 15楼
    2016-07-21 08:42 大头米少
    引用@天降龙虾 的话:应该是实用主义,功利主义的重点在于“追求幸福感”,只要上帝能让人感觉满足,就算不存在,功利主义也会认为是值得相信的。。但实用主义要求对现实行为的影响,即只要上帝的存在与否无法对你的行为产生真实的影响,...

    谢谢解惑。查了一下Utilitarianism的英英解释,和你所表述的意思基本是一致的。我之前的困惑多少受这个英语单词的影响。其词根Utility在我印象中是个偏褒义的词,为实用,可利用之意,从而衍生出来的Utilitarianism我总感觉应该也是偏褒义的“实用主义”,而非偏贬义的“功利主义”。

    但看来在哲学上的定义并不如我般想当然。又或者在语言学上我对“实用主义”和“功利主义”的褒贬性质也想当然了。

    [1] 评论
  • 16楼
    2016-07-21 10:44 arc97

    那位发表论文研究有数亿年历史的岩石,却又相信地球只有六千年历史的地质学家,让我想起了《一九八四》。

    [1] 评论
  • 17楼
    2016-07-21 11:42 天降龙虾
    引用@jamaicarum 的话:他看不起的是两千年前铁器时代的农民,这虽然有些居高临下的意味,但公道地讲,人类科技发展了整整两千年,如果在认识世界上不能俯视两千年前的文盲,那也太羞耻了hhhh

    两千年前的文盲可不只有农民啊。。。。好吧,也许他不敢说“两千年前铁器时代的神甫”,或者是某个被钉死的邪教分子。。。。

    [3] 评论
  • 18楼
    2016-07-21 11:52 天降龙虾
    引用@Metaverse 的话:当数学大规模挺进一门科学时,哲学家的历史使命就差不多完成并准备退散了,这标志着这门学科开始成熟……

    也标志着这门学科的研究对象,理论上已经可以由其自然状态,逐步落入人类的掌控之中。。。数学就像电影《魔兽》中的“邪能”,可以让人无比强大、支配一切,同时也能让生命和死物没有分别。。。。。很多人就是害怕这点,但他们就是不知道,这事儿指望上帝或其他“保护者”是没用的,“光明源自黑暗”,科学的脚步如亡灵般不可阻挡!!

    [3] 评论
  • 19楼
    2016-07-21 11:54 天降龙虾
    引用@大头米少 的话:谢谢解惑。查了一下Utilitarianism的英英解释,和你所表述的意思基本是一致的。我之前的困惑多少受这个英语单词的影响。其词根Utility在我印象中是个偏褒义的词,为实用,可利用之意,从而衍生...

    看来,不懂英语似乎也有好处???(懵逼脸)

    [0] 评论
  • 20楼
    2016-07-21 12:00 大头米少
    引用@天降龙虾 的话:看来,不懂英语似乎也有好处???(懵逼脸)

    这……确实是一个英语单词引发的困惑。然而我却已无回头路

    [1] 评论
  • 21楼
    2016-07-21 12:44 地球是我做的
    引用@蓑雨吟 的话:那我用类似的话评论下好了。我不讨厌科学 我讨厌某些科学家。

    咳…看来物理学还是需要哲学家的,短短的一个访谈错漏百出,首先相对论的无限多问题是因为一瞬间定格的宇宙根本可能就没有无限多,那么就不能用数学上成立的无限概念去描述宇宙。其次讲到虚无这个概念,完全可以用几个清晰的哲学语言说明白,但是在他嘴里就成了,是虚无,但是不是你们想的虚无这种障碍


    另外没想到你也混果壳

    [2] 评论
  • 22楼
    2016-07-21 13:09 蓑雨吟
    引用@地球是我做的 的话:咳…看来物理学还是需要哲学家的,短短的一个访谈错漏百出,首先相对论的无限多问题是因为一瞬间定格的宇宙根本可能就没有无限多,那么就不能用数学上成立的无限概念去描述宇宙。其次讲到虚无这个概念,完全可以用几...

    还混贴吧呢。。

    来自 果壳的壳
    [1] 评论
  • 23楼
    2016-07-21 14:13 我爱过果壳
    引用@蓑雨吟 的话:那我用类似的话评论下好了。我不讨厌科学 我讨厌某些科学家

    比如?

    [0] 评论
  • 24楼
    2016-07-21 16:34 幼发拉底

    左起第四个

    [0] 评论
  • 25楼
    2016-07-21 17:32 q68257962

    程序员眼里的“虚无”并不是nothing,而是void。

    [1] 评论
  • 26楼
    2016-07-21 22:03 null.
    引用@q68257962 的话:程序员眼里的“虚无”并不是nothing,而是void。

    你说的是类型,而不是常量

    null才可以是任何值,同时也什么都不是

    [0] 评论
  • 27楼
    2016-07-22 05:02 Mrtn

    说得是。宇宙起源于虚无正是源于哲学观念。

    C产生于B,B产生于A,这样追溯下去,必然会得到一个从无中生有的结论,否则就会成了无穷。宇宙也不例外。玩物有生必有死,有始必有终,宇宙产生于虚无,终究也会归于飘渺。

    [0] 评论
  • 28楼
    2016-07-22 06:45 number3475

    这篇文章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倒是果壳这几个月以来出现得最好的一篇文章了……

    [1] 评论
  • 29楼
    2016-07-22 06:52 number3475

    OTL……仔细看了一下地址才发现被采访的这个人是我们学校的啊……只是可惜我的领域跟天体物理学距离太远了……似乎没什么比较好的理由去拜访啊……

    [1] 评论
  • 30楼
    2016-07-22 08:18 belyhee
    引用@梦游侠 的话:一个真实存在的系统,无论再复杂,它都是可以量化的,量化它的标...

    那么问题来了,什么才算是真实存在的系统?

    可测量的么?

    命题就变成“一个可以量化的系统,无论再复杂,它都是可以量化的”

    废话


    [0] 评论

显示所有评论

你的评论

登录 发表评论

Michael segal
Michael segal Michael segal 为 Nautilus 网站作者

更多科研事,扫码早知道

关于我们 加入果壳 媒体报道 帮助中心 果壳活动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移动版 移动应用

©果壳网    京ICP证100430号    京网文[2015] 0609-239号    新出发京零字东15000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713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jubao@guokr.com    举报电话:18612934101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儿童色情信息举报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