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14
需用时 05:25
【搞笑诺奖】一个突如其来的亲爹!

旁友们,云端资源共享都听说过,云端亲爹共享听说过吗?

作者没病,作者出门之前吃药了,情绪非常稳定。为了把来龙去脉说清楚,我们先从一条大家喜闻乐见的(虚假)广告说起:

广告虽然是诈骗消息无疑,但它反映了这样一个事实:不论古今,不分中外,虽然有很多情侣不想当爹妈却意外搞出人命,但也有很多夫妻想实现造人大业,却因为诸多原因无法顺利受孕。1978年7月25日,一个名叫路易斯.布朗的小女孩出生。她的呱呱坠地代表着一项伟大技术的成功开展:IVF(In vitro fertilisation),即人工体外授精技术,就这样和普天下诸多盼子心切的夫妻见了面。

光有技术显然是不够的,想科学造人,“原料”必须充分,这就意味着精子数目必须充足,精子的质量也必须有所保障。体外受精想成功,也得讲基本法。

在卵子本身没有问题的情况下,如果丈夫的精子健康,那就直接取而用之,没有任何顾虑。但如果出现了广告中的情况,丈夫精子质量较差,甚至根本无法产生精子,那没话说了,镜头转向精子库,一个突如其来的爹徐徐升起:我们将通过第三人捐赠精子的方式,来为这个未出世的孩子提供另一半染色体。

素昧平生的一个人,除了性别啥都不知道,嗷地一声就成了自家孩子的亲爹,那这当爹的门槛自然不能太低:除了医学上确定的身体健康、无重大疾病史、无明显的遗传性生理缺陷(比如,色盲)、精子质量很好之外,提供卵子的女性往往还会对其身高、外貌、肤色甚至学历、无犯罪记录等等提出各种要求,以确保自己下一代有个好看的起点。

由此可见,不管孩子用不用你养,当爹都不容易。

然而看过无数电视剧的我们都知道,当代生活最大的特点,就是充斥着诸多出人意料的情节。就比如你只是去做了个唾液DNA检测,突然发现你和数据库里至少八个人有血缘关系!你也不知道哪儿来的这么多!反正像你这么能打的还有八个!生活给你的这记迎头一击,就问你怕不怕?

可到这儿还没完!再比如你和另一个人做DNA测试,发现你们唯一的共同点,可能就是母亲是同一名不孕不育科医生的病人,然而不光你俩有血缘关系,你俩和这位医生的好多亲属都有血缘关系!你猜这回有几个?70个!百尺竿头更进一步!这一次生活给你的,是迎面全垒打。

怕不怕?当然怕了!换谁都得怀疑人生至少半小时: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爹是谁?我爹从哪里来?我爹又不是开源软件里的源代码,我哪儿来的这么些兄弟姐妹远房亲戚?这个基因组共享是怎么实现的?跟我商量了吗你们这帮人?

生活, 给了你当头一爹。图片来自:天龙八部 电视剧截图

你已经有了答案,但你不说,反正到最后还是法庭说了算。

2016年9月12日,真相大白。美国印第安纳州的唐纳德·克莱因(Donald Cline)医生,被起诉妨碍司法公正的罪名,因为他涉嫌在一项调查中提供虚假证词。这位77岁高龄的退休医生,的的确确是至少八名孩子的生理学父亲。这八个孩子全部都是当年他完成的IVF婴儿。也就是说,他做手术用的都是自己的精子,真正地做到了从原料到加工制造一条龙服务。

唐纳德·克莱因医生。图片来自:www.wthr.com

那些孩子都已长大成人,最小的也有30岁了,现在要在法庭上面对这位无私慷慨的“父亲”,不知道会作何感想。

你以为讲到这里,这个故事就说完了?开玩笑,这么短篇幅我拿什么骗稿费?

之前已经提到过了,当爹不易,门槛实在很高。所以精子是稀缺产品。尽管各国法律都规定,捐献精子不能获得报酬,但往往也会以“营养补贴”、“交通补贴”等名义,支付给捐精者不少的费用。这些费用,当然会被计算进IVF的收费中,谁受益谁付钱,非常公平。

可能是为了骗这份捐精钱,也可能就是因为捐精者太少,供应不足但需求又旺盛。总之能有这个胆识和气魄,挺身而出拿自己精子自产自销的,克莱因医生绝不是第一个。

第一个这么干的人可能已经湮没在历史的长河中,但第一个被抓到的人,叫做塞尔西·布莱恩·雅各布森(Cecil Byran Jacobson)。雅各布森老师1936年出生于美国盐湖城,后来成为一名医生,在乔治华盛顿大学的生殖医学中心工作。这个人大概平时cult片看得比较多,整个人脑回路都很奇怪,他曾经宣称,自己领导的研究小组,把一个狒狒的胚胎取出,移植到了一只雄性狒狒的腹部,还成功地让这个胚胎发育了四个月,让全世界大跌眼镜,但他始终拒绝公开相关的实验数据,所以真实性也无法证明。

虽然真实性不可考,但这个故事大概能说明,雅各布森老师对父亲这个概念,有着和常人不太一样的独到理解吧。

光阴似箭岁月如梭,雅各布森老师又在弗吉尼亚州费尔法克斯县开了一个诊所,专门治疗女性不孕,包括提供IVF服务,生意相当火爆,红旗招展人山人海,只有一点不太好:怀是怀上了,胎死腹中的几率也很高。雅各布森老师表示自己管杀不管埋,还会体贴安慰患者:“别难过,下次再来!” 很好很温暖。

虽然诸多患者望子心切,在这种情况下依旧飞蛾扑火一般光顾雅各布森老师的诊所,不过总归还是有聪明人在的。一名经雅各布森治疗成功怀孕的女性留了个心眼,虽然验尿验血B超结果都显示一切正常,但你当那么多胎死腹中的案例是假的吗?她多了一个心眼,找到了另一位医生进行检查。

医生一脸懵逼:对不起你没怀孕。

患者一脸懵逼:啥?流产了?

医生更懵逼了:不不不,B超显示你就是压根没怀孕,什么都没发生过。

你以为已经结束了,其实连开始都没开始,这还能忍?事情立刻被捅到了当地媒体。医学专家站了出来:说白了就是雅各布森老师给女患者注射了HCG(人体绒毛膜促性腺激素,女性怀孕后,体内会大量的产生这种物质),别说女患者,就是男记者注射完,化验结果也是他“已经怀孕”。至于B超看到的“胎儿”照片,当然都是伪造的啦。

HCG是早孕的判定标杆,打了它,谁测谁怀孕……

这么简单的小把戏,一句话就把原理解释得一清二楚,会用注射器就玩得灵,小学时候玩的数独都比这个有技术含量,都能招摇过市骗来那么多患者,最可能的原因,应该还是她们太渴望拥有一个自己的孩子了。

总而言之!诊所被查封了!大快人心!但故事真正精彩的部分才刚刚开始。当地卫生部门在搜查中发现,他的诊所管理混乱,压根就没有登记捐精者的身份信息!什么概念朋友们?你出生了,显然你拥有一个生理学意义上的爹,只不过谁都不知道爹是谁,陷入了一种混沌状态。

雅各布森老师为自己辩解:我都是为了保护捐赠者的隐私,只用代号不用真实身份信息,但编号记录我这儿也没有,你们爱咋咋地吧。

警方联系了那些在该诊所接受IVF并成功怀孕生子的父母,一些家庭同意进行基因检测。随后,警方无奈的得出了一个结论:

哪儿尼玛有那么多捐精者啊!一个都没有!就是他本人!

DNA检测证明,他至少是15名试管婴儿的生物学父亲,这还不包括那些不愿意做DNA比对的父母;如果加上有可能中招的婴儿,这个数字大概是在75名左右,比克莱因医生高产很多。

雅各布森先生,一个各种意义上的真·babymaker……

更恶劣的是,其中一对夫妇,本来以为是用丈夫的精子去做IVF,结果也被雅各布森换成了自己的……

看到这里我哽咽了,这是一种怎样的精神?已经可以跟强行扶老奶奶过马路有一拼了!

雅各布森老师再次为自己辩解:你们不懂,我这都是基于对女性的人文关怀,错过怀孕的最佳时期咋整?你负责还是我负责?捐精者不行,体检过不去,我还能咋整?我只能牺牲一下自己了呗!啥?还有拿自己老公的来做给弄混了的?那也不怪我,实验室里搞混的,总之不是我的错。

最终,这些愚蠢而无耻的行为,给他换来了五年的铁窗生活,并被吊销了行医执照。不过,1992年,他还是赢得了一个大奖:

搞笑诺贝尔奖的生物学奖

75位共享亲爹的孩子表示:一点也不搞笑!!!

==========此处是温馨感人的分割线============

周五早6点,第26个第一届搞笑诺贝尔奖即将到来。果壳将在办公室图文直播+视频,陪你共赏这个格外引人深思的严肃奖项(点击此处进入图文直播帖)。

PS:此刻,编辑的脑海中出现了以下画面……

(编辑:窗敲雨)

The End

发布于2016-09-21, 本文版权属于果壳网(guokr.com),禁止转载。如有需要,请联系果壳。 如在其他平台看到此文章被盗用,请告诉我们(文章版权保护服务由维权骑士提供)

馒头老妖

有机化学博士,法学学士

pic

    恩铭张

    一个腿长一米三的姐姐

    p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