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50
需用时 03:18
许昌发现新的古人类化石,所属类群存疑:他们会是什么人?

(Lucorta92/译)2010年,一种已经灭绝的古人类开始进入人们的视野,他们生活在冰河期,被称作“丹尼索瓦人”(Denisovans)。这些年来,人们对他们的全部了解都来自从西伯利亚丹尼索瓦洞穴内的一片骨中提取的DNA。

而现在,在中国东部发现的两块不完整的头骨,或许可以为追溯这些神秘古人类的样貌提供首要线索。

化石碎片(黄色)被拼接在一起,加上预测的镜像骨骼(紫色),研究者呈现出了一种生活在东亚的古人类的头骨形态。图片来源:Z. Li et al., Science 355, 6328

在本周发表的《科学》(Science)杂志上,来自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等机构的研究者展示了一些距今约十万五千年至十二万五千年的化石,研究者将它们称作“古老型人类”(archaic Homo)。他们认为,这些骨头可能属于一种之前未发现的古人类,或者生活在东方的尼安德特人(Neandertals)变种。尽管研究者们避开了丹尼索瓦人这个概念不谈,但伦敦自然历史博物馆的古人类学家克里斯·斯特林格(Chris Stringer)表示:“大家还是会想知道它到底是不是丹尼索瓦人。”丹尼索瓦人本身就是尼安德特人的近亲。

这些新发现的头骨符合人们对丹尼索瓦人的预期吗?“绝对。”伦敦大学学院的古人类学专家玛利亚·马蒂农-托雷斯(Maria Martinón-Torres)也表态说,“既有点亚洲风格,又和尼安德特人关系密切。”但是可惜研究者们还没有提取DNA检测,所以“这种可能性还只是猜想”。

2007年冬天,北京中科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IVPP)的考古学家李占扬在河南许昌灵井遗址(据丹尼索瓦洞穴约4000千米)的实地考察正圆满收尾。当时,他从正被侵蚀的沉积物中发现了一些精妙的石英石器。为了把它们挖掘出来,他特意将考察计划延长了两天。而意外的是,在最后一天早上,他的团队在泥泞的坑底发现了一片黄色的头盖骨,这块骨和他之前发现的石器正处在同一个地层上。

灵井遗址位置示意图。图片来源:参考文献[1]

在这一次重大发现后,李占扬的团队又陆续前往灵井考古6次,最终又找到了45块化石,最终拼接成2个不完整的、缺失脸部和下颌的头骨。但这些没有变形的骨骼已经足够他们注意到这颗头和尼安德特人的很相似。其中一块颅骨预计包围的脑的体积高达1800立方厘米(这一数据大约是尼安德特人和现代人的上限),还拥有类似尼安德特人的枕骨凹陷。两块颅骨都具有不像智人而类似尼安德特人的突出眉弓和内耳骨。

然而,这些头骨也与欧洲和中东地区的西方尼安德特人不同。它们的眉骨更细,而头骨没那么粗隆,这更像是早期现代人或是其他亚洲化石有的特点。文章的共同作者,来自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的古人类学家埃里克·特林考斯(Eric Trinkaus)表示:“我们发现的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尼安德特人。”同样地,这些头骨也并不是尼安德特人和现代人的祖先——直立人(H. erectus)或者海德堡人(H. heidelbergensis)这两种古人类在后世的残余代表,因为这些头骨太轻,而脑体积也太大。

“这些头骨的确和在东亚发现的距今约60万年至10万年之间的其他化石有类似之处,那这些化石同样很难分类。”美国史密森尼国家自然历史博物馆的古人类学家里克·波茨(Rick Potts)这样评价道。这些化石的共通点包括比较宽阔的颅底(颅骨和脊椎的结合部)和低矮的头骨穹隆。本文的另一个共同作者吴秀杰则表示,这次在灵井出土的头骨也和之前发现的距今约10万年的头骨有相似之处。那些头骨是在北边850千米外的泥河湾盆地许家窑被发现的。

吴秀杰认为许家窑和灵井的头骨是“一种我们之前并不了解的或是新的古人类,他们可能在10万年前生活在东亚。”基于这些头骨和其他亚洲化石的共性,吴秀杰和她的团队认为,这次发现的新头骨代表了一些将本身性状在东亚代代相传的古人类,她们将这种过程称为“地区连续性”(regional continuity)。与此同时,这些古人类和尼安德特人、和现代人之间的一些相似点也意味着他们也曾经和其他古人类产生过融合,最起码是较低幅度的融合。

而对于其他专家来说,这些描述丹尼索瓦人都满足:化石的年代在距今10万年至5万年;他们的DNA显示在数十万年的分隔之后,他们与尼安德特人和早期现代人有了融合。德国马普所莱比锡演化人类学研究院的专家让-雅克·于布兰(Jean-Jacques Hublin)说:“当你想要搞懂丹尼索瓦人是啥的时候,DNA告诉你的就是这些。这些来自中国的化石出现在了对的时间和对的地点,还带着对的特征。”

但是吴秀杰和特林考斯都认为他们不能把这些化石放到一个仅由DNA来定义的类别当中。特林考斯说:“我根本就不知道丹尼索瓦人是什么。事实上根本也没人知道,它只是DNA序列而已。”

而鉴定丹尼索瓦人的唯一依据就是DNA。中科院的付巧妹研究员表示她试图从灵井出土的3块骨骼化石中提取DNA,但是并没有成功。

尽管新发现的头骨依然身份存疑,马蒂农-托雷斯依然表示兴奋:“中国正在改写人类演化的历史。我现在感到非常兴奋!”

(编辑:Calo)

参考文献:

  1. Zhan-Yang Li et al. Late Pleistocene archaic human crania from Xuchang, China. Science (2017): Vol. 355, Issue 6328, pp. 969-972

文章题图:Z. Li et al., Science 355, 6328

The End

发布于2017-03-04, 本文版权属于果壳网(guokr.com),禁止转载。如有需要,请联系果壳

我的评论

Ann Gibbons

《科学》通讯记者

p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