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 评论 生物

【2017诺贝尔奖】生理学奖:4位科学家热评

环球科技观光团 发表于  2017-10-02 22:27

2017年诺贝尔生理学与医学奖授予杰弗理·霍尔(Jeffrey C. Hall)、迈克尔·罗斯巴殊(Michael Rosbash),与迈克尔·杨(Michael W. Young),以表彰他们发现了昼夜节律的分子机制。

图片来源:www.nobelprize.org

来看看科学家们的精彩点评。

 

徐璎 (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细胞生物学会-生物节律分会会长,国家杰出青年获得者,科技部重大项目研究计划首席科学家):

为什么昼夜节律分子机制能够获奖,我觉得第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它的广泛性。这个生物钟其实不单是植物,在哺乳类动物中也存在,它是广泛存在的。

第二个就是它的基础性。周期节律这样的一个分子机制,在纯种动物当中,它精确到23.7±0.1,这样一个原理知识,能够很精确地用数字表示。对这样的一个精确机制性研究,我觉得它是所有生命科学研究里面的一个典范。

在应用方面,我觉得应该从应用价值来看。这个节律是一个系统性的调控,他控制了10%到43%的基因表达。它每天都在调整,每天受昼夜环境的调控再重新设定,使得我们能够适应环境,比如像我们昼夜调时差。另外,生物钟的研究从最开始好奇它的反馈机制,它的周期形成,到现在慢慢地体现到了应用价值上,比如疾病相关、早起早睡,这些也是由于生物钟的紊乱造成。一般我们的正常生活过程中也有生物钟的变化,比如年轻人晚起,到老了慢慢变成早睡早起,其实这也是一个生物钟变化。

所以我觉得获奖原因,一是它的广泛性,二是它的基础性,三是它在将来应用的潜在性。

我觉得中国生物节律领域也聚集了一批从国外回来的优秀的年轻人,中国的生物钟团体也得到了很快的发展。同时基金委早就有布局来启动和支持中国的生物节律的研究。

我们学会(中国细胞生物学学会生物节律分会)其实是在2015年成立的,得到了中国细胞协会的支持。今年我们举办了生物钟亚洲论坛,还有国际生物钟会议。特别感谢基金委能够在总体上布局,开双清论坛,以及支持生物钟领域的重点项目。

 

朱岩(中国科学院生物物理研究所研究员,脑与认知科学国家重点实验室,创新课题组组长,中科院“百人计划”获得者):

我第一时间的反应是惊讶。不是因为生物节律的分子机制工作不重要,而是觉得很多年前它就应该拿诺奖。多年过去了,更多的科学发现层出不穷,也许离获奖的机会越来越远了。 第二个反应是为十年前去世的原加州理工学院的西摩·本泽(Seymour Benzer)惋惜。我还是研究生时和来访的杰弗理·霍尔(Jeff Hall)一起吃过饭,去年也接待了来访的迈克尔·罗斯巴殊(Michael Rosbash)。他们的工作都很出色。但是对生物节律机制研究的最早breakthrough(突破性进展)其实是本泽的工作。作为现代行为遗传学的奠基人,本泽最先提出单个基因能够影响行为,并在随后从果蝇到人的众多行为研究中得到证实,这个理念极大的促进了神经科学的发展。本泽和罗纳德·科诺普卡(Ronald Konopka)最早做的筛选得到了period(周期)突变果蝇,这成为后来节律研究的突破口。 第三个反应是以后可以不用给低年级研究生解释“为什么我们不研究猴子”了。我的博士后导师之一,齐普尔斯基(Larry Zipursky), 是本泽的博士后,我们一直自娱自乐地做果蝇行为的遗传学研究。但是近些年,美国的科学研究导向越来越倾向于转换医学和疾病,向人靠拢。为当代生物学发展做出来巨大贡献的小小果蝇越来越被轻视。感谢本次诺贝尔奖,希望以此能够唤起人们对基础科学的重视,对基本生命问题的重视,对“非灵长类”动物模型的重视。

 

高宁(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教授,北京大学-清华大学联合生命中心研究员):

在我看来控制昼夜节律的分子机制之所以获奖有两个重要原因:一个是昼夜交替对动植物产生了些宏观表型上的变化已经被人们注意到很多年了,但是如何在分子生物学或者在分子层面上控制这些变化,从科学的基本意义角度来讲,能满足人类探索未知的好奇心。另一个,如果我们能控制节律变化,可能会对动植物产生其它更重要的影响。比如说,可能在作物科学上有些应用,也有可能在人类健康上有些重要的应用。

但是我个人不是做节律方面研究的,我对国内这个领域产生的成就不太清楚。

 

叶盛( 中国科学院生物物理研究所副研究员):

生活在地球上的千千万万的生物,其实都是进化的结果,而所有的进化最终的目标就是为了适应环境。因为地球是一个有昼夜分隔的环境,所以生物也都进化出去适应这个环境的一种生存策略。从这个角度来讲,生物节律其实是关系到所有生物的生存,小到单细胞的细菌,大到植物和动物,都会有自己的生物节律。所以说,今年的诺贝尔生理学及医学奖颁给了关于生物节律的发现者,应该说是在生物学领域里面一个非常重要的方向。那么它也和我们人的很多行为有直接的关系,比如说我们在睡眠的过程中做的一些自身的“清理”、“清洁”这样的工作。

虽然表面上看起来,今年的诺贝尔生理学及医学奖是关于果蝇、关于植物的研究,但其实这是跟我们人直接挂钩的。相信以后相关的研究一定能够产出对我们人类健康和生活有影响的产品,能够解决我们的时差问题和睡眠问题等等。(编辑:婉珺)

显示所有评论

全部评论(3)
  • 1楼
    2017-10-03 02:35 cccp

    [0] 评论
  • 2楼
    2017-10-03 15:01 天降龙虾

    我们为什么不研究猴子???因为猩球已经崛起。。。。

    [1] 评论
  • 3楼
    2017-10-25 16:36 慧人使者

    一个类似于日心说推翻主流认识的事件正在上演

    有关人脑,当今世界公认的理论是,大脑皮层是机体各种生命活动的最高调节器,大脑两半球有各自独立的功能,左大脑半球有语言、阅读、书写及逻辑、推理、计算的能力,右大脑半球则有图形、空间结构的构思能力,音乐欣赏能力,及形成非言语性概念的能力。

    然而,国内一位名叫郁东的先生,却提出了新的人脑理论假说:中脑网状结构在人脑机能体系中起着决定性主导作用,大脑半球是衍生的起着辅助作用的附属结构,是协助中脑网状结构,专门用于接受并存储外界环境作用于人体感官产生的感觉信息,也是专门用于保留人类个体应对外界剌激采取种种(肌肉)活动痕迹的器官。左右大脑功能不存在差异,目前存在的“功能不对称性”则是由个体后天左右侧身体器官“差异性使用”造成的。

    郁东 不仅找到了左大脑半球何以具有“语言功能”的机理,还找到了右大脑半球同样实现“语言功能”的可能,更找到了随意调节使用左右大脑的途径,并已成为本次人类文明进化史上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可以随意调节使用左右大脑的人。

    文章详见慧人使者郁东-新浪博客,敬请审阅。http://blog.sina.com.cn/s/blog_611f2a670102xzf0.html

    [0] 评论

显示所有评论

你的评论

登录 发表评论

环球科技观光团
环球科技观光团 环球科技观光团

作者的其他文章

更多科研事,扫码早知道

关于我们 加入果壳 媒体报道 帮助中心 果壳活动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移动版 移动应用

©2017果壳网    京ICP证100430号    京网文[2015] 0609-239号    新出发京零字东15000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713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jubao@guokr.com    举报电话:13691127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