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沿 生物

为什么群体差异不能证明生物学上“人种”的存在?

Jonathan Kahn等 发表于  2018-04-13 13:44

(Amaranth/译、vicko238、Ent/校)

“人种”(race)这一对人类内部的分类,在寻找遗传学证据时常常受挫。地理位置的不同造成了人类间的遗传差异,但这与人种划分并不契合。上月,美国一名遗传学教授再次提出“人种”背后存在遗传差异,引起各领域学者的联合反对。

这封公开信由67名科学家与研究员联名签署。

遗传学家戴维·赖希(David Reich)在他的新书《我们是谁,我们如何到达这里?》(Who We Are and How We Got Here)中,探讨了一个复杂且经常错误百出的交叉点:遗传学与我们理解的人类差异之间的关系,而人种,就是最著名的差异。

图片来源:sparksummit.com

他挑战了前《纽约时报》科学作家尼古拉斯·韦德(Nicholas Wade)和诺贝尔奖得主詹姆斯·沃森(James Watson)等人对人种和遗传学的错误呈现,这令人钦佩。作为一名杰出的科学家,赖希显然对遗传学深有研究。但是他对古代和现代的DNA的了解不代表他熟知人类群体在文化、政治与生理上的意义。

我们是来自自然科学、医学与人口健康科学、社会科学、法律、人文等不同领域的67名学者。我们想明确指出,赖希对“人种”的理解——他最近在《纽约时报》专栏上警告“不可能再无视‘人种’之间的平均遗传差异”——有着严重误区

几个世纪以来,人种一直作为极具影响力的分类,决定着人类之间的各种差别应是何种程度地重要和不重要。但是科学及科学构建的类别并非在政治真空中运作。给人群分组之所以对科学家有意义,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这些分组在社会与政治上有显著的意义——其中很重要的一点便是它们能建立并执行人种、性别与阶级的等级制度。

赖希在文中竖了一个稻草人靶子,即所谓的正统观点认为“以今天的人种术语而言,在任何有意义的生物学特征上,人类群体之间的平均的遗传差异是微不足道的,几乎可以忽略掉”。赖希说,这个正统观点“否认了人类群体之间存在实质性的生理差异的可能性”,并“对所有对人类群体遗传差异的研究表示担忧”。

这个所谓的正统观点实际上是对诸多科学家和学者的错误呈现,这些研究者已经展示了将“人种”作为生物学分类的科学缺陷。他们承认人类存在基于地理位置的遗传差异,但是这样的差异与人种的生物学定义不一致。这些差异也不能准确地映射到不断变化的、由社会定义的种族群体上。

面对近期对生物医学研究人员(包括赖希自己)误用“人种”与“人口”这些分类的批评,赖希严重误解并歪曲了这些批评背后的核心考量。

例如,镰状细胞性贫血是一种有意义的生物学特征。在美国,它通常(错误地)被认为是一种“黑人”疾病。实际上,尽管镰状细胞性贫血在西非和中非血统的人群中患病率很高,但它在阿拉伯半岛大部分地区及地中海和印度的部分地区也有很高的患病率。这是因为,导致镰状细胞性贫血的基因变异在来自疟疾高发地区的人的后裔中更为常见,这与“人种”毫无关系。因此,由于镰状细胞性贫血在西非人口中更为常见便认为“黑人”这一人种划分具有某种遗传意义,这是完全错误的。

同样的问题出现在赖希书中对前列腺癌的讨论里。他发现西非人的后裔也许携带某个特定基因的某个版本的频率更高,而它与前列腺癌的较高风险相关。但是,很多不是来自西非的人也携带这个基因。我们不会把其他这些人称作一个“人种”,也不会说他们的“人种”与他们的疾病有关。某个基因变体在一群人中出现率高,并不能说明该群体是一个“人种”。

人类在遗传上是99.5%相同的。当然,由于人类的基因组有30亿个碱基对,也就是说,任何人与另一人会有1500万个基因位点(30亿的0.5%)的差别。因为有这些随机的变异,你可以对比波士顿红袜队球迷和纽约洋基队球迷的基因型,可能会发现某种基因变体在一组出现的频率显著高于另一组——也许甚至是赖希的研究发现的与前列腺癌相关的变体。这并不意味着红袜队球迷和洋基队球迷是基因不同的人种(虽然很多人可能会这么觉得)。

洋基队球迷(左)与红袜队球迷(右),两支队伍相杀近百年。图片来源:ctnow.com

简而言之,发现个体之间的遗传差异,与有意识针对你的目的而去选择群体、构建群体之间的遗传差异,这是有区别的。这些群体本质上不存在于自然界中,它们是由人类的选择而形成的。这并不是说这些群体没有共同的生物特征;而是说,这些群体的意义和重要性正是通过社会干预产生的。

赖希为了支持人种的生物相关性的论证,还写到了北欧人和南欧人的遗传差异。再次强调,这不能作为证明人种具有生物学意义的论据。当然,我们可以回到20世纪初,那时很多人相信“勤劳的”北方条顿人与“懒惰的”南欧人是不同的人种。那样的想法导致了1924年根据人种限制移民的法律(注:即美国《1924年移民法案》,对移民做出了极大限制),但是我们相信,即使是赖希,在今天也不会认为这样的想法有用。

相反,我们需要认识到,有意义的遗传和生物变异模式存在于人类中,它们与人种无关。

赖希声称我们需要为不同人种的行为或健康的差异的遗传证据做准备。他的声称忽略了现代遗传学的发展轨迹。几十年来,为了找出人种间的差异花费了数十亿美元:尽管收集了数百万人的DNA数据,寄希望于找到哪怕是最微小的差异,但大多数研究却什么都没有发现。

挑战赖希的主张并非如他所说,是将头埋入沙子一般的行为,而是制定一种更完善的方法来解决生物医学中的人类群体分类问题。

正因为人种问题很复杂,科学家处理问题的方式更应谨慎、复杂。遗传学家应该与他们的社会科学与人文学科的同事合作,确保他们对生物医学研究对医疗保健产生积极影响,包括对研究对象的积极影响。

这并不是说像赖希这样的遗传学家永远不应该在研究中使用分类;的确,没有分类,他们的研究基本上不能进行。然而,他们必须要小心使用分类,要了解这些类别形成背后的社会和历史影响,并限制它们的用途。

即使是“男性”与“女性”,这种赖希认为显然具有生物学意义的分类,也有着重要的局限性。虽然这两种类别帮助我们了解和关心许多人类,但它们阻碍了我们了解和关心这个世界上数百万一出生就没有明显“性别化”的人。此外,过分强调X染色体和Y染色体在确定性别方面的重要性,让我们忽略了涉及性的其他基因组成分。

虽然聚焦在那些某种疾病高发病率的群体可能有助于研究人员发现与疾病相关的遗传变异,但是他们也必须了解,所有对包括疾病在内的体质特征的遗传影响,总是受到环境因素的影响。

例如,祖先身上的某个基因可能在先前的环境中从未导致过疾病风险,可是现在,当一个有这个基因的人暴露在有害的环境时就会导致疾病风险。这就提出了一个问题:是消除环境危害,还是通过医疗干预来改变个体的生理机能(或者两者同时进行)更为有效?

声称生物学上人种的存在,这种行为无助于回答与健康有关的问题,如种族歧视是如何损害以种族划分的群体的健康的——它是如何增加疾病的风险、暴露于有害环境的风险、或是不充分和不适当的医疗保健的风险。

这并不意味着遗传变异不重要;它很重要,但它并不遵循种族界限。历史告诉我们,人类遗传变异的研究可能会被误解和歪曲——如果不考虑采样方法和历史背景,如果不去关注基因、环境和社会条件的相互作用,如果我们忽略社会文化分类和习惯本身塑造遗传模式的方式。

作为参与社会与科学研究的学者,我们敦促科学家们,在科学被不恰当地被用来提出人类差异的主张时站出来。公众不应该将给种族下定义的权力拱手相让,让给不了解塑造“种族”这一有误的分类的社会背景的科学家。与此同时,我们也鼓励遗传学家与他们在社会科学、人文学科和公共卫生方面的同事合作,更加慎重地考虑如何在科学研究中使用种族分类。我们可以一起进行给人类生活带来积极影响的研究。(编辑:vicko238)

题图来源:livinganthropologically.com

编译来源

BuzzFeed,Opinion: How not to talk about race and genetics.

热门评论

  • 2018-04-13 14:22 天降龙虾

    连生殖隔离都没有出现,还谈什么人种差异。。。。不如,我们来谈谈按文化差异划分人群吧,例如基督徒和穆斯林、犹太教徒、佛教徒、印度教徒……以及唯物主义者;或者按语言划分;按地域划分;按学历划分;按财产数量划分;按官职划分;………………

    照这么划下去,大概地球上每个人都是该人种的唯一存活个体了。。。所以,我们都是濒危物种,都值得被格外保护???

    野生动物曰:你们人类还能不能要点儿逼脸?不自恋就特么那么难吗?????

    [8] 评论
  • 2018-04-13 17:28 模因中的muton
    引用@天降龙虾 的话:连生殖隔离都没有出现,还谈什么人种差异。。。。不如,我们来谈谈按文化差异划分人群吧,例如基督徒和穆斯林、犹太教徒、佛教徒、印度教徒……以及唯物主义者;或者按语言划分;按地域划分;按学历划分;按财产数量...

    emmm,狗也是分亚种的...虽然吉娃娃跟藏獒也没生殖隔离...

    觉得“人种”这个词很长一段时间被政治正确迫害了...先被优生学污名化再被白左遗弃...如果要用黑眼睛-黑头发-直发-黄皮肤-胡须少-扁平脸人群来形容一个超大型基因基因库,真的很麻烦,即便他们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个体基因差距真的能显著到根本看不出是不是属与蓝眼睛-卷发-金发-白皮肤-大胡子-高鼻子人群或黑人。

    [4] 评论

显示所有评论

全部评论(13)
  • 1楼
    2018-04-13 14:22 天降龙虾

    连生殖隔离都没有出现,还谈什么人种差异。。。。不如,我们来谈谈按文化差异划分人群吧,例如基督徒和穆斯林、犹太教徒、佛教徒、印度教徒……以及唯物主义者;或者按语言划分;按地域划分;按学历划分;按财产数量划分;按官职划分;………………

    照这么划下去,大概地球上每个人都是该人种的唯一存活个体了。。。所以,我们都是濒危物种,都值得被格外保护???

    野生动物曰:你们人类还能不能要点儿逼脸?不自恋就特么那么难吗?????

    [8] 评论
  • 2楼
    2018-04-13 17:28 模因中的muton
    引用@天降龙虾 的话:连生殖隔离都没有出现,还谈什么人种差异。。。。不如,我们来谈谈按文化差异划分人群吧,例如基督徒和穆斯林、犹太教徒、佛教徒、印度教徒……以及唯物主义者;或者按语言划分;按地域划分;按学历划分;按财产数量...

    emmm,狗也是分亚种的...虽然吉娃娃跟藏獒也没生殖隔离...

    觉得“人种”这个词很长一段时间被政治正确迫害了...先被优生学污名化再被白左遗弃...如果要用黑眼睛-黑头发-直发-黄皮肤-胡须少-扁平脸人群来形容一个超大型基因基因库,真的很麻烦,即便他们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个体基因差距真的能显著到根本看不出是不是属与蓝眼睛-卷发-金发-白皮肤-大胡子-高鼻子人群或黑人。

    [4] 评论
  • 3楼
    2018-04-14 04:14 路小艾
    引用@模因中的muton 的话:emmm,狗也是分亚种的...虽然吉娃娃跟藏獒也没生殖隔离...觉得“人种”这个词很长一段时间被政治正确迫害了...先被优生学污名化再被白左遗弃...如果要用黑眼睛-黑头发-直发-黄皮肤-胡须少-扁平...


    由于政治正确而无法进一步研究的科学内容……

    [0] 评论
  • 4楼
    2018-04-14 12:23 天降龙虾
    引用@模因中的muton 的话:emmm,狗也是分亚种的...虽然吉娃娃跟藏獒也没生殖隔离...觉得“人种”这个词很长一段时间被政治正确迫害了...先被优生学污名化再被白左遗弃...如果要用黑眼睛-黑头发-直发-黄皮肤-胡须少-扁平...

    其实,俺的回复本来是想反讽的。。。文章中一方面承认客观上人群中存在基于地域分布的基因差异,另一方面却又硬生生地说什么“它们是由人类的选择而形成的”,这跟人种差异的客观存在有什么关系???难道只有非人类的选择而形成的差异,才是可以被承认的吗?????俺是没看过“某遗传学家”试图讨论人种的那本书,可俺好像也没看到反对者们有针对性地引用书中的错误观点,比如试图用人种论去影响文化选择和政治决策的观点。。。既然如此,这些反对者所攻击的,难道不也是一个“稻草人靶子”吗????

    同样作为生物学分类,凭什么动物被分成不同亚种的时候,就不用考虑文化和政治因素,到人这里就非要搞这么麻烦呢?这不科学啊。。。。要打脸,请打脸那些真正有族群歧视的人们,例如那相杀近百年的两支不同队伍的球迷,用得着打脸一个尝试搞人种分类科普的遗传学家吗?????这样无助于减少错误认知啊,只能扰乱视线,混淆真正的人种差异与政治和文化歧视间原本清晰的界限。。。

    [0] 评论
  • 5楼
    2018-04-15 08:59 拼音佳佳2

    染色体异位吗.............

    [0] 评论
  • 6楼
    2018-04-15 17:43 模因中的muton
    引用@天降龙虾 的话:其实,俺的回复本来是想反讽的。。。文章中一方面承认客观上人群中存在基于地域分布的基因差异,另一方面却又硬生生地说什么“它们是由人类的选择而形成的”,这跟人种差异的客观存在有什么关系???难道只有非人类...

    人种这个词方便,可以最便捷的划分各大基因库,尤其是这些大基因库长期内部流动而鲜有交流。分类跟分级完全是两码事,也没有人吃饱了撑着再去搞啥genecide的研究。任何人从出生就没有本质差别反而是前苏联遗传学家的论调。

    其实解决这个问题很简单。先消灭种族歧视,再实现经济与社会地位平等,之后“人种”这个词白左挑不出骨头,就能去污名化了

    ...

    好吧我这辈子都见不到了

    [0] 评论
  • 7楼
    2018-04-16 14:37 天降龙虾
    引用@模因中的muton 的话:人种这个词方便,可以最便捷的划分各大基因库,尤其是这些大基因库长期内部流动而鲜有交流。分类跟分级完全是两码事,也没有人吃饱了撑着再去搞啥genecide的研究。任何人从出生就没有本质差别反而是前苏联遗...

    你要这么说的话,还是消灭“人种”这个词比较简单一点。。。虽然并没有什么卵用,但至少“政治正确”了。。。

    [0] 评论
  • 8楼
    2018-04-16 16:00 官明彦
    引用@模因中的muton 的话:人种这个词方便,可以最便捷的划分各大基因库,尤其是这些大基因库长期内部流动而鲜有交流。分类跟分级完全是两码事,也没有人吃饱了撑着再去搞啥genecide的研究。任何人从出生就没有本质差别反而是前苏联遗...

    划分的话还有一个词 人群。

    [0] 评论
  • 9楼
    2018-04-17 17:00 翼狼Elang 动物行为、吃货、LEGO
    引用@模因中的muton 的话:emmm,狗也是分亚种的...虽然吉娃娃跟藏獒也没生殖隔离...觉得“人种”这个词很长一段时间被政治正确迫害了...先被优生学污名化再被白左遗弃...如果要用黑眼睛-黑头发-直发-黄皮肤-胡须少-扁平...

    狗并没有分亚种,只有商业品种的区分。狗自己本身就是狼的家养亚种……


    [0] 评论
  • 10楼
    2018-04-17 21:15 模因中的muton
    引用@官明彦 的话:划分的话还有一个词 人群。

    人群一样是分类...这篇文章的作者反对的也不是人种这个词,而是反对划分这个行为...

    引用文章内容:给人群分组之所以对科学家有意义,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这些分组在社会与政治上有显著的意义——其中很重要的一点便是它们能建立并执行人种、性别与阶级的等级制度。

    简单来说就是想分的人就是要搞种族主义,想要把潜在的遗传疾病跟某组人群联系起来也是种族主义,分类就是恢复殖民思想,科学家不能这样政治不正确。

    引用文章内容:这并不是说像赖希这样的遗传学家永远不应该在研究中使用分类;的确,没有分类,他们的研究基本上不能进行。然而,他们必须要小心使用分类,要了解这些类别形成背后的社会和历史影响,并限制它们的用途。

    害怕分类基因库会使人回忆起自己祖先做过的恶心事儿,就要抵制把基因库分类的行为,让遗传疾病在人皆平等的价值观下茁壮成长,这不是很荒谬么。

    [0] 评论
  • 11楼
    2018-04-17 21:26 模因中的muton
    引用@翼狼Elang 的话:狗并没有分亚种,只有商业品种的区分。狗自己本身就是狼的家养亚种……

    按DNA的话,只有狼,没有狗。

    按分类法,客观性生殖隔离已经存在,吉娃娃早该自立门户了。

    按生殖隔离定义,动物主观上不交配即为生殖隔离,只有一小部分狗还判定为狼种内

    不同物种间杂交也是存在的,果壳有一篇写达尔文雀的文章有讲

    分类一个被人为操纵着演化的动物,怎么分都会觉得别扭的。

    [0] 评论
  • 12楼
    2018-04-18 09:27 翼狼Elang 动物行为、吃货、LEGO
    引用@模因中的muton 的话:按DNA的话,只有狼,没有狗。

    第一点:没错,只有狼,狗是狼的家养亚种,亚种名就是“家养的”;

    按分类法,客观性生殖隔离已经存在,吉娃娃早该自立门户了。

    第二点:有误。“客观性生殖隔离”这种说法本身并不正确,具体我在2月16号物种日历的“狗”里面介绍了;

    按生殖隔离定义,动物主观上不交配即为生殖隔离,只有一小部分狗还判定为狼

    第三点:生殖隔离的定义不是“主观上不交配”,而是“无法产下性状稳定的可育后代”,事实上所有的狗自由交配后产下的后代性状都不稳定,即使是吉娃娃和吉娃娃之间交配也有很大概率出现性状上返祖的可育后代。另外可以举一个极端一点的例子:吉娃娃可以和体型稍大的狗交配产下可育后代,这些后代中体型稍大的一些再和体型再稍大的狗交配再产下可育后代……如此循环往复,我们还是可以得到能和狼自由交配产下可育后代的“吉娃娃”(当然,在人类主观的认定上它已经不是吉娃娃了),所以不能够把吉娃娃当成是一个“种”。

    换一个推理方法,如果吉娃娃独立成种的话,那么柯基?西施?约克夏梗呢?但是这几种小型犬之间是可以自由交配而且产下可育后代的,不符合生物学上对“种”的定义中“不同物种间交配无法产下后代或产下后代不可与”这一条。再往上推,如果说把大型犬和小型犬分成两“种”,那可以和大型犬或者小型犬自由交配的中型犬又该如何划分?再来如果按照这种划分方式,巨型贵宾、标准贵宾、小型贵宾、迷你贵宾四种狗难道会被分成四个种?

    种内不同物种间杂交也是存在的,果壳有一篇写达尔文雀的文章有讲

    第四点:物种间的杂交,确实是存在的。我们最熟悉的就有骡子和狮虎兽(虎狮兽)等,但为什么我们不把马和驴、狮和虎叫做同一个物种下的亚种?那是因为它们产下的后代(骡子、狮虎兽或虎狮兽)都是不可育的。并不符合“自由交配后代可育”的概念。

    这个问题在植物学领域会更加常见,同科同属之间的不同种植物的相互杂交是非常频繁的,但为什么杂交后代不一定能成为独立的种(spicies),而只能被称作“品种(系)”?那是因为它们的杂交后代性状极其不稳定,如果自交的话很快就会产生性状分离,并不符合“可育后代性状稳定”的概念。

    分类一个被人为操纵着演化的动物,怎么分都会觉得别扭的。

    所以,分类虽然是人为进行划分的,但并不是“别扭”的。现代分类学是经过严肃的论证和科学检验而建立的一门科学,里面有着非常复杂的知识点呢……


    [1] 评论
  • 13楼
    2018-04-18 20:12 模因中的muton
    引用@翼狼Elang 的话: 第一点:没错,只有狼,狗是狼的家养亚种,亚种名就是“家养的”;第二点:有误。“客观性生殖隔离”这种说法本身并不正确,具体我在2月16号物种日历的“狗”里面介绍了;第三点:生殖隔离的定义不是“主观上不...

    额...如果自然界中两只动物因为形态差异或地域限制而不能交配,这不意味他们在人为育种的情况下就无法生出子代啊,就像我例子里举得达尔文雀。但为啥把他们区分成不同物种,而不是亚种或品种啊?

    杂交产生的品系也会被环境压力逐渐削平,倘若环境发生了变化,杂交品系也可以占据繁殖优势,物种随即发生演化;抑或品系内选择反复自交,而最终发展成新的物种。那么,这个品系跟新物种的界限又在哪?是不能生出有繁殖能力的子代吗?那为啥一开始就能杂交啊?

    如同你所说,如果选择让吉娃娃与更大的狗不断交配,这是人为施加的压力。倘若在自然界中,让吉娃娃体格变大能让吉娃娃获得更多选择优势,那小体格这个性状可以说是被淘汰了,只有当小体格能更适应环境时这个性状才有可能重新发扬光大。举个极端的例子,北极熊跟灰熊是适应了不同环境的不同物种,两者之间可以杂交,子代可以生育,只是子代自交的形状不稳定罢了。那可不可以说,稳定的性状定义了不同的物种?而性状稳定的杂交品种是新物种的“祖先”呢?

    人为选择会剔除掉某个品种内让长相的不像这个品种的个体,其效果远远强于自然选择。那么,一个品种的狗,要自交到什么程度,才可以算作独立的种?不应该拿生殖隔离这种一刀切的原则来判断吧...

    总之是越来越迷糊了...还请多多指教...

    [0] 评论

显示所有评论

你的评论

登录 发表评论

Jonathan Kahn等
Jonathan Kahn等 原作者名单过长,见原文 How Not To Talk About Race And Genetics 尾部。

更多科研事,扫码早知道

关于我们 加入果壳 媒体报道 帮助中心 果壳活动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移动版 移动应用

©果壳网    京ICP证100430号    京网文[2015] 0609-239号    新出发京零字东15000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713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jubao@guokr.com    举报电话:18612934101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儿童色情信息举报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