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场所排第三的死因竟然是谋杀?

(球球/译, vicko238、Ent/校)以这句话作为下一个办公室派对的热场词该多棒:工作场所排第三的死因是谋杀——仅次于“摔落”和“车祸”。

图片来源:pixabay

这一发人深省的数据来自于美国劳工统计局对于致命职业伤害的最新研究。这些枪击(据研究表明,枪击是办公场所谋杀位列第一的作案方式)和“刺、切、划、戳”(位列第二的作案方式)的背后隐瞒了什么?新闻报道指出,肇因有注定无望的三角恋和心怀愤懑的同事。不过,另一个原因被长期忽视了:欺诈。想想这样的情况:老板为了庞氏骗局不败露而杀死了他的助手,或者做了假账的会计毒死了一个特别缜密的审计。在注册欺诈审核师(CFE)的世界中,这种白领为了掩盖欺诈行为而产生的暴力犯罪被打上了特有的耸动标签:红领犯罪。

弗兰克·派利(Frank S. Perri)是一名注册欺诈审核师,也是一名辩护律师,还在德保罗大学(DePaul University)教授法庭会计学。他在处理了2005年一桩谋杀案之后,创造了“红领犯罪”这个词。该谋杀案是一起挪用公款的案件,以一名推销员(派利的辩护对象)被定罪收尾,这个人用一把羊角锤砸烂了他合伙人的脑壳。派利说他的客户善于辞令,也没有任何已知的暴力犯罪或逮捕记录。这也是他如此危险的部分原因。“研究显示人们越反映出我们自己的形象,我们越倾向于相信他们,”他告诉我。“但是这些人可能极具掠夺性。”

论文“红领犯罪”发布在了2015年的《国际心理研究》上,派利在其中详细描述了他研究过的几十个与欺诈相关的谋杀以及谋杀未遂案件。我们来看看美国金融集团的前主席艾伦·汉德(Aaron Hand),他策划了一起一亿美元的按揭欺诈。汉德坐牢之后,他企图雇杀手灭了一个告密者。他的自白听着像斯科塞斯电影里的对白(“我真希望我当时能在那儿看他受罪。”)。汉德的努力失败了,但是派利描写了其他成功案例。文章附上了案件列表,如:案犯甲——做假账,枪杀;案犯乙——身份欺诈,棍击致死;案犯丙——伪造,毒杀。

同事……嗯。图片来源:pixabay

派利发现有两个特质和白领暴力犯罪最为相关:自恋和精神病态。后者在商业世界的普遍程度可能出乎你的意料。在一个2010年的研究中,研究者对七家公司的203名经理和董事开展了测试,该测试经常被用来测量精神病态。在总分40分中,普通人得3分或更低。令人震惊的是,8名被试得到了30分或更高,已达到了连环杀手的范畴。“他们出色的沟通能力和令人信服的说谎技能,使得他们一开始就在招人方面很有吸引力,而且显然能持续发挥作用。”研究者们如是总结道。

到底有多少精神病态者施行了暴力就不太清楚了:美国联邦调查局并不追踪红领犯罪,职业安全和健康署也不追踪。理查德·布罗第(Richard G. Brody)也是一名注册欺诈审核师,同时也是新墨西哥大学的会计教授。他有时候在网上搜寻被告涉及白领犯罪的谋杀审判,他慢慢确信红领犯罪比大部分人想的要普遍。他告诉我,侦探们不是总能识破这种类型的谋杀,所以犯罪现场或许被污染了,谋杀被当做自杀不予追查了。“每当我看到高层人物的死,我总是马上想到红领犯罪,”他说,“许多人正逍遥法外。”

(编辑:vicko238、Ent)

题图来源:pixabay

The End

发布于2018-09-26, 本文版权属于果壳网(guokr.com),禁止转载。如有需要,请联系果壳

我的评论

Rene Chun

Wired杂志特约编辑

p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