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壳有意思
  • 注册
  • 下载客户端
  • 手机扫码下载
    全新果壳APP
1332
需用时 02:39
鸳鸳相抱何时了

昨天520,今天521,的确是到了讲鸳鸳相抱何时了了的时候了呢。不过抱歉,本文不是关于鸳鸯这种动物的同性恋问题。


图片:berkeley.edu

图中抱在一起的确实是两只雄性蟾蜍,然而它们不是同性恋……这样说吧,本文不是腐,不是重口味,而是悲惨的真相。

图中的动物,是两只雄性非洲爪蟾(Xenopus laevis)——一种常用的实验动物。它们这样抱对已经超过12小时,下面的那只,正在产卵。

这件事发生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帝龙·海斯教授(Prof. Tyrone Hayes)的实验室里。下面的那只爪蟾,生下来是雄性,全部的遗传物质都是雄性,然而在行为和生理上却变成了雌性——它变性了!

两栖动物并不会在自然情况下发生性别转变,研究人员也没有给它做过什么变性手术,他们只是从加州一个池塘里收集水,并用这种水将这只爪蟾养大……

事情有点不对劲了,不是吗?海斯教授发现,问题就出在水里。因为加州有很多农业产区,所以每年都有大量农药进入当地的水体。而引起爪蟾变性的元凶,正是水中的一种叫做“莠去津”(Atrazine,又译草脱净)的除草剂残留。


莠去津,是世界使用量数一数二的除草剂,全美国每年大约会施用3.6万吨。图片:wiki commons

与人类的XY性别决定不同,蛙类的性别是ZW型染色体决定的,这和鸟类有些相似。正常的情况下,拥有一对ZZ染色体的蛙类将发育成雄性,ZW将发育成雌性。而在Hayes教授的实验室里,10%-50%的ZZ却发育成了雌性——它们被莠去津污染过的水“化学阉割”了。

这件事不仅发生在实验室,美国中西部野外的豹蛙(Rana pipiens)也在遭受莠去津的“阉割”,对这个物种来说,性别比例失调就意味着断绝香火。除了蛙类以外,科学家们还在鱼类、鸟类、啮齿类哺乳动物中发现了莠去津的不同程度的其它危害。


豹蛙也受到了这种除草剂的影响。图片:amazonaws.com

然而,尽管科学家摆出了种种事实,但对于决策者们来说,莠去津的负面效果仍被视为“有争议性的”。美国联邦政府并没有因为莠去津的危害而禁用它,欧盟虽然禁用了莠去津,却批准了另一种和它结构类似的除草剂。

另一个事实是,海斯实验室里养非洲爪蟾的水中的莠去津含量,只是加州饮用水中莠去津含量的四分之一。虽然这个浓度并没有超过对人类而言的安全标准,但是这样的水对环境会造成的影响,绝对不容小觑。

这故事听起来是不是有点耳熟?一种广泛使用的农药,它微量残留于环境中,在生物体内长期积累造成危害……对,大约半个世纪前,一个类似的故事是:杀虫剂DDT导致鸟类的蛋壳变薄。关于这件事,一本《寂静的春天》轰动了世界。当然,在当时解决当时的问题,杀灭蚊子驱赶病魔,拯救无数人类的生命,没有什么农药比DDT的贡献更大。但是它留下的后遗症,也依然令人心痛。

今天,环境保护已经成了几乎天天被人挂在嘴边的词语。然而我们对莠去津的无知,却正如半个世纪前的人们对DDT的无知一样。人们往往容易忽视某种微量物质的长期积累的作用。而且相比那些急性的有毒污染物,寻找微量污染物危害的直接证据需要更艰难的长期工作。

这半个世纪以来,确定残留在环境中会对野生动物种群造成危害的人工合成物质,只有DDT和有机锡化合物(当然,或许还有莠去津),然而问题是,只确定这两种物质有危害,并不是因为其它物质已经被证明没有危害,而是恰恰相反,太多物质都根本没有做过详细的排查和研究。

在面对下一个如同当年DDT问题的争议时,我们当然不能摒弃为现代生活带来便利、甚至是拯救亿万生命的化学物质,但同样也不能因为我们的无知任性,而让我们处的自然环境变成一团糟。无论如何,面对当前的环境问题,我们需要积极的行动。不能被激进的情绪所左右,更不能因为害怕而否定一切技术的进步。我们要做的,其实是理性客观地看待问题,推动科学界做出更多更好的研究,查清真相,不错杀,但也不能放过

不要让事情发展到最坏的那种情况:鸳鸳相抱何时了,而我们却只是在一旁看热闹。

The End

发布于2016-05-20, 本文版权属于果壳网(guokr.com),禁止转载。如有需要,请联系果壳

我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