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18
需用时 04:38
33
125
你的iPhone,也许出自13岁孩子之手

更新: 此事件又发生了戏剧性变化,采访富士康的记者迈克·戴西承认他描述的一些事件是虚构的,并在他的私人博客上为其中的虚构部分和“违背观众的信任”而道歉: 富士康事件大转折,举报人承认造假

上周六,苹果公司发布了针对主要供应商的审计报告,称发现一些供应商存在大量违规行为,如雇用童工以及在薪酬、福利和环境 。 苹果在报告中指出 ,某些部件提供商曾有过13例使用童工的事件,当前仍在使用童工的还有6例。

上周美国公共广播电台(NPR)的“美国生活”栏目为此还专门制作了一期节目。下面我们就来看看businessinsider网站对此事件的报道,看看美国人对此事件的态度。



富士康员工宿舍。图片来源:jordanpouille.com

富士康员工宿舍。图片来源:jordanpouille.com

我们对自己的iPhone和iPad爱不离手。

我们对自己的iPhone和iPad照片赞不绝口。

我们还由衷喜爱iPhone和iPad的制造商—利润率超高的苹果公司。

iPhone和iPad的低价,苹果公司的超高利润,这两者之所以可能,是因为制造iPhone和iPad的劳工行为,若放在美国,都应该是非法的。当我们想起这时,心中便深感不安。同样令人不安的是,那些制造iPhone和iPad的人不仅没有iPhone和iPad(他们买不起),更为甚之,他们根本就没有见过它们。这个问题很复杂,但是它也很重要。随着世界经济持续混乱,它只会变得愈发重要。

上周,美国公共广播电台(NPR)的“美国生活”节目为苹果公司的产品制造做了一集特辑,这个节目重点介绍了迈克·戴西(Mike Daisey)和公共广播电台的尼古拉斯·纪思道(Nicholas Kristof)的报告。你们可以从这里阅读整个节目秀的 文字记录 ,下面是一些摘要:

● 中国深圳是我们大多数“垃圾”的制造地,30年前,深圳只是一个紧靠河边的小村庄,现在它是一个拥有1300万人口的大都市——比纽约还大。

● iPhone和iPad的代工厂之一(同样还是许多其他电子公司的代工厂)——富士康,在深圳有一个雇佣了43万名员工的大工厂。

● 富士康深圳厂房有20个自助餐厅,每个餐厅可招待1万名员工。

● 在由武装枪支的保安镇守的工厂门外,迈克·戴西采访了一位富士康员工。她是一位13岁的女孩,一天要为几千台新iPhone喷漆。

● 这位13岁的女孩说,富士康并不会真的去查你的年龄。虽然不断会有人来现场抽查,但是富士康总是事先知道。在检查员到来之前,富士康就会将长相年轻的员工换成年纪大的。

● 在工厂门外的前2个小时,戴西遇到了声称自己是14岁、13岁和12岁的工人(和一堆大人在一起),戴西估计与他之交谈的员工中,有5%是未成年。

● 戴西猜测,迷恋细节的苹果公司,肯定知道这种事。若他们不知道,那是因为他们不想知道。

● 戴西佯装成一位潜在客户,参观了其他深圳工厂。他发现,大多数的工厂的制造场所,其实都是容纳了2万到3万的工人巨大车间。这里很安静,没有任何机械,也不允许员工交谈。当人力成本如此低廉的时候,确实没有理由不使用手工,而去建造其他东西。

● 一位中国人工作时的一小时是60分钟,这和美国的一小时不一样,在美国,这一小时还包括浏览Facebook、去方便、接电话和聊天的闲暇时间。在中国,正规的工作时长是8小时,但是标准的轮班是12小时。尤其是当有新产品要赶制的时候,轮班的时间就要延长到14至16小时。当戴西在深圳时,就有一位富士康员工在连续工作34小时后猝死。

● 装配线的运转速度取决于动作最慢的员工,所有人都被摄像头监视,且大多数员工都站着工作。

● 工人们待在十多平方米的员工宿舍里,戴西在宿舍看到了15张像抽屉一样叠到房顶的床位,标准体型的美国人肯定躺不下去。

● 集会在中国是非法的,任何想要尝试集会的人都要被送进监狱。

● 戴西采访了一些秘密支持一个集会的(前)员工,一个组织和戴西谈到己烷的使用,这是一种iPhone的屏幕清洁剂。己烷比其他屏幕清洁剂蒸发的快,这能加速生产线的运作。但是,己烷能使神经中毒,向戴西坦白此事的员工的双手,就会不受控制的颤抖。

● 有些员工无法继续工作,因为他们的手在长时间制造同一种产品的时候毁掉了。如果公司采取轮班制的话,这其实是可以避免的。一旦工人的手无法工作,很显然,他们就会被炒掉。

● 一位前员工要求公司支付加班费,当公司拒绝后,她向工会寻求帮助。但是工会将她列入了一个供当地所有公司共享的黑名单,在黑名单榜上的员工就被认作是“惹是生非的人”,这些公司将不会聘用他们。

● 一位男子在富士康的压制机上碾到了双手,富士康没有为他提供医疗看护。当男子的手痊愈后,他无法继续工作了,因此富士康就将他解雇了(幸运的是,他在一家造木厂找到了新工作,那里的工作时间会好些,一周只要工作70小时)

● 顺带提一下,这位男子在富士康是负责制造iPad的金属外壳的。戴西向他展示iPad的时候,他说他从未见过iPad。他捧着它玩着,说道:这真神奇。

更重要的是,深圳的工厂一直是中国人眼中的恩惠。自由派经济学家保罗·克鲁格曼(Paul Krugman),公共广播电台的专栏作家尼古拉斯·纪思道都是这么认为的。纪思道的妻子的长辈住在临近深圳的小村庄里,所以他知道他在说什么。纪思道说道,事实上,工厂的“残酷无情”要比农田上的“残酷无情”好一点。

所以,换个角度来看,苹果是在帮助中国贫困的工人们,从富裕的美国和欧洲消费者手中赚钱。没有富士康和其他代工厂,中国工人们现在可能仍在农田里劳作,每月挣50美元而不是250美元(在2010年,路透社写到,富士康员工的每月工资上涨到298美元,即一天10美元,一小时不到1美元)。涨了钱后,员工们做事要比以前更积极了,特别是那些没有太多选择的女性。

显然,苹果选择中国,而不是美国组装iPhone和iPad的原因是,就算加上运输费,在美国或是欧洲的组装成本也要比在中国高出许多。在美国和欧洲,成本高昂的原因是因为,这两个地方有可以接受的最低工资标准。毫无疑问,富士康远未达到最低标准。如果苹果决定使用美国劳动法,为美国人制造iPhone和iPad,那可能会发生两种事情:

  1. iPhone和iPad的价格会上涨
  2. 苹果的利润会下降

这两件事对美国消费者和苹果的股东都不是什么好事,但是它们也不是什么特别差的坏事。与其他电子厂商不同,苹果公司的利润很高,就算它下降一大截,但它仍算的上是高利润。而且,如果这些产品是在遵循美国劳动法下制造出来的,一些美国人会更心安理得地喜爱自己的iPhone和iPad。

换句话说,苹果是有能力在不失去市场的同时,按照美国劳动法制造iPhone和iPad的。所以我们在这里质问苹果不这么做的理由,是很合理的。(苹果并不是唯一一个选择避开美国劳动法的公司,几乎所有想要生存的制造厂商,都要另寻它地以降低产品的成本和标准,更不用说那些想要蒸蒸日上的公司了。)

这件事的底线是,iPhone和iPad之所以有如此价格,那是因为制造它们的劳工行为,在美国是违法的,美国的人民认为这种做法是不公平的。这不是一个价值判断,这是事实。所以,下次你拾起iPhone和iPad时,问问自己对此事怎么想的吧。


本文编译自 businessinsider

The End

发布于2012-01-16, 本文版权属于果壳网(guokr.com),禁止转载。如有需要,请联系果壳

我的评论

疯子精灵王

机械工程学士

p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