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03
需用时 02:36
18
132
阳具崇拜是怎么回事?

每年4月的第一个星期日,日本川崎都会举行一个特别的庙会——铁男根庙会[1]。期间,人们会抬着一个巨大的粉红色男根穿越闹市。在庙会中,男根这一形象可谓体现到了方方面面:男根糖果、男根蔬菜雕花、男根冰棒,呃……总之各种物品都以该形象出位。这在我们看来虽然有点“红果果”,但庙会呈现出一派节日的祥和气氛,人们或兴高采烈或新鲜好奇,并没有因为这些无处不在的仿男根物品而面露羞涩。

/gkimage/ud/by/1d/udby1d.png

铁男根庙会趣图,来,比比谁的大…… (图片来自 miffmuff.com )

像这样的阳具崇拜活动并不只是日本的专属(不过日本文化确实将它体现得尤其到位),其实它在人类的发展史上具有相当的普遍性,崇拜方式也有诸多相似,比如古希腊的狄俄尼索斯节[2]、古罗马的维纳斯节等[3]。

女性生殖器崇拜

阳具崇拜是生殖器崇拜之一,除此之外还有女性生殖器崇拜,不过说到底都是对大自然创造力和生殖力量的敬畏——在生产力极不发达的原始社会中,后代的数量与族群的繁荣息息相关。 生命的诞生不论放在哪个时期都是件神圣的事。不过,最初原始社会中的男同胞们并没有认识到这功勋章里有女性的一半,也有他们的一半。他们看到的只是孩子从母亲身体里出来,所以最初的生殖崇拜表现为女性生殖器崇拜。

阳盛阴衰

但是渐渐的,男性们发现如果他们不和女性XXOO,就没有成品从女性腹中出来(何止成品,现在看来连原材料都没有),于是乎他们认为自己提供了生命的“种子”,对新生命的产生具有绝对高于女性的功劳,而女性的肚子只是一个暂时居所,“种子”不过是在其中长大到一定程度后再换个地儿自己生存罢了。 按照这样的想法,男性是生殖的主动方,女性只是个被动角色。于是渐渐的男性生殖器官成为了权威和力量的象征,替代女性生殖器崇拜而存在[4、5]。

再者,从原始女性对男性审美的角度出发,性征是个重要的标准,女性们总期望通过对刚强外表的挑选,找到一个性能力健全,能产生优良后代并强大到足够保护他们的男性。而男性们哩,为了使自己的血脉能生生不息,不得不想方设法迎合女性的胃口——凸显自己的第一性征,其做法常常就是对自己的阴茎进行 各种装饰。

然而,在那个草昧未辟的年代,巫术是贯穿生活始终的,对阴茎进行装饰同时也表示对那些会威胁到阴茎生理功能的东西的禁卫。这两点功能相互交织、掺杂,便给男根笼罩上了宗教的神秘色彩——男根神圣不可侵犯。如此,男根就成为了对生殖力量的象征[6]。

当然,说到阳具崇拜,弗洛伊德老师也得插句话。他认为这个事情还得从娃娃说起。当孩子处于幼年期时,两性的存在并不会让他们感到困惑,在他们眼中,无论男女都具有和自己一样的生殖器官。可当孩子们逐渐长大,他们纠结了——怎么不一样啊?男孩儿们在心理上抵抗这种差异的存在,以各种物体来代替他们认为女孩所失去的阳具。女孩儿们倒是很快能接受这个现实,但同时会羡慕男孩儿们拥有这么一个“小兄弟”[7]。不过这种理论也常遭人批评,比如有的学者认为女孩羡慕男性是因为很多文化常常会强化男人的优越,女孩羡慕的其实是男人的社会地位而不是阴茎本身。

其实,直到现在,尽管已经没人会去秀自己的那话儿了,不过还是有相当多的男性仍然很在乎自己阳具的尺寸,这可能也是传统的一种不自觉的延续吧。

PS:突然想起“我妈说只要有这个,你那玩意儿要多少有多少”的段子了,看来搁现在这世道这玩意还真没必要崇拜啊……

参考资料:

[1] Kanamara Matsuri

[2] Dionysia

[3] Veneralia

[4] Phallic Worship: the ultimate idolatry

[5]O.V.魏勒:《性崇拜》

[6]霭理事:《性心理学》

[7]弗洛伊德:《性学三论》

其他资料:

1 Story of Phallicism

2 Phallus Worship and Ancient Religious Sex Custom

3 沈明宏. 原始社会时期人类性与性崇拜的心理透视[J]. 性心理学, 2008, 17(2): 35-37

4 赵国华:《生殖崇拜文化论》

下载知性APP 你可以做得更好

更多相关讨论,点我访问知性社区(原果壳性情)

The End

发布于2012-02-01, 本文版权属于果壳网(guokr.com),禁止转载。如有需要,请联系果壳

我的评论

冬天好热啊

微生物与生化药学硕士

p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