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政治学弱气抽脸】民主为什么不是政治价值

[说好的日志。耷拉最近在帝都郊区关禁闭,没网没流量,断水断电,没吃没喝,卜昼卜夜。所以这篇有纪念意义的日志是出溜到果壳帝都总舵借wifi发的,羡慕吧骚年们!]

我的室友卷萝卜是个190的腐国花美男,我的印度女朋友兰杰妮对他的评价是:“他只有23岁,他就像囧瑟夫,混熟了你才发现他跟你爹是一辈人”。
当然兰杰妮自己萝莉脸御姐心什么会造成一定的评价偏差。她的故事以后有机会再写。
因为卷萝卜君在气质上很像卷福•康伯八缺,但却和萝卜福重名,所以我在心里暗搓搓地叫他卷萝卜。
萝卜君在这篇日志里出过场:
http://www.guokr.com/post/351612/
萝卜君如果有凡客体,应该是这样的:
爱浅蓝衬衫,也爱黑风衣;爱实验,也爱fish & chips。我不是nerd,我和你不一样,我是Ro【英】ber【国】t【人】。
有一天,这货拿着一个精致闪着寒光的奶酪刨子龇牙咧嘴地【凌虐】一大坨起司。看到这不见血的血腥一幕,我忍不住说:“咦,这东西长得像牙医工具一样。(That thing looks like a dentist’s tool for me)”
萝卜君深刻的绿色大眼睛噌地冒出一阵诡异的精光,目瞪口呆地看了一眼自己的手:“What kind of dentist do you have in China?!”(我翻译不粗这句话的微妙感……)

这样的囧色……不,萝卜君,作为一个略激进的文艺化学博士和反华基督徒,在我们刚刚认识的时候曾经很粗暴【误】地问我:
“你不觉得你很崎岖吗?”
我愣了片刻,低头看了一眼胸,……“哪里崎岖了?”
萝卜:“你一个中国人,却读政治学。你们中国连民主都没有。”
对于卷萝卜这么俊美的男纸,一般对话的时候我思考的最主要内容是他睡袍下面有没有穿内裤。对他突然说出民主和中国这么大型的概念有点切换困难。
于是我顺口说:“民主又不是政治价值,你们英国还没有袋鼠呢。”
【注:这个梗是因为我屯的公交卡叫Kangaroo,上面的袋鼠穿着一条爱心图案花内裤……】

民主为什么不是政治价值?——其实每次听人说民主我都想抽脸之,但是基于一个政治学的学生素质,政见不同可以抽,逻辑混乱可以抽,混淆概念可以抽,可是人跟你说民主,你就不能抽。
因为……【绝大多数政治学专业的教授和学生都不知道民主是个啥】【不能说死也不能说】
这是有原因的。一句比较经典的论述是:“这年头,民主烂大街”(注1)。
我想过很多次,如果要我解释一个政治学生对民主的秘密态度,到底应该从哪里说起。我写了三个project如下:
----------------我是以下是草稿的删除线---------------
Research Project A: 民主为什么不是政治价值——普通答题角度
1. 什么是民主
2. 什么是政治价值
3. 民主不是政治价值,因为它们的定义域不符

这个Project被我自行枪毙了,因为民主无法定义(当然,在民主常见的八九十种定义里绝大多数都挤不进政治价值的定义域)。正如前文所说,民主烂大街。在这蓝蓝地球上,广义的民主大概指现存的一切自称民主的政治设计,粗略地说,就是
1)首先【定义】谁是人民。这个定义可以非常广泛,比如本国界内所有活着的0-200岁人类【《僵尸部队为争取人权斗争不息》这是我脑子里突然冒出来的新闻体】,也可以相对比较窄,比如家有恒产、18岁以上、有本国国籍并且常住本国、无犯罪记录的男子(美帝建国初期的定义比这个还略窄)。
2)既然是民主,那么这些是人民的人,就可以通过一定的程序来为他们生活的这个共同体负责。这个程序是政治学讨论里【耷拉认为的】最鸡婆的概念。根据和闺蜜吃饭逛街的经验,人数超过三个以后意见不统一的概率就会成比增长,还要考虑有些居心叵测的群众【比如我】喜欢抬杠和三分钟换个想法——所以像雅典城里两万人大会的盛况,其实也就是偶尔决定一些鸡零狗碎的小事,比如怎么弄死叽歪的苏格拉底,要不要跟波斯人打仗之类(注2)。重大事件比如修桥铺路教育医药这些要坐班的工作都丢给元老院/议会/公民大会常委会去解决。总之,除非是某些公海上人数不超过40的小国家,找个麻将搭子就得全民动员——对正常国家来说,要实现民主这个目标,一个有代表性的议会是有必要的。这个议会肯定是来自于前面所说的人民的定义,像北【哔】的主【哔】思想认为,金同志以一己之力担负和反映了全国人民的所有诉求,由他执政就能够确保人民的呼声传达给行政中心并且得到执行【谁说超能力不能用来实现民主】;美帝数百人参众两院,我国三千人大议院也一样,其职能就是反映自己所代表的利益并且与其他代表通过合法程序掐架——显然,人越多掐得越欢腾——在广义的民主概念里,这些自称民主的全都是民主。
3)人民定义和民主程序设计还可以勾搭起来。比如我要是某个民主议会,如果粗线了某个人宣称,我无法代表他的利益和诉求;这种情况下,根据【我代表全部人民的全部合理合法诉求】这一条,只有一个解释,就是这个人要么不是人民,要么诉求不合法。这不是什么政治冷笑话,而是一个普遍的现象。比如,恋尸癖者完全有理由认为,自己没有对社会进步人类发展地球进化宇宙和平造成任何危害,他们需要稳定的尸源这个诉求却被人民们无情地驳回了,而且不让他们派代表进入议会,伤害了他们正常的OX权。【在某个不在乎死者的文明中,我们这种社会就叫灭绝人性、迫害人权】
【注:通过一定的制度设计,议会在收集和代表民意方面能够尽量做到完善。但是民意这东西简直就是阿飘,打着手电找不到,一回头吓你个哔哔横流。比如药家鑫没判决的时候微博上沸反盈天,表示不砍死丫中国亡,砍完之后又冒出来一堆人说砍得不合法,尼玛早干嘛去了都】
我就知道有人会说,北【哔】和卡斯特罗军政府就算能混进广义的民主政府,狭义的民主也肯定会把他们驱逐的。作为一个没什么看法的政治学的学生,我只能说,作为一种流行病,随便拿哪个国家的民主实践作为衡量标准都木有问题。愤怒的青年们当然可以说美帝的民主实践最成功,所以可以直接照搬——骚年可长点儿心吧,照搬有用的话,美帝还会是“最成功”的么?
所以,第一个project,定义不清,扑街。

Research Project B: 为什么民主不是政治价值——思想史角度
这个结构的开头我都想好了,遥想两千年前,在雅典的星空下,苏格拉底垂下了谦卑的头颅……
1. 精英主义的古希腊罗马时期:民主是暴乱和国家羸弱的开端
2. 启蒙时期:对民主的广泛争议和集权解决方案
3. 现代:民主烂大街,但却脱离不出精英解决方案,本身无法提供政治价值

这个设计虽然涉及了大量争议性的内容,却是能够回答“民主为什么不是政治价值”的设计。在政治学华丽的历史上,无数思想家表达了对民主的不爽。一言以蔽之,精英们并不是太相信人民的智商。举个很没谱的小模型,玩过杀人游戏的都知道——为了抓杀手我们投死了多少警察和无辜群众啊。
也就是说,民主制度具有这样一种倾向:当不同的利益集团和不同的政治诉求在进行博弈的时候,它实际上决策的内容是如何牺牲少数派的利益【少数派在这里不是指人数,而是在这个博弈空间内的能够起作用的力量大小】。强调“如何”而非“是否”,是因为民主既然目的在于设计出一个博弈平台,那么这场博弈中的失败方失败到什么程度,是致力双赢还是肉体消灭,是这个平台【有可能】但【不一定】考虑的问题。如果没有制度约束【比如说,霍布斯所说的契约式集权,或者美帝现在的精英解决方案】,自由的民主和自然状态下“所有人反对所有人”的趋势所去无几。
古典思想家大多认为,政治的目标既然是“共同生存”,这个共同体就必须有一种公认的价值和共同努力的方向,比如善,正义,多元均衡、自由、宪法精神,八荣八耻【别看我,我背不粗】……对于单一价值来说,民主显然是有害的:一个社会永远不缺乏民主所珍视的价值和政治价值本身的含义是相反的:前者关注的是让所有人都有机会表达自己的诉求,后者却规定了表达的有限性。古希腊的奴隶、女人和小孩不能进入政治生活,当代美帝的民主制度限定于美国公民,这在讨论民主的范畴上是相通的现象。
但是这个设计仍然被我枪毙了。因为
1)政治价值在这个讨论里涉及的争议太复杂。对古典思想家来说,政治价值是个天经地义的概念,他们认为人团成一团生活在一个社会里,就跟蚂蚁团成一团过河一样有明确的目的,有统一的取舍标准,有足以为之舍生取义的价值。但是在现代人看来,这两者都是人类中心主义的YY,两条腿能跟六条腿比吗。在现代民主理论中,事实上也有思想家提出了关于民主的政治价值,比如伯林的多元价值理论,罗尔斯的契约理论等等,大概意思就是民主不仅是一种协商的手段,同时也是一种强调珍视他人诉求的价值。但是我们知道他们都是【雄辩、热情、天才、不靠谱的】自由主义者。
【自由主义是当代政治学除民主以外最大的坑,哼】
自由主义的概念基本上靠一两张嘴说不清楚,大概的范围就是“人应当在无损他人的条件范围内做他想做和能做的事”——天晓得人会想做什么事。因此自由主义对政治价值的讨论略坑爹:首先,自由(不管他们怎么定义)肯定是他们的政治价值;但是在讨论自由的时候,还会涉及大量乱七八糟的其他价值,比如尊重他人自由的平等倾向、保障不同诉求在同等社会平台上博弈的法制主义或契约主义、理解他人诉求的人文主义、强调人在社会生活中局限性的建构和结构主义、发现不同诉求背后人的本性的本质主义等等等。
这些衍生价值为了争夺决定性的地位——决定“产生矛盾时哪个价值更牛叉”的地位——而自相残杀。斯特劳斯貌似说过,政治价值多元化之后,就会面临逻辑混乱,比如自由与平等的对立,善与极权的暧昧,最根本的是,政治哲学如果不能规定人性的本质【不是不能,是说了不算】,它就只能诉诸于制度去解决现实冲突问题。在这种情况下,制度,无论是民主的还是极权的,都会抬高到政治价值的程度,进而毁灭政治价值本身的抽象性。也就是说,如果在多元政治价值的框架下讨论民主,“政治价值”这个主题就不再重要了;我们已经把所有价值都放在同等的前提下进行讨论。【没看懂这一段?——所以这个project被我毙掉了嘛】
2)既然都说了讨论民主,那么我们就应该考虑,在理想的民主模型里,最不靠谱、最坑爹、最二逼的诉求,和老谋深算、长治久安、开万世太平的诉求,即使具有不同的权重,但是同样需要被考虑。在这个前提下,这个project只要一句批评就岌岌可危了:民主是不是价值不应该由精英主义的政治思想家说了算。
读过政治学的同学们拍案而起:你才精英主义,你全家都精英主义——然后五万字穷举法论证为什么政治思想家≠精英主义者。
【对民主充满爱与迷恋的家伙们才不会看呢】
Plan B,太过精英主义,扑街。

Research Project C: 民主为什么不是政治价值——民主不是什么?
以前老师说外延和内涵的定义的时候随口说过一句,定义的内涵指这货是什么,外延指它不是什么。既然民主的定义那么混乱,我脚着说不定能从它的外部范域来解释民主为什么不是政治价值。基本的结构是这样的:
1. 民主的参考讨论值域:多元诉求的整合。
2. 民主是制度吗?——大多数民主理论都涉及多元诉求整合的制度化。说到制度化有两个必须参考的维度,首先,制度化什么;其次,被制度化之后,这个对象还能否维持其原先的理论要求。
3. 制度化的民主程序,是单纯的政治程序吗?如果是,那么它就无从成为政治价值。如果不是,为什么?
虽然我自己也有政治制度方向的学位,但是我一直觉得比起方法论的淡定睿智,政治哲学的高贵冷艳,政治人类学的神秘大气,政治心理学的傲娇卖萌,政治制度就是个X丝【思想政治教育神马的好歹还算个官二代】。之所以最后才想到这个结构也是因为政治制度一脸备胎相,一不小心就忘记了。
关于多元诉求整合能否制度化,【我猜的】学界也有不同的看法。就我所知,横跨政治价值与制度化鸿沟的大牛只有沃尔泽,但是这位对民主没兴趣。人家爱的是多元平等,民主撑死是实现平等的手段,想翻身做主还得跟精英们商量。Anyway, 如果制度化的对象是多元诉求,一个来自政治哲学的批评就是,多元诉求没有统一的价值,被制度化之后,它lists的诉求只能是有限的。如果仅仅以“符合大多数利益”为标尺的话,会导致两个消极后果:1)多数人暴政,即忽略少数人的需求,或者忽略个体特殊的需要而仅仅只关注集体基本的需求,这将成为极权的根源;2)社会压抑,即,对一个稳定的社群来说,集体化倾向会使人们忽略自己作为一个自由民的个性和潜力,杜绝人创造和自我发展的可能性,这和近代以来人类解放的倾向是背道而驰的。在民主成为制度之后,它就很难保证共同体发展目标的正确性,而是随着民意的浪潮飘忽不定,这对任何一个共同体来说,都是极权的温床——因为少数派,反对分子、离经叛道者、破坏者以及罪犯,往往可能是一个社会保持清醒的疼痛刺激。
那么,民主如果不能完全制度化,它能不能仅仅作为程序的正义精神而粗线呢?(底线越来越低的赶脚)看到这个问题,耷拉无奈地喘口气。让我们引用第一个project里关于民主定义的部分:
民主烂大街。
嗯,根据烂大街的标准,一定会保护烂大街的正义的吧,我坚信!
于是这个project也功亏一篑了。
不是因为这个思路不对——如果大家去查民主的讨论,会找到很多从政治制度层面探讨民主的作品。必须补充一句,如果民主放在制度层面讨论,那么它的政治价值意义是无需讨论的,也就是悬置的假设状态。就像心理学假定人的心理活动是可认识的一样,民主制度也假定自己是根据符合民主的政治价值来设定的。
我毙掉它的理由是:
看它不顺眼。
【不用写论文,project写一个毙一个的感觉真幸福】

-------------我是废话终于结束,以上删除线,以下正文开始的分割线------------

既然各projects都被我毙掉了,所以我只好这样回答“民主为什么不是政治价值”:
如果民主是价值,那么这个价值的内容是1)所有的价值都很重要。2)但是其中只有一部分会被考虑和应用到政治生活中。3)这个取舍的标准取决于一个【自称】民主政体的意识形态,或者它特定的政治价值,或者统治者意愿,或者民众的常识,或者精英的常识,或者有钱人的利益,或者最高法院对宪法的解释,或者随便什么宇宙尽头的神秘标准。
——这不还是废话嘛嘛嘛嘛。

至于这跟卷萝卜有什么关系?
——没关系。但是如果不是为了等花美男再次出场,读者君能耐着性子看到这里吗。

【完】

下期预告:《胸大无脑为什么是政治价值》【鬼才知道会不会写】
【最后再感慨一下,民主必须是比喵星人还复杂的生物啊。下次再有人跟我说“你们国家没有民主”的时候可以回答他:“嗯,你们国家有民主,你们国家全是民主”】

补充阅读:
阿伦特:《极权的起源》《人的境况》
奥克肖特:《政治中的理性主义》
萨克森豪斯:《惧怕差异》
伯林:《扭曲的人性之材》
【吐槽 以上这批书不推荐译林版的(什么,只有译林版的?),至少不推荐看刘东写的序。首先是因为每本的序都一样。第二是因为这个序装13,第三是因为我每次拿到一本译林版都会翻一下序,十几遍看下来也不知道他到底在说什么。政治学要言之有物,有理有据,煽情吹牛苦逼畅想未来统统不及格(呀!说完这个我大概永远都没法在国内读博了?)】

注1:咦,我为什么要写这个注。
嗯,很多年以前我看过一本Politics of 21th Century,里面赤果果地打民主的脸。原文大概貌似是“如今,民主成为了一种全球化的潮流”。
注2:古代雅典人还蛮有人文精神的,投死人貌似都要开公民大会滴,不是因为苏格拉底特别有争议或者特别牛叉。
【防备某些人进行政治不正确联想的】附注:
跟精英主义一样,我对民主毫无意见。跟装逼一样,我只是讨厌有人言必称民主。民主在当代世界的适用,并不是因为它的毛病都解决了,而是因为现代人理论上的利益分化和个性解放的需求。每次我看到有人嗷嗷叫要民主的时候都想问,你自己所处的利益集团是什么?自己申张的权利是什么?你要一个博弈的平台,你手里拿了多少筹码?你的直接冲突对象是谁?你打算如何和对方竞争和妥协?换句话说,作为一个申请开会解决问题的人,这会议内容跟你有什么切身关系?还是那句话,政治学不是好高骛远置气吹牛,有需求才有冲突,有冲突才有政治,没有需求的人别跟着瞎起哄,把民主捧到碰都碰不得的高度,民主就是一趟浑水,在里头折腾是不得不为,把浑水当金嗓子未免太重口了。

本文由钟与氏Darla授权(果壳网)发表,文章著作权为原作者所有。
推荐 4人推荐
52条评论

1/3   下一页

  • 1楼
    2013-01-17 15:04 Ent

    举手表示,对于正文的最后一个问题答案是能,因为反正一开始也没真相……

    评论
  • 2楼
    2013-01-17 15:08 Ent

    另外看了一圈之后感受如下:
    政治价值和演化论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在五花八门的各种trade-off里面挣扎,直到永不翻身万劫不复。

    但是演化论有个好处是,其中一种价值是至高无上的:传递基因……所有其它价值都要换算成它。虽然没有人知道应该怎么换算,至少目标在那里……

    而对政治价值的讨论连这个目标都没有……连最大多数人的最大幸福什么的目测都不太够格……

    评论
  • 3楼
    2013-01-17 15:08 钟与氏Darla
    引用@Ent 的话:举手表示,对于正文的最后一个问题答案是能,因为反正一开始也没真相……

    ……果然只有我一个人是靠回忆和YY活着的么……

    评论
  • 4楼
    2013-01-17 15:11 吹口琴的猫
    引用@钟与氏Darla 的话:

    ……果然只有我一个人是靠回忆和YY活着的么……

    什么是政治价值,民主我听说过,政治价值真的没有啊。

    评论
  • 5楼
    2013-01-17 15:15 钟与氏Darla
    引用@Ent 的话:另外看了一圈之后感受如下:
    政治价值和演化论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在五花八门的各种trade-off里面挣扎,直到永不翻身万劫不复。


    而对政治价值的讨论连这个目标都没有……连最大多数人的最大幸福什么的目测都不太够格……

    不是没有,是他们说了不算……
    政治哲学家发明了很多政治价值,但是没有一个可以瞬间击败全人类柔软的心灵
    民主撑死可以算不同政治价值在不同场域的博弈平台。

    评论
  • 6楼
    2013-01-17 15:17 Ent
    引用@钟与氏Darla 的话:

    不是没有,是他们说了不算……
    政治哲学家发明了很多政治价值,但是没有一个可以瞬间击败全人类柔软的心灵
    民主撑死可以算不同政治价值在不同场域的博弈平台。


    都怪人类的自主性太强了……一只老鼠就算对适者生存表示不满也没有什么用……


    评论
  • 7楼
    2013-01-17 15:41 无节操大叔

    说实话,没看懂,不过你这个结论我倒是很赞同

    评论
  • 8楼
    2013-01-17 15:46 无节操大叔

    如果民主是价值,那么这个价值的内容是1)所有的价值都很重要。2)但是其中只有一部分会被考虑和应用到政治生活中。3)这个取舍的标准取决于一个【自称】民主政体的意识形态,或者它特定的政治价值,或者统治者意愿,或者民众的常识,或者精英的常识,或者有钱人的利益,或者最高法院对宪法的解释,或者随便什么宇宙尽头的神秘标准。
    就是这个,俺表示很同意

    评论
  • 9楼
    2013-01-17 15:56 慕容晓舟
    引用@Ent 的话:



    都怪人类的自主性太强了……一只老鼠就算对适者生存表示不满也没有什么用……

    还有那个万恶的“自由意志”,浪费了多少心理学家和医学家本来能更有作为的人生

    评论
  • 10楼
    2013-01-17 15:57 钟与氏Darla
    引用@建设临时工 的话:说实话,没看懂,不过你这个结论我倒是很赞同
    引用@Ent 的话:

    都怪人类的自主性太强了……一只老鼠就算对适者生存表示不满也没有什么用……

    其实这篇文章更多是玩票性质的。
    它的内容其实是:当我有一个研究问题的时候,我可以从几个角度去写,这些研究设计又分别有什么问题。
    因为我读的是方法论学位,我们不在乎论证的内容和观点,只关心论证的方式和缺陷。
    当然我对民主烂大街也有怨念就是了。

    评论
  • 11楼
    2013-01-17 15:58 慕容晓舟
    引用@钟与氏Darla 的话:

    不是没有,是他们说了不算……
    政治哲学家发明了很多政治价值,但是没有一个可以瞬间击败全人类柔软的心灵
    民主撑死可以算不同政治价值在不同场域的博弈平台。

    我觉得一瞬间击败全人类最柔软心灵的“伪政治价值”就是:因为有了XXX,所以我们明天会更好。这个XXX现在可以是民主,明天可以是极权,后天可能就是喵星人了

    评论
  • 12楼
    2013-01-17 15:59 钟与氏Darla
    引用@慕容晓舟 的话:

    我觉得一瞬间击败全人类最柔软心灵的“伪政治价值”就是:因为有了XXX,所以我们明天会更好。这个XXX现在可以是民主,明天可以是极权,后天可能就是喵星人了

    最后一句陈述瞬间击败我柔软的心灵啊小舟!

    评论
  • 13楼
    2013-01-17 16:00 Ent
    引用@慕容晓舟 的话:

    我觉得一瞬间击败全人类最柔软心灵的“伪政治价值”就是:因为有了XXX,所以我们明天会更好。这个XXX现在可以是民主,明天可以是极权,后天可能就是喵星人了


    咦,难道现在不已经是喵星人了吗……


    评论
  • 14楼
    2013-01-17 16:07 慕容晓舟
    引用@Ent 的话:



    咦,难道现在不已经是喵星人了吗……

    神配图大师你好

    评论
  • 15楼
    2013-01-17 16:08 慕容晓舟
    引用@钟与氏Darla 的话:

    最后一句陈述瞬间击败我柔软的心灵啊小舟!

    所以喵星人才是普世价值,学政治的都改行吧~21世纪注定是兽医的世纪

    评论
  • 16楼
    2013-01-17 16:12 Ent
    引用@慕容晓舟 的话:

    神配图大师你好


    互联网是喵星人的阴谋这种事情我会乱说?


    貌似歪楼了……

    评论
  • 17楼
    2013-01-17 16:12 钟与氏Darla
    引用@慕容晓舟 的话:

    所以喵星人才是普世价值,学政治的都改行吧~21世纪注定是兽医的世纪

    …………………………………………
    …………………………………………
    …………………………………………
    原来我人生的失败是从选文科那一瞬间就注定了的

    评论
  • 18楼
    2013-01-17 16:12 无节操大叔

    节操啊,节操~你们的节操何在?

    评论
  • 19楼
    2013-01-17 16:15 慕容晓舟
    引用@Ent 的话:



    互联网是喵星人的阴谋这种事情我会乱说?




    貌似歪楼了……

    连喵星人这种普世价值也会有阴谋论的栖身之地啊人类真没救了。
    #帮你歪回来#

    评论
  • 20楼
    2013-01-17 16:15 钟与氏Darla
    引用@Ent 的话:



    互联网是喵星人的阴谋这种事情我会乱说?




    貌似歪楼了……

    恩特老师请继续
    比正文好看多了

    评论

你的评论

回复请先登录
钟与氏Darla 政治学硕士,方法论硕士 钟与氏Darla的新浪微博 发表于 2013-01-17 14:47

©果壳网    京ICP证100430号    京网文[2015] 0609-239号    新出发京零字东15000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713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jubao@guokr.com    举报电话:18612934101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儿童色情信息举报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