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动物保护的一些想法

一直积累的一些散乱想法,整理一下吧。虽然整理完了肯定还是很散。


1

值得保护的东西,肯定得是有价值的东西。一整个物种的价值当然无需怀疑,但单个动物个体的价值呢?十分可疑。
就我个人而言,实在很难想象单个的动物个体生命具有什么普遍而独立的价值;要说价值似乎都是依附于人而存在的。

假如我养的一只狗死了,我会十分心疼,但我心疼这只狗的真正原因不是因为它是一只生物学意义上的狗,不是因为它具有Canis lupus familiaris的所有生理特征,而是因为我养大了它,它懂得见了我摇尾巴、听我的命令、扑到我身上撒娇、拽着我出去遛弯子。这些都是超越生理基础的文化行为,而这些文化行为全是我个人灌输给它的、全是来自于我的,它自己不会产生。就算一只野狗生活在野外的狗群里,它也不会产生类似于文化的东西,它的一切行为都会归结到它的遗传基础上,不能独立于基因而流传下去。简单地说,狗没有谜米。
要我说,这是人和一切动物的根本区别。所以一个素不相识的人白白死了我也会有些难受,但我不会对狗产生这种感情。好吧,在狒狒中好像观察到了一些疑似文化的玩意儿,但比狒狒笨的动物我暂时还没见到例子。

当然,这并不是说狗的生命没有价值。但刨除掉依附于人类个体的那些价值之后,剩下的全都是被基因承载着。而基因的基本存在形态是种群基因库,不是动物个体。只要种群(甚至是物种)还在,那么个体的死亡根本没有任何值得惋惜的理由。

所以,举高速路拦狗的事情为例。爱狗者有两种动机,分别对应狗的两类价值。
前者,既然价值依附于人类个体,那就是因人而异的,你没有权利要求别人接受你的价值观,正如我的狗死了不能强迫全世界人披麻戴孝一样。你就是不忍心看着狗上屠场,当然可以;但我就是忍心、而且我要靠这个吃饭,大不了你花钱把这些狗买下来呗,凭什么要用暴力强迫我接受你的价值观。(或者,说句更难听的:狗的原主人都没吱声呢。)
后者,那你需要证明这一车狗确实威胁到了狗的生存、狗的种内多样性、狗的基因库。我个人表示高度怀疑。


2
个体价值是很可疑的,那么种群/物种呢?它们的影响总该是广泛而深远的吧。
但就我所知,实际上没有哪个物种是”不可或缺“的。有些物种没了就没了,有些会波及到周围的其他物种,可能很少数的物种一旦没了会引发生态系统大范围的崩盘。但是崩盘了又怎么样呢?并不是地球的世界末日,过上几千万年,一切又都会重头再来。地球是挺脆弱,很容易被打得鼻青脸肿;但是地球又很顽强,不管多惨都能恢复回来。而且这类情况已经发生了无穷次了。坦率地说,只要太阳系的结构维持不变,我想象不出任何方法能把地球生命打成万劫不复。把核弹全拿出来肯定是不够的,估计都不一定抵得上两亿年前P/T大绝灭的效果。

那么人类拼了老命要维护生态系统究竟是图什么呢?就像是一个人成长期间摔过了无穷多跤,未来也要摔无穷多跤,为什么偏要执着于阻止眼下的这一跤呢?
很简单,地球经受得起生态系统的崩盘,人类可是受不起。虽然地球作为一个整体每次都恢复了,但每次陪葬的物种数目可是不计其数。已绝灭物种占所有总物种的比例怎么说也得有99%吧(其中99.9%的绝灭都和人类没有半点关系)。
这会导向一个很囧的结论:我们保护生态,不是像那些宣传口号里那样为了地球,而根本上是为了保护我们自己,不要在生态系统的巨变中被淹没。地球才不在乎我们怎么闹腾呢。(信奉生态神学托管理论的人另当别论。)看起来就连物种利益也是依赖于人的,只不过依赖的不是人类个体,而是人这个物种。

如果把保护人类这个动机扔掉会怎么样?那似乎保护的理由也消失了。三叶虫曾经繁盛一时,最后断子绝孙,怪谁呢?硬骨鱼是不是应该考虑一下三叶虫的感情和生存权?一种生物适应不了物理化学环境的突变(比如全球降温),或者适应不了生物环境的突变(比如出现了强力竞争者),二者的区别在哪里?恐龙挨了小行星然后灭了,猛犸象遇上人类然后灭了,这都是谁的错?
假如我是外星人,那么我的看法大概是:猛犸象被人吃光了,活该。人类吃光了太多东西导致自己绝灭,活该。人类通过保护其它物种使自己得以延续,非常聪明;但这不是必然,不是理所应当,也不是道德高尚。
但我是人类,所以我非常非常非常希望人类走上最后一条路。哪怕很多人是真心以为这是道德高尚什么的才去走这条路,我也能忍受。


3
从前两部分可以自然得出一个推论:生命并不平等,我们的保护行为归根结底都是从人类出发的。你尽可以嘲笑这是人类中心主义自大狂的体现,但是揣摩一个主张背后的险恶动机远远不如直接驳斥这个主张本身要管用、要令人信服。所以我也不打算理睬这些后现代的劳什子。
但人在这里不是例外。可能没有哪两个生命是平等的,甚至论整个物种也找不到两个平等的。涉及到动物保护工作,更是如此。

从生态上讲,不同物种的地位显然是有差异的,所以保护生物学才会有关键种的说法。一般的庸俗哲学很容易把自然界描绘成一个紧密联系的巨网,牵一发而动全身;这个比喻倒也可以用,但这个网上的节点绝对不是平等的,有些真的就是可有可无。
一个拥有无限资源的理想保护主义者或许会考虑从物种的角度来看,希望保护每一个节点。这个想法很好,问题是自然界的绝灭是一直存在的,大灾难有绝灭,平时也有绝灭。那么,假如有一个本该绝灭的物种被你强行挽救回来了,这算什么呢?这个过程中是不是损伤了其它本该繁盛的物种的利益呢?不管这样做好不好,这显然是对自然界的严重”扰乱“。
好,那我不扰乱,该灭绝的让它们灭绝行不行?问题又来:你怎么知道谁该灭绝呢?你不作为,就会有其它的人类活动影响;而这些活动影响是永无可能被抵消的,毕竟历史没有假如。大熊猫是不是”死胡同“到现在还有很多人在吵呢。如果没有人类,它自己会不会灭绝?要啥时候才会”气数已尽“?没人知道。
(严格地说,每个物种最后都要灭绝的。哺乳动物物种的平均存在寿命大概是几百万年。不过有些是演化成了新的物种,有些是完全断子绝孙了。)

所以实际中的动物保护工作说白了就一句话:”尽可能维持现状“(包括”恢复到以前的现状“)。因为这样做对人类自身最为有利,环境不变我们才能安安稳稳地发展文化和经济嘛。(没错,这还是万恶的人类中心主义。)这样做是不是打断了”自然进程“?废话,人类哪个行为不是打断了”自然“进程。更进一步说,凭什么要把人类行为从”自然“里面剥离出来呢?”人类“和”自然“的无理由割裂是不是才是最根本的人类中心主义呢?
(插播漫画一则:http://songshuhui.net/archives/43086 , 原图太长我就不放上来了。)

4
但是真正做动物保护的人往往不会考虑这么多哲学问题,因为他们首要的困难无一例外是:资源不够。你永不可能拯救每一个。
这时候民间保护志愿者就会去挑自己看得顺眼的动物来声援,爱狗的跑去拦狗,爱鲸的跑去救鲸。显然,动物得到这些人关注的程度,和这些动物的可爱程度成平方正比。(粗略地估计个平方,因为可爱的动物得到的一线工作者多,而他们的宣传也更容易吸引二线人民去捐钱啥的。)如果按照我个人观点,其中很多动物根本没有救助的必要,但是人家乐意嘛咱也不能说什么。
而那些相对更学院背景的保护者就更在乎那些生态地位重要的物种,但同时希望把民间的热情也尽可能往这方面来引导。毕竟都是在保护嘛,把原始的对萌物的热情转移到那些真正需要保护的动物身上岂不是最好?

于是为此出现了两个保护生物学专属的概念:伞护种和旗舰种。
所谓伞护种,本身不一定有多大的生态学地位,但它们所需要的生存环境能覆盖很多其它物种,只要有人出钱保护了它,就能连带保护很多别的物种。这样买一送N的买卖当然要做。
而旗舰种甚至连生存环境这个要求都可以放宽,它的基本标准严格来说只有一条:能卖萌,能吸引眼球,能拉捐款。如果连带着还有民族象征啦、国家特色啦什么的,那就近乎完美了。通常我们会尽量挑一个同时也能伞护的物种来当旗舰,一举两得。
没错,大熊猫可能是迄今为止最完美的旗舰种,WWF拿它当徽标不是没有理由的。它足够奇特,还算珍稀(身为EN一级,已经合格了,虽然有很多物种比它珍稀得多),卖起萌来天下无敌,并且还比较容易圈养,也能胜任伞护种的身份。它是如此成功,以至于保护者试图赤裸裸地把它的萌点挪用给其它生物,比如一套保护蓝鳍金枪鱼的宣传画(见此贴http://www.guokr.com/post/49425/)就把熊猫PS上去然后配上标题:”如果我是熊猫的话,你会更在乎我一些吗?“


(一个无关的笑话是,有些不懂英文的人只看了某几张PS图,然后就脑补为”大熊猫正在遭受屠杀“并四处嚷嚷。这叫人怎么吐槽。)

但这样做真的挺无奈,蓝鳍金枪鱼怎么看都完全值得拥有自己的地位,唯一的缺点就是不够萌,附庸于熊猫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就我个人而言,看见那些民间保护者为了一些根本不珍稀不濒危的生物摇旗呐喊,其实真的很难受。拿出拦狗的一半精力去清查一下本地的野生动物市场行不行啊!那些进了餐厅、宠物店和中药铺子的野生动物哪一种不比狗更值得关注啊!但我又不能说什么,人家毕竟是自愿行为。何况,除了码字之外,我的实际投入连他们都比不上。


5
总结一下。
我个人认为,物种不是平等的,动物保护实际上都是落实到人类自己的。任何宣称为了动物自身权益、为了整个地球生态的说法都不太经得起推敲(当然不妨碍有人真诚地相信这些说法)。我会觉得这些说法的噱头成分很大。
但我们又离不开这些噱头。靠理性说服人们远远不如靠感性打动人们管用。虽然依靠感性的后果是一大批人在做无用功、一小批人走火入魔变成极端分子,但除此之外好像也没什么办法。
能做的也只有把这些想法整理下来,说服一个算一个。
另外,这和保护人类中的少数族群利益完全是两码事。别想歪。

————————
两篇有点相关的文章,可以算和这篇日志互为背景。
http://www.guokr.com/article/68197/
http://www.guokr.com/article/68500/

本文由Ent授权(果壳网)发表,文章著作权为原作者所有。
推荐 5人推荐
61条评论

1/4   下一页

  • 1楼
    2011-11-21 23:46 连博连博

    最近因为我们学校素协做的一次关于营养批判主义讲座(以人类不需要喝牛奶为宣传点)和他们起了一些冲突,这个问题值得思考。
    这一定程度上涉及到社会伦理道德和法律之间的差异,我认为道德是个人的,一个人一类人的道德不能加给另一类人,法律则是在一定范围内强制适用的。从这一点上来讲,我对一些素食主义者和所谓动保人士很看不惯,而且很多人就像楼主说的那样,名为保护动物,其实还是站在了人类中心的角度上。
    物种不平等这个概念看起来很难接受,但是素食主义者和动保人士的行动其实在某个方面上正好强化了这个概念,植物也有生命,为什么它们活该被吃?这是我对他们质疑的基本依据。

    评论
  • 2楼
    2011-11-22 00:05 红色皇后

    说得非常好!
    就喜欢看到这类文章。

    评论
  • 3楼
    2011-11-22 00:06 红色皇后

    兄贵控表示蓝鳍金枪鱼更萌啊XDDDDD!

    评论
  • 4楼
    2011-11-22 01:34 金色葡萄

    顺带吐槽,凡属萌物,必然长相与人类婴儿类似。双眼位于头颅正前,是凶猛肉食动物的典型标识。

    评论
  • 5楼
    2011-11-22 01:50 C__JUN

    保护地球其实是人类自私的想保护自己,就是这个。

    评论
  • 6楼
    2011-11-22 01:51 Ent
    引用@金色葡萄 的回应:顺带吐槽,凡属萌物,必然长相与人类婴儿类似。双眼位于头颅正前,是凶猛肉食动物的典型标识。

    很多小兔子的双眼貌似就不在正前啊……

    评论
  • 7楼
    2011-11-22 02:07 金色葡萄
    引用@Ent 的回应:
    很多小兔子的双眼貌似就不在正前啊……


    这个……有道理。不过提到兔子,总想起实验室那些,又胖又呆的,哪里萌了。

    评论
  • 8楼
    2011-11-22 02:11 金色葡萄

    另外,跳出来狡辩一下,有些适应性差的物种,虽然必然要被淘汰,但是其中可能还有资源未被人类榨干,比如熊猫肠道里的细菌什么的。不能一不留神被灭了,那样太可惜了。

    评论
  • 9楼
    2011-11-22 02:29 Ent

    所以保护工作现在是根本不管什么适应性差的啊……只要濒危就保护。维持现状嘛。

    评论
  • 10楼
    2011-11-22 02:30 Ent


    另外你敢说这只兔纸不萌吗!

    评论
  • 11楼
    2011-11-22 08:05 solier

    想起Carlin老爷子的这段演讲http://www.bilibili.tv/video/av136846/
    “救救地球?救你妹啊!”
    其实我这个时候想说
    1024!

    评论
  • 12楼
    2011-11-22 10:31 江南草

    我从小就被教育说该灭绝的就让它灭绝好了……

    评论
  • 13楼
    2011-11-22 10:46 Tatsuya

    拦狗的人大多数就是为了保护自己对狗的情感嘛,但又给自己道德优越感,于是做Protection的人很多也瞧不起做Conservation的。

    评论
  • 14楼
    2011-11-22 10:48 馒头老妖

    说的非常好,有时候人类保护动物,更多的出于对自身某个动机的满足感以及由此带来的道德优越感,是否科学合理则在所不问。

    评论
  • 15楼
    2011-11-22 12:01 工业聚

    上面那些内容在语言组织上不够完整,因为“动物保护主义情感”是一个泛泛的概念,一个集合称谓,其中具体的每种情感最初是用来处理哪一些适应性问题我并没有做什么研究,所以难以阐述明朗。

    但我想,主旨是摆出来了的:关于动物保护方式的演化——正反合。细节问题让生物学家作为课题自己研究去,或许已经有此研究而你我不知,又或许我个人瞎想也不一定。

    评论
  • 16楼
    2011-11-22 12:03 溯鹰

    我一直以来的观点跟Ent你的相同。我一直认为所谓对动物的“泛关怀”,实际上只不过依然是人类对自己文明所做的“一种姿态”,泛关怀者强调的一般意义上的动物保护,实为一种手段,核心在于强调人文价值——人类文明自己的事情。这是做给人看的,要达到的目的也是人文(Humanity)的。与自然科学没有一丝关系,也不会有关系。

    其实如果让我说,可能还有一点:就算之于人文的目的,我们对待生物,与其给予它们不必要的强加性关怀,,毋宁给予他们在自然界驰骋发展的自由——就像千万年来自然给予他们的最崇高礼物一样。

    评论
  • 17楼
    2011-11-22 12:40 鹰之舞

    “一个素不相识的人白白死了我也会有些难受”,为啥呢?只是因为是同类么?

    评论
  • 18楼
    2011-11-22 12:47 鹰之舞

    “我们保护生态,不是像那些宣传口号里那样为了地球,而根本上是为了保护我们自己”,原来如此,嗯,瞬间想起很多事情。不过追踪到个人行为,我想出发点还是会有差别的。

    评论
  • 19楼
    2011-11-22 13:03 Ent
    引用@鹰之舞 的回应:“一个素不相识的人白白死了我也会有些难受”,为啥呢?只是因为是同类么?

    因为文化的存在,每个人都是不同质的、不可替代的。动物似乎就不太满足不可替代性。

    评论
  • 20楼
    2011-11-22 13:08 工业聚

    。。。。竟就如此忽视了我的回复~~~~~~话说虽然我没有注明文献引用,也未必全是不靠谱的内容里。读过《进化心理学》的人都会意识到“有跨文化意义的情感,很可能作为一种心理适应器存在的。”而动物保护主义者在世界文化范围内都存在,这已然可以说明一些问题袅。。

    评论

你的评论

回复请先登录
Ent 古生物学博士生,科学松鼠会成员 Ent的新浪微博 发表于 2011-11-21 23:16

©果壳网    京ICP证100430号    京网文[2015] 0609-239号    新出发京零字东15000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713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jubao@guokr.com    举报电话:18612934101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儿童色情信息举报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