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利波特与天然20 01:单人冒险

https://www.fanfiction.net/s/8096183/1/Harry-Potter-and-the-Natural-20

这是原作地址,喜欢的话记得去评论一下。

作者的翻译授权


声明:这个故事是龙与地下城/哈利波特的混搭,主要适合同时喜欢两者的人。不过,大概了解哈利波特或者DND的人仍然能享受到这个故事的大部分乐趣。对两者都不熟悉的,可以(比如说在维基上)看一下《哈利波特与魔法石》的剧情概述和粗读DND规则应该就够了。还不行的话可以搜d20srd(.org),一个能免费查询DND3.5规则的好网站。AD&D,D&D3.0,第四版,Pathfinder和其他TRPG的玩家可能也没问题。你可以到我的作者页面看米罗的人物表,更多的细节,还有Semiautomagic的链接,那是我在玩的一个RPG,正在免费公测。

关于DND房规:这个小说用了一些小的房规,我一直用这些规则玩DND所以意识不到它们不是原版的。我用的是3.0的经验规则而不是3.5的(两者在分享经验上不太一样)而且法师可以在1级用抄写卷轴专长换可选职业特性(在这里换的是自发预言)就好像它是5级、10级、15级或20级专长一样。另外,像次元袋之类的魔法物品计算容量时只计算重量,无视体积。我用常规方法得出米罗的状态(4d6,去掉最低值)而且每级都掷他的生命骰,战斗和其他情况的骰也一样。

不管怎么样,故事开始!如果你喜欢,就评论!

译者注:作者说的对呀。

o—o—o—o

—砰—

米罗狠狠的着陆。在短暂的寂静后,他听到椅子在石地板上向后滑和有人站起来的声音。

他不是一个人。

米罗迅速扫视陌生的环境。他在某种餐厅里,仰躺在一张硬木桌子上。房间装饰十分豪华,米罗对他们结实的黄铜烛台的印象尤其深刻,因为有一个正让人极为难受的戳在他的后腰上。不过,最值得注意的,是六个坐在他周围的人。他们很邪恶——显而易见的那种邪恶。黑长袍。面具。天哪,甚至有个吊灯。

米罗立即明白他该利用他的精通先攻了。当坐在上座的那个教徒——这帮家伙肯定是什么教派——从袖子里掏出魔杖时,米罗放出了闪闪发光的奥术能量。

“Avada Kaaaaaaaa!”教徒被打断了。

“闪光尘!”一个由耀眼的金色颗粒构成的云从米罗张开的双手中喷出,覆盖了教徒们和他们的家具。教徒们捂着他们的面具,暂时因这个法术目盲。米罗停顿了一下。他影响到了所有人?显然,作为法师,他们应该有更高的意志检定来……啊,好吧,以后再想,现在先逃。

利用这个机会,米罗滚下桌子,冲向窗户。标准动作起身,移动等效动作冲刺和跳……他估计时间刚刚好。随着一阵疼得出人意料的冲击(记住:再也不冲过玻璃了)米罗开始了自由落体。那个窗户看起来距离地面大约七层楼。

“羽落术。”米罗默念,缓慢的下落。当他的脚轻轻落在地上时,他查看了下四周。他身处某种皇家庄园里,正站在一个精心保养的花园的中心。他与自由间只隔着一片夹杂着灌木和矮篱笆的开阔地。当他开始奔跑时,那些教徒,从那一阵魔法判断,已经从目盲中恢复了。一个奇怪的绿色光球击中米罗身边的一棵灌木,灌木迅速变褐枯萎。

呃。

“镜影术。”米罗施法,在他身边创造出三个与他自己一模一样的幻影。四个米罗冲向不同的方向,分散教徒的火力。当米罗靠近庄园的边缘时,他看到一些十分陌生的山。而且他发现天上少了两个月亮。

“该死。”米罗嘟哝。他一定是挨了个异界传送或者高等传送,但这不太可能,因为不管哪个都困难到就算强大的领主,咒术师萨米尔的黑暗力量都无法实现……

米罗的一个幻影被一个那种怪异的绿色光球击中,立即消失了。当他的另一个分身被击中时,米罗越过篱笆并暂时躲在后面。他的下一个法术要多花点时间施展,他希望这是值得的。

“召唤坐骑。”他专注几秒后小声念出。在他身边出现了一只灰色小马,它除了眼睛——透明而无生气的眼睛——之外和普通的马完全一样。与镜影不同,坐骑是真的——当然,取决于你对“真实”的定义。它真实到足以帮他逃出这里。

米罗以难看的姿势爬上马鞍(他从来不是个骑手,对法师来说技能点没那么充裕)并用他的鞋跟踢了一下召唤小马的屁股。当他正恢复呼吸,想着他刚才的遭遇战有多险时(如果那个法术能就那么杀掉一棵植物,想想它能对他做什么?米罗的强韧豁免比农奴的日薪还低)他听到左边有一阵很大的破裂声传来。一个教徒突然出现,充满威胁的伸出魔杖。

“闪光尘!”米罗再次施法,用掉了他的最后一个2级法术。和先前一样,喷出的金色光线使黑暗法师目盲了。要是再冒出来一个,我就只剩下粗口了……

“他们能传送?”米罗大喊。“那是5级法术!这远超出我的遭遇等级了!我抗议恶作剧(Shenanigan)。恶作剧!”但没人回应。他不清楚他在对谁说话,因为这里除了目盲的食死徒外没有别人。在疾驰了几分钟后,米罗决定让他的马放慢速度休息一下,同时考虑他的下一步行动。

现在你也许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那是个很好的问题,但不幸的是,米罗和你一样困惑。也许应该简单介绍下我们满头雾水的主角。如米罗所知,写在他人物表上的信息就够了:绝对中立,3级法师,人类,男性,11岁,重71磅(他的世界使用英制单位,可怜的野蛮人),高4英尺9英寸,棕色头发,棕色眼睛。你也许在想,“11岁?当法师的话似乎太年轻了。”而且你是对的。米罗那个世界(以后会说到)的多数法师至少到17岁才成为1级法师。但是,米罗通过作为盗贼开始生活并重新训练而节省了时间。“但是等等,”你抗议。“那根本说不通。而且就算是这样,盗贼的最低年龄仍然是16岁。”但不幸的是,你没时间关心那种问题,因为米罗,实际上,正在被骑着扫帚的的食死徒攻击。明白光顾挑刺的下场了?

“Avada Kedavra!”飞行的邪恶教徒喊着,用他的魔杖做了个奇怪的动作。米罗的马突然瘫倒在地。米罗掉在地上失去了大部分生命值(米罗在创建角色时放弃了耐力,当时那看上去是个好主意)。他虚弱的站起来,而那个教徒兜了一圈准备进行第二轮攻击。

“知道么,多数法师更喜欢魅影驹而不是飞行扫帚是有原因的,”米罗嘟哝,“那就是油腻术!”他随着一个复杂的手势说出最后一个词。他对着教徒的扫帚而非教徒施展法术,扫帚立即变得几乎没有摩擦。由于没有任何保险措施,扫帚继续加速而教徒,很不幸,没有跟上。在落地之前,教徒随着一声独特的爆裂声消失了。

米罗皱眉。哪儿来的教徒能多次用即死法术、传送、买得起飞行扫帚,却不能用一个简单的羽落术?也许他们是某个不知名的非核心职业?米罗想。好吧,该摸尸体了。一个飞行扫帚能很好的代替他的前小马。小马已经因支持它的魔力消失而开始从现实中褪去了。

在米罗搜寻飞行扫帚时,他又开始思考。他摔到那个庄园里的桌子上之前的最后一件事是面对强大的邪恶领主咒术师萨米尔(试试把这个印到名片上)。一切都在按计划进行,然后突然……他就在桌子上了。米罗很确定萨米尔还没机会施展法术,尤其是这么厉害的。也许这里的什么东西把他拉过来了?主物质啊,到底为什么会有人想召唤米罗?米罗想到萨米尔正在怎么对待他没有法术支持的队伍,耸耸肩。也许他回去以后得凑够三个死者复活的钱,因为一个盗贼,一个肉盾和一个光荣的绷带盒子对抗萨米尔的力量肯定得团灭。

米罗被戳进地面的扫帚绊了一下。他自信的把扫帚从土里拔出,骑上去,跳起来。除了米罗看上去很傻以外什么都没有发生。

“嗯,我猜一定是由密语激活的?剑鱼!”什么都没有发生。“甜瓜!起来!上升!启动!飞行!阿卡迪巴!”十分钟后,在所有尝试都失败后,米罗放弃了。

“侦测魔法。”什么都没有。那个扫帚,对米罗来说,还没有足够的魔力支撑吟游诗人的小把戏。这是一个普通的扫帚。扫东西用的。

“什……什么?那怎……啊,我可怜的脑袋。”这里的一切都毫无道理。也许如果他找到这个奇怪世界的非教徒居民,他们能对他解释这些事情。扛起扫帚,他随便选了个方向开始徒步前进。

o—o—o—o

大约3点早晨,霍格莫德的居民惊讶的看到一个脏兮兮的、沾着血的、半死的(或者准确的说,5/6死的,既然你问了)小男孩蹒跚走进他们的村庄然后力竭倒地。他手里拿着把光轮2000。

“他是谁?”

“他是麻瓜吗?他怎么通过防卫的?”

“他是学生么?”

“哎呀!那是光轮么?”

“如果他有扫帚,为什么他要走路?”

“谁去找邓布利多,这孩子需要帮助。”

“我就在你面前。”

“不,不是你,另一个邓布利多。”

“哦,”阿不福斯说着,有点失望。“从来没人想来找我。”

由于最近的医疗设施就是霍格沃茨的校医院,而且按照村民们推断,这个男孩很有可能是城堡里来的,在他们那些愚蠢的冒险里遇到麻烦的学生。他被尽快送到学校接受庞弗雷夫人的照顾以及,极有可能的,留校惩罚。十分惊讶的、有点困的麦格教授打开了门。她立即派一个守护神去叫醒校长,然后把男孩弄到了校医院。

“米勒娃!发生了什么?”邓布利多(这次是正确的那个)边进入校医院边问。副校长简短解释了霍格莫德村民的发现。

邓布利多皱眉。“我不认得他,你呢?”麦格摇头。

“这很不寻常。他肯定到了该来霍格沃茨上学的年龄,所以只要他是英国巫师……”麦格深思着说,声音越来越小。

“我们干嘛不叫醒他问问?”邓布利多提议。

“波比认为我们最好让他恢复。他受了一些重伤——看起来像是严重的摔伤。”

“他会不会是布斯巴特——或者德姆斯特朗的学生?我会给马克西姆夫人和卡卡洛夫教授派猫头鹰。有什么情况随时通知我。”

麦格叹了口气。即使古灵阁所有的黄金也不会让她放弃副校长的职务,但它带来的不眠之夜比她的期望要多不少。

o—o—o—o

米罗被低声交谈的声音吵醒。低语有一点很奇怪,米罗发现,那就是它比普通的谈话更快的吸引注意力。他的床周围有帘子,所以他看不到说话者的脸。

“米勒娃!我——我注意到了什么东西……非常奇怪的东西,”第一个声音(女性,人类)说。

“怎么了?”第二个声音(也是女性,人类)问。

“那个病人,他……好吧,他恢复了。”第一个声音犹豫的说。

“当然,那是好消息?”

“啊,是的,通常是非常好的消息,既然这里是医院,恢复当然是大好事。但是……通常不是按照这个速度。”

“解释一下。”

“在正好8个小时的卧床休息后,他的大多数伤口就那么在我眼前消失了。”第一个声音说。

一阵短暂的寂静。

“哇,我得说我很惊讶。你怎么做到的?”第二个声音——米勒娃——说。

“我没有!”第一个声音抬高了。“我除了清理伤口和包扎外还没干什么呢!”

“那……也许他进来时被用了什么魔法?或者那些村民做了什么?”

“我首先检查了那个可能性!我想……我想也许他不完全是人类。”第一个声音谨慎的说。

“波比,去找邓布利多教授、斯内普、弗立维、斯普劳特——按那个顺序,”米勒娃下令。“我会一直看着他,不管他是谁。”

米罗皱眉。他们为什么那么困惑?一夜的休息后恢复每等级一点生命值。大家都知道那个。他们从来不睡觉么?难道他们是构装生物——甚至不死生物?米罗把手伸向他的暗袋腰带,那里装着(除了其他很多有用的东西之外)他的法术书。他需要一小时准备新法术(他怀疑他有没有一小时,但这值得一试。)

他的腰带不见了。

米罗坐起来检查他的其他口袋。什么都没有。他冒出冷汗。没有法术书,他就不能记忆法术。如果他不能记忆法术,他除了4个零级法术就什么都没有了。他从此就是个普通人,至少在他能做个新法术书之前。

同样重要的是,莫迪还在腰带里。米罗专心感觉情感连结,以确认莫迪有没有出事。饥饿,恐惧,困惑。

米罗紧张的舔舔嘴唇。他正要找个能充当棍棒的东西时(这不是他喜欢的解决方案),帘子被拉到一边。

“你是谁,我在哪,你怎么处理我的魔法物品了?”米罗没等帘子被完全拉开就逼问。两个奇怪的人走进来。两个穿着长袍的、显然是某种施法者的老人(德高望重(Venerable)意味着+3智力,感知和魅力,所以米罗默默记住不要低估他们)。长白胡子,半月眼镜,魔杖……这里的法师和魔杖算怎么回事?米罗很奇怪。

“如果你是说你的扫帚,年轻人,它就在床边。而且我建议你注意礼貌,”扎着发髻的女士说。

“冷静,米勒娃。”穿紫色长袍的人说。“他显然经历了某种折磨。”老人愉悦的,祖父般的脸转向米罗。“现在,你能不能告诉我们你是谁?”

“我是米罗·阿玛斯塔夏-利亚顿,”米罗骄傲的说。为了你们中想知道这个的人:米罗的父母,作为四处漂泊的人类,决定给他一个半身人名字和他们两人的精灵姓氏。

“而我,”祖父一样的老人说,“是阿不思·帕西瓦尔·邓布利多教授。”他说话的样子像是米罗应该知道他是谁一样。也许他真的很著名;他的队伍里只有朱克在知识(贵族与皇室)上加了点。“这位是米勒娃·麦格教授。你现在在霍格沃茨魔法学院。”

“魔法?哦,感谢博卡布,那你是巫师?”米罗问,感到十分宽慰。

邓布利多看上去有点吃惊。

“啊,我们自然是巫师——当然米勒娃除外,她是女巫。你没把我们当成麻瓜,对吧?”

“什么?麻——我想我们离题了。我来时是不是围着一个腰带?”

“我得去问庞弗雷夫人以保证没弄错,但你床头柜上有个腰带。”老巫师说。

“啊,感谢神灵。你难道不知道拿走一个人的魔法物品,即使不算隐含的敌意,也是十分粗鲁的么?”米罗抓过腰带,上面覆盖着小口袋(还有更多隐形口袋)并迅速打开其中一个隐藏口袋的盖子。从里面爬出一只看上去十分紧张的,棕白相间的耗子。“更别说一个法师的魔宠。”

“最好别让波比看到那个,”邓布利多提议。“我想她不会喜欢在校医院里看到耗子。现在,你能不能告诉我,你是哪所学校(school)的学生——如果你是学生的话?”

“咒法学派(school),”米罗骄傲的说,“不过我也挺擅长预言。”

“咒法学校?”邓布利多皱眉。“如果我没弄错,他们在大约1869年就停办了,因为那次勺子事件。”麦格在旁边耸肩。“你介意我看看你的魔杖么?”

“我的魔杖?我没有。从来不明白那玩意有什么用,而且就算我想要也买不起。”

“没有魔杖?”麦格吸了口凉气。邓布利多继续皱眉。

“我不是很了解体育用品的行情,但你怎么会拥有一把我想十分昂贵的竞赛扫帚却买不起一柄魔杖?”

“哦,那东西?我从一个教徒那弄来的,”米罗随便的说。“依我看没什么用。就算上面有什么魔法,我也完全不明白怎么让它工作,而且它的形状也不适合扫地。”

麦格从用光轮扫地的想法中回过神来。就连考虑这个主意都无法想象。

“我想他回答的越多,这一切就越离谱。”邓布利多说,“从教徒开始,然后是你怎么会半夜出现在霍格莫德,之后我们再谈论你的学校和扫帚。”

米罗耸肩。

“我和我的队伍正在进攻最恶毒的魔术师,咒术师萨米尔的塔楼。在杀过那些常规防御——骷髅啊,哥布林啊,”麦格短暂的窒息了一下,“那类东西,基本上是常规——之后我们就面对那个黑暗巫师。我在那里用嘲笑分散他的注意力,打断他的独白,而我们的盗贼乘机潜行到夹击位置。牧师和我正要施法但是突然间,我就到了完全不同的什么地方。那之后,我撞到了一张桌子上,四周围着一圈教徒。”米罗说,“他们有黑色长袍和面具什么的;你真应该看看他们。然后他们中的一个开始施展某种法术,‘阿瓦达——’”麦格急忙用手捂住米罗的嘴打断了它。

“没必要担心,米勒娃,他没有魔杖。”邓布利多平静的说。

“也是,呃,继续讲吧,阿玛斯塔夏-利亚顿先生,”老女巫有点尴尬的说。“但你绝对不可以再说那些词了。它们是最恶劣的不可饶恕咒的咒语。”

“请叫我米罗,精灵名字太长了,”米罗说。

“精灵名字?”麦格怀疑的说。“阿不思,把那个加到问题列表里去。”

“好吧,于是我用闪光尘弄瞎了他们,跳出窗户,用幻影提供了假目标,召唤了一匹马,骑着它尽快离开了,但他们中的一个骑着扫帚追我。一个油腻术就让那个教徒掉下来了——但他不知怎么传送到安全地点去了。在那之前他杀了我的马。所以我开始走路,我想我一找到村庄就昏过去了。其实挺走运,总的来看。”

“阿不思,”麦格低声说。“他刚才提到的那些……教徒。他们听起来很像……”

“我注意到了,米勒娃。看起来他们没有如我们想象的那样解散了。”邓布利多带着不祥的预感说。米罗笑了。那听起来绝对是个关键剧情。

“那么,年轻的巫师。你能不能告诉我你在哪里上学好让我送你安全回家?”

“哦,那种学校?得了吧。”米罗说,“要我说,追捕黑暗巫师和哥布林获取经验要快得多。”

“不上学?!”麦格再次吸了口气,比上次她听说他没有魔杖时还严重。“那是犯罪!你的父母应该被关起来!”教授停顿了一下,看上去很担忧。“你——你有父母,对吗,阿玛斯——呃,米罗?”她轻声问道。

“父母?我想是的。他们……”他停住了。有什么事情不对劲。他努力寻找关于他父母的记忆,但什么都没找到。他慌了。“我不明白。我的父母,他们……他们……发生了什么?”

“你还……好吗,年轻人?”麦格关切的问

“我……从没遇到过这种情况,”米罗坦白。他的背景故事通常随用随写。“显然我有父母,但是我……我不记得他们。”

“哦,我很抱歉。”麦格严肃的说。一想到有多少孤儿进入霍格沃茨她就伤心,尤其是在战后这段时间。

“米勒娃,你能来一下么?我想我们得和其他学院的院长谈谈,”邓布利多说。“我们很快就会回来,米罗,我先让波比照顾你。”

o—o—o—o

“我想他显然十分迷惑,”斯普劳特听完麦格的介绍后伤心的说。“他似乎是很小就成了孤儿,从那时起独自谋生,而且充满了妄想。”

“很不幸,我得同意。”邓布利多说。“我想我们可以假设他的故事没多少是真的,尽管他十分准确的描述了食死徒和索命咒。我想很可能是因为他的父母是被他们杀害的。”

“那个扫帚,”弗立维突然说。“这是我们唯一的线索。我们知道光环是一个全新的魁地奇扫帚型号,那么他一定是最近才拿到它。从他在流浪而且没有魔杖这点来看,他不是通过合法途径得到它的。如果我们能查明哪里的扫帚被报告失窃,也许就能分辨他故事的正确性。”

“你总是那么聪明,弗立维。”邓布利多称赞他。

“校长,万一他的故事是真的呢?”麦格说。“外面很有可能有活跃的、想要报仇的食死徒。”而且,她暗想,从马尔福夏日庄园走一夜就能到霍格莫德……“调查光轮会暴露他的。”

“但我们似乎没别的选择。”邓布利多说。“另外法律很明确,无论如何,这孩子很显然会魔法——不然的话,霍格莫德的防卫早在他看到村子之前就把他赶走了。三天后就开学了,我相信这个年轻人,考虑到他和周围人的安全,应该和一年级新生一起入学。”

“恕我直言,校长,”斯内普冷笑,不过他不是故意的,“我们不能让随便什么跑到我们校门口的流浪小孩入学。我们是英国最好的魔法学校,但不是唯一一个。”

“恐怕我必须坚持,”邓布利多平静而坚决的说,“米勒娃,如果明天你能带阿玛斯塔夏-利亚顿先生去对角巷买他的学习用品和长袍,那就太好了。弗立维,麻烦你匿名的把扫帚送到魔法法律执行司并暗地里注意有没有人去取回它。波莫娜,你能否帮我们准备分院仪式?至于我,我得去询问魔法部,看他们有没有监测到任何未成年人使用魔法。”

“我呢,校长?”斯内普问。

“啊,西弗勒斯,我有个特殊任务要交给你。恐怕你要再次拜访一些……老朋友了。”

“我明白,”斯内普叹口气。他原本希望事情不会发展到这步。

“好吧,我想我们都有事要做,那就开始吧。”

o—o—o—o

一方面,米罗对上学不怎么热衷。但另一方面,很显然这是剧情要求。另外,这是他接近那些教徒的最好机会,而那些人给人感觉像是在说“我们有大堆的魔法物品和金币”而且反正他也没别的事可做。再说,他还差300XP就可以升级,从而距离强大的3级法术更近一步。

“我想我会很高兴入学的,副校长。”米罗尊敬的说。偶尔奉承强力NPC从来没坏处。

“太好了。距离开学还有三天,所以明天我们就要去买你的学习用品。”麦格说。

“哦,啊,我其实一分钱都没有。”米罗把所有的钱都花在那个次元袋上了。

“一点都没有?好吧,霍格沃茨有一笔资金用于帮助你这样……不幸……的孩子,”麦格沉思着说,“但恐怕你得凑合着用二手或三手的东西了。”

“没问题。那么我们在谈论羽毛笔和羊皮纸一类的东西?”

“当然有那个,还有,我把清单放哪了……?这儿。魔杖、长袍、尖顶帽、龙皮手套,”米罗听到那个吃惊得窒息了一下,“望远镜、坩埚、天平、一些课本和法术书、魔杖……”麦格皱眉,“看起来魔杖出现了两次。我想我得和什么人谈谈这件事。上面还说你可以拥有一只猫头鹰、猫或者蟾蜍,不过我们一般也允许耗子。”

“魔杖?什么种类?也许不超过一级,但是说真的,那是必备品?还有等等……法术书?”米罗难以置信的问,“你会给我买法术书?”米罗感觉有点晕。这肯定是开玩笑。光是望远镜就价值1000gp,而且要是他们能杀掉足够的龙来给每个学生做手套,这里的教员绝对不可小视。这个不长的购物清单远远超出了3级法师的收入水平(Wealth by Level),几乎相当于他全部身家的一半。

“我——我想我需要先坐下,”米罗说。“我好像被眩晕了——也许是被震慑了。”

“是啊,我想这一开始可能确实很惊人,”麦格对着他皱眉。她无法想象有什么人会穷到认为一本二手旧书是奢侈品。“目前先呆在这儿,尽量感觉好点。”

“哦,我正要问那个。这里有牧师么?”米罗问。他的伤用一个治疗轻伤就能解决,那比卧床休息要快得多。

“哦,呃,没有。魔法世界里没多少人感受到,呃,那种宗教召唤。”麦格小心的说。大多数巫师和女巫在谈到宗教时都有些尴尬,主要是因为“女巫必须死”和那些审判什么的。

“嗯,难怪。”法师疗伤的方式和猪飞行差不多——他们通常试图从一开始避免这类情况发生。

“目前,我想你最好尽量休息,我明天早晨会来带你去伦敦。”麦格离开前说。

米罗坐回去,尽量按捺住他的激动情绪。两天后的现在,他想,我绝对会在新法术和物品堆里打滚……这个想法几乎让他流口水。事实上,他意识到,他确实在流口水。

本文由啃制石器授权(果壳网)发表,文章著作权为原作者所有。
8条评论

你的评论

回复请先登录
啃制石器 啃制石器的新浪微博 发表于 2014-02-28 14:47

©果壳网    京ICP证100430号    京网文[2015] 0609-239号    新出发京零字东15000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713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jubao@guokr.com    举报电话:18612934101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儿童色情信息举报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