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医秦明

法医秦明

尸语者系列小说作者,主检法医师

个人签名:“万劫不复有鬼手,太平人间存佛心。”我是一名一线“青年”法医。其貌不扬,心理正常,还算敬业,爱跑现场。

博客:http://blog.sina.com.cn/perkyqin

动态 (全部98条)

“法医秦明”系列第3季《第十一根手指》上架了!畅销30万册,暑期悬疑最强档!真实专业!刺激惊骇!这是我自己最满意的一本书。希望漫长的等待,没有影响你们对这本书的期待和兴趣。谢谢你们的支持和等待! 当当http://t.cn/Rv6ohM6 卓越http://t.cn/Rv6oMUH 京东h...

2014-06-09 22:53

瞳孔散大不能确证死亡。瞳孔受植物神经控制,在很多疾病、外伤的情况下也可以出现瞳孔散大。比如外伤性瞳孔散大,只评定为轻伤。另外,人体死亡后,也未必出现瞳孔散大。比如有机磷中毒死亡的征象之一就是瞳孔缩小呈针孔状。所以楼主问的应该不是瞳孔放大,而是瞳孔对光反射消失。 脑死亡的诊断依据是:1深昏迷,对任...

2013-12-22 17:39

“首先说一说这个碳素墨水的问题。”在所有人急切目光的照射下,我有一些窘迫。 “快说,快说。”陈支队长催促道。 “我们来出勘这个现场后,认为是刘杰作案,所以中午时分,一齐去参加了大宝奶奶的葬礼。”我咽了口吐沫,“这个葬礼很冗长,持续了三个小时,原因就是风俗习惯。” 大宝在一旁使劲地点头。 我接着说:“...

2013-08-16 23:00

“大意了。”在开往殡仪馆的车上,我有些自责。原本以为证据确凿的事情,却来了个惊天大逆转。不过通过这么一闹,我更清楚证据这两个字的深层次含义,它绝对不只是一枚指纹或一张DNA图谱,它包含了一种意识,一种思维。 两具尸体的样貌在我的脑海中翻转,我却一直想不起来她们的损伤形态,这就让我萌生了一种赶紧到达殡...

2013-08-14 22:23

“能不能做个实验,看一看水龙头要开几天,水才会积蓄到门外来?”大宝问。 打开浴室门,一股血腥味扑鼻而来。为了水流不再积蓄破坏现场,指挥部已经差人关闭了物业公司的自来水总阀门,水龙头不再喷水。但是在这炎热的天气下,加之浴室内密不透风,温水在之前源源不断地喷出,即便是已经关闭水龙头几个小时了,室内的温度...

2013-08-12 22:36

“秦科长。”大宝气喘吁吁地跑进屋里,“我都忘记了,今天是我奶奶的忌日,我要赶回老家青乡去为她下葬。” 一大早,我打开电脑,翻看着以前参与侦破命案的尸检照片,需要收集一些给警校的学生们讲一堂法医讲座。眼睛盯着显示屏,脑子里却不由自主地翻滚着“十一根手指”的案件。两个礼拜过去了,侦查部门围绕着死者方将的...

2013-08-08 20:06

因为晚睡早起,所以午饭后,我们就回到宾馆,很快进入了梦乡,一觉睡到晚饭前,我才被睡眼惺忪的林涛叫醒:“都五点了,赶紧起来,不知道调查的怎么样了。” 我拿起手机看了看时间,恰巧此时手机响了起来,是法医组织病理室的方俊打来的电话:“秦科长,你今天让他们送来的内脏器官我看了。从器官的结构上说,可以诊断死者...

2013-08-03 22:55

“扛着一个可能昏迷的人走路。”我说,“能说明什么?” “说明这个人的力气不小。”大宝抢答。 “不错啊,小样。”我笑着说,“都学会抢答了。结合侦查部门的实验,白影应该是个175cm的人,那么有身高有力量,这个白影不应该是个长发女子,而应该是个男人。” “是个男人又怎么样呢?”侦查员问。 “是个男人,就...

2013-07-30 21:24

“对了,陈总最近怎么看不到人影?”胡科长认定法医的工作已经完成,于是起了个头,开始了闲聊。 “最近有个枪案。”我说,“跨多省、杀多人。凶手丧心病狂,银行门口开枪杀完人,抢了钱就走。而且这人还能突破警方的重重封锁,多次逃出我们的手掌心。公安部很重视,师父被抽调到专案组,估计不破案是回不来了。” “哦。...

2013-07-27 22:40

“胡科长,怎么说?”我气喘吁吁地爬上了省城龙蟠市公安局五楼法医科办公室。 “这么快?你刚才不还在高速上吗?”胡科长惊讶道,“那边的那子结束了?” 我拿起胡科长的茶杯,喝了个底朝天,说:“快说,快说,十一指的案件有眉目了吗?” “这个专案名不错。”胡科长微笑道,“第十一根手指。” 笑毕,胡科长抬头,发...

2013-07-25 22:01

一个小时前,钱毅然被刑警队传唤调查。因为本案没有提取到有力的证据,所以我们在钱毅然被传唤后,立即申请了搜查令,对钱毅然家进行搜查。 大宝是最积极的。 “你们看我说的有没有错。”大宝说,“那种品牌规格的酒,3000多块一瓶,限量出厂的,我估计1000块都用在做瓶子上了。那瓶子老漂亮了,瓶底镂空,里面还...

2013-07-24 23:22

小时工叫方香玉,21岁,高中文化,住在乡下,相貌平平。 方香玉母亲去世,她回乡下老家办了后事,守了头七,刚回到丁市长家,就被腐败尸体的气味给惊了。还没缓过神来,又被几个便衣给“请”到公安局。惊吓、疲倦加之侦查员的软磨硬泡,方香玉没到两个小时,就说出了自己的罪行。 方香玉知道丁市长打光棍打了大半辈子,...

2013-07-20 22:27

“这凶手是什么意思?”大宝很费解,“为啥杀了人,还要费劲去找一沓卫生纸盖在死者脸上?是反映出凶手的心态吗?可是他为啥不就近用枕巾盖上?而且他用毛巾被盖住了全尸啊,为啥还要费劲用卫生纸先盖脸?不可理解,不可理解。” 我也觉得很纳闷,拿着那一沓被大宝取碎了的卫生纸,拼接在一起,翻来覆去地看着。卫生纸贴在...

2013-07-18 22:57

赶到青乡市的时候,已经夜幕降临。来不及歇息一下,我们就在一辆呼啸着的引路车的带领下赶往事发现场,一个高档小区。 小区位于市区的开发区,挺僻静,现场除了横七竖八停着的几十辆警车以外,没有多少围观群众。小区的北边是七八幢六层建筑,南边是十几幢两层建筑。现场位于南边两层建筑的其中一幢。南边两层楼房中每个单...

2013-07-17 23:10

“没有特案组就破不了案吗?冒冒失失的。”我故作淡定。 “这不是师父也不在么?”大宝说,“师父去的案子是全国性的流窜持枪抢劫杀人,估计不破案公安部不会放他回来。” “碎尸案很难吗?”我说,“我们经手的碎尸案有几起没破?别怕,我们努力吧,走!” 我和大宝走出几步,发现林涛还站在安检门口发呆。我折回去推了...

2013-07-13 21:17

侦查人员很快发现了这个手机号码对应的人,这个叫做李大狗的人于两周前也恰好在案发小区内作业。很快,侦查人员找到了他的住所,并进行了监视。 我们几个人坐在车里,静静地等待抓捕行动指挥长画龙的命令。突然,李大狗鬼鬼祟祟地身影出现在了我们的视野。他的背后,跟着两名侦查员。 “这小子半夜去干吗?”大宝说。 我...

2013-07-11 20:43

他俩都是见过最残忍的杀人现场的人,却在此时露出了如此惊恐的表情,我的心里也七上八下,壮着胆子向衣柜里望去。 衣柜里挂着一排色彩斑斓的衣服,中间却夹杂着两个像是压扁了的人。 其中一个,乌黑的长发软塌塌地遮盖了肩膀和胸部,而另一个则像是个人皮做的风衣挂在一旁。 “这。。。这是什么?”我闻见了浓重的血腥味...

2013-07-09 22:41

我豁然开朗:“是啊,这些肉,都是从臀部上割下来的。” 我顿了顿,侦查员一脸疑惑:“然后呢?” 包斩插话说:“我们上次办的一个案子就是,整个骨盆并没有被破坏。” 我点点头表示认同:“骨盆是由骶骨和双侧髂骨组成的,这三块骨头都是骨质坚硬的骨头,想要破坏骨盆的结构,换句话说想把骨盆碎成这样一小块,是根本做...

2013-07-06 22:19

在师父的带领下,数十名刑警开始了艰难的工作。我们将每一个泔水桶都编好号,然后三个人分成一组,每一组负责一桶泔水。一个人从桶里舀出泔水,一个人拿筛子,最后一个人从筛下来的杂质中寻找有没有可疑的人体组织。师父则在每一组之间徘徊,提供必要的法医学指导。 泔水被翻动起来,气味更浓重,充斥了整个厂房。有的侦查...

2013-07-04 22:35

废旧的工厂厂房,门前路边停着十几辆蓝白相间的警车,闪烁的警灯和雪白的车灯光束把这个僻静的地方渲染得有如色彩斑斓的夜市。 厂房内,充斥着臭气。十余个人抱头蹲在地上,旁边站着十几名荷枪实弹的警察。 “你说你们是不是黑了良心?”为首的警官说,“你们呀,迟早得遭报应!” 警官走到一个锈迹斑斑的铁桶旁,用伸缩...

2013-07-02 21:41

©果壳网    京ICP证100430号    京网文[2018] 6282-492号    新出发京零字第朝20000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713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jubao@guokr.com    举报电话:18612934101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儿童色情信息举报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