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与氏Darla

钟与氏Darla

政治学硕士,方法论硕士

个人签名:徒步控,吃货,慕容晓舟脑残粉。喜欢蛇、猫头鹰和雨伞。讨厌卢瑟。吐槽居心叵测,卖萌丧心病狂。 本来人生理想是政治学女博士,直到有一天走过深夜的伦敦,看到橱窗里那一双 £799 的黑色过膝高跟靴。 如果连喜欢的鞋子都买不起,谈何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怀着这样的梦想,成了一个女性主义者,朝着胸大无脑的道路不回头地奔去。

博客:http://weibo.com/1963995687/profile?topnav=1&wvr=5

回答(全部556个)

  • 以未婚医护人员为第一梯队进入ICU特护MERS患者,已婚人员则作为第二梯队,这样的安排方式有问题吗?

    如果是从这个角度来说,传统上我们的文化是比较重视已婚者的家庭责任的,因为在我们的文化观念里,家庭是社会的基础,一个已婚的人承担的家庭责任多于未婚者,而我国在行政-社会关系上,也经常倾向于保护家庭,保护家庭的观念也一样,我们不会认为倾向保护家庭有什么不对,但是,在这个案例中,这意味着单身者承担的风险远远大于正常的,以及应然的情形——它是一个把“保护家庭”的观念变成了“单身狗先死”的决策,比如说,认为女性“不需要”高等教育,这事没什么依据也没什么好处,这种观念可能仅仅只是一种不合理的观念;而到了传染病人求职碰壁这类事件,我们就需要考虑到,首先,他们是有能力也有权利从事这一职业的;但是如查看全文

    50人支持
  • 在看财务管理突然脑抽想到剩余价值的问题

    嗯,这个故事告诉我们,资本主义不把人当人是有意识形态背景的。 查看全文

    9人支持
  • 如果全世界的领导人全是女性,世界会更美好吗?

    但其实韦伯是用这个来解释合法性概念的,合法性概念就是说,执政方能够在位是因为合法性资源充沛,合法性资源是鼠摸呢……就是指这个国家的各个实体(阶层啊,人民啊,贵族啊)要么在利益上,要么在情志上和执政者有,2)但是乌托邦是可以思考的,因为它提供了路径和可能性:也许,只是也许,我们可以用更多的自律和社会制度设置,以及政治观念的倾向性,来换取有限的平衡、和谐和安定的社会生活;3)但是,不如意事十之八九,如果,第二,确实有人认为,女性领导人会带来更为柔和的执政风格,但是这个说的主要是内政啦,外交你说了不算的查看全文

    65人支持
  • 女孩子胸部发育到15岁就截止了吗?

    我不是@政委祖尔阿巴 的云女友,而是云前妻,总之虽然不是政委的云女友但也是个喝水都升杯的倒霉蛋,我15岁还没怎么发育呢查看全文

    34人支持
  • 如下图所示的情况是否构成性别歧视?

    社会的事实不平等不是一两家企业的责任,我们要的好社会不是指望“好”企业主动扛起社会都无法做到的平等,而是一个“好”社会,使“坏”企业无法推卸义务,“好”企业可以专注利润,前者不能通过驱逐良币来获取额外,(我不太清楚互联网公司的行情,估计三年和两年薪酬区别还蛮大的)这段对话发生的背景似乎是这样的:妹子去求职,双方在薪资问题上发生争议,妹子说根据我的工作经验值这个工资,人事说你工作经验说是三年,刨掉孕产,虽然事实上孕产的那一年并没有积累工作经验(并且因此在工作能力上存在事实差距,大概),但考虑到这件事对职业女性来说是件不得不承担的、相对于男性来说多余的社会压力,用这个说事就是不厚道查看全文

    6人支持
  • 有哪些在你的认知圈子里是理所当然,在大众看来却是匪夷所思的事情?

    所以如果人们认为自己不会死,那么政治学就会出现以此为暗示或潜在需求来建立和运行社会的理论以及观念;但是也有人在这些理论和观念当中发现了这些暗示和潜在需求,从而发现这些人认为自己不会死,然后再建立对这种,但是观念这个东西很奇怪,它(本来就)不是建立在客观性之上的,因为“不知道自己会死”“知道自己不会死”“知道自己会死但认为自己不会死”“不知道自己知道自己会死但认为自己不会死”“认为人们不知道自己知道自己会死但认为自己不会死”意味着完全不同的处境、态度、策略和观查看全文

    8人支持
  • 跪求支招,半夜被邻居吵醒,怎么处理?

    他们迅速把门窗关上没声音了,我在外面还举着啤酒瓶再表演了一会我鸡翅都烤好了你就给我看这个……寒夜飘逸洒满我的脸邻居不配合伤透我的心……,有一天,他们家男主人大概是吃饭前没洗手还是洗什么东西没用热水,那女人又开始尖叫,于是我搬了折凳和小桌板到外面院子里,拿出啤酒和鸡腿,一边吃一边目光灼灼盯着对面看查看全文

    8人支持
  • 心理学可以算是一切人文社科的基础吗?

    总之我们假定人文学科研究的是人类社会及历史的现象、规律、本质和因素,以及它的过去未来,以及什么样的研究方法和人类逻辑是可以用在这些研究中的,以及这些方法和逻辑本身又是什么东西,以及研究这些方法和逻辑的,其实微观的个体如何思考和互动在整个人文研究里只是沧海一粟,反正我读心理学的时候哲学和经验科学还是它的两大基础啦╮(╯▽╰)╭,虽然我看不懂题主在说什么(主要是我急着出门去健身房了),不过主观-客观大概不是心理学的研究内容吧查看全文

    22人支持
  • 一个比较稳定的社会中,一般的社会成员不会把大学教育和学术研究看得很重,因为那毕竟离我们的生活很遥远,但是从现代社会的历史方向来看,大学可以说是冲在最前面的组织,一个纯粹的商人可能会从对他有明显回报的项目列表当中作选择;如果他不想做一件那么功利的事情,他有可能会从自己身边的事情当中来选择,也就是那些“对我来说很重要”的事,贫困地区的发展是一个非常严肃而复杂的问题,义工组织、政府和研究人员已经在这上面花费了数十年时光和无数的人力物力,我在云南大学人类学博物馆看到过他们的其中一个解决思路,同时也碰巧读过系里一位老师对这种方查看全文

    205人支持
  • 类似侦探小说或“密室逃脱”游戏那种密码、城堡机关什么的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有的构想?

    上面这段有点黑,我的意思是这些看起来好神秘好酷的专业——确实很神秘很酷还很难,但是并不是用来培养私人侦探的啦,总之柯南的故事你千万别太当真……密码学呢它是个看起来有点酷实际上主要是管理图书馆的专业,密码学应该是在语言学底下一个非常难的专业……也有说是涉及数学查看全文

    24人支持

©果壳网    京ICP证100430号    京网文[2018] 6282-492号    新出发京零字第朝20000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713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jubao@guokr.com    举报电话:18612934101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儿童色情信息举报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