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鹤鹏

贾鹤鹏

科学评论学者

个人签名:老资格科学记者,活跃的科学传播人,美国麻省理工学院Knight科学新闻访问学者,世界科学记者联盟前任执行理事(代表亚洲),中科院《科学新闻》杂志前任总编辑,目前在美国俄亥俄州立大学攻读科技政策博士,兼(中国)科学媒介中心(China Science Media Center)负责人。

博客:http://blog.sciencenet.cn/home.php?mod=space

动态 (全部22条)

中国距诺奖大户还有多远?

2019-10-31 12:45

为什么中国没有像美国那样重视科普效果?

2019-09-29 19:20

体制对两国科学传播的影响。

2019-09-21 12:40

科学不可能保证绝对正确,但却是人类有史以来最可靠的知识体系。

2016-07-20 18:44

同样的技术,在学术界飞速进展,在医疗领域功勋卓著广泛应用,可在农业领域就遭遇了口诛笔伐——这就是转基因的奇怪现状。虽然经过了多年来的传播和科普,专家和公众之间的差距不但没缩小,反而在固化和加剧,到底发生了什么?

2015-05-24 11:24

崔永元和柴静两人,都是以个体公民身份,为了公民的利益调查科学相关问题,完全符合“公民科学”与“公民记者”的定义。不过,同是引发舆论热赞的深度科技议题调查,引发的专业评价却截然不同。

2015-03-06 12:16

何以在创新成绩处处见、创新雄心日日高、创新投入年年涨的情况下,我们仍然在不断地抱怨?(图为神舟七号宇航员翟志刚手举国旗出舱示意。)

2014-01-21 14:00

科学需要审慎,而审慎需要时间,因而在时效至上的舆论赛跑中科学往往落在后面。但我们期待学界能更有效地传递科学和专业的声音,让它在面对转基因等争议问题时,最终与民意达成妥协。

2014-01-17 11:21

崔永元自费前往美国考察转基因,得出结论“美国人稀里糊涂地吃了17年转基因,根本不是放心地吃”。但小崔的调查手段并不专业,得出的结论也并非事实的真相。

2014-01-13 16:47

我们的整套体系不仅不能确保信息传播的合理、准确和多元化,更恶劣的是,它还促进信息劣币驱逐良币。

2013-10-27 08:52

公众和舆论往往能看到“张曙光院士选举只差一票”,却很容易忽略“张曙光两次评选院士均落选”的事实。科学共同体本就高度自治,改革中国的院士制度并不用外加约束,而应该将院士头衔还给科学本身。

2013-09-17 19:11

微博在促进公众参与科学、表达民主化诉求的同时,其去中心、碎片化及缺乏信息审核机制的属性也威胁着科学传播的质量。如何看待科学与民主在网络传播的时代形成的这种张力?如何让微博这种低成本的表达同时也能成为基于证据的、负责任的民主表达?

2013-07-04 15:02

黑龙江大豆协会的“转基因致癌说”为众多食品安全专家所批评,这家协会发表这一评价的资质也值得怀疑。一家专业协会该如何在涉及科学的专业问题上体现出科学性呢?

2013-06-25 19:43

中国专利申请世界第一,这是个真实的数据,但造就的却是一种假象。在建设创新型国家的道路上,哪里出了岔子?

2013-02-25 17:34

在有关转基因的激烈争论中,什么是判断转基因的理性与常识?科学评论者贾鹤鹏对2012年一篇影响甚广的转基因致癌研究进行解读——只要秉承足够的理性态度,即便缺乏足够的专业知识,也能做出较为合理的推断。

2013-01-14 10:31

过去的2012年,转基因闹得沸沸扬扬。中国的“黄金大米”事件、美国的37号提案公投,还有法国科学家塞拉利尼等人发表的转基因致癌研究……都成了转基因论战的议题。然而,很多重要的细节和常识却被忽略了。

2013-01-14 10:31

《自然》出版集团在顶尖科学刊物中率先在中国大陆地区建立编辑部,这个举动会给中国的科学家、科学出版以及科技媒体带来哪些影响?这个编辑部又能给《自然》出版集团带来什么?

2012-11-30 11:51

“黄金大米事件”已过去月余,公众的愤怒其实冤枉了黄金大米这一造福发展中国家穷人的科研成果,也体现出对以儿童为样本进行医学研究的误解。而有关部门在这一事件中的表现,也足以再次引起我们对科学与监管的反思。

2012-09-29 15:38

中国的国家创新体制,是非常明显的动员式的国家意志的体现。因此,科技界也就自然由具有较高行政地位的科技界人士来代言。这并非是因为这些人地位更高,或者更容易说出政治正确的话,而是因为他们具有更大的动员能力,或者处在进行国家动员的关键环节上。

2012-07-13 18:01

为什么科技重大专项验收难?不是精英们制定的政策不完美,也不是科研大腕们制定的专项不够好;只因为这些自上而下定出的目标,没有考虑到中国科技界的现状。在改革科技体制之前,不妨先把这自上而下的集中决策方式给改上一改。

2012-07-13 18:01

©果壳网    京ICP证100430号    京网文[2018] 6282-492号    新出发京零字第朝20000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713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jubao@guokr.com    举报电话:18612934101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儿童色情信息举报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