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态 (全部160条)

大家好!转眼间2017年就要结束了,不知道大家这一年有没有什么收获呢?8月份留言说高考结束的那位同学,不知道大学生活是否跟你想象中的一样呢? 各位2018年的新年目标定好了吗?2017年的新年目标达成了吗?2016年的呢?2015? 反正我是没有达成…… 不管怎样,临近年末...

2017-12-27 04:33

“厉、厉害呀!”卖报小哥赞叹的声音传来。 然而说完这一大串话,我已经有些上气不接下气,加上在烈日下暴晒了几个小时以及轻微脱水,我忽然觉得有些头晕目眩。 “啪、啪、啪……”邹羽清缓慢而有节奏地鼓起掌来,脸上终于出现了真正的笑容。 但那笑容却格外阴冷,让我在这炎热的天气里也不...

2017-12-27 04:21

“想知道为什么吗?我们来仔细看一下这个困卦。”我把手机屏幕冲着他,“困卦乃是异卦相叠,为杂卦。兑卦为泽,居于上方,坎卦为水,居于下方。《象》曰:‘泽无水,困。’什么意思呢?大泽中的水都从下面流走了,水势越来越少,最后干涸殆尽。很明白,就是山穷水尽、走投无路,遇到了困境。” 邹羽...

2017-12-27 04:21

邹羽清保持着沉默,似乎在细细品味这句话对我造成的效果。从他身上散发出的古龙香水气味变得越来越刺鼻。 妈的!我实在琢磨不透他的脑子里现在究竟在想些什么。只能以不变应万变了! “易经,选得好!”我一拊掌,“《易经》是命理学的开端,也是华夏文明的源流。不仅如此,阴阳两仪衍生的八卦乃...

2017-12-27 04:20

“假如把大数据应用于个人行为建模,就可以达到准确推断个人信息以及预测个人动态的目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与千百年来人类对于预测自身命运的努力不谋而合,但却彻底抛弃了迷信与蒙昧。可以说,大数据让算命这个古老的行业在当今科学昌明的时代下浴火重生,用科技真真正正让人类对于命运有了掌控的...

2017-08-24 11:48

我感到心脏被注入了某种东西,仿佛充入了一氧化二氮的引擎般急速运转起来,耳朵和头皮也因这迅速产生的热量发起烫来。 “哥们儿,你水不要啦?我、我都给你拧开了……” 我急忙冲他一摆手。没闲工夫理会你了! 那个身影站在医院门口,四下张望着,不时地查看一眼手机。应该是到了午饭时间,正...

2017-08-24 11:47

第九章 Inversion of Control “最后再跟你说一遍:第一少喝酒,第二别带狐朋狗友回家打牌,第三每周跟在广州打工的儿子通一次电话。” 大伯用浑浊而泛黄的眼珠瞪着我,干裂的嘴唇动了动,似乎还想说什么。 我又用目光扫了医院大门口一眼,心中略有些焦躁:“都告诉你了...

2017-08-24 11:47

回来更新啦! 自从2014年5月22日第一次发帖起,不知不觉间连载已经超过三年了! 评论区里不少读者留言表示已经高中毕业,已经大学毕业……三年在人生中真的是很长的一段时光,尤其是对于最为宝贵和短暂的青春而言。 所以我对用自己宝贵而短暂的青春来阅读我的文字的读者们表示深深的感...

2017-06-12 12:19

我吓了一跳,揉了揉发疼的鼓膜,把听筒拿得远了些:“邹羽清,羽毛的羽,清楚的清……怎、怎么了?” “你说你朋友的合伙人是羽清?” 等等……不、不会吧! 我的大脑一阵轰然作响,仿佛信息量太大,造成了堆栈溢出。“你……你认识邹羽清?” “嗯……”杨潇吸了口气,“我和他高中时就认...

2017-06-12 12:11

我压下心中翻涌的思绪,出言安慰道:“你别难过了。人就是这样,追求自己的人感情越强烈,越不会珍惜;而对于自己想追求的人,对方越冷淡,自己反倒越愿意付出。” 我忽然心念一动,脑海里闪过杨潇的脸。“噢!我明白了……所以这次,你不想再错过,是吧?” 李蔓讶异地看了我一眼,低下头去,沉...

2017-06-12 12:10

我忽然想起上次和李蔓在咖啡店聊天的时候,察觉到她似乎在美国有过一段伤心往事,不过当时没敢再问下去。 “我在哥伦比亚上学的时候,班上有一个男生。他是美籍华裔,老家在成都,不过小学的时候就跟着爸妈来了美国。他汉语说得很地道,刚开学的时候经常帮助我们刚从国内过去的同学们,带着大家办入...

2017-06-12 12:09

一切建立在科学的基础上。

2017-06-10 12:31

什么?山寨如此凶猛,这年头连正宗的果肉都吃不上了吗?淡定,其实“果肉”在植物学中,本来就是个不存在的概念。那么,吃了这么多年水果,我们到底在吃什么?这要看你吃的是苹果、桃子、葡萄、橘子还是西瓜,还是……呃……请往下读吧。

2017-04-08 10:36

“那他家里如何?跟你说起过吗?” “他只说过老家在山东,除此之外对他家里的事谈得很少。我也只是根据他偶尔提起的只言片语,猜测他家里可能是在一个村镇里,家境并不是很宽裕。噢!”李蔓一抬头,“他妈妈好像在他小时候就去世了。羽清不能太长时间地工作,有一次我问起来,他说他手腕曾经骨折过...

2017-03-29 12:02

于是我们一行人下了楼,在街边点了几杯奶茶和刨冰。李蔓执意要买单,我们三个男生拗不过,干脆恭敬不如从命。折腾了一天之后,一杯香甜的奶茶下肚,倒也分外惬意。我们一边喝着饮料,一边又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 过了一会儿,黑皮小哥忍不住打了个呵欠,伸了个懒腰,眼镜小哥也揉了揉眼睛。 李蔓...

2017-03-29 12:01

大约在三周以前,出于某种不可告人的目的,邹羽清决定要离开与李蔓合作开办的风盈证券,并且抹掉公司系统里的所有模型数据。在那个时候,他就已经开始暗中计划这一切,并且在接下来的几周中逐步加以实施。 两周之前,他篡改了系统里OpenSSL的源代码,使得系统表面上安全,却对于Heartb...

2017-03-29 12:00

“艾丰!你没事吧!” 一阵香风袭来,我循着味道转过头,只见李蔓弯下腰来,关切地看着我。 我用手抹了把脸,“这个邹羽清,真是个他妈的混账东西!” “要是真的找不到线索,那也没办法……你别太为难自己。”李蔓用手轻轻拍了拍我的肩,“其实、其实我都想通了,大不了公司就不做了……” ...

2017-02-04 10:18

OpenSSL是互联网加密通讯的行业标准——传输层安全协议TSL的开源实现,在互联网所有的服务器中,大约有三分之二使用了OpenSSL。也就是说,OpenSSL作为互联网通信安全的基石,保护着大多数网络信息的秘密。 然而就在不久之前,OpenSSL被爆出具有致命bug。 当两台...

2017-02-04 10:17

邹羽清改动过的一百二十多个文件里,在吃饭前已经查看了大约六十个,我又用了一些时间看完了剩下的一半。然而令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是,所有的修改都是代码重构、增加测试用例以及修复Bug,看上去完全合情合理,我并没有在其中发现太多可疑的地方。 我把之前没有彻底明白的十多个改动逐字逐行又看了...

2017-02-04 10:16

“哎呀妈,这排骨味道不错呀!”黑皮小伙一面啃一面道。 “是啊是啊!”眼镜小伙开心地塞了一块西兰花到嘴里。 “你吃的那是啥啊?”黑皮小伙看了一眼眼镜小伙的饭盒,一脸嫌弃地说道。 “西……西兰花啊!” “那玩意儿能吃饱么?难怪你瘦得跟猴儿似的!来来来,我分你两块儿排骨!” ...

2016-11-22 11:02

©果壳网    京ICP证100430号    京网文[2018] 6282-492号    新出发京零字东15000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713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jubao@guokr.com    举报电话:18612934101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儿童色情信息举报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