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的这个人-海豚恋……我们还是来吐吐槽吧

读图模式

首先,我们当然很尊重当事人的感情,如果她认为这算有感情的话,那肯定要算的。(但是,按照当事人Margaret Howe Lovatt的说法,“对他来说是性,对我来说不是。”双方发生的只是类似于狗狗蹭你腿的关系。)虽然我们没法问海豚的感受,但也没辙是吧。


不过,讨论这事情,还是得附上一点儿背景资料。

——

我再强调一遍,Margaret在访谈里明确说过,她没有和她的海豚OOXX!顶多只算是海豚用她体表自慰而已!海豚要真和人插入式OOXX很可能会出大事的!

这方面有一个非常有权威的人,他用的网名是Dragon-wolfe Dolphinn,自称长年和海豚保持爱欲关系。作为一名男性,他说:

當心!!為了你的人身安全起見,你永遠不應該讓公海豚對你進行肛交。瓶鼻海豚
的性器平均長度可達35公分左右,充滿了肌肉,其抽送及射精的力道(海豚的射精
距離可達4公尺)可以造成嚴重的內傷,造成腹膜炎或是死亡!除非你是被虐狂,否
則你在向急診室的醫生說明自己的窘境時可有得受的了。

(很可惜的是我無法提供當你是女性時你能做些什麼......我身邊沒有愛海豚愛到
那種程度的女性,所以我無法確保女性與海豚性交是否安全。我個人是認為不安全,
考慮到體型大小的差距,不過這只是個人意見,我無法代表女性立場。)

(中文译者为好色龙,完整版点链接)

如果要看完整报道,卫报这篇不错。

http://www.theguardian.com/environment/2014/jun/08/the-dolphin-who-loved-me

——

首先,海豚是海洋AV制造专家。

以下内容全部引自果壳网《鲸豚,海底AV制造专家》一文:

“当它们兴奋时,阴茎就会勃起,并从生殖裂伸出体外大约三分之二。鲸类没有像我们一样的手,无法在交配时拥抱对方,而它们灵活的阴茎能自主活动,在交配时起到“抓住”对方的作用,弥补了这一缺陷。”

这是虎鲸的那话儿——虎鲸是海豚的一种。

“由于身材限制,海豚们不能像人类做出千奇百怪的体位, 但常用的也有三种:经典的面对面“前入式”,腹部对背部的“后入式”,还有腹部对体侧的“侧入式“。对于灰鲸这样的大型鲸类来说,最简单的前入式也有点困难——木头般笨拙的它们容易从对方身上脱落。这时候兄弟就要来帮忙了,第二头雄性会顶住雌性的背部来稳住雌性,让交配能顺利进行。不过,这可不是屌丝顶着女神,女神上面压着高帅富哦,这位充当床垫的仁兄也有和高帅富一样的福利,男一号嘿咻完以后它们就会交换角色,这样的香艳场面可以持续几个小时!”

“它们大部分的时间都花在其他的性行为上,比如口交,一头海豚会把吻部伸入另一头海豚的生殖裂中摩擦,可惜它们的舌头是不能伸出嘴巴外面的,所以只能拱啊拱了。有时候,好色的海豚们还会把胸鳍末端伸入到生殖裂中抚摸对方。这些相互爱抚的行为比插入式性行为要多得多!”

“鲸鱼和海豚常常是群P。研究者Everitt就曾观察到六头弓头鲸发生群体性行为。抹香鲸则是男人艳羡的对象——它们后宫非常庞大。在交配季节,雄性抹香鲸终日在雌性鲸群中流连,在每一群雌鲸身上只花几个小时就搞定了。”

“瓶鼻海豚是目前发现的口味最重的一种,它们几乎在任何情境下任何群体中都可以发生性行为(这里的性行为并非插入式的交配)。鲨鱼湾的研究者Janet Mann和Richard Connor 曾观察到两头雄性海豚在打架时阴茎勃起并做出骑跨动作。在场面激烈又混乱的群P中,男的和女的、男的和男的、女的和女的、老的和小的,小的和年轻的,甚至两男一女、两攻一受,相互之间都可以发生性行为。它们还会不时地查看对方的生殖器,用吻部对准生殖裂并发出回声定位信号,探个究竟。”

“更有甚者,会和其他种类的海豚(糙齿海豚、灰海豚、伪虎鲸)交配,产下杂种的后代。有一些性欲旺盛癖好特殊的海豚,甚至会企图和在海里游泳的人类发生性行为。如果需求得不到满足,它们就只好自己解决,馆养的海豚就会经常做出把阴茎伸出来摩擦池壁的行为,在达到高潮时,还会表现得非常兴奋!”

“幼年雌海豚发生性接触的频率是雌性倭黑猩猩的三倍以上,而幼年雄海豚高达40倍。”


其次,说说John Lilly其人。

John Lilly是最早的一批海豚研究者之一,在50年代中后期到60年代初做了很多人和海豚的沟通实验,号称海豚可以模仿人说话,不过这批实验后来大多没能重复出来。他是个特别有争议的人物,对意识啊致幻药物啊感官剥夺啊之类的东西十分着迷(60年代嘛,你懂的……),不但自己磕LSD,还喂他的海豚磕,这些东西是导致他的实验最后被中止的关键原因之一。

这里有篇写于1967年的文章叫《海豚-人类关系与LSD25》,大家自行感受一下吧。其中有一段说,他们收了一只被鱼叉射过的海豚,本来这海豚特别怕人,给了它100 mcg的LSD25之后它游过来,一只眼伸出水面,盯着Lilly盯了十分钟。是挺美好的,如果这效果不是靠药物实现的话……

60年代初的时候他激励了一大批人投身海豚研究,后来他变神棍之后这就成了那些人的集体黑历史……

而这次BBC纪录片里提到的Margaret Howe Lovatt,当然就是John Lilly那个组的成员了。这不是她的错,她也反对海豚LSD实验、所以据她说Peter没有被打过药,但是组里另外两条海豚在Lilly的坚持下都磕了药。那个研究组的整体环境,可不是什么天堂。

哦对了,60年代的时候海豚在大众文化里的地位是非常高的,差不多就是“高智商和平主义裸体性解放环保者”这个感觉,和那时代简直不能更般配……今天海豚的大部分神话都源自那时。


第三,关于圈养海豚。

一般来说我不赞同圈养海豚,因为满足它们的活动空间需求和社交需求太难了。现代研究者也许可以实现合适的圈养环境,但那个年代?基本没戏。

同理,我也不赞同海豚表演,好在现在很多所谓的“海豚表演”其实是海狮,海狮在人类环境里过得比海豚能稍微好一些……

像Peter这样的海豚,大部分时间和人类相处,同伴极其稀少,而海豚又是个高度依赖性行为社交的生物……会发生什么?想也知道。这算爱情吗?恐怕很难。

虽然没有关于Peter的详尽记录,但我们知道类似的事情发生过:白鳍豚淇淇

白鳍豚(Lipotes vexillifer),仅存四种淡水豚之一,1996年进入红名册“极危”,2002年最后一次有完整证据支持的野外目击,2006年大规模考察未发现个体,很可能已经绝灭。虽然IUCN还没有最后定性,但基本上已经没有人对它还抱有希望了。

人类一共捕捉到6只白鳍豚,多数在圈养条件下只活了几个月。雄白鳍豚“淇淇”1980年1月12日捕获,至2002年7月14日去世,前后饲养22年,是第一只捕获的,也是最后一只死去的白鳍豚。在大部分时间里,它都独自生活在中科院武汉水生动物所里。和他相伴最久的“珍珍”也只活了2年半,也没有留下后代。

可以想见,这二十年里,他是多么孤独……

因此:





全文在水生所的网站上可以找到。 http://ir.ihb.ac.cn/handle/152342/3130


第四,关于海豚自杀。

在这个故事的一些版本中提到,Peter和Margaret分开之后不久就用主动停止呼吸的办法自杀了。

“海豚是自主呼吸”的说法最早就是来自上面提到过的John Lilly。当时他发现,普通的兽医全麻可能导致海豚死亡,必须连接人工呼吸设备。他认为,这是因为海豚的呼吸要完全依靠意识控制,一旦麻醉失去意识,呼吸就会完全停止,必然导致死亡。他认为,海豚睡觉时并不是整个大脑休息、而是左右交替睡眠,这一事实就是用来保证呼吸始终不停的。他后来甚至进一步声称,水族馆中的海豚面临隔绝和孤独,会选择主动停止呼吸来自杀。

但是这一说法的证据哪怕在当时来看也并不充分。那时人们对海豚所知甚少,而约翰·利里本人也是颇具争议性的人物——他在写作时经常把科学事实和自己的臆测掺杂起来,后来更是转向了感官剥夺、致幻药物、灵修冥想等非传统领域。利里素来有高估海豚智能的习惯,他关于海豚智力和语言能力的诸多论断今天看来都过于夸张了。他声称他的研究所的多条海豚死于自杀,实际上尸检表明它们都死于传统的原因,比如肺部感染。

到了1969年,研究者J.G.McCormick使用复杂完整的麻醉实验证明,利里对于海豚的呼吸观点是错误的,海豚的呼吸既可以是“自动”的,也可以是下意识控制的,他的论文发表在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PNAS)上。

当然,海豚的呼吸也确实有独特之处:作为海洋哺乳动物,呼吸不但需要相关呼吸肌肉,还需要浮出水面。McCormick认为,海豚之所以采用两半大脑交替休息的方式,不是因为要靠大脑操控呼吸本身,而是因为要靠大脑保持在呼吸时接触空气。论及呼吸本身,海豚和人并无本质区别——人类潜水时也可以有意识地、自主地憋气;但是哪怕不去主动控制的话,人类也和海豚一样,不会“忘了”呼吸,也不能靠憋气自杀——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下意识层面就会接管。

最后,关于海豚会自杀这个一般性的论断。海豚是不可能靠主动闭气自杀的,但能靠别的办法自杀吗?原则上倒不是不可以,再不济你可以主动冲撞池壁或者故意呛死自己或者绝食或者什么的……但是,到现在为止没有一条海豚是确认自杀的,那些死掉的海豚尸检过的都有生理问题


Lilly, J. C. (1964). Animals in aquatic environments: adaptations of mammals to the ocean. In: Handbook of Physiology (ed. Dill, D. B.), pp 741-747. Environment, American Physiology Society, Washington, DC.

McCormick, J. G. (1969). Relationship of sleep, respiration, and anesthesia in the porpoise: a preliminary report. Proc. Natl. Acad. Sci. U.S.A., 62, pp. 697–703.

McCormick, J. G. (2007). Behavioral Observations of Sleep and Anasthesia in the Dolphin: Implications for Bispectral Index Monitoring of Unihemispheric Effects in Dolphins.Anasthesia and Analgesia, Volume 104, No.1, 239-241.

流言百科条目 http://www.liuyanbaike.com/article/2102/



评论 (95) 只看楼主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最新帖子

关于我们 加入果壳 媒体报道 帮助中心 果壳活动 家长监控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移动版 移动应用

©果壳网    京ICP证100430号    京网文[2018] 6282-492号    新出发京零字东15000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713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jubao@guokr.com    举报电话:18612934101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儿童色情信息举报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