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壳达人堂
140人加入此小组
发新帖

Story 11:死相有很多,九把刀也不够【果壳达人堂】之“医者”

文/刘诗蕾 图/嗔霉素 编辑/李帮主

故事主人:王琛(果壳ID:@嗔霉素 ),法医。

29岁的王琛已经记不清自己解剖过多少具尸体了。当年他考进复旦大学法医学专业时,只是觉得很好玩。而这个听起来略显另类的专业——“它拥有最稳定的医患关系”,王琛每次都这么介绍。

解剖的每一具尸体都非常神圣

谈起第一次解剖尸体的场景,王琛还记忆犹新。第一次拿着手术刀切开尸体皮肤时,觉得头皮发麻,触动非常大,不是恐惧,是震撼!

那时他刚读大二,之前在课堂上见到的尸体都处理得像标本,但第一次解剖的是一具刚刚死亡的尸体,脂肪层还比较厚,“尸体还非常新鲜,感觉那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人”。至此之后,几乎每周都有尸体运来用作教学研究。

生活中的王琛虽然爱和朋友插科打诨,但每次解剖尸体时,王琛都庄重而严肃。“他们原本都是和我们一样活生生的人,在死后还用作解剖研究,所以要对这具尸体负责”。在王琛看来,解剖每一具尸体,都肩负着相应的意义。有些尸体用作教学,解剖是为了在尸体里找到隐藏的神经,或者做一些学术研究;有的则是协助调查,通过尸体发现死因,探究案件真相。

王琛觉得每一具用在研究、教学中的尸体都非常神圣,要么是为了调查真相,要么是为了让这个学科更好的发展。

法医面对的现实场景更加震撼

五年的法医学读下来,王琛已经能够一边看着图文并茂的杀人碎尸案一边安然咽饭了,曾经怕黑怕蛇的小男生也被历练成对各大恐怖片都处之泰然的男人。

王琛平常爱看《嗜血法医》、《犯罪现场调查》。在他看来,屏幕上能呈现出来给观众所看到的,已经经过了编剧、导演的很多修饰加工,剧情画面往往控制在普通人能承受的范围,因此电视剧上的远远没有现实中所看到的恐怖。

《犯罪现场调查》宣传照

在上海市刑警大队实习时,王琛也要随行去案发现场等地进行尸检。在案发现场,他目睹过满是鲜血的屋子、浴缸。墙上地上用血写成的字;也见过很多死者家属撕心裂肺痛哭的样子。在这些案件中,有的是意外伤亡,也有不少典型的故意凶杀案件。然而无论哪种案件类型,王琛都觉得比电视剧上的情节复杂离谱多了。

现实世界里的案件,带给你的远比电视剧上的震撼。王琛回忆道:“当你真的身处那个环境,血腥味呛人。现场的恐怖程度、血腥程度、悲惨程度,如果你没有身临其境,那种感觉根本没法想象。"

身虽离心未远,法医还在身边

毕业之后,王琛为了追求更自由的生活,最终选择在一家上海的医疗设备公司工作。即使已经远离了法医者的环境,但五年的学医生涯,仍在生活中投射下很多影子。

解剖过许多尸体的王琛深知,长期在水中泡着的尸体会散发出榴莲味。这么重要的知识怎么能独享,所以每次见到朋友吃榴莲时,王琛总爱幽幽凑上来:“来,让我给你科普一下……”。有些尸体出现尸僵后很难切割,甚至要用到菜刀。爱好做饭的他每拿起菜刀,心里常会浮现出当年学医的场景。和朋友在家里做饭时,朋友们也理直气壮地把剁骨头切肉的大任交给了他。

而王琛也仍然主动与法医保持着联系。早在果壳网还处于科学松鼠会时期,王琛就在帮刑侦中队联系解剖师、解剖博物馆了。在2013年果壳网三周年年庆的万有青年大烩上,他作为“法医”的讲者代表和大家分享他的“舞刀弄棒”心得,乐在其中。他说:“和果壳er们在一起,也是我怀念法医的一种方式吧!”

点击访问视频

毕业已经五年有余,王琛也将迈入而立之年,在他心里仍怀念着那些在血雨腥风中寻求真相的日子。

果壳达人堂,每周一个果壳er的故事

扩展阅读

医患关系最稳定的专业,法医王琛:死相有很多,一把刀不够

Story 10:弃医从画,小医生日记漫画养成记

收藏 |
发表评论 10

评论 (8) 只看楼主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小组最新帖子

关于我们 加入果壳 媒体报道 帮助中心 果壳活动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移动版 移动应用

©2017果壳网    京ICP证100430号    京网文[2015] 0609-239号    新出发京零字东15000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713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jubao@guokr.com    举报电话:13691127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