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餐桌物种日历】2月22日 水稻

读图模式

很少有一种作物,地位能够高到成为食物本身的代名词。


图片:pixabay.com

高考恢复的第二年(1978年),自小聪慧、成绩优异的父亲刚满十五岁,是一百万名期冀着改变命运的考生之一。那时的他,正在犹豫如何填志愿,是否该离家闯一番。

他的父亲母亲,也就是我爷爷奶奶,皱起了眉。在那个没有电话电脑、只有依靠鸿雁传书的年代,怎么舍得让心爱的大儿子离家千里。“别填北京大学了,就填四川大学吧,”爷爷说,“去了北京,怕是连白米饭都吃不上了。”

“米”把这个高考分数超过北大录取线2分的少年留在了四川盆地。时至物产丰富的今日,餐桌上的选择之多、味觉之丰富,让父亲再也不复当年不到120斤的苗条身段;但每顿饭,依然不能少了米,不然,“总觉得缺了点啥”。


图片:freestockphotos.biz

量米,淘米,盛水,关盖,等待电饭煲的开关跳起,打开电饭煲时候扑出来的米香,依然是“家”的味道的重要组成部分。越日常,越平凡,就越是刻骨铭心。

水稻:季风的赐予

米源于稻(Oryza sativa)。这种不起眼的像杂草般的作物,被大约一万多年前长江中下游流域的住民们发现,种植并驯化[注1]。从野草中扒拉出能吃的东西并不容易——禾本科稻属下的植物,只有两种是用于栽培的作物(另外一种是在西非培育的光稃稻O. glaberrima),其它则与野草无异。


图片:pixabay.com

不过,野生稻的基因,却不断一点点地通过传粉,注入到栽培种里,以各自的方式和面目,在东亚、东南亚和南亚的季风地带扎根[注2]。这种在中国南部土生土长的作物,从史前时代起,就支撑起了整个长江中下游、珠江流域的文明。而此时黄河流域的“炎黄”们,还在吃小米呢。

有多少夏季,就有多少稻花飘香。水稻喜热,喜湿,需要充足的灌溉和积温。全世界90%以上的稻米产于亚洲的季风带——从长江中下游平原和丘陵,到喜马拉雅南坡和恒河流域,以及东南亚肥沃的大河三角洲,连绵的水田构成了最习以为常的风景。


图片:wiki commons

水稻不像小麦,它走得并不远,总止步于高山、寒冬和干旱。但在水热适宜的地带,水稻的丰产则能让人刮目相看。幼苗抽芽只需要两三天,成长、开花的速度有如野草般惊异,稻花落下,种子迅速膨大丰满,将稻穗挂得低垂。在热带雨林气候区,水稻生长期可以短到只有区区90天,一年三熟很轻松。

水稻是单产第二高的作物[注3]。唯一不足的一点,就是无法提供足够多的蛋白质;脱壳去糠的精米则缺乏一些重要微量元素(例如维生素B族、铁等)。但是作为主食,稻米能够经济而高效地提供大量卡路里(所谓“主食”的本职工作),加工也相对简单。脱壳以后的米,水含量很低,不需磨粉就能长期储存。


图片:pixabay.com

一朵裹在颖壳里的稻花,就是一颗雪白晶莹的大米。和小麦一样,我们吃的米的淀粉多来源于胚乳,有时候还会带着果皮、种皮和糊粉层的一部分,称作糠(类似于全麦的麸皮),提供一些微量元素和纤维素。脱壳之后的米加水蒸煮,暴露在外的直链淀粉溶于水中,让坚硬的米轻易地吸收水分膨胀,变身为松软的饭。

这种长得快、熟得快、煮得也快的食物,让潮湿炎热的季风之夏,也变得有了意义。


图片:pixabay.com

米饭:永远忠实的“配角”

小麦因为有了神奇的面筋蛋白,而衍生出了形态各异的吃法,“百变”是它的标签。而大米则没有这么伸缩自如,再加上制备和储存都相对容易,与其费了老大劲变身米粉,不如保持原来的样子(米粉米线控们先别着急,嗯)。

因此,米饭也成为了一个极其稳定的食品符号,以它永远“忠实配角”的身份,占据了地球上三分之一到一半人口的餐桌。在中国南方的大部分地区,饭就是米,米就是饭。即使遍览全球,也很难找到第二种作物,能够保持着自己的面目,同时又和那么多种文化与美食和谐相处了吧。


图片:wiki commons

前面说了,水稻的基因库相当之庞大,在它向各个地方缓慢前行的旅程中,与野生种的“交缠”,成就了不同文化中的不同面目。比如印度细长、带有独特的香味的“Basmati rice”,以及泰国和东南亚的“Jasmine rice”。这两种都隶属于水稻的一个大的亚种籼稻(Oryza sativa indica),含直链淀粉比较多,比较疏松,和浓郁的各类咖喱汁是绝配,吸满了异香汁液的米饭让人难以拒绝地消灭干净。

日本的大米则短而圆,属于粳稻(Oryza sativa japonica)的一种,支链淀粉让它口感偏糯偏黏,能捏出饭团和寿司。虽然里面塞一颗梅子的吃法略显寒酸,但是却成为了便携的战备粮,随着武士们征战南北,后来更是变成了国民料理。寿司米用寿司醋酿过,味型清爽,贵可配鱼生鱼子,贱可卷腌菜海苔,而好米,是一切的基础。(8000日元一袋的大米神马的,天朝土豪们不来一发?)

几乎没有直链淀粉、主要成分是支链淀粉的糯米,源于糯稻(Oryza sativa var glutinosa)[注4],支链淀粉溶水之后,分支众多的分子链把彼此抓在一起,更容易塑型,于是就有了粽子汤圆驴打滚八宝饭等点缀餐桌的甜点,还能酿成香甜的米酒,劲儿可大。

大米一路往西的旅程也是充满了传奇。“rice”来自梵语的vrihi,米从印度出发,途经波斯、希腊传到了西欧;另一条则走入了中东、阿拉伯和北非地区,据说先知穆罕默德最喜欢的食物就是黄油拌饭。因为种植条件的关系,米在希腊和罗马一度是稀罕物,被当做药品出售;英国人的米布丁(rice pudding)用牛奶加糖和肉桂煮成,还曾被作为壮阳偏方——当然是假的啦。如今,米布丁已经是一道著名的甜品了。


图片:monpetitfour.com

意大利的risotto,riso就是rice的意思,15世纪开始在意大利北部平原地区种植,是一种含支链淀粉比较多的短粒米。意大利人用浓郁的肉汤代替水来烹煮,吸饱了汤汁的米质感偏黏稠,和口感软和的蘑菇、鱼肉、奶酪是绝配。而一个地中海之隔的西班牙的海鲜饭(paella)[注5]用的是不黏的长米,从阿拉伯传入,先炒后炖的米口感偏硬弹牙,恰如地中海浓烈的阳光。仔细想想,和新疆的羊肉抓饭也有点异曲同工呢。


图片:flickr.com

回到我们自己的餐桌吧。米饭能蒸能炒,能烩能拌,能配家常小炒、红烧肉或者高级海鲜,能让丰盛的火锅香锅出彩,也能就着老干妈和咸菜迅速填饱肚子……很难想到不能配米饭吃的东西。中餐味咸油重,基本不用任何添加烹饪的米是非常理想的搭配和补充。

还有粥。高温下淀粉的糊化作用让粒粒分明的米打破“藩篱”成为一体,米也变成了顺滑的糊。许多早饭摊都供应白粥或者紫米粥,在冬日微亮的寒晨,没有什么比一碗热粥更温暖了。

当然,中华民族对食品的创造力,也体现在年糕、米线/米粉、米糕和汤圆/元宵上。打年糕、搓汤圆、蒸米粉、压米条……繁琐的加工程序,为美味增添了一种仪式感。

有了食品工业以后,稻米也可以与其它的淀粉“合作”,样子更是越来越丰富。不过,米饭忠实的面貌,依然日复一日出现在餐桌上,构成或简或繁的底色。

稻田:改变与被改变的我们

吃饱之后,从餐桌,再回到田间地头。有时候,你会为人类的创造力而感到惊讶,也会理解,水稻能够养活这么多人,不仅仅是因为它的神奇,也是因为人的勤劳与智慧。

稻田,从来都是精耕细作的产物。如果你曾有幸飞临红河哈尼梯田上空,那绵延在高原山间、一环环一片片的梯田,令人眩目而惊叹。

或许,没有哪一种作物,能够让人类如此大规模地改造地貌。为了制造最适宜的耕作和灌溉条件,人们在丘陵上开垦梯田。与原始的刀耕火种、粗放式的毁林开垦不同,梯田是一项伟大的、精细的创造,将水土用一道道田坎约束起来,甚至提供了独特的湿地生态系统[注6]。

人类改造水稻的脚步也从没有停止。或许大家都知道了袁隆平与“野败”的故事,二战之后全亚洲范围的农业“绿色革命”中,水稻也是重要角色。直到现在,水稻也养活着世界上最多的人口(其中包括大量的穷人,这很重要。比如,非洲是过去几十年米饭消费增长最快的地方)。未来,或许战胜了洪水、干旱和低温等问题的新种,会让更多人吃上价格便宜量又足的白米饭。

当然,“好吃”也很重要。在积温不足的地区(比如东北),温室育苗、室外移栽的方式已经非常普遍,昼夜温差大、生长期更长(意味着种子灌浆更充分),口感和风味都更佳。

我们在改造着世界,而世界也形塑了我们。稻田养活了相当多人口,耕作地带的人口密度也非常可观;而大规模的灌溉和开垦,需要群落的合作与联系,以及社会范围的资源协调。有研究显示,以稻田为基础的社会,更加倾向于整体性的思考与合作[注7]。早期的经济贸易和工业,也在人口密集、剩余资源丰富的稻作区展开,并外溢、辐射至周边,甚至影响着今日长珠流域的经济地理。耕作的遗产,早已深入我们的思维和社会。

这就是每天盛在碗里的饭。对中国南方的家庭,它是日常;对漂泊在外的游子,它是慰藉;对世界上越来越多爱上米饭的人,它美味、天然、健康无麸质;对食品工业,它是新奇零食的灵感、婴儿辅食的底料……

对每个与米饭结缘的我们,或许你能理解的——它陪伴着一辈辈先祖,走过了漫长的历史,晶莹洁白的面貌一如从前。

备注:

  • 注1:水稻非常容易杂交,自然条件下就一直在进行;这也为后来大名鼎鼎的人工杂交水稻铺下了伏笔。
  • 注2:关于水稻起源的争论也持续了很长时间,曾经的说法是起源于印度,但后来经过基因手段检测,目前公认最早的栽培稻来源于长江中下游地区。关于这一点,可以阅读刘夙在果壳网发表的文章。
  • 注3:第一又是强大逆天的玉米,但大部分都喂了牲畜……敬请期待写玉米的老师给解释。
  • 注4:严格来讲,糯稻其实是一种农学品种,跟植物学分类不一样。顺便,老挝是唯一把糯米作为主食的国家。
  • 注5:paella其实是盘子的意思……就是盛海鲜饭的那个盘子!
  • 注6:如何拿捏耕作和环境之间的平衡,是人类永恒的课题。顺便一提,水稻容易富集重金属,因此解决污染问题也迫在眉睫。
  • 注7:即“The rice theory”,研究成果曾发表于《科学》(Science)杂志上。

作者的话

是的,没错,又是我……来自南方的米饭党文科生。

在我嚼着米饭的时候,一直在思索,为什么它如此日常,日常到可以不假思索地成为习惯?

我还在想,但我得交稿了。

关于水稻和米,从南到北的花样不少。或许这个时候,你正吃着汤圆,和别人争执着咸甜;或者正吃着炒饭、米粉、糯米丸子,细数米的美味记忆……

但如果你想到了这个问题的答案,如果你发现这种忠实不变的爱源于何处,不妨告诉我。

这也是这篇文章想要说的事。

-------------------------------- 习以为常的分割线 --------------------------------

不论我们注意或者没注意到,餐桌都是我们与生物圈交流最频繁的一个环节。2016年《餐桌物种日历》将为您还原每种熟悉或者不熟悉食材的全貌——每天一个物种,好吃的灵魂终会相聚。

>>>>> 目录帖 <<<<<

如果纸质版日历和小组帖还不能满足你,扫描下方二维码吧,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物种日历也可以随身携带啦!

评论 (110) 只看楼主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 1楼
    2016-02-22 00:00 bmrwozzmrj 只看Ta

    最重要了,留名

    [0] |
  • 2楼
    2016-02-22 00:01 木月白 只看Ta

    二楼,先吃!!


    [0] |
  • 3楼
    2016-02-22 00:01 gfdsggafg 只看Ta

    没杀到也留个名

    [0] |
  • 4楼
    2016-02-22 00:07 吾饿不坐 只看Ta

    籼米党报到

    [1] |
  • 5楼
    2016-02-22 00:13 木月白 只看Ta

    一直怀念小时候柴火饭的味道,控制好火候,就可以弄出金灿灿的锅巴。一碗简简单单的米饭,就着酱瓣,细嚼慢咽。

    然而,小时候贪玩,吃饭的时间都很赶(貌似现在也没好多少)。

    [2] |
  • 6楼
    2016-02-22 00:19 八索 只看Ta

    读了两遍

    抛开目科属种,在物种日历里面这样的文风真是难得呢。

    [5] |
  • 7楼
    2016-02-22 00:20 八索 只看Ta

    应该说读这篇是时候,完全被牵着走,没往分类种植方面想。

    [1] |
  • 8楼
    2016-02-22 00:33 CorvusY 只看Ta
    支链淀粉溶水之后,很长很长的分子链把彼此抓在一起,更容易塑型,

    是不是写成“分支众多的分子链”更合理一些?感觉”很长很长的分子链“更符合不那么黏的直连淀粉

    [0] |
  • 9楼
  • 10楼
    2016-02-22 00:55 dream_lab 只看Ta

    配图最后几张里的饭好像水加多了,看着就粘粘的(鄙视脸

    [2] |
  • 11楼
    2016-02-22 01:38 李子李子短信 社科硕士,博物馆爱好者,果壳作者 只看Ta
    引用@CorvusY 的话:是不是写成“分支众多的分子链”更合理一些?感觉”很长很长的分子链“更符合不那么黏的直连淀粉

    说得有道理,这就改一下

    [0] |
  • 12楼
    2016-02-22 01:41 两情若是 只看Ta

    狼吞虎咽的人体验不到食物给予的快乐。

    来自果壳网移动版
    [3] |
  • 13楼
    2016-02-22 01:51 nonhounnome 音乐学硕士 只看Ta

    paella不是煮饭用的平底锅吗

    [1] |
  • 14楼
    2016-02-22 01:59 李子李子短信 社科硕士,博物馆爱好者,果壳作者 只看Ta
    引用@nonhounnome 的话:paella不是煮饭用的平底锅吗

    像盘子一样的锅……好吧我看到plate这个词就直译了……

    [0] |
  • 15楼
    2016-02-22 02:18 Sam-3 只看Ta
    引用@nonhounnome 的话:paella不是煮饭用的平底锅吗

    正解,这个海鲜饭上桌的时候连锅上,这饭的颜色没记错是来自藏红花。

    来自果壳网移动版
    [2] |
  • 16楼
    2016-02-22 02:19 Traurigkeit 只看Ta

    米粉党表示吃面太厚实一口下去要噎死的节奏啊 。。。(泪目)顺带扁粉王道(手动斜眼)

    来自果壳网移动版
    [1] |
  • 17楼
    2016-02-22 02:47 Sam-3 只看Ta

    在意大利的risotto里,由于是用肉汤代替水来逐步加入米中慢慢搅拌、煮熟,所选用的稻米所含的支链淀粉会逐渐溶入汤汁里,让它变得更浓稠。
    在做这个饭时,你更需要注意,正宗的做法是煮到每一粒米都接近一样,需要人工去搅拌,而且这个米煮到什么时候才算成功?米粒中心会有一点“硬芯”,吃起来口感稍韧。

    来自果壳网移动版
    [1] |
  • 18楼
    2016-02-22 04:59 樟月 只看Ta

    贱可卷腌菜海苔<

    李子啊这个说法是有点问题的。腌菜的确从古至今都是属于廉价的食品,但是海苔这玩意在二战后确立大规模养殖技术之前可是身价不菲的,虽说也是越靠近现代跌的越快但总还算曾经是个高级料理的标志。

    [2] |
  • 19楼
    2016-02-22 06:45 一半冰山 只看Ta

    稻花香里说丰年,路转溪头忽现

    [1] |
  • 20楼
    2016-02-22 07:21 李子李子短信 社科硕士,博物馆爱好者,果壳作者 只看Ta
    引用@樟月 的话:贱可卷腌菜海苔<李子啊这个说法是有点问题的。腌菜的确从古至今都是属于廉价的食品,但是海苔这玩意在二战后确立大规模养殖技术之前可是身价不菲的,虽说也是越靠近现代跌的越快但总还算曾经是个高级料理的标志。

    涨……涨知识了……

    [0] |
  • 21楼
    2016-02-22 07:36 施泰纳兵力不足 只看Ta

    我们是只认东北大米的,所以自从地理上学了之后,我就一直很奇怪,一年两熟、一年三熟的大米都卖到哪去了

    [0] |
  • 22楼
    2016-02-22 08:14 子树 只看Ta

    北方人,对大米的概念一直是一种调剂主食面食的造物。从小学到初中,我家的传统是一至两周吃一次米饭,其他的时间是各种馒头、面条、饼和包子,以至于当年并不喜欢面条的我觉得吃米饭跟过节似的。直到去外地上学,吃多了米饭,忽然开始想念面条了。现居太原,说是面食之都也不为过,不过米饭在各大饭店也是随传随到。

    [2] |
  • 23楼
    2016-02-22 08:15 上海水深蓝 只看Ta

    "或许大家都知道了袁隆平与“野败”的故事,"中,是不是有拼音输入带来的bug:野稗,稗和稻是伴生的,开始难以区分,快抽穗时,稗高了稻子一头,于是“稗秀于稻,人必摧之”,需要人工将其分开拔掉。

    [0] |
  • 24楼
    2016-02-22 08:36 李子李子短信 社科硕士,博物馆爱好者,果壳作者 只看Ta
    引用@施泰纳兵力不足 的话:我们是只认东北大米的,所以自从地理上学了之后,我就一直很奇怪,一年两熟、一年三熟的大米都卖到哪去了

    做饲料了【当然也并不是很多

    便宜的大米自然也有人买啰,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消费得起东北大米的

    [0] |
  • 25楼
    2016-02-22 08:37 李子李子短信 社科硕士,博物馆爱好者,果壳作者 只看Ta
    引用@上海水深蓝 的话:"或许大家都知道了袁隆平与“野败”的故事,"中,是不是有拼音输入带来的bug:野稗,稗和稻是伴生的,开始难以区分,快抽穗时,稗高了稻子一头,于是“稗秀于稻,人必摧之”,需要人工将其分开拔掉。

    就是“野败”呢:http://baike.baidu.com/subview/1571050/1571050.htm (百度百科将就看吧)

    [2] |
  • 26楼
    2016-02-22 08:41 lee_william 只看Ta
    引用@李子李子短信 的话:做饲料了【当然也并不是很多便宜的大米自然也有人买啰,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消费得起东北大米的

    东北大米不算贵啊,当然辽宁盘锦或者黑龙江五常另说。

    来自果壳网移动版
    [0] |
  • 27楼
    2016-02-22 08:52 渔捞 只看Ta

    稻米,越往南越细长,越往北越肥短,谁来解释一下这个现象?

    [0] |
  • 28楼
    2016-02-22 09:24 金属铱 只看Ta

    华北和西北地区的人不大爱吃米饭,好多人觉得吃米饭吃不饱。

    但是我挺喜欢的,而且我最喜欢的方式是不放任何汤汁,直接吃白米饭,顶多就点咸菜,米饭本身的香味就足够了。当然,只有淮河以北的大米这样吃好吃。大米以东三省的最好,五常稻花香和盘锦米自不用说;松嫩平原和三江平原其他地方也可以;天津小站稻也不错;进了山东就只有鲁西南地区鱼台出的大米还凑合了;再往南就不成了。

    [0] |
  • 29楼
    2016-02-22 09:53 李子李子短信 社科硕士,博物馆爱好者,果壳作者 只看Ta
    引用@渔捞 的话:稻米,越往南越细长,越往北越肥短,谁来解释一下这个现象?

    就是粳稻和籼稻的区别……粳稻(北)圆短糯,籼稻(南)细长松,跟自然的杂交有一定关系。

    [0] |
  • 30楼
    2016-02-22 09:53 李子李子短信 社科硕士,博物馆爱好者,果壳作者 只看Ta
    引用@金属铱 的话:华北和西北地区的人不大爱吃米饭,好多人觉得吃米饭吃不饱。但是我挺喜欢的,而且我最喜欢的方式是不放任何汤汁,直接吃白米饭,顶多就点咸菜,米饭本身的香味就足够了。当然,只有淮河以北的大米这样吃好吃。大米以...

    就是生长期的原因

    [0] |
  • 31楼
    2016-02-22 10:03 掠水惊鸿 只看Ta

    作为一个爱吃菜吃肉不爱吃主食的北方人,一年吃米饭的次数应该不超过十次。。。但是我爱吃桂林米粉!!

    [0] |
  • 32楼
    2016-02-22 10:22 Alice_Lai_GZ 只看Ta

    每天不吃米饭就觉得少点东西的南方人飘过

    [2] |
  • 33楼
    2016-02-22 10:58 啊文 只看Ta
    引用@Alice_Lai_GZ 的话:每天不吃米饭就觉得少点东西的南方人飘过

    +1

    [0] |
  • 34楼
    2016-02-22 11:37 思其所以然 只看Ta
    引用@李子李子短信 的话:就是粳稻和籼稻的区别……粳稻(北)圆短糯,籼稻(南)细长松,跟自然的杂交有一定关系。

    貌似有听说东北的大米是二战时日本人引进改良的?

    [0] |
  • 35楼
    2016-02-22 11:39 我自飞扬_已被使用 只看Ta

    靠近东北的表示从小吃米对米面的南北划分一直就没理解

    [1] |
  • 36楼
    2016-02-22 11:48 vx13 只看Ta
    引用@我自飞扬_已被使用 的话:靠近东北的表示从小吃米对米面的南北划分一直就没理解

    应该是东北东南西南喜欢吃米饭,中原华北西北喜欢吃面食吧?

    虽然东北大米是最有名的国产大米,但一般提到南方北方的主食,都不怎么考虑东北的。大部分人心目中的“南方”特指江浙一带,“北方”特指华北一带。

    [3] |
  • 37楼
    2016-02-22 11:50 一水尘埃 只看Ta

    @李子李子短信 貌似在nature上找不到the rice theory,能提供一个连接么?BTW只在science看到了一篇叫做Large-Scale Psychological Differences Within China Explained by Rice Versus Wheat Agriculture的文章:Science 09 May 2014:Vol. 344, Issue 6184, pp. 603-608;DOI: 10.1126/science.1246850

    [0] |
  • 38楼
    2016-02-22 11:51 箱子中的薛定谔 只看Ta
    引用@李子李子短信 的话:就是“野败”呢:http://baike.baidu.com/subview/1571050/1571050.htm (百度百科将就看吧)

    丝苗呢?

    来自果壳网移动版
    [0] |
  • 39楼
    2016-02-22 11:51 箱子中的薛定谔 只看Ta
    引用@李子李子短信 的话:就是“野败”呢:http://baike.baidu.com/subview/1571050/1571050.htm (百度百科将就看吧)

    丝苗呢?

    来自果壳网移动版
    [0] |
  • 40楼
    2016-02-22 12:26 Roadsea 只看Ta

    图片好棒啊

    [0] |
  • 41楼
    2016-02-22 12:52 怪兽张敬莉 只看Ta

    我很好奇除了我还有没有人每次都觉得糙米比白米好吃。

    [1] |
  • 42楼
    2016-02-22 12:59 Mr.Tech 摄影爱好者,汽车专业学生 只看Ta

    没人提天津的小站稻了?吃着这玩意长大的啊

    [0] |
  • 43楼
    2016-02-22 13:03 Beard55 只看Ta

    北京人表示从小是吃东北大米长大的……

    来自果壳网移动版
    [1] |
  • 44楼
    2016-02-22 13:04 雪落无痕8615 只看Ta

    依楼主看,平时大米饭用什么米好呢

    [0] |
  • 45楼
    2016-02-22 13:18 我自飞扬_已被使用 只看Ta
    引用@vx13 的话:应该是东北东南西南喜欢吃米饭,中原华北西北喜欢吃面食吧?虽然东北大米是最有名的国产大米,但一般提到南方北方的主食,都不怎么考虑东北的。大部分人心目中的“南方”特指江浙一带,“北方”特指华北一带。

    所以说在果壳还会看到这种简单粗暴分法只能表示遗憾

    [1] |
  • 46楼
    2016-02-22 13:23 念雪baby 只看Ta
    引用@子树 的话:北方人,对大米的概念一直是一种调剂主食面食的造物。从小学到初中,我家的传统是一至两周吃一次米饭,其他的时间是各种馒头、面条、饼和包子,以至于当年并不喜欢面条的我觉得吃米饭跟过节似的。直到去外地上学,吃...

    感觉太原人吃饭的少,吃面的还是居多呀……


    [0] |
  • 47楼
    2016-02-22 13:25 飘飘37 农学学士 只看Ta
    引用@一水尘埃 的话:@李子李子短信 貌似在nature上找不到the rice theory,能提供一个连接么?BTW只在science看到了一篇叫做Large-Scale Psychological Differen...

    是Science上的,已通知编辑修改。

    [0] |
  • 48楼
    2016-02-22 13:27 子树 只看Ta
    引用@念雪baby 的话:感觉太原人吃饭的少,吃面的还是居多呀……

    走进太原稍微综合一点的面馆要碗米饭也不难,除非那些专营面食的名店老店和小店。吃面确实多,我一个晋南人想吃个馒头反而还比大米难找。

    [0] |
  • 49楼
    2016-02-22 13:48 于木子 只看Ta

    在南方浙江和江西做过三年项目,那边食堂的米饭总是黏糊糊没什么味道,又没有面食,导致我回到山东后,能不吃米饭就不吃米饭了。

    [0] |
  • 50楼
    2016-02-22 14:35 溯登 只看Ta

    文风大赞!

    来自果壳网移动版
    [0] |

最新帖子

关于我们 加入果壳 媒体报道 帮助中心 果壳活动 家长监控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移动版 移动应用

©果壳网    京ICP证100430号    京网文[2018] 6282-492号    新出发京零字东15000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713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jubao@guokr.com    举报电话:18612934101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儿童色情信息举报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