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餐桌物种日历】2月26日 牛蒡

读图模式

在去年8月25日的城市物种日历中,介绍的物种是桔梗,东北的童鞋可能听过它的一个别名“狗宝”,例如著名的狗宝咸菜。“桔梗”这个名字听起来既美丽又充满诗意,为什么会有一个如此接地气的别名的呢,真相只有一个,那就是——

--------------------------------正义的分割线--------------------------------

牛蒡(Arctium lappa),菊科,牛蒡属二年生草本植物,广泛分布于欧亚大陆,高可达2米,地上部分特征明显很好认,茎通常带紫红色,头状花序具有一个球状的总苞,苞片披针状或线状钻形,顶端有软骨质钩刺。所有苞片都向外支楞着,看起来像一个大刺球,其种加词lappa意思即为“毛刺”。牛蒡的花是紫红色,看上去颇像是蓟属或飞廉属的植物,但牛蒡的叶子要巨大得多,而且边缘没有蓟属或飞廉属常见的针刺。


图片:en.wikipedia.org


图片:en.wikipedia.org

说了这么多,还是没说牛蒡跟狗宝是啥关系。此名称来源于牛蒡的日语名称ごぼう(gobou),这个发音其实是来自中国,中国古代(隋唐之前)吴越地区所说方言发音为古吴音,古吴音里的“牛”读音类似“gou”。大约南北朝时期,日本跟南朝来往较密,古吴音大量传入日本,因此“牛蒡”传过去也就变成了gobou。经过改良后,成为广泛种植的蔬菜。到了日本占领东北期间,经常见人们挖掘桔梗的肉质根来吃,因牛蒡也有相同的肉质根,尤其是做成菜以后,外形差不多,故而混淆,因此桔梗这种美丽的小蓝花也就成了东北人口中的狗宝(gobou)。


牛蒡的根,又黑又粗。图片:matome.naver.jp


桔梗的根,很白很嫩。图片:ja.wikipedia.org

《本草纲目》称牛蒡为“恶实”,因为“其实状恶而多刺钩。”也有称为“鼠粘子”。因为“实壳多刺,鼠过之则缀惹不可脱。”可见其苞片钩刺的厉害,这显然是为了自身传播种子方便。不过确实有人观察到取食牛蒡种子的鸟类被苞片钩住羽毛不得脱身,导致缓慢死亡。


图片:commons.wikimedia.org

据说,上世纪40年代,瑞士发明家George de Mestral在散步后发现自己的狗身上粘了牛蒡(一说苍耳),通过研究牛蒡苞片的钩刺,他发明了维可牢魔术贴。而在德语里,牛蒡是Klette,魔术贴是Klettverschluss(牛蒡扣件)。


图片:medienzentrum-fulda.de

牛蒡在中国历来多是药用,不过在古籍记载中也不乏食用方面。《本草》中记载:“牛蒡古人种子,以肥壤栽之。剪苗淘为蔬,取根煮曝为脯,云甚益人,今人宜罕食之。”说明明朝之前,中国人还是会把它当蔬菜吃的,而且叶子、幼茎和根都有食用。可能后来蔬菜品种增多,牛蒡就不那么受欢迎了。毕竟牛蒡的根含纤维很多,而且有股土骚气。《救荒本草》也有记载食用:“采苗叶炸熟,水浸去邪味,淘净。汪盐调食及掘出取根,水浸洗净,煮熟食之。久服甚益人,轻身耐老”。

牛蒡在西方也不受欢迎,只是在啤酒花广泛种植前,被加在啤酒里作苦味剂,或者用其根部提炼的精油来治疗头皮痒、头屑、脱发(欧洲人跟秃头杠上了?)。不过,英国有一种蒲公英牛蒡饮料(dandelion and burdock)很流行,它起源于中世纪一种蜂蜜酒,如今英国超市里也有卖,但大部分用的都是合成香精。英国向来多黑暗料理,不知道这么一款饮料味道如何。


看着就很黑暗的蒲公英牛蒡啤酒。图片:consensus-beowulf.blogspot.com

不过今时不同往日了,近几十年来,牛蒡被认为是能够让人长寿的健康食品,富含大量膳食纤维、矿物质和氨基酸,热量低,一系列牛蒡保健品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在欧美市场上,如牛蒡茶,牛蒡胶囊等等,一套一套的宣传效果丝毫不亚于天朝午夜档电视广告,不过大多产品都有附带免责声明和禁忌,如“抗癌效果尚未经严谨科学实验证实”或“动物实验可导致子宫刺激,孕期避免服用”等等。


图片:swansonvitamins.com (并非广告)

可你们为嘛不直接吃牛蒡呢?

全世界牛蒡消费的中心无疑还是日本。最早牛蒡是作为中药,从中国引进的。经过长期改良,逐渐出现很多可以当蔬菜吃的优质品种。一般认为,牛蒡作为高级食材正式登上餐桌的时间是平安时代末期,1118年,据宫廷记载,鸟羽天皇巡幸宇治平等院时所用御膳中有一道菜叫“干物五杯”,牛蒡为其原料之一。

日本的牛蒡品种繁多,因土质的不同,大致分成了长根系品种和短根系品种。如长根品种的代表系,滝野川牛蒡,其肉质根一般长度在1米以上,属于晚熟类型,东京的“渡边早生”、埼玉县的“山田早生”等都是滝野川系。


滝野川系的“渡边早生”。图片:peterakiandspot.wordpress.com

大浦系牛蒡是最古老的品种,据说在940年,藤原秀乡讨伐平将门之前,在成田山新胜寺祈愿战胜,之后的酒宴上用到了一根长约75厘米,粗17厘米,重3.75公斤的大浦牛蒡。平乱结束后,大浦牛蒡便成为了贡品。

大浦牛蒡主要在千叶县八日市的大浦地区栽培。属于早熟粗短类,肉质根中空,可以用来填塞其他食材。


图片:s.webry.info


填充牛肉的大浦牛蒡。图片:bistro-maruichi.com


与大浦牛蒡同系的崛川牛蒡,关西的代表种,是京都传统蔬菜,也可以塞肉。图片:uekoh.com

叶用型牛蒡,可食用部位是粗大的叶柄,维C含量比根部高,这个类型的叶柄是白色,而不是其他牛蒡的紫红色,因此被称为“白茎”,如福井县的“越前白茎”,也是江户时代就有培育的古老品种。


图片:city.fukui-sakai.lg.jp

在日本料理里,牛蒡几乎跟一切食材都很配,跟鱼和肉一起煮时,可以去除腥味,而其本身的土腥味可以通过泡清水或稀释的日本醋来去除,还能防止切开的牛蒡因氧化而发黑。


用“酢水”处理切好的牛蒡。图片:suntory.co.jp

不过现在很多料理流行一种新式牛蒡处理方法,即不用泡水或泡醋;切成大块而不是切细丝;切好后马上烹调。总之就是尽一切办法来保留土腥味,根据健康类杂志《日経ヘルス》的调查,很多日本人(据他们自己做的小取样实验,是100%)喜欢牛蒡的土腥味,去除腥味的牛蒡吃起来有很生硬、味道脱落的感觉。而且,不泡水还能最大限度保持牛蒡的营养,牛蒡是用酱油调味的,切成大块的话,酱油附着面积减少,就可以减少盐分的摄入(这点不解)。对于一些腥味特别重的品种,最多泡水5-10秒就可以了。

柳川锅是从江户时代流传下来的一种泥鳅火锅料理,主要是用泥鳅、牛蒡等食材,加上酱油、味噌、辣椒等调味料,然后浇上鸡蛋液。现在也有用牛肉代替泥鳅的柳川牛肉锅,做法相似,主材除了牛肉片、牛蒡,还有胡萝卜、水芹、芋头等等。


图片:amanaimages.com

金平牛蒡(キンピラ ごぼう)也是一道传统菜,相传金平是赖光四天王之一的坂田金时之子,性格强硬暴躁,力大无穷,后世商人就以金平作为牛蒡的卖点了。金平牛蒡类似酸辣土豆丝,只不过不是用醋而是用酱油调味,牛蒡要纵切成丝,加上胡萝卜丝、酱油、糖、日本米酒,文火炖煮。


图片:misbit.com


牛蒡卷(ごぼう巻き)是用猪肉或牛肉卷上牛蒡和胡萝卜,用酱油和糖调味煮熟。也可以用鱼肉包裹油炸。图片:erecipe.woman.excite.co.jp


在日本,万物皆可天妇罗。图片:item.rakuten.co.jp

日本人认为牛蒡在春天发根,其根坚固,象征有毅力,或是建筑物基础牢固,是一种挺吉祥的蔬菜,实际上日本确实有一种石墙建造工艺,叫做牛蒡積み。是一种以大块粗糙的石头垒起来的倾斜的石头墙,大石头之间的裂缝用叫做“栗石”的小石头填满,十分坚固,可对抗地震而不坍塌。


江户初期的彦根城石墙使用了牛蒡積み技术。图片:hoshin-k.cocolog-nifty.com

PS:日本有句关于牛蒡的俗话“太平洋でごぼうを洗う”,意为在太平洋里洗牛蒡。具体是什么意思,请用心去感受。

太平洋战争时期的战俘营发生过一件让日本人很费解的事,新潟县直江津市(今上越市)的东京俘虏收容所第4分所里,看守们不知是出于食物紧缺的原因,还是真的想给俘虏们改善一下伙食,总之是把牛蒡拿来给同盟国的俘虏当食物吃,结果俘虏们并不领情,认为看守逼迫他们吃树根,在战后审判中成为虐待俘虏的一条罪状。东西方饮食文化差异可见一斑。

-------------------------------- 土腥味的分割线 --------------------------------

不论我们注意或者没注意到,餐桌都是我们与生物圈交流最频繁的一个环节。2016年《餐桌物种日历》将为您还原每种熟悉或者不熟悉食材的全貌——每天一个物种,好吃的灵魂终会相聚。

>>>>> 目录帖 <<<<<

如果纸质版日历和小组帖还不能满足你,扫描下方二维码吧,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物种日历也可以随身携带啦!

评论 (42) 只看楼主

热门评论

  • 2016-02-26 01:22 深山虫吟 只看Ta
    把牛蒡拿来给同盟国的俘虏当食物吃,结果俘虏们并不领情,认为看守逼迫他们吃树根,在战后审判中成为虐待俘虏的一条罪状。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如果要照顾西方的俘虏的话,应该:

    给他们吃鸡胸,我们吃鸡腿。

    给他们吃鸭脯,我们吃鸭脖。

    给他们吃鱼肉,我们吃鱼头。

    给他们吃羊肉,我们吃羊杂。

    给他们吃豆子,我们吃豆芽。。。

    等等,怪不得说优待俘虏是我们的优良传统。

    [33] |
  • 2016-02-26 09:32 欧剃 D&D骰子机器人,翻译爱好者 只看Ta

    桔梗当然是狗宝了!

    [22] |
  • 2016-02-26 10:46 花落成蚀 果壳谣言粉碎机编辑 只看Ta

    必须上个图了

    [5] |

全部评论

  • 1楼
    2016-02-26 00:07 风啸天 只看Ta

    沙发。好难料理的牛蒡。

    来自果壳网移动版
    [0] |
  • 2楼
    2016-02-26 00:13 八索 只看Ta

    味极重

    [0] |
  • 3楼
    2016-02-26 00:29 生命激流 只看Ta

    严重牙型不正的俺即使做了整形仍然没法吃这个玩意……我还是吃肉吧。

    来自果壳网移动版
    [0] |
  • 4楼
    2016-02-26 01:03 Shanask 只看Ta

    太平洋里洗牛蒡,这是闲的蛋疼的意思吗?

    [0] |
  • 5楼
    2016-02-26 01:22 深山虫吟 只看Ta
    把牛蒡拿来给同盟国的俘虏当食物吃,结果俘虏们并不领情,认为看守逼迫他们吃树根,在战后审判中成为虐待俘虏的一条罪状。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如果要照顾西方的俘虏的话,应该:

    给他们吃鸡胸,我们吃鸡腿。

    给他们吃鸭脯,我们吃鸭脖。

    给他们吃鱼肉,我们吃鱼头。

    给他们吃羊肉,我们吃羊杂。

    给他们吃豆子,我们吃豆芽。。。

    等等,怪不得说优待俘虏是我们的优良传统。

    [33] |
  • 6楼
    2016-02-26 01:48 未风 只看Ta
    引用@深山虫吟 的话: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如果要照顾西方的俘虏的话,应该:给他们吃鸡胸,我们吃鸡腿。给他们吃鸭脯,我们吃鸭脖。给他们吃鱼肉,我们吃鱼头。给他们吃羊肉,我们吃羊杂。给他们吃豆子,我们吃豆芽。。。等等,怪不得说优...


    鸡胸鸡腿都给他们 我们吃鸡爪鸡翅就好了

    [0] |
  • 7楼
    2016-02-26 02:16 雲追月丶 只看Ta
    引用@Shanask 的话:太平洋里洗牛蒡,这是闲的蛋疼的意思吗?

    唔,大约是汉语里面牙签搅水缸的意思吧

    来自果壳网移动版
    [2] |
  • 8楼
    2016-02-26 08:44 渔捞 只看Ta

    以前公司老板信倭寇的所谓养生蔬菜汤,其中就有牛蒡和其他植物泡茶喝。还有用来煲汤的,味道一般,有些老的纤维比较多,好像嚼甘蔗那样。喝完通常会促进排泄。除了煲汤用新鲜的切段,还有切片制干了泡水当茶喝的。

    [2] |
  • 9楼
    2016-02-26 09:05 我自飞扬_已被使用 只看Ta

    以前一直以为是煮水喝的 原来还能当菜吃 看文中描述感觉也不好吃

    [0] |
  • 10楼
    2016-02-26 09:32 欧剃 D&D骰子机器人,翻译爱好者 只看Ta

    桔梗当然是狗宝了!

    [22] |
  • 11楼
    2016-02-26 09:58 Lancer1 只看Ta

    广州话牛读作ngou,有前鼻音,大致就是鼻子先出气好像读en一样,但是别读出en这个音然后连读ou。现在的懒人可能就直接读ou了。普通花是把g改成了i,变成niu了,日本人大约是读不了ng,也可能吴语中ng读的更像g,所以又变成狗啦。

    [2] |
  • 12楼
    2016-02-26 10:12 沧海一珠 只看Ta

    怎么看怎么像树根,我同盟国的……

    [0] |
  • 13楼
    2016-02-26 10:46 花落成蚀 果壳谣言粉碎机编辑 只看Ta

    必须上个图了

    [5] |
  • 14楼
    2016-02-26 11:07 大肚佛 只看Ta

    中国很早就把牛蒡当蔬菜吃了,南宋《梦粱录》里,菜场就有牛蒡、茭白、萝卜。

    [0] |
  • 15楼
    2016-02-26 11:31 章鱼丸子II世 只看Ta

    请问,牛蒡的根可以冒充桔梗的根做成相似的,朝鲜族咸菜吗?

    [0] |
  • 16楼
    2016-02-26 11:45 章鱼丸子II世 只看Ta
    把牛蒡拿来给同盟国的俘虏当食物吃,结果俘虏们并不领情,认为看守逼迫他们吃树根,在战后审判中成为虐待俘虏的一条罪状。
    引用@深山虫吟 的话: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如果要照顾西方的俘虏的话,应该:给他们吃鸡胸,我们吃鸡腿。给他们吃鸭脯,我们吃鸭脖。给他们吃鱼肉,我们吃鱼头。给他们吃羊肉,我们吃羊杂。给他们吃豆子,我们吃豆芽。。。等等,怪不得说优...

    把牛蒡拿来给同盟国的俘虏当食物吃,作为虐待俘虏的一条罪状,这是没有问题的。牛蒡的根没吃过,但吃过更高档的桔梗根做的朝鲜族咸菜(有人也叫泡菜)。以桔梗根为例子,用调料腌制成朝鲜族咸菜当然非常的好吃,据说用桔梗+大酱+豆腐+明太鱼做的大酱汤,也非常好吃,好像日本也有用桔梗做的很好吃的酱汤。但是,这并不说明地里挖出来的桔梗直接吃就好吃,地里挖出来的桔梗的话,哪么味道和口感还不出吃挖出来的草根,直接吃桔梗就相当于吃草根树根一样,同理,直给战俘接吃味道更差的牛蒡的根的话,还不如直接给他们吃草根。给战俘吃的牛蒡可不是,用牛蒡做的 金平牛蒡、填充牛肉的大浦牛蒡 料理哦。

    别说西方人,换成中国人吃韭菜,韭菜西方人不吃中国人是吃的,用韭菜做的三鲜馅饺子、韭菜炒鸡蛋什么的,很好吃啊,但给吃韭菜中国人一把生韭菜当饭吃,算虐待还是优待?给不吃韭菜的西方人上一盘三鲜馅饺子,算虐待还是优待?

    [0] |
  • 17楼
    2016-02-26 11:49 金属铱 只看Ta

    牛蒡切片,清炒就挺好吃,可以放一点荤油。我妈妈最喜欢这个吃法。

    此外,以前吃过一种牛蒡咸菜,是切成丁泡在油里的,味道非常好,跟那种切片直接腌渍的牛蒡咸菜差别很大。

    也有人喜欢喝牛蒡茶,就是牛蒡切片晾干直接泡。我是喝不惯那个味。

    [0] |
  • 18楼
    2016-02-26 11:56 bu2hidao 只看Ta

    买淮山时没注意 买到一根牛蒡 同胡萝卜一起炒了吃了一小部分 没泡水切开就发黑了 药材味很重很硬难嚼 剩下的丢了

    [0] |
  • 19楼
    2016-02-26 12:53 huntun 只看Ta

    啊啊啊啊我一直以为牛蒡就是特别瘦长的山药品种~~ 它们长得辣么像……

    [0] |
  • 20楼
    2016-02-26 12:55 huntun 只看Ta
    引用@Lancer1 的话:广州话牛读作ngou,有前鼻音,大致就是鼻子先出气好像读en一样,但是别读出en这个音然后连读ou。现在的懒人可能就直接读ou了。普通花是把g改成了i,变成niu了,日本人大约是读不了ng,也可能吴语...

    吴语里也有这么读的,和“藕”同音

    [0] |
  • 21楼
    2016-02-26 13:01 Sam-3 只看Ta
    引用@huntun 的话:啊啊啊啊我一直以为牛蒡就是特别瘦长的山药品种~~ 它们长得辣么像……

    会吗,最多跟铁棍山药有点像……

    来自果壳网移动版
    [0] |
  • 22楼
    2016-02-26 13:02 Sam-3 只看Ta
    引用@Oicebot 的话:桔梗当然是狗宝了!

    犬夜叉:绝对是个宝!桔梗是吾辈的爱!

    来自果壳网移动版
    [2] |
  • 23楼
    2016-02-26 14:08 樟月 只看Ta
    引用@深山虫吟 的话: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如果要照顾西方的俘虏的话,应该:给他们吃鸡胸,我们吃鸡腿。给他们吃鸭脯,我们吃鸭脖。给他们吃鱼肉,我们吃鱼头。给他们吃羊肉,我们吃羊杂。给他们吃豆子,我们吃豆芽。。。等等,怪不得说优... 引用@章鱼丸子II世 的话:把牛蒡拿来给同盟国的俘虏当食物吃,作为虐待俘虏的一条罪状,这是没有问题的。牛蒡的根没吃过,但吃过更高档的桔梗根做的朝鲜族咸菜(有人也叫泡菜)。以桔梗根为例子,用调料腌制成朝鲜族咸菜当然非常的好吃,据说...


    当时的报告说的是:那时候食料缺乏,俘虏营的看守们都经常连着几天只有大豆吃(日本传统文化中并不把大豆当主食,一般都用来加工或者做饲料。吃的比较多的是没完全成熟的大豆,毛豆。而且当时战争快要结束前的状况下,他们吃的基本上也都是干燥储存的大豆了。),牛蒡对那时候的人们来说是相当珍贵的蔬菜辅食(顺便一提从江户时代起,牛蒡就是日本平民餐桌上常见的蔬菜了)。

    后面就是上面提到的误解了。其实看到这段我觉得当年日本搞的很猛的西化果然是不怎么能深入到一般百姓,不知道西方人喜欢吃豆子么給俘虏换上你们吃的豆子把牛蒡拿回来不就万事大吉了。

    顺便一提关于牛蒡和大豆(的制品),还有因为误翻译,将豆腐翻译成 腐烂的豆子(rotten beans),将牛蒡翻译成 牛的尾巴(Ox tail), 导致俘虏产生不满的问题。

    然后关于后面这位连吃都没吃过的同学说的“当作虐待俘虏的罪状没问题”,实在是太想当然了。

    牛蒡本身就不是需要太多处理的,日本的传统处理流程无非是去皮浸水后切块或丝,而实际上即使不去皮,不浸水,切大块,味道依然不会差太多--现在日本就是这么处理的,为的是减少牛蒡中的绿原酸损失。之后,是煮是炒还是拌沙拉随意了--如果还没明白,把牛蒡换成胡萝卜带入即可。这两种蔬菜在口感上类似因此经常会切成丝一起卖的,我冰箱里还有一袋呢。

    所以说日本人料理水平虽然是比不上咱们大吃国,但还不至于把一个吃了接近1,200年的,而且很好处理的蔬菜做成难以下咽的水平--说真的,作为一个日本这边沙拉里的常见菜,除非你是刚挖出来土都不去就往别人嘴里塞,想做的难吃的到称得上虐待俘虏的水平还真是有够难的。





    [3] |
  • 24楼
    2016-02-26 14:23 大头米少 只看Ta

    @霜天蛾 切成大块的话,酱油附着面积减少,就可以减少盐分的摄入(这点不解)

    切成小段,每小段的表面积加起来当然比一整块的表面积要大得多。

    [1] |
  • 25楼
    2016-02-26 15:00 about:blank 只看Ta

    牛蒡不是应该煲汤吗,炒着吃纤维太明显了

    [0] |
  • 26楼
    2016-02-26 15:02 fxz12345 只看Ta

    我刚去搜了一下,发现这篇文章都上了“今日头条”网站了……盗版?

    [0] |
  • 27楼
    2016-02-26 15:48 章鱼丸子II世 只看Ta
    引用@樟月 的话:当时的报告说的是:那时候食料缺乏,俘虏营的看守们都经常连着几天只有大豆吃(日本传统文化中并不把大豆当主食,一般都用来加工或者做饲料。吃的比较多的是没完全成熟的大豆,毛豆。而且当时战争快要结束前的状况下...

    没吃过牛蒡,吃过桔梗,没有加工过的桔梗是相当难吃的。不同的人对食物的味道和口感感觉可能很不同吧。

    [0] |
  • 28楼
    2016-02-26 19:14 源辉狼 只看Ta
    引用@Oicebot 的话:桔梗当然是狗宝了!

    想了10秒钟然后反应过来了……

    [0] |
  • 30楼
    2016-02-26 23:23 掰百 只看Ta

    填充牛肉的牛蒡。。。就是牛盒吗?!

    [0] |
  • 31楼
    2016-02-26 23:30 冠军道人 只看Ta
    PS:日本有句关于牛蒡的俗话“太平洋でごぼうを洗う”,意为在太平洋里洗牛蒡。具体是什么意思,请用心去感受。

    天津话讲:“小虾米逛西湖”

    [0] |
  • 32楼
    2016-02-27 09:40 lee_william 只看Ta
    引用@章鱼丸子II世 的话:牛蒡拿来给同盟国的俘虏当食物吃,作为虐待俘虏的一条罪状,这是没有问题的。牛蒡的根没吃过,但吃过更高档的桔梗根做的朝鲜族咸菜(有人也叫泡菜)。以桔梗根为例子,用调料腌制成朝鲜族咸菜当然非常的好吃,据说...

    而且餐具只有筷子?

    来自果壳网移动版
    [0] |
  • 33楼
    2016-02-27 15:13 顾有容 植物学博士 只看Ta
    引用@Lancer1 的话:广州话牛读作ngou,有前鼻音,大致就是鼻子先出气好像读en一样,但是别读出en这个音然后连读ou。现在的懒人可能就直接读ou了。普通花是把g改成了i,变成niu了,日本人大约是读不了ng,也可能吴语...

    日语有ng的音,が的连读就是nga。

    [0] |
  • 34楼
    2016-02-27 18:24 怪兽张敬莉 只看Ta

    话说,以坂田金时为主人公的艺术作品是不是得叫《金魂》……?

    [0] |
  • 35楼
    2016-02-27 19:02 雪落无痕8615 只看Ta

    在超市看到了这货,长得跟山药似的,还比山药贵

    [0] |
  • 36楼
    2016-02-27 19:22 Lancer1 只看Ta
    引用@顾有容 的话:日语有ng的音,が的连读就是nga。

    对哟,那为啥把牛读成狗了呢?

    [0] |
  • 37楼
    2016-02-27 22:00 樟月 只看Ta
    引用@怪兽张敬莉 的话:话说,以坂田金时为主人公的艺术作品是不是得叫《金魂》……?

    不会。以他为主人公的艺术作品很多,比如《足柄山の金太郎》等童话,《坂田怪童丸》等画作--坂田金时,就是传说中金太郎。

    所以说啊其实是阿银的名字故意模仿的金太郎的本名,但是好像很多人不知道这点。

    [1] |
  • 38楼
    2016-02-27 22:54 墨桔 只看Ta

    一直以为牛蒡和薯蓣是亲戚呢。。。

    [0] |
  • 39楼
    2016-02-29 12:28 辣椒泡芙 只看Ta

    为啥老是介绍日本人爱吃的东西

    来自果壳网移动版
    [0] |
  • 40楼
    2016-03-06 14:54 团子加油 只看Ta

    鲜牛蒡切丝炒肉片,好吃到能把嘴唇咬破~ 鲜香度甚至超过茭白肉片 吃货们可以去市场上觅寻下牛蒡踪迹 ,长得像极端发育不良的山药,很细,切片时会怀疑这么老的纤维是否能做菜,但是相信我 绝对不让食客们失望

    有点想说很多中国已经少食用的蔬菜在日韩料理中长久又自然地存在着

    [0] |
  • 41楼
    2016-07-10 16:08 扎猛子 只看Ta

    堂本家卖的炸牛蒡非常好吃,就是有一点扎嘴,一个人吃完一整份难免嘴巴有点难受

    [0] |
  • 42楼
    2016-07-19 14:38 SunSM 只看Ta

    日本豚汁里面放的牛蒡挺好吃的~

    不过我周围的中国家庭基本不吃.

    [0] |
  • 44楼
    2016-09-23 17:20 malong017 只看Ta

    看了餐桌日历,突然发现好多城里人吃的东西我们农村人都不吃啊

    甚至家里的猪牛羊都不爱吃,吼吼

    [0] |

最新帖子

关于我们 加入果壳 媒体报道 帮助中心 果壳活动 家长监控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移动版 移动应用

©果壳网    京ICP证100430号    京网文[2018] 6282-492号    新出发京零字东15000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713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jubao@guokr.com    举报电话:18612934101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儿童色情信息举报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