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餐桌物种日历】9月29日 灯笼果

读图模式

“悟空,为师错怪你啦,我中土的无花果原是没有虫的。你这就随为师上路,去往西天取经吧。”

“师父有命,徒儿敢不遵从?待俺老孙收拾点路上吃的零嘴就走!”

“什么零嘴?”

“姑娘。”

----------------------------------- 紧箍咒念起来的分隔线 -----------------------------------

脑内小剧场连续剧前两集回顾:无花果番荔枝

秋风渐起,市面上多了一种“穿了一层衣服”的小圆果子。常有罹患自然缺失症的顾客问曰:“这啥呀?”而摊贩则带着不知其所以然的微笑答曰:“姑娘!”不要追问是哪两个字,他答不上来的。


不止国内,波士顿市场上也有这“姑娘”。图片:eatyourtarteout.com

关于“姑娘”这个名字,李时珍做过考据:“盖姑娘乃瓜囊之讹,古者瓜姑同音,娘囊之音亦相近耳。”但这是个孤证,看起来不太靠谱,只能姑妄听之。唯一类似的描述是朱橚的《救荒本草》:“姑娘菜……结房如囊,似野西瓜。”这也是这个名称最早的记载。


你也许见过熟透的“姑娘”。图片:suggest-keywords.com

大概是觉得吃姑娘不太好意思,很多人在读这个词的时候会加上很强的儿化音,变成“姑蔫儿”甚至“姑鸟儿”,写下来还会画蛇添足加个草字头以示是种植物。关于后一种读法我听过一个民间的解释:会吃的人,能嘬尽果肉而保持果皮完整,然后以果皮为笛吹出咕叽咕叽的鸟叫。我小时候舌头灵活性不行(后来练过,周围也没有口活逆天的小朋友,总之是没见过有人能实现,所以也不大信。


姑娘的花。图片:wikimedia commons

上大学以后,凭着特别的果实形象,我很快就在《中国高等植物图鉴》里翻到了姑娘的正式中文名——茄科酸浆Physalis. L)几种植物的统称。这个属的特征是花萼在果期增大成囊状,把浆果完全地包裹在里面,属名遂来自希腊文的“气泡”一词。


包裹浆果的,是花萼。图片:naturallivingideas.com

Physalis是我最早记住的几个拉丁学名之一,我还知道它的花语是“虚伪”……我说这个并不是想展示自己还有小清新的一面,作为一名狂热的高达迷,怎能忘记代号サイサリス的RX-78GP02A?UC0083年11月10日,阿纳贝尔·家兔卡多驾驶着这颗酸浆突入地球联邦军的阅舰式,并射出了藏在机体里的浆果——mk82核弹,续写了“所罗门的噩梦”的传奇。


“所罗门啊,我回来了!”图片:koei.wikia.com

扯远了,回到植物上来。

酸浆属大约有75-90个物种,绝大多数的都来自美洲,其中至少有46个是墨西哥特有种。


图片:freecancerfightinginfo.com

并非所有的酸浆都能吃,而栽培最为广泛、市场上最常见的种类是灯笼果P. peruviana,原产哥伦比亚、厄瓜多尔和秘鲁的高海拔地区。这个种的果实成熟时是黄色的,灯笼的外衣在上市时通常已经有些枯萎,状如草纸。剥去花萼,让浆果在齿间爆开,口感类似小番茄而略坚韧,味道却更接近草莓或菠萝,有时还带有一层奶油味。这个种大约在明朝末年引入中国,由于能够耐受干旱贫瘠,很快就传播到各地乃至逸为野生。和P. peruviana差不多同时传入中国的还有亲缘关系很近的毛酸浆P. pubescens,形态上很难和前者区别,大家知道它也能吃就好了。


灯笼果及切面。图片:gardensonline.com.au

而今市面上所谓“东北姑娘”,大抵都是灯笼果的栽培品种,有些是现代陆续引进的。根据颜色或来源,东北人把这类果子称为黄姑娘洋姑娘。大概在19世纪初,黄姑娘被引种到非洲南端的好望角,这里是英国人的殖民地。半个世纪以后,这种植物出现在英国本土,并得到了一个Cape gooseberry的名字。大家一定还记得gooseberry本来指的是醋栗,巧合的是,“灯笼果”这个名称在中国东北指的也是醋栗,只不过醋栗是实心灯笼,而黄姑娘是空心灯笼。


灯笼和醋栗都像灯笼,只不过是空心的。图片:commons.wikimedia

看到这里可能有的东北同学要不乐意了:“俺们zei噶自古以来就有姑娘啊你凭什么说是外国来的你想咋地?”别急,中国确实有土生土长的姑娘,不过不是黄姑娘,而是红姑娘——酸浆P. alkekengi以及它的变种挂金灯var. francheti(顺便说我对这种靠有毛没毛分的变种不大看得上)。酸浆的自然分布区从南欧到东亚,中国大多数省份都能看到这位红姑娘的倩影。


红姑娘。图片:pinterest.com

顾名思义,红姑娘的外衣和肉体都是红色的,囊状宿萼的体积也比黄姑娘大得多,成熟时非常显眼,因而也被当做观赏植物栽培。李时珍写道:“燕京野果名紅姑娘,外垂绛囊,中含赤子如珠,酸甘可食,盈盈绕砌,与翠草同芳,亦自可愛。”由于果实在植株上停留的时间很长,深秋时节宿萼的叶肉部分提前凋落,只剩网状的叶脉笼罩着果实,亦颇堪赏玩。


渐变的过程。图片:flowerpicturegallery.com


就是这样的。图片:wikimedia commons

在中国,红姑娘只是一种野果,小时候偶尔能见到农人采来售卖,现在据说有商业化栽培了,但规模不大。邻国日本倒是有一些和酸浆有关的文化传统。由于酸浆的宿萼形似灯笼,在盂兰盆节上被当做引导死者灵魂的提灯,人们遂用整个果枝来装饰节日的精灵棚。从江户时代起,日本有了“四万六千日”的传统,认为在这一天参拜观音能获得四万六千倍的功德。这个传统结合了爱宕神社的“功德日在神前服下酸浆的果实可以根治腹痛”的传说,最终诞生了今天东京浅草寺的酸浆节(ほおずき市)。每年7月9日到10日,大约会有60万人参加浅草寺的庆典,大家都会在寺庙门口的市集购买酸浆果枝作为祭礼。这大概是最大规模的红姑娘销售活动吧,价格还不便宜呢。


东京浅草寺四万六千日酸浆节。图片:wikimedia commons

并非所有的酸浆属植物都能吃。中国有分布的种里,苦蘵[zhí]P. angulata长得和黄姑娘很像,只是果实略小。我尝过它的果实,麻嘴,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没熟透,建议大家不要尝试。说起来苦蘵这个名字本来指的是酸浆的小苗,李时珍说“酸浆、苦蘵,一种二物也。但大者为酸浆,小者为苦蘵,以此为别”,不知道是不是误用在了果实较小的P. angulata上。这也是个原产美洲的种,归化于全世界的热带和亚热带地区,不知道何时传入中国的。


苦蘵果实较小。图片:westafricanplants.senckenberg.de

和酸浆略相似的植物还有假酸浆Nicandra physalodes,花蓝色、萼筒不完全合生而有高耸的棱,可以与酸浆区分。假酸浆的果实不能吃,但种子可以用来制作冰粉,因而有“冰粉草”的别称。


假酸浆。图片:wikimedia commons

姑娘虽然好吃,毕竟是茄科植物,全株含有毒生物碱。不仅是根茎叶不能吃,未成熟的果实也不要往嘴里放。以前出野外的时候,曾经有向导酒后丧失辨别力、吃了几颗未成熟的红姑娘而食物中毒被送去医院的,吾辈喜爱野果的吃货当深以为戒。

----------------------------------- 酸甜姑娘的分割线 -----------------------------------

不论我们注意或者没注意到,餐桌都是我们与生物圈交流最频繁的一个环节。2016年《餐桌物种日历》将为您还原每种熟悉或者不熟悉食材的全貌——每天一个物种,好吃的灵魂终会相聚。

>>>>> 目录帖 <<<<<

>>>>> 打卡入口 <<<<<

如果纸质版日历和小组帖还不能满足你,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物种日历”(GuokrPac),物种日历也可以随身携带啦!

评论 (49) 只看楼主

热门评论

  • 2016-09-29 06:22 出门打工嘅肥猫 只看Ta
    姑娘虽然好吃,毕竟是茄科植物,全株含有毒生物碱。

    这是对那些采菇凉的野狼们一种警示!

    [7] |
  • 2016-09-29 09:24 洛胭 专利代理人 只看Ta

    小时候,周围一圈孩子里面只有我一个人不会吹菇娘!

    要吹鸟叫是这样的:要找完全没有熟的菇娘果,青绿色的那种,先细细揉捏,揉到果肉完全软烂,再用一根牙签把果蒂刺个小孔,从那小孔中把种子和果肉一点一点地挤出来,这样就得到一个完整的果皮。然后我的那群小伙伴就会拿果皮啾啾地吹了。

    至于到底怎么吹出声音来的……恩反正我没有弄明白过。试过很多次,但都恼羞成怒一口嚼了。。

    [5] |
  • 2016-09-29 11:08 Rockying 只看Ta

    “从江户时代起,日本有了“四万六千日”的传统,认为在这一天参拜观音能获得四万六千倍的功德。”

    感觉看着像全家的积分制度,某一天花一块钱可以得到20倍积分。


    [4] |

全部评论

最新帖子

关于我们 加入果壳 媒体报道 帮助中心 果壳活动 家长监控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移动版 移动应用

©果壳网    京ICP证100430号    京网文[2018] 6282-492号    新出发京零字东15000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713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jubao@guokr.com    举报电话:18612934101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儿童色情信息举报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