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9-29 21:08 夜兮

最冷的故事?刚来海南海口的时候,遭遇极端天气,气温只有七度,狂风卷着毛毛雨,到处没有一个干燥的地方,衣服,被子,都是潮湿的,我每天的感觉就是穿着湿衣服吹三档加湿电扇的感觉,那种冷,漫长而绵密,一个多月没有放晴的天,宿舍卫生间的木板门长出了木耳,宿舍没有热水,刷牙洗脸都不停的打着冷颤。每夜,我把所有的棉衣盖在棉被上,听着寒风呼啸,努力缩成一团,我知道,我全身上下只有胸口是暖的,手脚似乎没了直觉,插电吹风都会跳闸的宿舍啊,我每个夜想象着干燥与温暖的感觉,活像是卖火柴的小女孩,可当地人早就习惯了,荒无人烟的大学城连个卖热水袋的都没有,快递也不送货,后来妈妈寄来一个电热饼,我跑去好几公里外的镇邮局拿了回来,插上它,温热的感觉,无法言说的幸福,那夜,我睡得多么安详,以至于电热饼的金属圈在我左手的手臂上烙下两个深深地水泡,我都没有醒,低温烫伤,我第一次知道这个词,那是我人生最冷的一个冬,后来,慢慢的,大学城开发起来了,卖东西的多了,送快递的也多了,我在南方的生活经验也丰富了,开始能够应付南方的冬,但只有这两个伤疤提醒着我,那一个个冷到耳鸣的冬夜,我是怎么熬过来的

来自果壳网移动版

小组最新帖子

关于我们 加入果壳 媒体报道 帮助中心 果壳活动 家长监控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移动版 移动应用

©果壳网    京ICP证100430号    京网文[2018] 6282-492号    新出发京零字第朝20000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713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jubao@guokr.com    举报电话:18612934101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儿童色情信息举报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