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了噜!
33172人加入此小组
发新帖

可怕的不是恐怖游戏,而是对恐怖游戏的偏见啊

读图模式

不少玩家为了寻求感官上的刺激,会选择恐怖类型的游戏。还有一些电影从业者则不断想尝试将这样一群人转化为自己的观众,但努力的结果往往不是错得可笑就是失之冒犯,甚至有时会让人觉得拍电影的人是不是根本对电子游戏一无所知。

当电子游戏在某部冒险电影中充当故事主线时,它们通常都像是一场盛大的幻想。

如《战争游戏》(WarGames)、《最后的星空战士》(The Last Starfighter),还有即将问世的《玩家一号》(Ready Player One),在这些电影中玩家用他们的手柄来拯救人类。在太空空战、biubiu作响的镭射枪和被打破的僵局之下,这些电影把玩家塑造成了总能抱得美人归的反常态英雄。

然而,在恐怖电影中,玩家能够救下自己就该谢天谢地,更别提拯救世界了。

我并不期待开发或者玩电子游戏的经历能忠实地在大荧幕上得到还原。我也不需要自己所看的电影百分百准确,特别是恐怖电影,通常要享受这些电影就需要抛弃了一些现实。更何况大部分观众并不会在意游戏的表现是否真实——演员能在玩《Q伯特》时疯狂按手柄,而观众连眼都不会眨一下(这是在影射无敌破坏王,Q*bert是一款带有解谜要素的平台游戏,你显然不可能靠用力砸手柄来过关)。但如果你更深入地了解过,那就很难无视那些糟糕的错误、刻板印象和轻慢。

“我沉迷游戏,分不清现实和虚拟,还变成了杀人狂,但这都是社会的错!”

在恐怖游戏中,玩家总是深陷在麻烦之中,就像是要遵循某种规则一样:饱受过去经历伤害的孤僻症患者,嗜血的狂热分子越界变成了反社会人格,还有各种各样腐化堕落不干好事的。在这些电影里,只有坏家伙们才会喜欢电子游戏。那些只是想在漫长的一天之后玩玩游戏放松一下的人呢?确实,有时候电影情节只是电影情节,但一直以来传递的信息都是“游戏很危险的,对你不好。

《战斗主教》(The Bishop of Battle)是Nightmares系列中的一部分,它在1983年发布,正是电玩狂热的年代,它为以恐怖游戏作为主题的恐怖电影建立起了“游戏变成现实”的标准。

在电影中,游戏高手/骗子J.J.沉迷于异常恐怖的游戏《战斗主教》,想成为第一个达到13级的人。他因为这款游戏而丧失了界限:成绩下降、偷钱、咒骂父母,最终他在营业时间结束后闯进了游戏中心去玩游戏。伴随着随身听里炸裂般的重金属隐约,J.J.打通了那款像是3D版战争地带加Berzerk的游戏所有的关卡。

当他最终达到13级时,游戏机发生了爆炸,里面的灵魂进入了现实世界来抓捕J.J.。最终游戏机自己恢复了原状,而J.J.变成了游戏里的玩家角色。

一直到最后我们都不知道这是怎么发生的。《战斗主教》是什么?是谁?当然,它告诉我们他是“他所审视的一切之主。”但他是个外星人?还是一个高级AI?这一切都是个谜,但我们学到了一个好教训:尊敬长辈,别偷东西。

《虚拟实境死亡游戏》(Arcade)和《六度战栗》(Brainscan)都在1994年于美国上映,两者的主题都是来自破碎家庭的孩子卷入致命虚拟空间。

童年时的一场车祸带走了迈克尔·布莱尔的母亲,也让他永远瘸了一条腿。他的商人父亲从不在家,所以迈克尔大部分的时间都待在卧室里,不是打游戏就是各种拍邻居的裸体。他在学校经营“恐怖俱乐部”,读《疯哥利牙》杂志,所以那款超现实、特别恐怖的游戏《六度战栗》似乎正合他口味。

但《六度战栗》“不仅仅是个游戏。”在第一关“设计死亡“中,它通过催眠干涉迈克尔的潜意识,当他站到杀人狂的立场上时,真的就变成了杀人狂。“现实?还是非现实?有什么区别?”游戏的主持者Trickster这么说。(我是觉得现实的杀人狂和假装的杀人狂还是有区别的,但也可能只有我这么想)。

“测试员是个高危职业,我们今年已经损失了十八个人了,都被卡在bug里出不来。“

在《虚拟实境死亡游戏》中,一群顽劣的青少年变成了一个叫做(我就知道)Arcade的游戏的Beta测试员。它由一个高级AI运行,那个AI也叫Arcade,会随着玩家的策略而改变。

当那群小孩戴上护目镜和手套接入系统之后,他们必须要滑过充满刺的走廊,同时躲开名为“尖叫者”的五彩骷髅,而这只是玩家必须通过的七关之一,只有全部通过,他们才能到达Arcade的邪恶中芯。

艾利克斯的男朋友也被困在了游戏中,她在发现一切的真相之后,知道自己必须要比以前更努力地打游戏才能救出他。在她的母亲自杀、父亲因此陷入毒瘾之后,她的男朋友是她唯一的亲人。

这套装备和现在的VR其实还颇有相似之处了

她拜访了开发者的总部,就是那种很寻常的公司办公室。游戏的“程序员”似乎只有一个,就跟你期望中一样穿着白大褂。当然,他也不是有意想要创造一个杀人游戏的,他在创造AI时使用了一个被虐待致死的孩子的脑细胞,而这只是它不幸的副作用。我们有谁能说自己从未犯过这样的错误呢?

白大褂给了艾利克斯游戏的“电路图”,一张显示了所有通往Arcade所需要的钥匙所在地的巨大的纸。它让人震惊地百分百还原电子游戏制作过程中的一角。

2004年时,《真实游戏》(Game Box1.0)里,主角查理也经历了几乎相同的意外。查理是一个游戏测试员,有着——嗯,你已经知道了——悲惨的过去。他随机通过邮件收到了一台新主机,对,我们游戏测试就是这么干的。在你还在想“等等,你是认真的吗?”的时候,他就被困在了游戏世界里,并在现实世界中陷入了危机。我一直在等《真实游戏1.1》问世,希望它们能搞出一个更原创的故事来。

“呃,游戏真的没有那么容易使人沉迷。“

2000年中期的其他恐怖电影开始触及对网络和在线游戏的恐惧。在《养鬼吃人:地狱世界》里,基于持续多年的《养鬼吃人》系列所创作的一款极其暴力的大型多人在线游戏暴力又上瘾,甚至让一个沉迷其中的年轻人点火自焚。

然而,当我们实际看到这款游戏的时候,我们发现……这就是一个有几个可点击图标的网页。一个女性玩家背后站着她的朋友,给她提供一些有用的意见,如:“穿墙者就在你后头!”还有“你要飞过去”,然后告诉她怎么更有效率地点击鼠标。

而这个游戏其实只是一个引导你进入“地狱世界”的麦高芬(呃,可以理解成one piece那种东西),而“地狱世界”其实是一个在一个荒芜之地的破败大宅里举行的《养鬼吃人》主题性派对。虽然钉子头时不时在杀人之前跑出来表达潜台词“这还只是个游戏吗?“,但游戏世界从来没有真正和现实融合在一起,反过来也是一样、虽然我们从来没有真正看到这个游戏,但玩家们由它引发出的凶狠残暴和它实际表现出的只是点点鼠标的操作这件事已经足够搞笑了。

“讲真,你们能不能不要翘掉历史课?“

2006年的《生存游戏》表现的是一款同名的地下在线合作游戏,玩家在里面探索伊丽莎白·巴拓力的恐怖庄园。里面充满了鬼魂、想弄死你的小女孩和愤怒的吸血女爵本人。说实话如果可以的话我都想玩一下。

然而不幸的是,就像许多以电子游戏为中心的恐怖电影要遵循的守则一样,你在游戏里死掉的话,现实里也就死掉了。

《生存游戏》并不是一部好电影,但它在试图表现得真实可信方面饱受赞誉。无疑这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游戏设计师克里夫·不来劲斯基(Cliff Bleszinski)所提供的参考。里面的角色会提到《零》系列和《寂静岭4》,镜头里出现《游戏资讯》杂志,而且没有人因为喜爱游戏而被贬损。

但在电影的其他部分偏离了航线之后,这一切都成了空谈。伊丽莎白·巴托力明明是一个真实存在的历史人物,生活在1世纪的匈牙利公国,为什么要说她是在路易斯安娜州的庄园里犯下了那些暴行呢?

更为重要的是,我们一直都没有看到游戏的幕后黑手是谁。当角色们最终冲入巴托力身死的那栋高塔中时,他们发现了有关的文献和绘画。唯一符合逻辑的结论是,这名吸血女爵自己创造了这款电子游戏,以此来为她的死刑复仇。她一定通过网络课程默默学习了很久如何制作游戏,把光碟寄给beta测试者们,最后把发行版给了《游戏资讯》。

伊丽莎白·巴托力和她位于路易斯安那州的独立游戏开发工作室

在电影的最后,《生存游戏》在PS2上发售,并且成为了游戏界的大热门,让伊丽莎白·巴托力女爵成为了有史以来最成功的独立开发者。如果我还能说句实话的话,我真的蛮想生活在那个世界的。


编译自Stacie Ponder的文章

Video Games, According to Horror Movies

坏孩子才沉迷游戏,沉迷游戏的孩子会变坏,古往今来国内国外还真都是一个调调啊……

Ref:https://kotaku.com/video-games-according-to-horror-movies-1819857294

收藏 |
发表评论 0

评论 (1) 只看楼主

全部评论

小组最新帖子

关于我们 加入果壳 媒体报道 帮助中心 果壳活动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移动版 移动应用

©2017果壳网    京ICP证100430号    京网文[2015] 0609-239号    新出发京零字东15000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713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jubao@guokr.com    举报电话:13691127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