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物种日历】11月12日 翅茎补血草

读图模式

物种日历曾提到过翅茎补血草(Limonium sinuatum),不过那是在辨别“真假勿忘我”的文章里。去年在写勿忘我(Myosotis sylvatica)的时候,我拎出翅茎补血草“指责”了一番,叹息原本娇小可爱的勿忘我怎么会是一种耐盐耐旱且耐折腾的“假花”,这种“糙汉”怎么能冠上那么隽永的名字。


翅茎补血草,没错,就是你在花店里买到的“勿忘我”,花束里的常客。图片:pxhere.com

其实翅茎补血草自己也很懵,冠错名字原本是人类的事。论在园艺栽培的资历,它比紫草科的勿忘我M. sylvatica)要早得多。这种在欧洲地中海沿岸滩涂野生的小花,很早就出现在古人的眼中,老普林尼在他的《博物志》里也记载过与它同属的欧洲补血草(L. vulgare)。


植物学上的勿忘我(M. sylvatica),与翅茎补血草完全不同。图片:Rasbak / wikimedia

翅茎补血草是一种抗性非常好的植物,不管是园艺栽培还是在切花使用上,都是常见种类。相比之下,娇气怕热的勿忘我(M. sylvatica)就小众得多。然而就是这种栽培运用都很广泛的植物,在人们眼里却始终都是边缘角色。


翅茎补血草的外表一点也不糙。图片:Nevit Dilmen / wikimedia

真的不会褪色哦

人们第一次看到补血草的时候,都会喜欢上它蓝紫色的“花冠”。在欧洲地中海沿岸的沙滩上,生长着很多翅茎补血草和欧洲补血草,因为它们蓝紫色的花很容易让人联想起薰衣草,于是又被叫做“海边薰衣草”(sea-lavender)。很多种类的补血草还喜欢生长在盐沼附近的草滩上,于是人们又把它们叫做“沼泽迷迭香”(marsh-rosemary)。不过补血草只是花色与薰衣草和迷迭香近似,它们的关系完全搭不上边——薰衣草和迷迭香属于唇形科,而补血草们却属于小众的白花丹科。


或许所有蓝紫色的花儿都会被简单粗暴地冠以“薰衣草”之名吧。图为翅茎补血草品种'Midnight Blue'。图片:Magnus Manske / wikimedia

虽然补血草们很早就拥有了拉丁名,但长久以来,人们只是把它们当作滩涂的野草,甚至连最早记载的名字都要忘记了。

人们注意到翅茎补血草,是因为它构造独特的花朵,可以让蓝紫色的“花色”保持不变。我们常见的蓝紫色“花冠”并不是翅茎补血草真正的花瓣,而是它的花朵外围,花萼延伸出来的萼檐。这个膜状的蓝紫色萼檐,像喇叭一样张开,中间则是一朵很小的黄白色小花。正是这个已经干燥成膜状的萼檐,在花序干枯之后依然保持蓝紫色,使得翅茎补血草的花仿佛不会“枯萎”。



翅茎补血草花朵侧面观。图片:Frank Vincentz / wikimedia

翅茎补血草的这一特点,让人们方便把它做成干燥花。如今翅茎补血草还被培育出黄色、粉色以及白色的萼檐,这些色彩干燥后依然保持鲜艳,是切花中最好的配花材料。


黄色萼檐的翅茎补血草。图片:Nzfauna / wikimedia

永恒的“星辰”

翅茎补血草的干花永不褪色,这与容颜难驻的普通鲜花形成了强烈对比。鲜花易枯、颜色难保,而翅茎补血草的颜色却可以日久弥新,加上它独特的蓝紫色,让人赋予了它一个隽永的花名:勿忘我。

虽然这个“勿忘我”与那个楚楚可怜的小花勿忘我字面意思相近,但表达的本质却大相径庭。翅茎补血草的“勿忘我”象征永恒的记忆,而勿忘我花的本意却是“不要忽略我”的意思。

实际上,新鲜的翅茎补血草也是非常漂亮的切花。因为蓝紫色花序中会开出星星点点的小白花,如同夜幕初垂的星空一般,所以在台湾它又叫做“星辰花”


点点星辰。图片:שרה גולד / wikimedia

“水晶草”与“情人草”

喜欢切花的朋友或许知道,在干花中除了勿忘我之外还有两种可以做配花的材料——“水晶草”“情人草”。它们是另外两种不同的补血草,也有着翅茎补血草那样不会褪色的彩色萼檐。

“水晶草”是由几个原产欧洲的补血草杂交出来的栽培种,它的花序比翅茎补血草稀疏,可以明显看到五星型的半透明萼檐围成钻石一样的花型。其中最有名的栽培杂交种为L. × caspia,这个杂交种培育出了非常多的颜色,但唯独缺少蓝紫色。好在半透明的萼檐在新鲜未张开前很容易染色,于是可以通过染料浸泡的方法为其着上蓝色。


“水晶草”。图片:downers.co

“情人草”则是欧洲常见的阔叶补血草L. latifolium),它高大的花序非常适合做成切花。不过阔叶补血草的膜状萼檐很小,没有办法承载花色,其花色来自淡紫色的花朵。阔叶补血草的花量极大,花苞在未开放时进行干燥还可以保持淡紫色,因此它也常常像满天星一样,作为笼罩在主花之上的氛围花材。


阔叶补血草。图片:julia_HalleFotoFan / flickr

中国的补血草

中国也有自己的补血草,一种是产自沿海的补血草(L. sinensis),另外一种是产自内蒙古草原以及西部干旱地区的二色补血草(L. bicolor)。前者在园艺杂交及切花界小有名气,而后者则是新近出现的驯化种类。

二色补血草的样子很像“水晶草”,但水晶草的花色是粉紫色,而二色补血草则是黄色。二色补血草的名字源于它粉色萼檐与黄色小花形成的对比,这种特殊的性状是园艺杂交中不可多得的优秀亲本。


二色补血草。图片:aliexpress.com

二色补血草可以用作观赏,在中国,它还是铁矿的指示植物。这种喜欢干旱贫瘠、石质山坡的植物,广泛分布在内蒙古的草原上。二色补血草非常耐盐碱,铁矿矿脉附近会随着雨水渗出铁盐,使得大多数植物无法生长,而二色补血草却依旧可以在这里扎堆。由于这种特质,当地人叫它“铁花”

二色补血草还有个俗名叫做“苍蝇架子”,这是因为补血草属植物会吸引食蚜蝇为其传粉。大多数补血草都具有带颜色的萼檐,在盐碱或者干旱地区,干燥的萼檐可以长时间吸引昆虫,而它们的花却在早晨极短的时间里开放,这样可以保存更多水分,也可以避开烈日对花朵的伤害。在早晨小花开放的几个小时里,食蚜蝇以及草原上的食蜜昆虫会在花序上聚餐,故得名“苍蝇架子”。

补血草并不能补血

补血草属植物多喜欢在体内富集金属盐类,比如翅茎补血草会从水中吸收钠、钾、镁等金属离子,用以提高渗透压来适应盐碱环境。

补血草可以富集铁元素,但它们并不能用作补血药物。中国所产的补血草和二色补血草虽然在民间有药用,也仅限于止血、散血瘀。

在现今很多饮用花草茶中,也常见拿翅茎补血草的花代茶饮用。这种做法源自欧洲,因为翅茎补血草的花中富含花蜜,泡茶喝会有淡淡的甜味。不过,如今食用翅茎补血草要谨慎:一来它对很多重金属离子有富集能力;二来,作为鲜切花栽培的翅茎补血草是不能食用的,因为在鲜切花栽培过程中会使用大量的杀虫剂及抗真菌药剂,以保证植株的健康。实际上,那些用鲜切花装饰食物的做法很不健康


“能好怎”并不是衡量事物价值高低所必须的。好看的东西,不一定非要有用。图片:Stickpen / wikimedia

无论如何,补血草们一直悄悄活跃在我们周围——它们是手中的切花,是身边的野草,是茶杯中的香甜,也是我们嬉戏打闹时海滩上的看客。

我们很少知道它们的名字,甚至把它们当做其他毫不相干的植物。也许“勿忘我”这个名字,真的应该属于美丽的补血草吧。

-------- 依然总被遗忘的分割线 --------

让岁月凝结成文明,让我遇见你。2018年《物种日历》,每日零点,一同品鉴文明。

>>>>> 目录帖 <<<<<

关注微信公众号“物种日历”(GuokrPac),还有更多精彩内容!



评论 (1) 只看楼主

全部评论

最新帖子

关于我们 加入果壳 媒体报道 帮助中心 果壳活动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移动版 移动应用

©果壳网    京ICP证100430号    京网文[2015] 0609-239号    新出发京零字东15000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713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jubao@guokr.com    举报电话:18612934101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儿童色情信息举报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