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物种日历】11月16日 宽吻海豚

读图模式

11月中旬的渤海,最低水温已经降到了10℃以下。海峡入口处陆陆续续有鱼群汇集,那是完成了今年繁殖任务的小黄鱼、白姑鱼、带鱼、蓝点马鲛等鱼类。它们正准备离开位于渤海的产卵场,绕过成山头南下,跋涉1200多公里回到东海中南部的越冬场休养生息。

追随这些洄游鱼类一同出走的还有我们今天的主角——宽吻海豚Tursiops truncatus)。此刻,它们应该正飞驰在黄海的海面上,用眼睛和胃记录着这场大迁徙的盛况


珊瑚礁间玩耍的宽吻海豚。图片:Konrad Wothe / mindenpictures

无处不在的好奇宝宝

如果要让人列举几种海洋生物,海豚大概是一个必选项。而当我们说到海豚时,如果不加任何修饰词,指的就是宽吻海豚了。

人类太熟悉、太喜欢宽吻海豚了,电视节目、广告中到处能看到它们的形象。这要归功于宽吻海豚广阔的分布和它们活泼、好奇心强的性格。全球范围内除极地海区外,几乎所有海域的近岸浅水区域,都有可能找到宽吻海豚的踪迹。


宽吻海豚的好奇心极强,图中这头正跟着科考艇溅起的水花嬉戏。图片:NASA

要热热闹闹,也要独自生活

宽吻海豚一般以10头左右的群体出现,其中包括雌性及它们的幼崽。雄性宽吻海豚一般单独生活,或者由2~3头单身汉组成一个小群。当这些单身汉过够孤独的日子,它们也会临时加入雌性的大群体中,过过热闹的集体生活。


夏威夷海域的一小群宽吻海豚。图片:Flip Nicklin / mindenpictures

雌性宽吻海豚在5~12岁、体长2.2~2.4米左右时达到性成熟,而雄性则要经过更多的历练,在10~13岁、体长达到2.4~2.6米时才能性成熟。宽吻海豚常在春季到秋初发情。发情时,雌性腹部朝上,雄性腹部朝下,两者摆出一个面对面的姿势配对。


嘿嘿嘿,你们懂的。图片:Augusto Leandro Stanzani / ardea.com

交配过后,宽吻海豚妈妈回到雌性群体中,怀胎一年左右才能诞下一头小海豚。刚生出的小海豚体长100厘米左右,依赖母亲的乳汁为食。营养丰富的乳汁使小海豚快速成长,6个月后,它们就得断奶,开始以鱼和头足类为食。

小海豚由群体中所有雌性一同照料。这些小海豚一般要跟随母亲、阿姨或姐姐们3~6年,学习必需的生存和捕食技巧。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为要学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小海豚要学习如何使用声呐定位,这是每头海豚必备的基本功;除此之外,它们还要学习复杂的捕食技巧,学习辨认群体内不同成员的“口哨声”等等。


雌性宽吻海豚和它的宝宝。图片:Flip Nicklin / mindenpictures

待到小有所成后,雄性海豚会离开母亲,外出闯荡。而雌性海豚则可以继续留在这个群体之中,担负起好姐姐、好阿姨,甚至是好妈妈的重担。长大离开母亲并不意味着学习生涯的终结,作为一种充满好奇心的生物,海豚的探索和学习将伴随它们终生

群体内生活的雌性宽吻海豚寿命为40~50年,独居雄性的生活压力则要大很多,寿命在30~40年左右。它们有记录的最大体长在3.8米左右,最大体重650千克,这和人类相比起来,算得上是个大家伙。

我遇见你,是最美丽的意外

这个大家伙并没有依靠体型横行霸道,相反,宽吻海豚的性格十分友好,是海豚界的“交际花”。在野外,它们的群体中时常出现一同混游的伪虎鲸、领航鲸、热带斑海豚等其它种类的海豚。


宽吻海豚与伪虎鲸同游。图片:Mazdak Radjainia / zoologicalsocietyofauckland

对于“热情”的海豚们来说,这样的接触不发生点什么是说不过去的。在鲸类中,种间杂交的现象时常发生,宽吻海豚更是已被报道至少与13种海豚发生过交配并产生后代。这些杂交事件,大多都是混游期间发生的“美丽的意外”


这只名为Kawili Kai的混血海豚,拥有1/4伪虎鲸和3/4宽吻海豚血统。图片:Mark Interrante / Flickr

人们赋予它神圣“光环”

在早前海豚与人类共同相处的时光里,这种充满智慧的海洋生物给人们带来过太多的遐想。

古希腊诗人荷马将海豚描述为“海洋之王”、“鱼类之王”(现在我们知道海豚并不是鱼类),以彰显他对海豚的尊崇;在航海中,如果船员碰见海豚,会认为是个好兆头。古希腊传说中,海豚还被诗人兼歌手的阿里翁(Arion)的歌声打动,救下了被水手谋害的阿里翁。而在另一则古希腊神话里,一头海豚促成了海神波塞冬(Poseidon)和安菲特里忒(Amphitrite)的结合,海豚因此得到奖赏,飞升为天上的海豚座(Delphinus)。


海豚座。图片:Roger Sinnott & Rick Fienberg / IAU and Sky & Telescope magazine

在古希腊时期,因为神话的缘故,人们非常尊重海豚,甚至将杀害海豚的罪名与杀人等同,都会被判处死刑。


希腊克里特岛米诺斯王宫中的海豚壁画。图片:Armagnac-commons / wikimedia

在遥远的东方,人们对这类海洋生灵的敬畏更是不遑多让。过去,渔民们把在海上遇见海豚群称为“海上龙兵过”,渤海湾的渔民每当遇见“龙兵过”时需要避让,还要焚香烧纸,向海里撒大米、馒头等粮食为“龙兵”添粮草;在浙江南部沿海,每年三月开春,第一条浮出海面的鲸豚被认为是海神的化身,而渔民在隆重祭祀后才可出海。


宽吻海豚跃出水面的一系列动作合成出了这张照片。图片:Jaap Schelvis / Buiten-beeld / mindenpictures

当海豚失去“光环”

然而现在,人们眼中海豚的那层神圣光环似乎已悄悄褪去,关于海豚的传说也渐渐被人遗忘。

海豚最大的天敌是人。人们带着“高人一等”的优越感,从野外捕获海豚。它们一部分被训练成钻圈高手、顶球高手,被送进海洋馆中表演;另一部分,则被加工成海豚肉制品,送进了一些人的口中。


几乎每个海洋馆都会有这样的表演。图片:Andreas Ahrens / Flickr


日本生鲜市场上的海豚肉。图片:woc2009.org

这并不是海豚面临的全部挑战,栖息地被毁、渔网意外缠身、海洋污染等问题给海豚的生存打上了一个个问号


被渔网困住搁浅死亡的毛伊海豚。图片:Steve Dawson / NABU


在不同海域,对各种鲸豚造成威胁的网具也有所不同。图片:RICHARDPALMERGRAPHICS.COM;汉化:物种日历

我们常常会幻想下辈子要成为什么,有些人的答案是鱼,有些人的答案是鸟。当我在看许多海豚的纪录片时,弹幕里的大家就像商量好了一样,都希望下辈子做一头海豚——出没于世界各地的海洋,吃着鱼和头足类组成的自助餐,在海中欣赏日出日落。

此时,我们有各种理由必须让海豚族群继续健康地延续下去,不仅为了守护那些下辈子想成为海豚的人的梦想,也为了海豚,也为我们人类自己。


我想起那天夕阳下的跳跃,那是我不愿逝去的青春。图片:Konrad Wothe / mindenpictures

-------- 意外的分割线 --------

让岁月凝结成文明,让我遇见你。2018年《物种日历》,每日零点,一同品鉴文明。

>>>>> 目录帖 <<<<<

关注微信公众号“物种日历”(GuokrPac),还有更多精彩内容!

评论 (0) 只看楼主

最新帖子

关于我们 加入果壳 媒体报道 帮助中心 果壳活动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移动版 移动应用

©果壳网    京ICP证100430号    京网文[2015] 0609-239号    新出发京零字东15000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713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jubao@guokr.com    举报电话:18612934101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儿童色情信息举报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