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物种日历】11月22日 火鸡

读图模式

1620年11月,102名清教徒历经艰险,乘坐五月花号轮船从英国来到了北美的普利茅斯地区。来年秋天,幸存的移民们邀请了施以援手的印第安人,一起欢宴三天来庆祝丰收,这便是感恩节的由来。除了圣诞节之外,感恩节恐怕是美国人民最重要的节日。在感恩节这一天,家人团聚,并且遵循传统,像先民一样吃一顿有火鸡的大餐。然而不同于1621年移民餐桌上的火鸡,现代美国人所消费的火鸡可是大有来头。


金黄诱人的感恩节火鸡。图片:Tim Sackton / Flickr

膀大腰圆但能飞

火鸡(Meleagris gallopavo)是鸡形目雉科的物种,也叫吐绶鸡,虽然叫鸡,但与各种雉类的亲缘关系比鸡更近。与火鸡同属的另一物种是眼斑吐绶鸡,也叫眼斑火鸡,它们只生活在墨西哥的尤卡坦半岛上,体型比野火鸡小,颜色更艳丽一些。相比之下,野生火鸡的分布范围则相当广泛,遍布美国的中东部,北至美加边境上的蒙大拿州和东北海岸的缅因州,向南直到墨西哥中北部,在落基山脉以西的加利福尼亚地区也有种群分布。


火鸡(左)和眼斑火鸡(右)。图片:Steve Gettle;Juan Manuel Borrero / NPL

虽然“鸡”听起来总像是食物,但其实鸡形目的不少物种都有着很高的颜值。火鸡更是形态美丽而独特,有着明显的性二型性:雌性有一身褐黑色的基础款羽毛,头颈部羽毛稀少,而体型更大的雄性浑身闪烁着红、紫、金黄和铜绿色交驳的金属光泽,裸露的头部红蓝相间,喉咙和脑门上都长着红色的肉垂,大概是“吐绶鸡”这一名字的来源。野生火鸡的体长超过一米,体重可以超过十公斤——按体重,它们可谓是鸡形目最“重”要的物种。


华丽的雄性和朴素的雌性。图片:George McCarthy / naturepl.com;Tom Vezo / naturepl.com


雄性金属色的羽毛。图片:George McCarthy / naturepl.com


雄性的红蓝相间的头部和红色的肉垂非常好辨认,雌性则朴素了很多。图片:Rolf Nussbaumer / naturepl.com

火鸡适应阔叶林和针阔混交林生境,虽然膀大腰圆,但它们仍然擅长短距离的低空飞行。它们对生存环境并不挑剔,食性广泛,牧场和收割过的农田都是它们的大食堂。美国东部茂盛的林地中,生长着火鸡喜爱的各种坚果:橡子、榛子、栗子、山核桃等等,以及刺柏等等其它植物的野果和种子。除此之外,鲜草、昆虫、两栖类动物、蜥蜴和蛇也是火鸡的菜。 强大的杂食能力使得一小片区域内常常能聚集一大群火鸡在此生活。


不仅能飞,还能飞起来给你一jio。图片:Donald M. Jones

组团求偶,只为大哥抱得美人归

生活在同一地区的火鸡群体中存在着“啄序”——同性个体之间通过争斗来区分出稳定的等级地位。每年春天,逐渐变长的日照时间会刺激火鸡的激素调节,雄性开始扯起嗓门,用响亮的“咯咯”声来向妹子们宣誓自己的存在。在雌性面前,雄火鸡抖擞精神,鼓起全身的羽毛,肉垂充血变成鲜亮的红色,一边小跑一边发出像人吐口水一样的“呸呸”声,来争取异性的芳心。


火鸡也会开屏。图片:Donald M. Jones

有的时候,雄火鸡还会组团求偶,但只有为首的高等级雄性能得到交配机会。2005年的一项研究表明,组团的雄性常常是近亲,“兄弟们”组团可以提高“大哥”的后代数量,使得自己的基因以这种“曲线救国”的方式流传下去。这也是“亲缘选择”理论的一个经典例子。


“大哥的幸福就是我的幸福。”图片:Donald M. Jones

交配结束后,雌性会在树丛中的地面上选好巢址,每天在巢里产下一枚蛋,十几天后,雌性坐到巢里开始孵化。这是最危险的时期,浣熊、负鼠、臭鼬、狐狸、旱獭、蛇和猛禽都觊觎着巢里的蛋和雏鸟。据统计,在每个繁殖季节,只有10% ~ 40%的火鸡妈妈能够成功孵出宝宝,而四分之三的火鸡宝宝都活不过孵化后的最初四周时间


火鸡幼崽。图片:Fred Whitehead / Animals Animals

成年火鸡的天敌则要少得多,但也还要面对郊狼、狼、短尾猫、美洲狮、金雕这些捕食者的威胁。虽然如此,火鸡种群的数量仍能保持稳定。不过,火鸡的最大威胁还是人类。在二十世纪上半叶,野火鸡曾因过度捕猎和栖息地遭到破坏而数量下降,一度只剩下三万只左右。此后,禁猎和重新引入等保护工作成效显著。目前,北美大陆大约有700万只野生火鸡。

从神的象征到盘中餐

与鸡、马、驴这些家禽家畜不同,火鸡是驯化成功且野生种群也十分繁盛的物种。火鸡的驯化历史可以追溯到两千多年前,基因组研究表明,现在的家养火鸡源起自墨西哥中北部。早至公元前300年,南方的玛雅人就已经在这里驯养了火鸡。

在农业上,中美洲土著为世界贡献了玉米、木薯、葵花籽和陆地棉等作物,但是动物的驯化却乏善可陈,家养火鸡应该算是唯一一个“祖籍”在中美洲的驯化物种了。无论是在玛雅文化还是后来的阿兹台克文明中,火鸡都是重要的家禽,为当地人提供肉食和羽毛装饰。由于步态蠢萌,憨态可掬,火鸡还被阿兹台克人当作神话中的诡计之神的象征。


“我系介条gai上最靓滴鸡。”图片:Tim Laman / naturepl.com

1520年前后,火鸡被来到美洲的西班牙殖民者带回欧洲。到1541年,火鸡已经传入了英国,开始出现在市场上甚至是家族纹章上。在1620年五月花号靠岸之前,佛吉尼亚殖民公司的英国人很可能已经把驯养的火鸡从老家带到了英国的第一个北美殖民地——詹姆斯镇了。来自墨西哥的家养火鸡在欧洲兜了一圈儿,又回到了美洲大陆,见到了北美东部体型更大的野生亲戚。实际上,在1621年的那第一次感恩节聚餐中,清教徒们吃的正是猎获的野生火鸡,而不是现如今的家养品种。


家养火鸡。图片:Jim Brandenburg

在美国之外,火鸡主要是圣诞节的佳肴。查尔斯·狄更斯在1843年出版的小说《圣诞欢歌》中写道,抠门的守财奴史古基在被圣诞精灵感化之后,给被压榨的公司伙计鲍勃送去了一只火鸡。这本小说的畅销反过来推动了用火鸡代替烤鹅作为英国社会圣诞节大餐的习俗。今天,火鸡仍是大多数英国和加拿大人民的圣诞节美食。而在美国,感恩节大餐的主菜几乎都会是烤火鸡。


“听说今天是感恩节?溜了溜了。”图片:Donald M. Jones

有趣的是,由于火鸡的产蛋量不高,而肉用需求又很大,市面上很少有火鸡的蛋出售。倒是在安徒生的童话《丑小鸭》中,孵化前的丑小鸭曾被认为是一只“吐绶鸡的蛋”。

美国文化的一部分

很多人大概好奇过为什么英语当中火鸡被叫做“土耳其(turkey)”。这恐怕是个美味的错误:欧洲人搞混了火鸡和从土耳其地区引进欧洲的珍珠鸡

火鸡学名中的种名gallopavo是“鸡”+“孔雀”的意思。而在西欧之外包括土耳其在内的很多地区,火鸡的名字和“印度”联系在一起——因为定名之时,西班牙人觉得这是自己是从“印度”带回的鸡。


火鸡和珍珠鸡也有一定的相似之处。图片:Donald M. Jones;Picasa Web Albums / Wikipedia

美国开国元勋、博物学家本杰明·富兰克林曾在给女儿的信中私下表示,勇敢顽强的火鸡比白头海雕更适合作为美国的象征。

不过虽然不是国鸟,如今的火鸡也是美国传统文化中的重要元素了。 行动不快的火鸡是很多美国人的狩猎入门之选,而“射火鸡(turkey shoot)”作为成语意指“优势巨大”,例如在1944年的菲律宾海海战中,美军先进的战斗机对过时的日本航空兵部队形成了压倒性优势,人们将就这场空战命名为“马里亚纳射火鸡大赛”。感恩节前的狩猎季,一些美国人更是会拖家带口去野外猎火鸡。正值感恩节,不妨也买只火鸡尝尝,感受下这份异国风情。

-------- 僚机上线的分割线 --------

让岁月凝结成文明,让我遇见你。2018年《物种日历》,每日零点,一同品鉴文明。

>>>>> 目录帖 <<<<<

关注微信公众号“物种日历”(GuokrPac),还有更多精彩内容!

评论 (1) 只看楼主

全部评论

最新帖子

关于我们 加入果壳 媒体报道 帮助中心 果壳活动 家长监控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移动版 移动应用

©果壳网    京ICP证100430号    京网文[2015] 0609-239号    新出发京零字东15000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713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jubao@guokr.com    举报电话:18612934101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儿童色情信息举报专区